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改制,中央集权(四)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改制,中央集权(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只想给自己和跟随我的这帮弟兄讨口饭吃,如果可能的话让我中原百姓不在受这战乱之苦!”

    叶天南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李,道:“如今这个世道道德沦丧,唯有将军还保有一颗仁慈之心,真是难得!”

    李暗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一套他在后世之时见的多了,也不点破,直接跟他进入正题比较好,开口道:“不知陛下此次派大人来沧州有何吩咐?”

    叶天南顿时脸色一正,变得严肃起来,轻声道:“还请将军屏退左右!”

    李一眨眼睛,略一沉吟挥退左右,道:“此刻已无人,大人可以说了。”

    “陛下有命,欲分天雄六州为二镇,将军可兼为天雄节度使!”

    李心中心中冷然一笑,果然来了,此时杨师厚为天雄节度使,节制河北三大重镇,兵力达十数万,朱有贞这时候想图谋这点兵权难道真的疯了,自己疯了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上他,当着叶天南的面也不好发作,只能虚与委蛇一番,隧道:“陛下欲分镇,我等当臣子只得应从,只是这与我有何关系?”

    “将军说笑了,将军乃当世豪杰,个中缘由相信将军早已清晰,我只是替陛下给将军传个话,陛下说,只要将军能够想办法将魏州银枪效节都牵制不动,将来魏、博二州尽数由将军节制。”

    朱有贞的悬赏不可谓不大,天雄节度使及魏、博二重镇足够能让任何一支势力笑傲群雄了。杨师厚正是凭借此地雄踞数年没人能动,如果是一般人还真有可能为这利益所诱惑;

    “此时关系重大,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动手,毕竟杨”

    叶天南诡异一笑,道:“此事陛下自会派人与将军联络。如今只需将军地一句话而已。”

    李略一沉吟,道:“可否再等一年?”

    “哈哈哈将军果然是信人”

    在与叶天南进行了一番勾心斗角的对话之后李回到了内府后院中,这半个月来的连续操劳他感觉比上战场还要累,一路上他一直在思索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这个人给他感觉非常之熟悉,但却终究想不起来,最令他奇怪的是此人方才的表情仿佛都是装出来,让他更为疑惑。

    天色渐黑,内府中已是灯火通明,随着沧州逐步稳定,帅守内府中地装饰也丰富起来,不再似原来的那般简陋,当初从张万进手中夺得此府时已糟蹋的不成样子,重新整治一番才像样。如今倒是有个帅守府的起码地样子了。

    一路过**婢纷纷行礼退让,管家徐福远远的迎了上来,躬身行礼道:“大人,回来了,夫人们在内房等您!”

    “嗯!”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管家他是很满意,聪明人总是很讨人喜欢,因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他都做的很到位;

    踏入内房,一眼瞅见暇儿、紫儿两女在细声的说着什么李心中一阵温暖,记得老一辈常说没有女人就不成家,从前征战沙场时还没有这种感觉,如今越来越感觉到女人对于一个家的重要性。

    “郎君,你回来了!”暇儿乖巧的起身迎了上来,温柔的将李身上披风解下,轻轻的拍打身上灰尘,紫儿递来一块热毛巾让李擦拭脸上灰渍,亦满是温柔。

    李微笑着问道:“小乙呢。这几天都没见到她!”

    “小乙妹妹这几天可忙坏了!”暇儿笑着说道,

    “哦!她忙什么,她能有什么忙的?”

    “小乙妹妹这段时间收养了许多孤儿,此刻正忙着教孩子们识字呢!”

    李顿时惊讶道:“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郎君这些天颇为繁碌,小乙妹妹也就不敢去打搅你。”紫儿走上前来,为李轻轻按抚肩头。轻声道:“郎君。小乙妹妹如今年级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一下她地终生大事了。不如”

    “不如什么,许配人家?”李摇了摇头,对这个宝贝妹妹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处理,一直以来他都对这件事处理的十分小心,非常怕伤害到小乙,这也算是李到这个时代来后的一种亲情寄托,但即使他这种粗矿的神经也感觉到小乙对他别样之情,让他左右为难,轻叹一口气道:“再说吧,你们可先去试探下她的意思!”

