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隐忧

第一百四十九章 隐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幽州(今北京西南)

    刘守光正惶惶不定、寝食难安,前番李存勖四处围攻兵临城下让他城池丢失殆尽,大将、兵马丧失无几,近来契丹号百万大军再掠燕地,却毫无救援之意,由此再无施行暴政的心情,就连大肆淫欲也再无往日的精神;

    独自坐卧在龙椅之上,面色晦暗,神情颓废,丝毫看不到一点皇者之气,而身旁陪伴他的只有爱将李小喜,此李小喜奸佞小人,守光甚爱之,一时权倾燕地;

    望着这片空旷寥寂的皇宫刘守光叹声道:“爱卿,如今贼军兵临城下,如之奈何?”

    李小喜眼珠一转谄媚道:“陛下,无需担忧,如今却是我光复大燕全境之时!”

    “爱卿不必宽慰朕了,如今幽州城困如铁桶,进出不得,我等身陷重围矣!更何谈光复我大燕。”

    李小喜道:“陛下,我等可借兵!”

    刘守光叹气苦笑着摇了摇头,“朕已派使者数人前去契丹大营,奈何耶律阿保机语意晦涩,态度不明,明说不会动我幽州,然实似有一并吞没我大燕之意!”

    李小喜诡异一笑,道:“陛下,臣所借之兵非契丹也!”

    刘守光疑惑道:“非契丹,还有何人,河北天子(梁朝)已为李存勖所拒,北上不得,难道是神兵天降乎?”

    李小喜朝南方指了指,神秘一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臣说的是沧州!”

    “沧州?你可是说那张万进?”李入主沧州之时正是李存勖大举进攻他地燕国之时,使得他对李入主沧州之事竟然毫不知情;

    “非也,年初之时沧州已易主矣!”

    “是何人。能有何能耐就我幽州?”

    “此人名李,崛起于数年之间,曾为保义节度使王景仁假子,王景仁故后一举上位。后又伙同各路兵镇大掠西都洛阳,挣得一身好家当,前初之时趁吾与晋交锋之际,借杨师厚之力鹊占鸠巢驱走张万进夺了沧州节镇,一时兵盛。”

    刘守光嗤道:“就算他英雄了得又如何,沧州又不似从前,贫瘠之地,能有多少兵马

    “陛下有所不知,此人自夺得沧州之后却并未在沧州,而是潜心经营大漠。已于辽西建城,有数万控弦之士达数万,铁骑如云,正是我借力之时。”

    刘守光眉头微皱,道:“朕与其素未交集,且此人此时因当为梁王之属,他怎会好心帮我?”

    “陛下不如许之以利,待我大燕一统时再”

    “如此就有劳爱卿了,你就告诉他。功成之日,我大燕与之共享!”

    “陛下英明!”李小喜恭维道:“臣下有远方表情在河北经商,素与其来往甚密,此等小事陛下只管放心交给臣下了。”

    易州(今河北易县)

    李嗣源、阎宝、李存审步骑七万会师,李存勖于中军聚之,眉宇间隐隐藏着一股锐气,自一统兵权以来,南征北讨百战不殆,当年父亲留下的三箭之誓他时刻都不敢忘记。其中一誓就是要将耶律阿保机赶回漠北(当年李克用与阿保机结拜为兄弟,后来与朱温相攻之时李克用求援,阿保机见无利可图竟不就,李克用气得吐血,发誓要报阿保机背信之仇),李存勖谓之众人道:“契丹兵盛。诸位可有信心胜之?”

    李嗣源一振雄壮的身躯。赫然道:“契丹号百万,实不足三十万。即便如此亦不足于我精兵相抗,不惧!”

    屹立在一旁的周德威前番失兵,大败于契丹,心中亦是不忿,恨恨道:“前番契丹人欺我兵少,此次定要将此仇给报了。”

    李存勖大笑道:“契丹蛮夷,屡次犯我中国(中原),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李存审迟疑半刻,问道:“幽州刘守光当如何待之?”

    “守光小儿不过瓮中之鳖,城中不过数千兵马,暂时不需理会,待大胜契丹之时亦是其亡命之时。”

    “他若与契丹窜通一气怎么办?”

    李存勖那英武的长眉微微一抖,脸上露出一丝神秘地笑容,冷哼道:“就怕他不出来。”

    众人闻之顿时默然,若有所悟。漫于沧州境内,李一直处于忙乱的部署中,战争打得就是后勤这句话说出了战争的重点,这战前的忙乱里,有许许多多地事情要安排,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从军务想到政务,从行政体制想到黎民百姓,每一个环节都细细思索,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李此时方体会到为上者的不易,准确的说应该是要做一个所谓的明君的不易。

    但是,一定是哪个地方有疏露的,李暂时还没想到,他对自己的直觉一向都是十分信任的。

    于是李要王处存日夜长伴身旁,恨不得每一件事都分析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几天来两人都是身心疲惫,其实一切都已经做得非常完美,沧州的各项发展速度都超出了正常地速度,在孙鹤等老官吏看来,此时的沧州虽然兵力、储备、底子没有十年前厚,但整体的效率、方向及速度打到了一个完美的地步,只要这样下去,不出三年,沧州节镇将超过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

