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借是要还的

第一百六十一章 借是要还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邺王府

    杨师厚脸色铁青,今天早上之时收到东都传来的一份旨意,要求杨师厚立即出兵北上援刘守光,言语中隐约有责怪之意,让他好不恼怒,朱有贞是靠的自己才能够有今日的,何时轮到他对自己指手划脚的了,一股闷气直冲脑门,将手中茶杯狠狠的摔在力地上;

    “报!”

    “进来!”

    “启禀邺王,东城昨夜再现恶鬼,百姓不得安宁,多数军士亦要求回乡护卫!”

    “嗯,知道了,退下吧!”城中闹鬼的消息从昨天起就不断传到他的耳中,开始还不不以为意,直到传遍了整个魏州城,以致人心惶惶,魏州军系盘根交错,基本上都是家族群系,影响到了军中之后,杨师厚才有所警觉,对于神鬼之事杨师厚本也不信,但随着年岁增大,近年来有所动摇,高声道:“来人,传令下去,今晚派一营护卫东城,发现有何动静即刻来报!”

    “遵令!”那月色在此刻显得格外凄凉,一朵红云飘过,那月光变成了一个幽暗的血红,魏州百姓早已将家中门窗紧闭,静听着窗外传来的任何一丝响动,法力高强的无尘天师将于今夜与邪魔斗法;

    城东坊正(即村长)亲自将无尘天师送到门边,“上师。你可要当心那!无尘天师笑了笑,“本道自有护身法宝,记住,不可出门,不可观望。以免受邪魔祸乱!”

    “小老儿省得!”坊正随即将房门紧闭。

    “呼”潇潇冷风在逐渐变得狂猛起来,秋冬之际的树叶枯黄随之散乱空中,纷乱无比,如那恶魔被风吹乱地长发在空中飞舞。气氛变得无比压抑,奉命来巡卫的这一营士兵十人一队分散来回的在各个街道中来回穿梭着,这压抑的气氛让他们心中微微发颤;一身天师装扮的无尘缓步朝城角方向走去,对于突然这些微地变化无尘微微皱了皱眉头;

    无尘在城中驱邪早已为魏州百姓广为传播,远远望见无尘的兵士无丝毫阻拦、呵斥之意,反是颇有尊敬之意,对于有道之人他们还是心存着敬畏,更重要的是这个有道之人是为他们来驱魔的。

    缩在内房中地百姓此刻觉得时间过得无比的缓慢,望着桌上的铜壶滴漏一滴滴的滴漏(铜壶滴漏又名“漏刻”或“漏壶”,即用一个在壶底或靠近底部凿有小孔的盛水工具利用孔口流水使铜壶的水位变化来计算时间的工具),紧张之情露于言表。

    “呼!”

    凄厉而又阴森的怪叫声终于再次响起,森然之气随之瞬间笼罩住了整个魏州城,“呼!”凄厉的叫声随着大风越来越近,仿佛那邪魔就在他们的耳边呼喊,远远地,在一个军士都顾及不到的角落中邪魔再次出现,在昏暗的月光下显得幽森如金铁面容显现在半空中,那锋利牙齿上仿佛还在滴在鲜血。没有军士敢靠近前去,光是那幽森的声音已足够让他们心惊胆颤;

    突然间一声暴喝,无尘天师的声音响起,“邪魔,本天君在此,还不快回到你那幽然九界中去,为何来祸害我人间百姓!”

    “!”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那种沁入人心中的难听的声音让人们心里发寒,只听呼的一声风响。“啊,孽畜,你好狠,看我教法宝。”

    “咻”

    一阵尖锐地破空声划破整个宁静的夜空,紧接着一阵凄厉的野兽嚎叫声响起,一阵沉闷的野兽呼吸声传来。那嘶吼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悲鸣。仿佛已经受伤;

    “砰砰!”两个**落地的闷响,“”半晌之后只听那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无尘天师的声音再次响起:“邪魔,你敢毁我道行,我跟你拼了。”

    “咕咕”“呃啊!”

    死寂,一片死寂,风在这一刻都突然停止了下来,喧嚣回归于寂静,那邪魔此时也仿佛消散不见,城中的一切都仿佛陷入了停顿当中,躲在内房中地百姓的心此时也提到了嗓子眼上,耐心的等待着这道魔之战的胜利,却最终没有再听到任何声响。

    先前坊正的院门之前,“咄咄咄!”

    “是我,快开门!”无尘天师的声音响起在院门之外,显得虚弱而无力,屋内立即有人打开院门,看见了一身狼藉地无尘天师,只见无尘脸色苍白,嘴角带着些许血迹,忙将无尘扶了进来,关上院门,紧问道:“上师,如何了,可曾将那邪魔剿灭?”

    无尘强聚起一股气息,虚弱道:“那邪魔法力太高,贫道功力不足,还差点被其破了法力。

    “啊!”坊正闻之混身发颤,哆嗦地说道:“那那不是”

    无尘摆了摆手道:“那邪魔此刻亦为我法宝所重创,数天内不会再回来祸害百姓了。”

    坊正心中稍安,但随即又道:“那数天后那邪魔一旦恢复过来不是又要为祸魏州?”

    “唉!只可惜我法身受创,需明日赶回山中静养,不能再唉!”无尘满脸的无奈。

    “上师,你一定要救救我魏州百姓那!”坊正顿时拜倒在地,泣声求道;

    无尘再叹一声,“如今想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坊正泣声顿止,道:“什么办法!”

    “将此邪魔引走。越远越好!”

    “引走?如何引?”坊正脸上充满了迷惑;

    “此邪魔性阴,好血,以数万青壮地血气及阳刚之气将其引至于北方,可行!”