    “嗯!”轻声应道;

    暇儿此时亦凑上前来,轻柔的按抚着李的肩膀道:“郎君,昨日望见那些孩子,过些日子我叔父家要徙来沧州,不知郎君允否?”

    “哦,你还有亲人,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暇儿轻抿嘴唇,掩口轻笑,道:“郎君又不曾从未问过妾婢,妾可是正紧人家的女儿呢!”

    李老脸一红,暗自羞愧,以前除了战略还真没有将身边的一些人放在心上,此刻沧州安定,是时候给他们一些补偿了,温柔地拉过暇儿的手道:“尽管徙来吧,举族徙来也没甚关系,除了叔父就没其他人了么?”

    暇儿顿时脸色黯淡了下去,抿嘴不言,想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李将暇儿搂入怀中,柔声道:“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今后对他们好些就是了。”

    轻拥着暇儿沉寂在一片宁静当中,余光中望见紫儿脸色有点颓然,心中淡然一笑,一把将紫儿也拉入怀中,与暇儿分坐两腿。李逗趣紫儿道:“为何不说话,莫不以为我只疼暇儿么?”

    紫儿脸颊粉红,羞涩道:“妾非大户人家女人,自觉羞愧。”

    “哈哈,本将军可不讲这套。只要是本将军的女人都是女人,不论出身。”

    在温馨地气氛中李度过了最放松的晚上,空气中满是芬芳

    一早清晨,阳光灿烂。又是一个忙碌的早晨,李开始再次投入到那繁杂的事物当中,今天是军校正式开学的日子,李坚信这一天将会成为历史地一个重要时刻;

    同样的其他沧州官吏比之李更加忙碌,帅守府外此时早已车马成流,各部的官吏、侍从早已进入府中处理各项事务,这个时代没有礼拜天之说,连续操劳已近半月,吏治一片清明,但李相信这将为以后的政治清明打下一个坚实地基础。

    军校就设在帅守府的西侧不远。李带着一行侍卫步行前往,不消片刻即到,军校地原本是沧州豪族地一处宅院,经过一番战乱后已变得破败不堪,在李入主之后曾经改作仓库,存用一些重要的物资,其中包括掳来地那批军械,如今经过半个月大修葺已是焕然一新,改作军校之用。

    大门处。悬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沧州军校,门前一块石碑,刻着《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踏入大门,入目处便是一片宽广的校场,校场之中一座一尺高青石台,高台之上一座三丈丰碑。高台之下一百二十四个精锐军人屹立其中,正是早已等候在此的陷阵营老兵,他们将成为李军队的骨干,灼热的眼光齐齐盯着石碑之上,李顿时身躯一震,他仿佛又看到了曾经地无敌陷阵营。曾经的不破雄军。

    “陷阵之志!”

    “有死无声!”

    喊声响彻天地。震的人热血沸腾,李亦是如此。踏上高台,满脸肃容,指着身后石碑道:“这些都是我们曾经死去的兄弟,有随我从河滩之战突围而死的,有与李存勖精锐力战而死的,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战死的,是,他们像个爷们一样战死的,今后他们将和我们一起见证将来的辉煌。”

    “将军英武!”

    “看见上面地那两个字了吗?”李面色依旧冷峻,就仿佛处身于战场一样,指着身后石碑,上面雕刻着军魂两个大字,这两个李亲手书写,这是他迄今以来写的最为得意的两个字,当中隐隐渗透着一股数年来征战沙场肃杀之气,也包含着军人铁血的豪情。

    有人喊道:“军魂!”

    “对,就是军魂,所谓军魂就是军人的魂魄,人没了魂魄就是行尸走肉,任人蹂躏,军人没了魂魄就是野兽,但野兽终究不是人的对手,这是为什么,因为人比他聪明,比他有思想,如今你们都成了都头了,知道今后如何带好你们手下的兵么?”李指了指前面一个壮硕的士兵问道:“张二牛,你来说说!”

    “将军,我知道,就像当初史都尉操练咱们一样,就照着那些方法来操练他们,要是今后那帮兔崽子要是不听话就往死里揍!”

    “哈哈哈!”

