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出兵

第一百五十四章 出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沧州,此时李紧皱眉头,王处存肃然屹立一旁,墙上的那副锦绣地图已经摊到了桌子之上,派往幽州的五千精兵已经出发,而眼下他则需全盘考虑眼下战局,随着地域的扩大,战争也从战术层面上升到了战略层面;

    自沧州进攻幽州,眼下契丹与晋正在焦灼,不论谁胜谁负,留给他的方法实在不多,如今李的优势就是水道运兵快捷,及埋伏的万余骑兵,如何有效的将两方拖垮和有效的占领险要之道才是最重要的,幽州地势雄要,西倚太行,北枕燕山,东临大海,南面中原,又有古北口(今北京市密云县东北)、居庸关(今北京市昌平县西北)、渝关(今河北省山海关)等重要关隘作为屏障,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果说完全占领幽州,光这几个关口以如今的兵力守都困难;

    王处存分析道:“如今之际可从三步而循:

    一、自东向西趁两军交战疲惫之时,尽占燕幽险要关隘,防御重镇,伺机掠其辎重。

    二、待两军厮杀炙烈之时,与之致命一击,齐久战必疲,我军可获全胜。

    三、李存勖入燕不久,燕各地将校兵卒只是迫于其威势而倒戈,北地遭受契丹长期袭扰,使得幽燕地区胡风甚炽,历来对此地采取的是“因而抚之”的态度,只要吾等以雷霆之势威慑燕幽,这部分将校应当随之归附。

    四、推行军制改革。扩大禁军,集精兵于幽州,料想李存勖一两年之内亦再无兴兵之力,如此再过数年则燕幽一统可为立业之地。”

    李听着王处存徐徐道来,心中思绪繁多,王处存所说确是攻占幽州的最简洁有效地步骤。一路看但细节上确实在有太多要考虑,抢占一两个险要据点凭现在的实力应当是没什么问题,但李存勖与阿保机也不是傻瓜,这两人可谓是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两个军事大家。李存勖被后世的人评为李世民的翻版,阿保机虽然屡次败于李存勖之手,但却也是身经百战,辽国地创立者,如此一股大势力**一脚不可能不引起他们的注意,形势的变化将变得极为复杂。

    如今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两方还不知道李欲**燕幽地优势,这就意味这目前李不能做任何动作,而只能静静的观望着两方决战,等到将要决出胜负之时再一举爆发,但这也就意味着李不能再没有兵力阻止李存勖的大胜。一旦李存勖回兵反击又将陷入困战当中,动与不动让李左右为难。

    “允直,你以为李存勖会选在何处与阿保机决战?”

    “此地。”王处存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位置,李仔细一瞧,乃大房岭以北,桑干以东的一处狭道中,疑惑道:“这是为何?”

    “此地俱幽州六十里,地形险要,九曲之路。晋军少马,此可防契丹万马其奔之弊。”

    李连连点头,心中盘算如何能火中取栗,为自己赢得一个主动的发展机会,一个阴狠而又大胆的念头浮现在李的脑中,干脆将所有兵力全部埋伏于幽州城中,适时给李存勖致命一击,直接将其打残或者趁机杀了李存勖,慢慢收复燕幽全境,再由自己来抵抗契丹人。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到时候如果抵抗不住契丹人的强势兵力,又与石敬瑭的割让燕云十六州有什么区别?

    李地思绪陷入了停顿之中,暗叹目前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要幽州没有落入任何一方的手中,燕幽之地就还有机会

    值得欣慰的是此次出兵后勤压力并不是很大。锦州牲畜尚多。出兵万余精骑的补给倒是可以自给自足,而沧州到幽州之兵。补给由刘守光提供,剩下的叶天南答应解决,不需要动沧州的根本,算是大辛了;想到这里李不由的羡慕起契丹人来,他们完全就不需要后勤,靠烧杀抢掠过日子,在地方能上补充就补充,补充就抢,每年春秋之际都南下打秋风,掠夺一大批人和牲畜回去,契丹能够在怎么短的时间内建国也是因为这个。

