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暗度陈仓?

第一百五十五章 暗度陈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沧州城外港口之上一队队的异族战士从海船上下来,一匹匹的战马迅速站满了整个港口的空旷之处,这批人马脚步虚浮,显然还没有从数天的航行中回过劲来;

    “我的勇士们!”一个铿锵而有豪迈的声音响起,李那坚毅挺拔的身躯出现在高台之上;

    “大汗!”

    二千奚族战士拜倒在李的面前,对于他们来说李就是他们心中的精神支柱,萧瑟之气顿时弥漫于空中,李傲然屹立于前,用东胡语言(东胡语系是当时北方少数民族的通用语系)喊道:“看到身后繁华的城了吗,这也是我们的领地!”

    “喔噢!”

    “今后我们还将拥有更多,你们拥有的将更多!”

    “必胜!”

    随着一切资源的布置到位,接下来就是征战,不停的征战,兵力绝对数量过少成了他的软肋;随着战事不断推进,李也将鹰眼的细作派往幽州各处,互为耳目的同时又能够散播谣言,一切都围绕着幽州而部署

    满天星光突然间在这一刻全部藏到了云层中,天空变得幽暗起来,在这个幽静的夜空下,桑干河上缓慢的行驶着数艘大船,船上的帆全部解下,两侧的船桨划动在水中的响声在微风中消散不见,远处隐约闪烁着几点微弱的灯光,那是幽州城楼之上地火光。

    “咻”

    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划破了幽静的夜空。“咄!”一支狼羽箭重重的钉在了船头的桅杆之上,承受不住强劲地力道,箭尾之上一条白色的布帛赫然随风摆动。

    一名小校急步向前,将箭支从桅杆上拔了下来,船舱之内的景延广闻得响动。挑帘同阿三一同走了出来,接过小校递来的箭支,摊开布帛一看,上书写着:“丑时西门!”左下署名:阿四。

    阿三一见。忙道:“都史大人,此正是我方内应之口信,丑时往西门即可!”

    “好,通知各船,做好准备,下船后即刻前往西门,不得有误!”

    “遵令!”

    幽州城西门,五千精锐步军集整完毕,城楼之上也已早有人通报于刘守光等人,半夜被人从温香软玉地美人怀中叫醒的刘守光十分不耐烦。但一想到这关系到幽州的存亡又忍了下去,暗自咒骂李存勖将自己逼到今天这个地步,不然又何用如此狼狈。

    心腹李小喜此时早已等候在寝宫之外,此事他也是收了那股势力不少好处才促成此等好事,他也是逼不得已,眼见刘守光就要覆灭也好为自己留条后路,见刘守光出来慌忙迎来上去,“陛下,援兵已经到城下了。五千精兵。”

    刘守光强打起精神,打了个哈欠冷冷的应了声,“不是说有一万人么,何人领军?”

    “领军之人为景延广,不知为何只有五千人,可能是分批到达吧!”

    刘守光一挥手道:“先行带路,去见见李的兵到底是不是你说的这么厉害!”

    数名斥候在黑暗中监视着远处所有事物的一举一动,连日来大战的气氛越来越浓重,晋王命令他们时刻密切监视契丹人及幽州城的丝毫变化他们还算运气好,领到了探查幽州城的任务,其他十个兄弟则是要探查契丹人举动,契丹俱是骑兵,他们地任务可谓是艰险无比,一不小心就会被契丹人斥候队给射杀。

    数月来自从刘守光龟缩入城中之后。大门就从来没有再打开过。而且也没有什么兵力上的变化,他们也乐得逍遥。夜渐渐的变得幽暗,天空的光芒也隐然消失不见,队正躺倒在草地之上,嘴里嚼着下午之打的几只野味,当兵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这种日子么,如今除了少了女人,其他还真是不赖;

    “队正,队正!”

    手下的一个士兵将他从美妙的白日梦中惊醒,队正当即一恼,“鬼叫啥,吵了老子美梦!”

