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沙场秋点兵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沙场秋点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支信鸽从叶天南的窗口飞了出来,一支飞向北方,一支飞向南方,对面街道的角落中一道阴暗的影子一晃,消没在黑暗之中,那人的脸上分明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正是鹰眼的第一批斥候胡三;

    片刻之后胡三出现在帅守府侧院的一个厅房中,与同样神情严峻的王处存向李汇报了方才所看到的情形,李沉默半晌,轻叹一声,“此人还真是难以对付,连信鸽这种通讯方式都发明了。”

    “主公,要不要直接将其严刑逼供?”

    李摇了摇头,道:“不用,此人我同他交过手,武艺不一般,亦乃血性之人,强来恐怕也没什么效果,只能等他自己露出马脚,继续派人监视他。”

    “遵命!”

    王处存一示意,胡三转身飞奔而去,李视线凝结在墙上的幽州地形图之上,房内顿时一片沉寂,“允直,你说此次契丹与晋之争谁会赢?”

    “主公,您这已经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呵呵,是吗,只是我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也不知道是为何,就算我自己征战之时亦没有如此忐忑过!”

    王处存面露微笑,道:“主公是太过着相了,敢问主公是希望谁胜呢?”

    李长叹一声,“唉!这正是我矛盾是地方,谁胜都对我们没有好处,难啊!难啊!”

    王处存眼中一闪。阴狠的说道:“那就让他们两败俱伤!”

    李眼眉一挑,“如何让他们两败俱伤?”

    “互为内应。”

    李眉头微皱,“继续说!”

    “分别派出一支部队去投靠两方,关键之时从中反乱,我军伏于暗处届时背后一击,就算是其兵雄一时也奈我不何?”

    李暗自心惊,这王处存还真是毒,可比三国毒士贾诩。这种损人利己地方法也只有他能够想的出来,但随即摇了摇头,这种方法固然可以达到目的,但操作起来难度太大,首先人选要可靠,而且时机也要掌握好,反不如直接来的凑效,不过赠送假情报的方法倒是可以试一下,运用地好可以省去许多牺牲。

    “允直,鹰眼此时已经布置到幽州了么?”

    “主公放心。不日即有最快的消息传达。”

    “嗯,这就好,希望这一次最好不要让我损耗太多兵力,毕竟没有他们的底子厚啊!去派人跟叶天南说,就说我军已整顿齐备,随时可以出兵,让他将北边的事情安排妥当,另外粮草辎重等要尽快如约运到沧州来。”

    皇宫之内刘守光正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爱将李小喜的的消息,前几日李小喜有言征求援兵,今日有言使者将到。

    “陛下,李将军来了!”小黄门从殿外奔了进来。

    “快请!”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李小喜殿前唱喏道;

    刘守光闻之亦面露喜色,“爱卿快请坐,喜从何来?”

    “臣已借得精兵一万,不日将抵达幽州城!”

    “好!”刘守光兴奋的一拍龙椅站了起来,“如此再加上城中已有的二万人马。就算是守个三年也不成问题了,他们能奈我何!”

    李小喜微笑不语,只是眼中不时闪过一丝阴狠之色,让人不寒而栗。

    “对了,可知此次是何人领兵”

    “仿佛是李麾下大将史弘肇及景延广。”

    “嗯,届时可要好好慰劳他一番。想来那破败沧州也没我幽州荣华。哈哈哈”

    李小喜诺诺陪笑,连声道是。

    校场之上

    悠远绵长的号角声久久不息。激烈的战鼓声直如敲击在将士们心中,令人热血沸腾,一队队铁甲整肃的士兵从军营里浩浩开出,进至大校场摆开阵势,刀剑并举、长枪如林,整个大校场上弥漫起惨烈的杀伐气息,经过一番整编的一万禁军此时焕发出冲天般地战气,鼻子中隐隐闻到了一丝血腥之气。

    李身披金光耀亮的铁甲,按着腰间长刀肃然而立,整个人就像是一杆笔直挺立的标枪,冷峻地峙立在阅兵台上。

    向阅兵台下微微颔首,史弘肇闷哼一声,手持一杆沉重的大旗昂然直上阅兵台,将手中的大旗往空中狠狠一顿,卷起的旗面猛地一抖。迎风绽露开来,显出了血色地旗面,上面绣着两个斗大的一个字:军魂。

    “吼”

    “吼”

    “陷阵之志!”