    而中原农耕则不同,秦,自穆公大破西戎以来,相继二十余君,励精图治,拓地开疆,又有商鞅变法,终成王霸之业,兵强马壮,名将如云,粮草如山,然后分化中原诸国,才敢出兵东方,汉,武帝经三代积蓄方能出征匈奴,国富方能兵强,李暗自感叹这些游牧民族的天生优势,就像当初李邢州突围之后地情形,四处打秋风,甚至在洛阳大捞了一笔,这用句俗话说其实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几年来李也见惯了百姓的疾苦,从邢州到洛阳,再到开封,如今到沧州、幽州,可谓是转了半个中国,经过数十年来的战乱和杀戳,各地良田荒芜,人烟断绝,生民苦不堪言,相比起来燕幽之地的百姓更是不堪,还要不时遭受契丹人的蹂躏,如果不是刘仁恭、刘守光父子的奢淫残暴的话幽州也不会变得如今这个模样。

    得民心者得天下,孟子地一段话说得非常清楚:“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天底下,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还是人!没有了人心所向,即使一时间得到了天下也不会长久的统治下去,这也就是燕幽在李存勖大举进攻之后各州各地的守军相继投降的原因,李相信如果是自己来治理的话将会决然不同。

    “允直,随我去看看那批军械造地如何了”

    经永济渠往北,潞水、拒马河、白沟三河汇集,滔滔江水形成一条奔腾地长龙,直入那苍茫大海,数艘大船于三河汇集之处猛转了个湾迎河而上,转入桑干河继续朝北航行而去,方向正是幽州。

    秋天本是收获的季节,而此时地幽州战火四起,百姓无从耕种,赖以生存的天地破坏殆尽,饿孚千里,哀号遍野,三方混战民不聊生;

    昏暗的天空下,数艘大船轻灵的航行于桑干河之上,船上不时闪现出无数点星芒,赫然隐藏着数百甚至上千精兵,大船飞速的向前行驶,一路来既是没有遇到丝毫阻拦,近年来多方混战,漕运之事荒废已久,更不用说是有组织的水军了,就算有船也早已腐烂不堪。

    当先的大船之上一个校尉模样之人对前面屹立的上司说道:“都史,这次咱们是去夺幽州城么?”

    屹立于身前之人猛然转身,赫然是景延广,这一批五千精锐步军正是李派去幽州的援兵,景延广一拍校尉的肩膀道:“你小子就知道抢地盘,是不是又想到幽州的漂亮娘们和金银财宝了,咱将军不是已经给你分了在沧州么,还要?”

    “瞧您说的,哪能呢,我是在想夺了城今后是不是就要徙到幽州来!”

    “你倒是想得美,你以为幽州城是你家,想夺就夺啊,如今契丹三十万兵马与晋王十万兵马混战,就算要抢也轮不到咱们!”

    “既然抢不到那咱来这儿干嘛?”

    “哼,你懂个屁,将军的大智慧岂是你个小卒能够懂得,你看见咱将军什么时候吃过亏?”

    校尉挠了挠头,“说的也是,跟着将军走是不会错的。”

    “啾啾”

    在桑干河出潞水之后沿河的一个渡口之处传来三长两短的数声清脆的鸟叫声,景延广耳朵顿时竖起,精神同时为之振奋,这正是同叶天南商议的接头暗号相符,景延广朝身边的士卒一点头,船靠了上去;

    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精壮汉子上得船来,士卒将来人带到景延广之前,那人略一行礼,“这位可是景延广将军?”

    “正是!”

    “小人乃叶大人的人,专门来引大军入城,将军叫我阿三就可以了。”

    “嗯,阿三,此次是如何安排的,可是现在直接入城?”

    “此刻忌讳各方斥候,叶大人吩咐大军暂缓行,待深夜之时再扬帆急进,以避人耳目,行漫天过海之策。”

    景延广点了点头,临行前李也是这样吩咐的,看来这个叶天南的人办事还是比较谨慎,“好,依你之言,今夜子时再起帆,暂歇半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