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燕幽争雄(六)

第一百六十七章 燕幽争雄(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报!”

    正当大战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从远处奔来一名斥候,飞身下马拜倒在耶律阿保机之前,疾声道:“大汗,东南方一百里处发现万余汉人步军;

    “阿保机闻之赫然一振,喃喃道:“难道是李存勖出兵了?不对啊,李存勖怎么会从东南方过来,这战术上看不出什么好处啊!”抬头问道:“他们还是步军还是骑兵?”

    “多为步军,骑兵有大概二千骑”

    “两千骑兵!”耶律阿保机眉头微皱,二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如果在平时他会毫不放在眼里,而此时正是攻城的紧要时刻,一旦有人来捣乱,将会前功尽弃。

    那斥候接着说道:“不过他们并没有继续往幽州前进,而是就地扎营。”

    阿保机心中稍稍安定,身后一个将领道:“大汗,要不要调集我调集大军去先将他灭了!”

    耶律阿保机摇了摇头,道:“此刻正是攻城的紧要时刻,绝不能让任何妄动兵力,且敌军距此地还有百里,一日之内不可能参与战斗,不过也不能不妨,你带五千骑兵守候在东南必经之路上,以防敌军轻骑偷袭!“

    “遵命!”

    阿保机随即有对斥候道:“继续探察,一有风吹草动立即汇报!”

    “遵命!”“喔哦!”

    城中传来一阵震天的欢呼声,听得出来这是幽州军民地欢呼声。立即有人来报契丹人从妄图从地道突袭失败,早已埋伏再次的军队给突袭的契丹人迎头一击打,景延广心中脸上显现出一丝笑容,随即又陷入冷漠,这并不是一个放松的时刻。城外契丹大军如狂潮般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地迹象;

    惨烈的攻城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护城河在契丹人悍不畏死的冲击之下眼见着就要被填平,强大的压力之下景延广地脑门之上渗出了一层细细汗珠,喊杀之声遍起。闪着寒芒的刀枪不断在眼前晃动,到底该怎么办?

    “吼”

    “嗬嗬嗬!”

    “嗬”

    随着城外的一声巨响,因为此时的轩车已俱城墙不足百步,渐渐的渐渐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百步

    八十步

    直到此时景延广才发现轩车竟然高过了城墙,且四壁皆以覆以湿润的牛皮,想捣毁都要费不少的功夫,猛然转醒,如果让这些轩车靠近城墙,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这愈发危急的时刻景延广的心此时却仿佛静了下来,余光中看到看到城中闪耀地火光,突然想到临行前李让他们带上的数百桶黑油,这几天还没有想起这个东西来,转身对身后的一名校尉喝道:“快,将咱们的黑油通通搬到城墙上来。”

    “随我来!”

    校尉带着数百人急往城中赶去,景延广凝视着那越来越近的契丹人,高声喝道:“滚木、雷石准备!”从心如火燎到平静淡定这是一个质的转变,是一个士兵到将领的转变;

    “放!”

    随着景延广的一声令下。数十名战士狠狠的一拉活扣,“轰隆隆!”那一根根巨大地檑木、一块块沉重的山石,伴随着巨大的声响滚落了下去,

    “快闪开,呃啊!”

    随着一阵杂乱的惊呼声和惨叫声,一大批的契丹士兵倒了下去,檑木、山石从城上滚落形成的巨大冲力对密集冲锋的契丹人形成了大批的杀伤,契丹人攻势顿时为之一缓,眼前的情景显然也被身处后阵地耶律阿保机显然看到面色一沉,向上一挥手臂

    “呜呜呜”

    凄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畏缩不前的契丹战士在号角声中开始重振攻势重新向着幽州城发起冲击,此时景延广的脸色更有凝重,契丹人这次的决心之大几乎就是豁出了老本,虽然这几天来每天死的人都不下数千。但相对于三十地总量来说却并不多。战斗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才是生死决斗;

    “乌拉”

    一声嘶吼之下疯狂地契丹人重新汇集成一股股洪水。汹涌而来,“吱呀!吱呀!”一声声难听刺耳的木头摩擦地声音传来,契丹人那十多辆轩车缓缓推进,血腥之气弥漫了空中;

    “都使,来了,黑油运来了!”

