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备战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备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魏博可真是个好地方啊,李已经是第三次在感叹,兵精粮足,魏博重镇经过几代的经营就如一座坚固的城堡,进可功退可守,就李存勖也不敢对这里有丝毫动作;

    在将二百匹战马交给杨师厚之后,杨师厚显得更为热情,战马在中原腹地来说可是极为紧要的战略资源,一般都是禁止流通的紧要物品之一,保护还来不及,更别说送,李一下拿出二百匹战马着实让杨师厚老怀大开;接下来在魏州的日子不可谓不痛快,杨师厚带着李遍阅其精锐步军银枪军,那皇宫般的节帅府,比之先前西都洛阳亦毫不逊色;

    酩酊大醉之时李有幸听到了杨师厚的心里话,“方今天下大乱,何人可为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尔!”(这句本是后来晋成德节度使安重荣说的,这里借用了一下)杨师厚借着醉眼迷蒙轻声道:“然做天子有何好处,反不如我逍遥自在,手握雄兵十万,据魏州重镇六州,就算河北天子亦要听我之言,正伦以为然否!”

    李此时亦是七分醉态,摇晃着脑袋回答道:“邺王所言极是,老子也从来想过做什么天子,想朱”正想说朱温一代枭雄不是也被亲生儿子给杀了么,突然一阵凉风吹来,李顿时惊醒,意识到自己是在别人的地盘之上,忙转移话题道:“到不如我等逍遥自在,在都督的羽翼之下胜过他东都天子地支持!”

    “哈哈哈!”杨师厚一把搂过李的肩膀。大笑道:“我就喜欢正伦这种豪气,你我同是战场厮杀出来的,如今的地位也是咱们一刀一枪的拼出来地,谁敢从咱们手中夺去,咱就要了他的命!”

    一场欢畅的夜宴之后。夜晚之时杨师厚又送来两个美姬相伴,神仙般的日子换了谁也会乐不思蜀;

    **苦短,一觉醒来竟是天色大明,从两个美姬那玉藕般手臂地纠缠中解脱了出来。身下一片狼藉,好久没有这么疯狂了,有句俗话还真说的不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段时日李十分注意节制,在家中之时反倒没有如此疯狂过,起身而立,早有小婢打好温水,整理梳洗一番后李踏出房门,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地盘。

    在杨师厚的一再挽留之下李依旧拜别。此行他本也只是表表忠心而已,并不希望生出其他任何的一些事端来,回想起杨师厚所谓的大计划确实的大得惊人,在他的计划中首先要将赵地王及义武节镇王处直两个障碍扫平,然后再一举攻入太原(李存勖起家之根本),不过却是在秋收之后了,此刻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都督,就此拜别!”李行个大礼。

    “正伦慢走,不要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杨师厚脸上显现出一丝不过捉摸地笑容。

    人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前一刻还是互相揣测,下一刻便勾肩搭背,乱世就连人命都贱如狗,何况人情。

    锦州,八艘海船已经靠岸,船上大批的粮食、稻种、耕作农具,甚至织布机等一批批的物件从海船上卸了下来,韩延徽等锦州的一众官吏在海港之上指挥淡定,在当中的海船之上下来一人。朝锦州城的军营方向溜去,此人真是李身旁亲卫秦方。

    此时军营之中马蹄翻腾,刀兵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獠牙营地战士们充当了教练,另外四千骑不断的来回冲刺,经过铁与血的冲刷之后这支汉骑终于隐隐有了一股锋锐的气质。虽然与獠牙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但已经能够做到奔袭千里而不变色的地步了。

    在士卒的带领下秦方见到了正监督操练士卒的药元福,李回沧州之前命令他将这支汉骑给训练成一支精兵。眼下正是检验成果的时候;

    秦方眼珠左右一扫示意药元福屏退左右,药元福喝道:“退后三丈,三丈内任何人不得进

    “遵令!”

    秦方凑前低声道:“都尉,将军有密令!”

    “哦!快拿来!”药元福闻声精神一震。

    “都尉莫急,临行前将军要我问都尉一个问题,如果答上来了方可将密令交与都尉!”

    “呃好吧,你问。”

    “将军要我问都尉,依都尉之见,此次契丹与晋交锋谁胜谁负?”

    “这”药元福沉思半晌道:“估计晋胜地几率要大一些。”

    “为何?”

    “契丹虽兵马强盛,但此时契丹也属初兴,其虽有南下幽燕之心,然尚无入主幽燕之力;晋王颇有谋略,知己知彼扬长避短,麾下将士用命,兵马精锐,且占地利之便,此战当属晋胜

    “好,将军密令,令都督率獠牙五千骑及奚人三千骑,南下卢龙(及幽州所在节镇,包括幽州在内数州)”

    “遵令!”

    “如有朝一日我军要进攻卢龙,将军会选何处为突破口?”

    “嗯!”药元福沉思半晌,斩钉截铁道:“平州(今秦皇岛一带)!”

    “为何?”

    “幽州地势雄要,西倚太行,北枕燕山,东临大海,南面中原,有古北口(今北京市密云县东北)、居庸关(今北京市昌平县西北)、渝关(今河北省山海关)等重要关隘作为屏障,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只有我们扼守渝关就等于守住了南北通往的通道,进而占据平州地话我骑就有了立足之处。进而南北夹击何愁幽州不破!”

    秦方微微一笑,将火漆信札递了过去,“如此我任务就完成了,信中将军交代清楚了事情,都尉可详细观之。”

    药元福结果信札。仔细的观阅起来,脸上的神色一时阴晴,将信札收入怀中,脸现了然之色。“事已明了,将军说要回去时要将奚族二千人运回沧州,明日我自会安排妥当。”

    “有劳都尉了!”

