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幽夜鬼声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幽夜鬼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议事厅中,王处存淡定自若,轻轻一挥手中羽扇,笑看魏州一众将领的自相熙攘,嘈杂之声顿时充斥于整个议事厅,魏州将校多为武人出身,并不擅辩才不堪受辱,憋气哽咽在胸口,却不得发泄,有几人甚至想要捋起袖子就要上来拳脚相加,而高坐于上的杨师厚却面带笑容的望着这一切,毫无阻拦之意;

    王处存借着眼角余光望了望杨师厚表情,心知此人亦为枭雄之辈,只是要试探下自己的反应,随即心头一动,大喝道:“呔,某家只为诸位性命而来,汝等还愚昧至此乎?”

    “你”王处存蛮横的态势让魏州将领皆勃然大怒,吩咐望向杨师厚,其中有几个性子急的立马出声道:“都督,此人牙尖嘴利,又专维护晋贼,请将这贼人拿下,斩首示众!”

    顿时群情愤然,纷纷请求要将王处存斩首,甚至凌迟,杨师厚脸色变回肃然,冷声道:“听他说下去,看看他到底要说些什么,如果说的没有道理就拉出去行鞭刑,抽打致死!”

    王处存见正主发话,也不再做作,对着堂上行了个礼,直言道:“都督,我家将军请都督借精兵一支,出兵幽州一举扫灭晋贼!”

    杨师厚眼眉一挑没有答话,整个议事厅都为王处存这妄言不知反应,议事厅一片沉寂,“哈哈哈”片刻之后杨师厚突然放声大笑,一众魏州将校亦随之哄然大笑。仿佛都听到了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大笑之声响彻了整个议事厅中,数息不止,就连厅外地侍卫都不时的探头进来看发声了什么事情,只剩下王处存那孤然傲立的身影屹立在大堂中央;

    半晌之后笑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杨师厚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逗趣笑道:“说说,为何要借兵,这与我之存亡又有何关系?”

    “李存勖当世之英才。此番与契丹决战如大胜必然一统燕幽,届时实力之大足以与中原想抗衡,而我魏博乃中原两境相交,如今乃一举剿灭李存勖地最好机会!”

    一魏州裨将道:“哼!就算是最好时机我大军可直上燕幽,为何又要借兵于你。”

    面对裨将的咄咄逼人王处存也不恼怒,讪笑道:“那为何前番十万大军北上亦兵至镇州便还?”

    “你”那裨将哑然无言。

    杨师厚眉宇一紧,道:“李存勖集镇、定、河东兵马于赵地,且工事完备,不是一时难以攻下亦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前番我们还算是胜了,你要再敢逞牙齿之利,与言语之上轻辱我天雄(节度)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是,都督!”王处存躬身行礼,不再敢放肆,正声道:“都督,此时李存勖兵力全数集中于幽州,正是我北上之良机啊!”

    杨师厚沉思不语,王处存见杨师厚有所心动。趁热道:“都督难道对燕幽那辽阔的草原及奔腾地战马都督难道就不动心么,莫非都督是对李存勖有所忌禅?”

    “哼!”杨师厚冷哼一声,不满王处存将激将法用到他的身上,道:“本都督如何做用得着你来教么,要不是看在与你主李平素颇有交情,早一刀把你给砍了!”

    “是,都督!”

    “回去告诉李,借兵可以,但需以战马来换一马十人,你有多少马我就给你多少人!”

    “都督,这”王处存一听顿时慌了心神,“我军马匹本也不多,这如何”

    “哼!少跟我打马虎眼,不就前还运出了五百匹换军粮。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管你马是从哪儿弄来的,要借兵。用马来换,这还是看在李的面子上,要是别人可没这个价钱。”

    王处存心中暗道不好,谢铭这小子到底怎么搞的,不是让他将马匹分开散卖了吗,欲再向杨师厚求情,“都督”

    “送客!”杨师厚厉声喝道,立即有书名银枪精悍的士兵将枪头指向王处存,王处存轻叹一声无奈出门而去,与随行兵士行至牙城之外,心中抑郁之气愈重,来时胸有成竹却想不到得了如今这样一个结果,按照杨师厚说的十人一匹需要二千匹马,这可是如今沧州所有的战马总和,在如今这时代马可比人金贵的多,中原之地一马难求,别说十人换一马,就是百人换一马任谁都未必肯答应;

    “参军,参军!”

