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燕幽争雄(七)

第一百六十八章 燕幽争雄(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喔嗷!”

    伴随着疯狂的嚎叫之声,轩车之中的契丹敢死队不顾一切的疯狂跳下城头,目露凶光面目狰狞,嚎叫着冲向守卫城头的守军战士,而此时城下已成一片火海,虽然契丹人在轩车之上蒙有生牛皮,但却不能照顾到地盘,沾染的黑油的冲天大火冲轩车底部焚烧而起,那十数架巨大的轩车在销石、黑油等燃火之物的堆砌之下,瞬间变成一具火塔,一时间烧伤无数,也断了疯狂涌来的契丹从轩车冲破城墙的念头,城下头顶大盾的契丹重甲步卒更是已经拥到了城墙脚下,将整座城门围得水泄不通,景延广站在城楼上放眼望去,只见脚下黑压压一片,尽是蚂蚁般的契丹人。

    城楼上响起连绵不绝的“嘶嘶”吸气声,但从他们脸上看到的只有坚毅的神情,曾几何时他们随着李冲杀于千军万马之中,就算是再艰难的时候他们也都不曾退缩过,更何况是现在的情形;

    十数支精锐的契丹敢死队小队已然杀上城头,并且,更为可怕的是,不断的从通过轩车中悬空架起的吊桥中涌出,目测轩车中至少能够容纳二百人的契丹死士,幸好此时已经焚烧轩车,断了契丹人继续从轩车冲上城头之路,

    “弟兄们,抄家伙,杀!”景延广厉声大喝,紧握手旁那柄两刃陌刀,冲杀了出去;越来越多的契丹死士正蜂拥而至,“乌拉!”面目狰狞地契丹死士疯狂的冲向那城头守军而去。恍然间守军被契丹人猛烈的攻势杀了个措手不及,待他们回过神来,却有不少士兵哀嚎着倒在血泊之中,一些老兵顿时猛然一喝:

    “弟兄们,别愣神。把这些该死的契丹杂种砍下城头!要不然大伙都得死,一个也活不了。

    “拼了!拼了”

    “军魂!”景延广适时大声喊道,那苍劲的声音透过地云层覆盖了整个城头之上,压过了契丹三十万大军形成的庞大气势;

    “有死无生!”

    “杀!”

    噗嗤

    锋利的刀尖穿透了契丹人的身体在从背后穿了过来。鲜血沿着刀尖渐渐地滴到了城墙之上,然后契丹人攻势并没有停止,后路被切断的情况之下他们只有冲破城头的防卫,打开城门迎大军入城才有一丝生机;

    短兵相接,一边是契丹死士悍不畏死,一边是抵抗的意志如山岩般坚忍,在各军校尉带领之下一批批数百人的勇猛战士骤然杀上城头,分散而开,分头截住那十数支契丹死士亡命厮杀起来,惨烈的杀伐之声霎时响彻云霄。刀光剑影、激血飞溅,顿时前赴后继的契丹人不要性命,同样守卫在城头的守军更是勇猛无畏;

    呃啊!

    李士兵与契丹死士同样意志坚定,嗜血如命,,以勇对勇,这时候拼的就是意志,谁能在意志上战胜敌人,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大多采用以命博命地战术。不惜以命相抵,只求一刀杀敌!

    景延广满面鲜血的一扫整个战场凛然倒吸一口冷气,那冲上城头的契丹死士已经给防守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敌军在城下的云梯又再次架了起来,已经有不少的契丹士兵疯狂的涌了上来,转身猛然大喝:“潘成,你不要管冲上来的契丹人,带着你的人把这些该死地云梯给我叉下去,不能再让一个人上来;

    “遵令!”

    “乌拉!”

    一声恶嚎将他从恍惚中拉回神来。凝神望去,一名面目狰狞的契丹人状若疯虎般挥刀已近在咫尺,景延广一声冷哼猛地抢前一步将这名契丹士兵拦腰扛起,竟以小校的身体为兵器旋转飞舞,顷刻间撞翻了数名围攻而至的契丹士兵,最后又将手中之人的身躯隔空狠狠掷出。砸在疯狂涌来的一众契丹人群中。霎时便将数名疾冲而来的契丹死士撞下吊桥。

    景延广吐气开声,烈烈战意终于从胸中燃起。一提身旁大刀,大喝道:“杀!”