    景延广蓦然转身,一扫放置于不远处的三百桶黑油,一阵激动,忙喝道:“快,全部倒下去,在那轩车的位置倒下城墙去;”

    “遵命!”

    “呼啦啦”

    一桶桶黑油倾盆而下,几个冲的快的契丹士兵被当头淋了一身污腻,那腥臭的味道让他们几欲呕吐,然后容不得他们思考,身后狂涌而来的飞梯手将一架架飞梯依靠着城墙迅速树立而起,手持短刀的契丹士兵狂涌而上,妄图一举冲破城头防御,夺取幽州。

    “叉竿,用叉竿!”

    在强弓手的掩护之下,片刻之间女墙之后闪现出无数个拿着叉竿的士兵,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长而尖锐的叉竿在契丹人的身体上留下了一个个血洞,空中飘落下一串串的血珠,那沉重的尸体如山石般从半空中跌落下去,重重的砸在底下密集的契丹人阵中,一时间死伤无数;

    随着一桶桶的黑油倾倒下去,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油潭,“吱呀!”那十数架巨大的轩车缓慢的靠近了城墙,然而那黑湛的黑油通过木轮的转动下瞬间站满了整个轩车的底部,虽然他的表面上蒙了生牛皮,底下却是干燥的实木,景延广趁机下令将销石燃薪等易燃物扔了下去;

    “咣!”

    “咣!”

    “咣!”

    毫无征兆地,十数具轩车的前板上沿突然间倾倒下来,在所有守军震惊莫名的眼神注视下,“轰”然搭在长社城头之上,顷刻之间形成了一座座悬空的吊桥,一端搭在幽州城头,一端连着地面。

    景延广猛然抬头,发现那巨大的轩车已几近触进面门,恍然喝道:“强弓手,准备火箭!”

    “轰!”一声巨响,终于有一架轩车贴近城墙,重重的撞在城墙之上,

    “放!”

    “嗖嗖嗖”

    一支支劲矢带着破风声急射而去,方向却是那地上的易燃之物,“轰”一把巨焰腾空而起,瞬时间燃烧了起来;

    杀”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早已藏于木塔之中的契丹精锐汹涌而出,这些契丹皆身形魁梧、手执锋利的弯刀,就像一头头披着恶狼,发狂的的踏上悬梯冲了上来

    火渐渐的越散越大,沾染到地面黑油之时腾的扩散而开,形成一个呼于空中的火魔,火魔片刻间在契丹阵中肆虐了起来,火舌不断的象周围吐去,凄惨的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城墙之外,沾染了不少黑油的契丹士兵此时成了一个个火人,痛苦的扭曲着四肢,向着四周的袍泽胡乱的扑去,然而即便这样也不能减轻她们的痛苦,他们只能在痛苦声中死去,十数辆轩车付之一炬。

    “冲出去,冲出去!”龟缩在车内的契丹兵被烈火烤的再也忍受不了,失去了下面后续的支援他们冲去也只能是被屠戮的命运,但这总比烧死强,一条条绳索从木塔上牵引而下,每一条绳索上皆连着一串串的契丹士兵,甚至有数个契丹人不要命似的跳了出来,尽管断了后续支援轩车内的契丹兵还是不容忽视,能够入城墙攻坚的必定是契丹勇猛精锐之人,惨烈的肉搏战开始

    景延广嗔目欲裂,长刀出鞘,凄厉地怒吼响彻城楼。

    “强弓手!快上城楼,统统上楼,给我瞄准了射,放箭!放箭”

    “其他人给拔出刀,给我杀!”

    狂风漫卷,仓云袭日,这一天注定是血腥之日,空气中散发着那浓烈的血腥为,城墙之上那红黑相加的斑驳掩盖了他本来的颜色,天地为之黯然失色。

    我靠,手冻得跟木头一样,速度起码慢了三倍,天冷还真是不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