    期间李又去见了次那个神秘的叶天南,想从他口中套出他背后隐藏地势力。但依然却一无所获得,在一番尔虞我诈之后两人仿佛又找到了一些共同语言,李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性格有某些地方很相似,李和他谈的话题渐渐地多了起来,从风水、人情到治军、内政。李试着征求沧州发展的一些问题,但却其指出不少漏洞,在他语意中隐隐透出许多不屑之意,李从开始地愤怒到最后反倒有点欣赏起这个人来。仔细一想许多细节上问题,从辎重到军械,从兵员到屯粮,简直是无一是处,如果这个人不是已经在为一个势力做事的话李还真要去请教请教这个人,有可能的话甚至是请他出仕;

    但眼前却不知如何总是浮现起那次刺杀的情景,相信不论什么人都不会对一个曾经刺杀自己地人能够轻易的接受,那次刺杀的阴影始终如横亘在他心中地一道坎,戒心始终不能抹去;

    这一日李在给军校的学员授完课,终于抽得一刻闲暇与王处存一块进餐顺便商讨下进军的一些细节。眼下内政的发展都走上了正轨,不用李再花太多的心思去操劳,包括军校的发展,李结合记忆中后世军校地一些教育方法,在这些学员身上有了很显著地变化,如果说以前他们的身上是一股彪悍之气地话,如今的这一百二十四名学员身上就是一股精锐锋芒。

    抬眼之处墙上挂着一张幽州详图,上面用笔勾勾描描,写满图示;上前细看。不但山川、地理、兵马驻屯、官员安置、人风民俗,甚至哪里出良铜精铁、何处有佳木秀竹、何处出井盐、哪里有井火(天燃气)都一一注明。

    这幅图是李的自入主沧州之时候便开始筹划制作的,经过大半年的参详打探,加上进来不少从幽州投奔而来的官吏、士卒,结合各种史料才精心绘制了这幅地图;

    幽州真是个好地方,有铁、有矿、有马、甚至还有井火,这都是帝王之资啊,虽然李存勖对幽州如此看重,但绝对没有李认识的深刻。后世明朝时天子守国门,历代以此地为都就可以明白幽州有多么重要了,李相信只要能够将幽州据为己有,再经过一番细心地治理就可以兴兵南下,傲视群雄。

    李在地图上画着圈对王处存感叹道:“允直可知我当初为何要选沧州这一破败之地立足?”

    王处存道:“还请将军解惑?”

    “唉!此乃天意,当时也是无路可走。朱有贞容不得我。驱我出大梁(东都开封),恰张万进复叛(当时张万进先降梁后又降晋)。而天下俱已是有主之地,且我与杨师厚大都督颇有交情,这也怪张万进无能,所以就顺水推舟了,哈哈哈”

    王处存奉承道:“终因将军英武之故!”

    李摆了摆手,仰头灌下一杯浊酒,全身通泰,微眯眼睛,望着地图上的幽州眼中爆起一丝精光幽声道:“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看上了幽州!”

    王处存默笑不语,他道李这是在发感慨而已,面望着李,等待着下文;

    “燕幽可真是个好地方啊!”李指着着地图上这幽云十数州的一大片土地道:“燕幽多豪雄,细数前些时日投入李存勖的燕幽大将之人不下数十,唉,守光小儿无道啊,将此立业之地败坏的寸缕不存。”其实李内心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没有说出来,就是为了不让幽云之地落入契丹人的手中,他要为整个中原筑起一道牢不可摧的铜墙铁壁。

    王处存恭维道:“只要主公一朝间入主幽州,必不似其情形。”

    李轻叹道:“难啊,此番乃虎口夺食,能不能成功还要看老天爷地,再说就算打下来了能不能守得住又是一个问题了。”

    “主公,是不是跟东都禀报一声,派兵大举北上,到时候我们更好火中取栗。”

    李沉吟半晌,摇了摇头,此时杨师厚为北面招讨使(相当于北面军区总司令)节制北面所有军队,整个北方的精锐兵力全部集中在杨师厚的手中,北上不北上根本不由朱有贞说的算,另一个就算一举占据了燕幽之地,最后得利的决不会是他,如此算来还不如从中取巧,伺机而动好点;

    “允直,我心中总有一丝不安,却不知到底是何隐忧!”

    王处存眼中闪着光芒,对着地图仔细的瞧了起来,然后在魏州之地划了个圈,李顺着望了过去,心中一紧,终于明白这些天到底在担忧什么了,担忧地正是杨师厚!此次如果出兵怎么可能瞒过临近地杨师厚,虽说李早已对其行师礼,但自己毕竟不是他的嫡系,眼下他这点兵马杨师厚还不会看在眼里,一旦事情脱离他地控制难免他不会用其他人来代替自己,毕竟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安全的,李又想起了那个雄武苍劲的身影。

    李眉头微皱,沉声问道:“允直,我等是否该”

    王处存一捋三寸长须,“主公此次怕是得亲自去一趟了。”

    “亲自去一趟?”李此时却是有点心虚了,他并不是怕死,只是怕这样一来他就此绑上了杨师厚的那张船上。

    王处存退步躬下身子,诚恳道:“此次主公非亲去不可。”

    “唉!”李一声长叹,“罢了,这次我就去装回孙子吧!”

    此时藩镇之祸甚炽,各地藩镇几乎全部不受中央节制,一方独霸:《新唐书》卷5《兵志》载:“由是方镇相望于内地,大者连州十余,小者犹兼三四。往往自择将吏,号为留后,以邀命于朝。天子顾力不能制,则忍耻含垢,因而抚之,谓之姑息之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