    一路顺风顺水,经过一番航行之后,李顺路去德、景二州巡视了一番,虽然相比去沧州来说这两州还算得上是简陋,但经过半年的屯军也已经恢复了生机,经过孙鹤等一众官吏地调度、开仓放粮,已经熬过了最难挨地一段时日,地里一片片黄灿灿的光芒预示着今年地收成良好。眼看着就是一个丰裕之年,形势一片大好。

    军备方面,由于史弘肇、景延广等精锐步军已经抽调回沧州重新编制成禁军,目前此地完全是有乡兵来防御,由以前跟随李的两个老校尉为留后,忙时为农,闲时操练,眼下没有战事,应付一般地防御事务已是足够了。

    到沧州之时已是中午时分。匆匆用过餐之后李又回到了议事厅之中,哪里有临时成立的参谋部,此时的枢密院,此枢密院由鹰眼临时兼任,每天不定时的从各地传来大量的情报,在这里汇集整编,再送到李的手中。

    “允直,如何,今日有何动静。”李踏入门即大声喊道;

    “主公。你回来了,昨日有探马到,幽州刘守光出兵顺州,不过只是虚晃一枪,并未实攻,似有试探两方之意。而两方却俱无所反应。”

    李闻之眼中精芒一闪。道:“这些刘守光可就更慌了,哪个叶天南这两天有何异动?”

    “并未发现其有何异动!”

    “嗯!”李负手屹立那副大型地图之前。盯着幽州卢龙之地眼光深邃,自安史之乱以后,幽燕卢龙之镇雄踞北方并握有重兵,经过这么刘仁恭、刘守光两父子的如此糟蹋,又加上北方少数民族的长期袭扰,幽燕之地已然破败不少,但无论如何破败毕竟还是重镇,地域辽阔,土壤肥沃,加上幽燕地区胡风甚炽,雄豪辈出,实不失为一个立业之地。

    从中原王朝来看,燕云十六州的得失,关系江山社稷的安危。这十六州地幽莫顺七州在太行山北支的东南,称为“山前”,其余九州在山的西北,称为“山后”。历史上长城自居庸关以东向西南分出一支,绵亘于太行山脊,到朔州以西复与长城相合,即所谓的内长城。中原失“山后”,犹有内长城的雁门关寨可守,失“山前”则河北藩篱尽撤,契丹的骑兵就可沿着幽蓟以南的坦荡平原直冲河朔。后来石敬瑭割让十六州,将北边险要之地拱手让与契丹,造成契丹统治者南扰的有利条件,从此中原王朝在与契丹的军事斗争中处于无险可守地被动地位。又由于燕云十六州是一个先进的农业区,它的农业、手工业和其他文化活动都比契丹本部地区发达。因此契丹统治者对这一地区给予了足够的重视,改幽州为南京,升为陪都就是最好的证明。契丹扼守住幽云十六州这片险要之地,俨然以大国的姿态屹立北方,频频向中原发起进攻,成为中原王朝长期的心头大患。有鉴于此,在随后的几十年间中原后周、北宋王朝几次北伐欲收复幽云十六州,但均以失败而告终。而幽州也由原来北方的军事重镇,一跃成为辽朝地政治陪都、军事前哨和物资战备基地,而现在历史才刚刚开始,李绝不会再允许这种情况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

    “主公!”王处存打断了李的思绪。

    “何事?”

    “物资都统计出来了,如今粮草、辎重俱无,秋收尚需一月,秋收后除去种粮,尚不足众官员俸禄之用,缺三十万斛(h斛与斗。皆粮食量器名,十斗为一斛)”

    “什么?”李愕然,想不到辛辛苦苦一年不但不够军粮反倒是欠了这么粮食。

    王处存见李愣神隧解释道:“初不少流民涌入,安置及分配粮种要花费不少的,加上本无一点存量,这些月还是靠商路勉强周济了过去,近年不可大动刀兵。”

    李咬了咬牙,不做半声,战机稍纵即逝,容不得半点恍惚,然出兵之际却无粮草怎能不让他恼怒,不行,出兵刻不容缓,砸锅卖铁也要筹集粮草,“通知谢铭,去将五百匹马换了粮草,半月之内我要见到够五千人行两个月的军粮!”

    “主公,这”

    李手臂向上一挥,冷颜道:“分批贩卖,不要卖给同一个军镇,。”

    “主公英明!”

    “对了,过几天再会有二千骑兵到沧州,你准备下,顺便贩点马粮回来。”

    “遵令!”

    命令下达,临时的枢密院如一台精密机器迅速地运转开来,各处指令在最快地时间传达到各个部省,沧州上空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李大步跨出枢密院,他要最后一次见一下哪个叶天南,如今再没有耐心同他打太极,如果再谈不拢就驱逐出境或者干脆毁了他,再不管他娘地什么背后的势力,这一次李再一次赌上了全副身家五代时期北方地区的战争中,大规模的骑兵作战突出,军马需要量极大。北方出现大批骁勇善战的骑将,例如周德威、李嗣源、史建瑭等。契丹骑兵也十分彪悍,攻幽州时一次就出动大军30万,数量庞大。战争频繁,战马损失严重,因此对战马的牧养、征用和向少数民族换购现象普遍。例如李存矩为支持晋王与梁军作战,在河北幽州等地征马,募兵数千人,强迫百姓以十头牛换一匹马从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