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燕幽争雄(八)

第一百六十九章 燕幽争雄(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秋,幽州,降将卢文进教契丹军用飞梯、冲车、火车攻城未果;又缘城四面昼夜掘地道,欲潜入城中,遭守城军掘壕、燃油,以浓烟烈火阻击;

    此时李正屹立于静静的等待着这场区域战争的最终结果,虽然已经派去了将近一半的精锐步军,但是不是真的能够在契丹三十万大军昼夜攻击下坚守不破还是个疑问,说实话此刻他心中非常紧张,将决定着他围绕着幽州城而制定的整个庞大计划将完全失去作用,而且他失去的将远远不止这些,还包括五千精锐步军和景延广等好兄弟;

    “报!”一员小校飞身拜倒在大帐之前;

    李顿时一喜,赫然道:“快报”

    “幽州城战报,耶律阿保机昨日命大军发起总攻,声势惊人,调发百姓数万挖地道、制造攻城器械,四面俱进。”说到这里小校突然停顿了下,长途奔袭而使得他口中干涸异常,加上长途奔袭气喘不止;

    李见他停顿了下来顿时一急,但又不好骂他,连摆手道:“别急,慢慢说!”

    小校重重的咽了口吐沫接着道:“契丹大军在四面围攻一天一夜未能攻破城头,而城中地道仿佛亦被守军所破袭,幽州城安然无恙。”

    “好个景延广!”李猛的一拍案几,长身而起,止不住的兴奋涌上心头,守住幽州这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如果幽州连这一轮攻击都守不住地话整个计划将都要随之而改变,甚至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守住了幽州他就有了谈判的本钱,有了扮猪吃老虎的资本,脸上浮现一丝阴狠的笑容。心中大喊道:“那么就来和李存勖、阿保机两个时代枭雄玩一场战争游戏吧!”

    “来人!速速召集众将来大帐议事!”之上,远远望去一条黑线在山道之上快速移动。这正式李存勖所有精锐所在,共七万军马,李存勖听取郭崇韬的意见从不走平道,走山道,翻过大房岭,再沿着河水东向幽州与契丹决战;

    “大王,要不要先歇息以下!”郭崇韬气喘吁吁,文士出身地他显然不适合这种长途行军,然而这次李存勖亲征,晋王都能够身先士卒作为臣子的他也必定要陪同在旁;

    李存勖微微一笑。自小随着父亲征战沙场,这点行军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但一见郭崇韬的模样随即挥手下令部队停下来歇息一阵,李存勖缓步走到一块光滑大山石之前,一撩战袍坐了下去,拍拍旁边道:“安时,来坐下歇息会儿!”

    郭崇韬躬身答谢,也随之坐了下去;

    李存勖接过侍卫递过来的水袋大大地喝了口水,再随手递给郭崇韬。“安时,来,喝口水!”

    “谢大王!”

    远处一溜大雁飞过,李存勖转头道:“安时,你说那李可会真听从吩咐北上幽州夹击契丹人?”

    郭崇韬沉吟道:“此人还真是高深莫测,此刻我还是猜不透此人到底有何阴谋,难道他真是畏惧晋王威势而有心巴结?”

    李存勖摇了摇头:“我们与此人大交道的时间不算短了,自河滩之战起此人就拒不投降,反而屡屡创造奇迹。就可以看出此人不是甘于寂寞之辈,亦不是屈从于他人之人,其此行幽州肯定是有所贪图;”

    “嗯,我也如此认为,但始终抓不到此人的意图。一路看”郭崇韬的脸色十分疑惑;

    李存勖道:“我们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一定是这样,难道是朱有贞?”郭崇韬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梁朝的北方军马几乎全部掌握在杨师厚的手中。而有镇、定二州将杨师厚稳稳的抵抗在外一步也不得寸进短时间内他将没有作为,而李兵力薄弱更加不足以撼动镇定二州的。突然眼中一亮,道:“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李存勖急问道;

    “难道是李还有伏兵?”

    “哈哈哈”李存勖仰头大笑,“沧州破败之地,他能拉起多少青壮,就算有人他又能有多少战斗力,乌合之众而已,他真正精锐也不过数千而已,有何惧载?”