    “勇往无敌!”

    肃立阅兵台下的一万精兵整齐划一地举起手中的兵器、三呼响应,在他们心中李是他们地救星,是李给了他们温饱,是李让他们享受这么久的安定生活,是李给了他们成家立业的机会,这一刻他们将为赢得更高的利益和地位而战!”

    李站在阅兵台上一眼望去,台下的这些禁军阵形整齐、气势如山,隐隐透出只有百战之师才能拥有的肃杀之气,这是他的所有本钱,这次他要将他们中的一半送到幽州城去帮刘守光去守幽州城。

    李的目光刀一样落在禁军前排一名都头身上,这是军校地一名学员之一,大声道:“你出列!”

    那都头昂然踏前一步,直直地迎上马跃刀一样的眼神,神色从容、气定如山。“嗯,有点气势!”马跃轻轻颔首,疾声道,“告诉我,你是为什么而战!”

    都头道:“回将军,我是为沧州的安定而战,为父母妻子不再受那战乱之苦而战,为荣誉而战!”

    李暗自点头,看来军校的教育还是有一点成效的,后世的一位伟人说过,有思想地军队才是不可战胜地,仰声喝道:“此战将关系到我沧州百姓今后会不会再受战乱之苦,所以此战必须胜。”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必胜!”

    炸雷般的齐喝之声震地每个人的身上都热血沸腾,空中的云彩在阳光的斜射之下变得血红,李从史弘肇手中接过大旗,傲然喝道:“景延广,接旗!”

    景延广正欲拜谢领命,校场外陡然响起一声清朗地大喝声,硬生生阻止了景延广,众人纷纷回首,只见刺史孙鹤带着几名官吏匆匆而来,直至阅兵台下,躬身行礼道:“将军,此刻不宜出兵,还请将军收回成命!”

    李眉头一皱,冷然喝道:“放肆,军令如山,此地可是由得你来随便撒野的!”

    孙鹤丝毫不为李的怒气所阻吓,傲然道:“今内难新平,公私困竭,太原窥吾西(指李存勖),守光、契丹伺吾北,民生尚未安定,如何可妄动刀兵,大人当养士爱民,训兵积谷,德政齐修,待数年后谷物丰盛,兵马强壮之时四方自服!”

    李一时又气又恼又想笑,对这个老顽固他还真没什么办法,打又打不得,历史上孙鹤就是由于直谏而惹恼了刘守光被凌迟的,难道也要效仿刘守光将其凌迟处死?

    王处存适时站了出来,踏前一步,对孙鹤使了使眼色,故作凶恶的喝道:“孙刺史,此事节帅大人自有决断,汝只要行好刺史之责就行了。”

    哪知孙鹤尚不知通便,怦然跪地,声泪俱下,怅然道:“自第一次见大人之时起,某自感大人面虽横蛮,实则悲悯天下,但求大人为沧州百姓留得一点生存之机。”

    李此时也为孙鹤的至情所感触,放低了声量耐心解释道:“我正是为了沧州的今后做打算,你可知我的苦心,此一战乃决定我沧州今后命运的一战,纵观天下形势,此刻不出击,待别人来攻击我等之时,为时晚矣!”

    孙鹤稍整荣冠,顾不得擦拭脸上泪花,呛声道:“如此某斗胆再求将军,求将军于晋与契丹分出胜负之时在出手!”

    李沉吟半刻,点了点头,“这点我可以答应你!”

    “多谢将军!”孙鹤自顾拜下。

    “起来,今后沧州的内政还需刺史多多劳心了。”

    孙鹤离去之后,面对台下一众禁军,重新拾起方才的那股血气,大声道:“大家看到了么,孙刺史为我沧州呕心沥血,你们不会什么,就是为沧州的百姓而战”

    杀!”

    冲天杀气重新弥漫了整个校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