    一朵乌云遮盖了阳光,天空突然间暗了下去,号角声、呐喊声也突然停止,整个战场所有的目光都凝视在城头惨烈肉搏战当中,其中包括城外山岗上的耶律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神色凝重,此时整个形势就算是不同军事地人也看得出这一次冲击是彻底的失败了,从策划到准备一切都是完美无缺,然而却偏偏的的失败了,最让他心疼的是损失了那城头攻坚的二千死士,没有了后续支援地他们等待地只是被屠戮的命运,要在组织起一次这样地进攻恐怕又要等数天之后了;

    “唉!”身后的数个部落的酋长无不叹息道;

    望着不断从城头之上掉下或者摔下来的死士耶律阿保机愤恨的闭上了眼睛,地道被封、轩车被毁、士兵被杀,一切都入刀子般割在他的心头,连幽州一个如此破败的城都攻不下来还能够战胜拥有中原精锐兵马的李存勖,阿保机的心中第一次产生了动摇,如果不是李存勖这头老虎虎视眈眈作势欲扑,他也不会只造了十数架轩车就仓促的就下令攻击,说来还是自己他过心急了;

    城头上的厮杀越来越趋于平静,耶律阿保机无力的挥了挥手正想喝令收兵,身旁的一名将领猛地跪地求道:“大汗,让我们还冲一阵吧,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卢文进忙道:“大汗,汉人的兵法有道,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我军气势已竭,冲也是徒费耗费兵力!那契丹将领冷哼一声,怒喝道:“就是你这汉人,搞的这么多花样,让我军损失如此惨重,我怀疑你是不是晋军李存勖派来的细作,大汗,请让我先杀了此人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你”卢文进闻言大怒想要立即出言反驳,耶律阿保机一挥手臂喝道:“算了,暂且鸣金收兵!”

    两人见阿保机面色不善,不敢再出恶言,躬身答道:“是,大汗!”转身而去,卢文进的眼中闪现出一丝异芒,但随即消失不见;

    李存勖与众将齐聚大帐之中,帐中声势异常凝重,契丹大军为幽州城已有数日,且据斥候来报四处砍伐木材似正在造各种攻城器械,攻城之日已然不远;

    李嗣源向前一步拱手道:“大王,不能再犹豫了,眼下幽州城朝不保夕,如再不前去救援,一旦幽州城落入契丹人手中,中原危矣!”

    阎宝、李存审等诸将齐声道是,纷纷请求出战,郭崇韬微微一笑向前一步道:“大王何曾不知道幽州之重要性,然此去能否给契丹以重创,或者能否一举将契丹击败否?”

    李存勖点了点头道:“如今局势尚不明朗,如果契丹人能够在这几天内攻下幽州城,即便我们此刻前去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契丹军马甚多,只需以一支兵马拖住我大军,攻破幽州城后便可回头来慢慢和我军决战,而如果不能攻破幽州城我军就还有一丝机会。”

    众人皆颇为疑惑,不明晋王之意,郭崇韬笑着解释道:“大王之意是说只有幽州能够凭自身守住契丹人的攻势,消磨其锐气及耐性我等的胜算才能大大提高。”

    李存勖冷然道:“我们的目的是要一举击破契丹人主力,击溃其心智,断其根基,其他只要土地在一切都有机会!”

    众人明悟,阎宝问道:“那我们何时出兵!”

    “就是契丹人最为松懈的一刻!”李存勖巍然一笑,自信的神情悠然显现,“对了,李现在何处了?”

    郭崇韬回答道:“俱探马来报,此人又前进了百里,此刻离幽州城不足百里!”

    “哦!”李存勖眼眉一挑,道:“此人还真是有点胆魄啊!”

    郭崇韬眉头微皱,道:“此人行径颇为出乎常理,不得不防啊!”

    “哼!他想火中取栗,我们就成全他,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么大胃口吞下,派人传信给他,三日后正式反击,命他从东面夹击契丹人!”

    “大王英明,就怕他到时候反而烫了舌头!”

    大伙看球不,明天有火箭的比赛;唉,随说不争气还是得看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