    郭崇韬一皱眉头,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却最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对于这个李他还真是看不透;

    “不敢他有何后招,此次击溃契丹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将耶律阿保机赶回西楼(契丹王庭所在),我们就可以腾出手来整顿燕幽,届时管他是不是李,何人敢阻我锋芒!”

    “大王所言极是,难道大王就真地不想将此人收入帐下?”

    李存勖闻声一顿,轻叹一声道:“此人若能为我所用固然可好,一员大将胜过数万大军,然若是真要牺牲我数万大军的话,我宁愿将此人毁灭。”李存勖的眼中显现出一丝阴狠之色。

    “报!”身后一骑斥候从老远狂奔而来,一路上差点撞倒数个士卒,飞身下马,跪倒在李存勖面前,疾声道:“易州来报,数日前杨师厚数万精兵由沧州突然袭击莫州、瀛洲,我军措不及防之下死伤惨重,眼下莫州已陷入梁军手中,瀛洲危在旦夕。”

    “什么!”李存勖勃然大怒,长身而起,急促的在度着步子,蓦然间停了下来,转头对郭崇韬道:“你说这个李是和杨师厚合谋的?”

    郭崇韬沉思半晌,摇了摇道:“应当不可能,如两人合谋的话,李也没必要孤身犯险北上幽州碰契丹人,白白葬送那一万兵马,只需与杨师厚合并北上即可。”

    “难道李是与契丹人勾结?想在我与契丹决战之时从背后袭击?”

    郭崇韬摇了摇头,本能的只觉上否定了这种可能,但从理论上推论却有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如果是这种可能的话倒是很好解决,只要一举击溃契丹主力,一切都将迎刃而解,李那万余兵力丝毫不放在眼中,但事情真的是这么简单吗?

    契丹人地攻城战仍然在不断的进行当中,景延广豁然屹立于城墙之上,满身污血,自前日契丹人地道四面齐攻失败之后,将他们的气焰被打下去不少,但形势依旧严峻,契丹人的攻势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让城中守军的精神无时不刻都在紧张当中,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是通过前日的搏命砍杀,幽州军民已经接收了这些外来客,同沧州军渐渐的融成一块,让这些沧州兵有了一丝喘息的和休整地空隙,唯一令景延广气氛的是该死的刘守光及其一众大臣却缩在皇宫中再也没出来过;

    “将军,契丹人又上来了!”

    景延广挑眼望去,一堆灰色人群正推着什么东西往前缓缓移动,眉头一皱,契丹军中绝对有一个汉人败类,这几天契丹人的攻城方式层出不穷,如果不是汉人的教导契丹杂种决不会懂得如此之多,这一次他们又是想干什么?

    “骨碌碌”

    独轮车的轮子地响声甚至传到了他地耳中,只见那些俘虏将车上之物到在距离城墙五百步之后就匆匆返回,是土,景延广看了个清晰,他们想干什么?

    随着一车车的地土倒入地上,景延广神色渐渐的凝重起来,他明白契丹人是要干什么了,契丹人是想先是下令俘虏堆土成山,一步步的紧逼城墙,再假设云梯妄图城中从土山上一举攻破城墙,一旦土山堆成,即可以防御箭支,又能够以土山为平台直接冲击城内,真是想的好寂寞。

    心中一动,转身对身后校尉下令道:“即可在城下架设炉锅,熔铜汁水,以应契丹!”(老铁这里引用周德威守幽州采取的方式,老铁猜测是铅或者锡,这两种金属熔点比较地,二、三百多度。)

    “遵命!”校尉转身而去,这个危急的时刻一切都以守城为重。

    燕幽之地战云密布,幽州城下每日的死伤人数数以千计,鲜血染红了幽州城外的墙壁,连空气中都散发着一丝腥味,太阳的光芒都在这一时刻仿佛都黯淡了下来

    今天的比赛真舒服,是两年来看得最舒服的一场比赛,如果火箭坚城这样打下去的话,冠军都有可能啊,呵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