    “这这如何使得!”

    “唉!你们同家中男子商议商议吧,此事贫道也只能如此了。明日一早我就要返回山中静养。”

    第二天夜晚邪魔果然没有再出现城中,然而恐惧、阴影却变得愈发浓烈,城中一处枯井中甚至发现了几条野狗地尸体,流言、恐惧如瘟疫般迅速传遍了整个魏州城。没有人再把这个当作儿戏,尤其是那些亲眼所见的军士们更是坚信邪魔之事,恰逢此时,节帅大人要出兵幽州的消息不知从哪儿传了出来,于是魏州城的兵士们一改常态纷纷向上头请求出征幽州。

    魏州城中西城一个院落中,王处存已卸下了一身天师装扮,躬身立在一个挺拔而又威武的身躯之前,此人却是李,李微笑着望着王处存道:“允直,这次戏演地不错嘛。就连那伶人都比不上你!”

    王处存老脸微红,道:“主公,切莫羞辱属下了,如今城中大部分士卒已要求为之所动,不愁借兵不成!”

    “哈哈,此次借兵必成。”

    “主公为何如此肯定。”李微微一笑,道:“眼下魏博无战事,杨师厚不肯借兵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麾下士卒不愿远征。二是没有实际的好处,第一个问题我们差不多已经解决了,第二个这些年我们给他的比给朝廷地还要多,他应该要买我点面子,何况这次我又带了不少财物给他,应该差不多满意了;其实还有第三个原因,是没有东西能够刺激他出兵。”

    “刺激?”王处存静望着李;

    “你可知我这几天都在干什么吗?”

    “不知!”

    “我在等,等东都皇帝(朱有贞)的反应,早先我已送了封信给皇帝。信里有杨师厚勾结晋王李存勖的证据,想必此时皇帝的催促出兵的命令应该已经到了杨师厚军中,杨师厚要想证实自己的清白肯定会出兵,而我代他出兵正应了他的意,借兵应该不再成问题!”

    “单一封信应该不会对杨师厚有所撼动吧,是不是太过冒险了。若朝中有人。万一让杨师厚的知道反而不妙!”

    “呵呵,朱有贞不会这么愚蠢的。他应该知道我才是唯一能够帮他看住杨师厚的人。”

    “主公英明!”

    “走,是时候去拜见下大都督!”

    节帅府书房中,李再次坐到了杨师厚地跟前,事隔一月,同一地点,李还是颇感新奇,这种新奇不是环境的新奇,而是杨师厚这个人带给他的新奇,眼前的杨师厚却不想上次一般霸气十足,隐约中带有一丝疲惫之色,也不知这个征战沙场数十年的枭雄是不是真累了。

    杨师厚起身将束腰解开,随意一丢,朗声道:“正伦,尝尝这茶,和上次的不同,特地从黄山采来的。”

    “谢都督!”

    “正伦,今天如何有舍得来看我了,不会是来打牙祭了吧,哈哈。”

    李随之哈哈一笑沧州破败之地,确实难以持存,所以常来都督这里打打牙祭了。”

    “你小子少跟我装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可是富得流油,不说别的,你的马匹就比老子多,快说说,从哪儿弄来地这么多马,我可是看着眼馋啊!

    李略一眨眼,故作神秘道:“不瞒都督,这马是我偷来的。”

    “哦!”杨师厚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问道:“哪儿偷来的,能偷这么多!”

    “涿州(幽州南,属燕地)!”

    “涿州?”杨师厚略感惊奇;

    “对,前番守光同李存勖征战不休,连番败退,我就趁机派人买通了他的一个马军校尉,那时燕幽四处受敌,也没能顾忌这么多,而晋军也无从知道,发了笔闷财!”一共多少匹,快老实说来!”

    “嘿嘿,不多,才一千五百匹,如今只剩下一千匹了,我给都督运了五百匹,此刻正在城外。”

    “哈哈,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杨师厚这一刻为上者的气势完全消失不见,两人就像朋友一般互相聊着一些兵法、建筑、内政之事,书房内的气氛变得轻松而又欢快,此时的杨师厚就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言语中充满了沧桑的哲理,让李感受到难得放松。

    一望窗外,日已当中,杨师厚摆手道:“算了,我知你心不在此,和我年轻地时候一样,你来干什么我自然知道,那五百匹马我收下了,你想要借兵也不是不可,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借的是要还的。”

    杨师厚将后面的话特别的加重了语气,李一阵心惊,他当然明白杨师厚所指,只得连道不敢!

    “两万人没有,一万兵马倒是可以借给你。”

    “谢都督,永世为都督效忠!”

    “嗯!”杨师厚微微点头,颇感满意,道:“去吧,我也不留你用膳了,三日后来交接。”李正要告退,杨师厚突然叫道:“对了,城中闹鬼之事你可知晓!”

    李顿时一惊,杨师厚果然老辣,仅凭丝猜测就能够找到蛛丝马迹,从而锁定在自己的身上,真可谓一代枭雄,面色不改,徐徐道:“尽早听麾下士卒议论,知道些许。”

    “嗯,没事了去吧!”

    “属下告退!”

    李转身告退,身形渐渐地消失在书房之外,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次能够借兵成功完全是精心筹划和运作的结果,鹰眼地作用在进一步的开发出来,成了李不可缺少的重要臂膀,对于应付将来的战争他更有信心。

    而此时屹立于书房中的杨师厚也一改方才随意,脸色肃然,眼神亦变得锐利起来,望着李远去的背影嘴角飘现一抹狡黠之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