    王处存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却发现是随行护卫他的兵士,“何事?”

    “将军临行时曾吩咐,如参军失意而归就要参军去找谢铭校尉,两相商议,自有妙策!”

    “哦!果真?”王处存眉宇顿展;

    “将军临行前亲口吩咐小人,不敢有误!”

    难道是主公早料到有几天地情况,急问道:“谢铭现在何处,快带我去见他!”

    “是,参军!”

    片刻之后,王处存在城外码头之上的一艘小船中见到了谢铭,此时的谢铭做一身船夫装扮,短衫汗巾,蹲坐在船头之上,王处存一见颇为惊奇,问道:“为何作此装扮!”

    谢铭谨慎的望了望左右,头转向身后一点,立即有四人分散左右隐隐成护卫之阵,谢铭眼睛不住的扫向四周,悄声道:“将军吩咐我在此等候参军,附耳前来!”

    王处存附耳前去,谢铭对其耳语了片刻,王处存脸上渐渐的露出些许欣喜之色,蓦地轻声叹道:“好,妙计啊,主公真是天纵英才,看来方才的一番装腔作势还是没有白费,一切还都在主公的掌握之中啊,可是现在就动手?”

    “不急,时机未到,你先行坐船离开,待子时再返回,你只需在一旁观看我们演戏就行了!”谢铭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像极了李谋定之后地神情,长久的跟随在李身边也让他不知不觉中受到了传染;佛都被收进了一个漆黑的袋子中,没能散发出一点光芒,魏州那巨大的城门早已关闭,一队队精锐银枪军士兵在牙城内不断的穿梭着;

    东城中一个角落中不是的闪烁着一点火芒,渐渐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渐渐的汇成一个巨大地火颅,但细眼一看,那火颅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什么东西;

    “呼!”

    一个凄厉而又阴森的怪叫之声在幽静的暗夜中瞬间传遍的了小半个东城;

    入秋之际,晚上的风仿佛也变得寒冷起来,一户农家之中,一个妇人紧紧将瑟瑟发抖的孩子抱在怀中,尽管她也在发抖,而此时他从军地男人正在城中巡逻。

    “吱牙!”

    窗户突然被撞开,妇人地心一阵猛跳,恍然失措差点摔落在地,怀中的小儿更是吓得尖叫,埋在妇人胸口不敢抬头,妇人抖缩了一阵偷眼望向窗户发现没再传来什么动静,强咽了口唾沫,想起身去关上窗户,怀中小儿紧紧地抓住妇人的衣衫不肯脱手,妇人只得抱起小儿拈脚走到窗前;

    “呼!”

    凄厉而又阴森的怪叫声再次响起,妇人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摔倒在地,余光中她看到了一个更加令人恐怖的怪物,她的瞳孔瞬间为之放大,半晌之后妇人身子瘫软了下去,小儿啼哭着叫喊着妇人,没有丝毫反应,这妇人竟是被吓晕了过去;

    这样的情景在魏州城并不是单单一列,恐惧在东城飞速的扩散,而东城中又大多数是男人在军中服役,留下孤儿寡母留守家中,整个东城陷入一片恐惧和阴森黑暗的阴影当中,但怪物来得快去的更快,就当大批的巡逻士兵涌向东城之时,一切却有如往日般的平静,就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切都消散在幽夜空中。

    此时沧州的夜空亦是同样的黑暗,但却显得无比的宁静,李静立于书房之中,嘴角依旧带着那一丝不可见的笑容视线瞄向窗外,那里正是魏州方向

    说这个礼拜爆发,是不是真的能够爆发老铁心里也没底,自己也打打气,大家的赐我力量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