    底下顿时笑成一片,其实他们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如今当了都头他们就回想起当初陷阵营时吃地苦来,恨不得马上就将当初受的苦让别人来尝尝。

    李点了点头道:“操练只是其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但这只能练出一名身体强壮的农夫,但却不能练出一名合格的军人,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就必须要有军人的意志,要有当初陷阵营那种陷阵之志。”

    “将军,这应该如何是好?”

    “这就是你们要学地东西,今后我会从各方面来培训你们,包括识字、兵法、队列等众多方面,你们就是我沧州地精英!”

    “誓死效忠!”

    “从今天起,在学校之内你们要叫我校长,我还会请数名授课之士。你们亦要从师礼,不得放肆,听见没有。”

    “是”

    “大声点!”

    “遵命!”

    在嚯嚯声中军校正式成立,李早已将心中培训计划全部列成一个计划书,将军校的课程分成德杂科四大块。其中德即思想教育,灌输忠、勇、义以及军人服从思想,主要由李亲自授课,智包含战略、战术、地形、军械、阵法等一战争兵法系列。李打算让史弘肇、景延广这些老军伍轮流授课,当然他自己也兼任,体包含箭术、队列、刀法训练方法等一系列,杂课包含建筑、植物、医术等一系列杂科。

    所有学员实行半日制教育,每天上午带操练自己一营地兵马,下午按时授课,一百二十四人分成两个班,三军杂合在一起,然后抽签分班,李计划采用竞争的方法迅速提高学习速度。从目前看来军校的学习速度不会太快,如果要真正毕业的话少则一年,多则三年,但如果这一批骨干能够顺利毕业的话将来地作用是可以用肉眼来看到的,夸张点说就算他将整个沧州军都打光了只要这一百二十四个人还在,他就可以迅速的重新组建起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来。

    “哟嚯!”

    呼喝声中李来到城外一个大营中,这里是军制改革地另外一个重要项目:水军,其实也不能是纯粹意义上的水军,在李的印象中后世应该有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而这支快速反应部队的基础是行动力,整个河北大地河道纵横,四通八达,沧州占据一条黄金漕运,水路比陆路快过数倍,上可直达幽州之北,下可直接到东都大梁(开封)早在入主沧州之时李就考虑要建设一支强机动性的运输部队,甚至是机动战斗部队,趁着全面改制之机李要将这心中所想一并完成;

    此时郑浑早已等候在此地。见李的到来,赶忙迎了上去,对于李的知遇之恩他还是颇为心存感激,能够从俘虏一举晋升到位,从古到今也非常之少,虽然这半月来他四处操持。奔波劳累。但这一切他都觉得十分充实,恭谨行礼。“大人!”

    “如何了,速度提升没?”

    上次在观察了一番造船的流程之后,李结合后世的流水线生产方法令郑浑将整个造船厂进行改良,如今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大人英明,自将军地方法改良之后,造船速度果然有了很大的提高,且质量也没有下降!”

    “那就好,踏轮可曾研制出来!”

    郑浑道:“已经研制出来了,只是还未装备到船上,还需重新打造。”

    李眉头一皱,道:“为何如此之慢!”

    郑浑一惊,忙道:“属下这段时间忙于工部之事,隧”

    李脸色一缓,道:“今后你要多培养点人才,如今你为工部侍郎,肩上的担子不轻,如果什么事都躬亲的话,到头来什么事都办不成,多发掘点人才,我看原先船厂中有许多技术高超的老船工,你可以将这些人组织起来,分配几个心灵手巧的去跟着他们学,再教他们多动脑,用不了多久你手下可用之人就多了嘛!”

    “多谢大人教诲,郑浑受教了!”

    “黑油和火药呢,如何了?”

    “黑油前些日子已派人取了不少,已足够用,火药配方已基本成型,但原料不足,只能少批量制造,方圆三里焚烧不成问题。”

    “嗯,这些都要抓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是,大人。”

    “记住,这些两样东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做什么的用的。”

    “遵命!”

    踏步向前巡视起各处工序来,此时沧州经过王处存近半年地筹建以及郑浑的技术改良,造船的能力大大增加,加上流水线引入,造船速度也飞速提高,眼见着一架架的船只从骨架到成型下水,李心中充满着希望,仿佛看到了不远的将来沧州船只遍布整个中原的情形节日快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