    “我我看见东西了!”士兵气喘吁吁,结结巴巴的说道,惊恐地表情赫然跃于脸上。

    队正心怀恼怒,不满的喝道:“看见鬼了啊?说清楚点,小心老子给你一脚。”

    “我我看见幽州城门开了!”小卒被队正吓得声音低下去不少。

    队正闻之精神一震,踢了小卒一脚,“日你娘的,这么大消息不早说,找死了你,出来多少兵?往哪个方向去了?”

    “没出兵,是进兵了。”

    “啥?”队正一下愣了神,“带我去看看!”

    急步翻身上马,驰马狂奔至桑干河南一处急弯之处,远处的幽州城彻底的融入幽夜之中,只是隐约的闪现的灯光才预示着它的存在,队正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远处的情形,奈何眼力始有不及,一把招呼过身旁地小卒,道:“哪儿呢?”

    小卒指了指远处西门方向不时闪现的数点寒芒,道:“哪个地方精光闪烁,大门中开,不少人大队兵马进去了!”

    “你真看清了,他们是进去不是出来?”

    “嗯,看清了,俺打小就目力过人。”

    队正的眉头微微皱起,“此事真是蹊跷,刘守光哪儿来的援兵,难道是契丹人?你再仔细看清楚一下这些人是何装扮!”

    士兵运起目力,仔细瞧向哪个方向,奈何黑夜幽暗,且距离过远,在刺激得眼中流泪还是不能看清楚,沮丧着朝队正摇了摇头,以示无能为力,队正问道:“你可曾看到这批兵马是从何处来的?”

    “不知,只看到这批人马突然间出现在西门之外,来的十分蹊跷。”

    “此事须马上禀报晋王,你留在此继续监视,我去禀报晋王,稍有丝毫动静即刻禀报。”

    “遵令!”

    幽州以北山谷之间,契丹人地毡车毳幕遍布了整个山谷,契丹人地骑队散布于整个平原,遮天蔽日,中央大帐中,阿保机同各部酋长会聚一起,其中新州降将卢文进亦陪同其中,阿保机仰慕中原文化,帐中依照唐摆设,设众多席位,众人分坐其上,各席之上摆置着酒水、肉脯等,香气缭绕,“大伙开始吧,不用客气,卢将军,你也请!”

    “谢大汗!”已有数个酋长早已忍不住食欲大动,一听到这句话立马双手抓向桌上的大块牛肉、羊肉,饕餮大吃起来。

    耶律阿保机正座上位,微笑着望着这些跟随他征战沙场多年地部下,经过这么多年的征战扩张终于将契丹族发展到前所未有的一个地步,治下的土地几乎可以赶上当初大唐的疆域,再进一步他还要称帝,他要想当初李世民一样做天可汗,每次想到这里他都从心底发出一阵微笑。

    一名酋长站了起来,举起手中大杯,“契丹族能有今天,全靠大汗的英明领导,大家一起来敬大汗一杯!”

    “哈哈哈全靠大家的努力,来干!”一饮而尽,阿保机接着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决战,听闻李存勖乃天下少有的带兵奇才,此次诸位可要齐心协力!”

    “大汗,放心吧,李存勖小儿不过仗着父亲的余荫,我契丹百万大军,对付他还不是就像对付那刚出生的羊羔一般容易!”

    “哈哈哈”众人齐声大笑,但阿保机却不敢像部下这样放松,他是这支大军的统帅,只有保持时刻的清醒才能不会矫枉自大,他已派出大量的骑兵斥候散布于幽州城周围,当然,他并不是担心幽州城中的刘守光,刘守光此刻在他眼中跟一支蚂蚱没什么区别,他是在担心李存勖会跟刘守光联合,一旦占据地利,自己这一方可就陷入被动了。

    杯酒交错中帐中的气氛渐渐的热烈起来,甚至有人唱起了草原上流传的契丹小调,酒精使人麻醉,就连从外面走进来一人大多数人都没有发现,那人直接走到阿保机身旁,附身在阿保机耳边耳语了一番,阿保机眼中精光愈盛,眉头微微皱起,冷哼一声低声对那人道:“将幽州城给我围起来,一只鸟都不能飞出去,射箭附信于城楼之上警告刘守光,若是敢乱动就先灭了他。”

    “遵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