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七十章 燕幽争雄(九)

第一百七十章 燕幽争雄(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哟嚯!”

    只听得一声嘹亮的号子声之下,又是一波土潮涌向幽州城下的那座土山,已经离城墙越来越近,直接临近城墙,再有个几次堆砌契丹人就可以从土山上直接冲击城墙;

    幽州城头,景延广此时脸上却隐现一丝笑容,前番的攻城受挫已经严重的打击了契丹人的信心,看来契丹人中的那个汉人败类也黔驴技穷了,以为城中箭支不足就想以此计来强攻,景延广相信只要只一次再给契丹人一次重创,幽州城将更加坚固;

    “将军,城中熔铜早已好了!”一个校尉从城楼下飞身来报。

    “好!”景延广一拍城墙,高声喝道:“让这些契丹杂种尝尝这个的滋味!”

    片刻之后,果然契丹阵中有了变化,“呜”随着一阵悠长的牛角声,先前怠懈的契丹士兵已经集结成阵,最前面是一只赤膊敢死队,整个战场气势为之一变,等待着耶律阿保机的一声令下,他们会再次悍不畏死的冲向那幽州城墙。[网友推荐浏览最新章节]

    “呜”

    号角声为之一变,变得急促而又有节奏感来,这是进攻的号角,这是冲锋的号角,“乌拉”震天的呐喊声将整个战场的气氛推向**,热血在不断沸腾,脚步在不断加快;

    景延广的目光为之一紧,手臂一抬,高声喝道:“将铜汁给我抬上来。[百度一下

    “遵令!”

    不一片刻在十数个大力士的哄抬之下,连带着烧的通红的大鼎被抬了上来,鼎中满是液体状态的铜汁,“咚!”一声闷响,大鼎被重重的放置在城墙之上,轻微的摇晃之下,渗出几滴铜汁在地上,顿时冒出一阵白烟,滋滋声不止。周围一个小卒顿时倒抽了口冷气,乖乖,这要是沾到人身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土山最高处距离城墙不过数尺,且与城墙高度相符,只需架设一架云梯几步间便可冲上城墙,有身轻者甚至能直接飞上城墙,在契丹人的心中攻城就是如此简单,前番的攻城失利已经让他们重重的憋了口气。[网友手打上传,百度一下:艘艘999]“乌拉”急促地号角声下契丹士兵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尤其那冲在前面的赤膊猛士,身上的伤疤更让他们添了一丝凶恶。

    “哒哒哒”

    急促的步伐声越来越近,契丹人先锋离城墙不过三百步了,景延广手臂高举,紧声道:“弓箭准备!”

    “乌拉”

    契丹人发起了一波冲击潮。疯狂的超城墙冲来,最前面的是契丹士兵手持大盾,紧随其后的是赤膊死士,再后地是云梯手;

    “放!”景延广疾声喝道;

    “嗖”

    一簇簇箭雨连绵不绝的从城墙之上飞射而下,“咄咄”,高大的土山将挡住了箭支滑行的角度,那强劲的的箭支更多地射到了土山之上,少数能够射及到契丹人阵中的也被盾牌所挡下,景延广眉头一紧。[本站推荐您到搜浏览最新章节]弓箭已经失去了他应有的作用;

    “喔哦!”

    呐喊声将景延广惊醒,猛然发现已有一架云梯已经架在了城头之上,虽然底下的几个神射手已经将那一个云梯手狙杀。[网友手打上传,百度一下:艘艘999]但却不能阻止更多的云梯搭上城墙;

    “乌拉”随着一声高喝,从山后冒出大批轻盾的契丹士兵。纵身冲向云梯,扑向城头而来,形势异常危急,景延广疾声大喝道:“快,洒铜汁!”

    闻令身后立即有数个力士。以铜勺舀汁朝着那冲疯狂冲来的契丹死士。

    “滋”

    “呃啊!我的眼睛,我的手!”

    那滚烫地铜汁如瞬间灼透了契丹人的身体。[网友推荐浏览最新章节]这无差别的攻击之下没有人能够抵挡地住这高温的汁水,他们能够忍住刀割裂身体地痛楚、能够忍受箭支穿够身体的痛楚,然而灼烧之痛却是完全击溃了他们的神经,而且是在这高空的云梯两军交锋的最前沿;

    能够幸运没被铜汁洒到地契丹人冲过了云梯,然后他地身后却没有后续支持,在疯狂的挥动了一下手中长刀之后最终被守军锋利地长枪给穿成了马蜂窝。

    城下的耶律阿保机脸色铁青,这一刻他终于忍不住动怒了,连续数十天攻击幽州成不果,让他损耗了如此多的兵力不说,士气都受到了严重影响,有几个部落的酋长隐隐已有不满之意,虽然从来没把这些酋长放在眼里,但对于刘守光能够坚守如此之久颇感意外,到底是什么东西给了他支持?

    战场上的一切形势都落入眼中,身后的一个酋长脑袋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汗水,忍不住低声道:“大汗!这个法子好像又行不通啊,幽州城有了防卫,这样再攻下去会损失惨重啊,不如先退下来另外想办法!”

    阿保机面色一沉,冷声道:“你以为我们的时间很多么?传令下去,全力攻击,不计代价,誓要攻破幽州城!”

    “是,大汗!”

    “对了,有没有发现李存勖大军的有何踪迹?”

    “启禀大汗,易州通往幽州的大道之上早有派斥候探察,李存勖一有出兵动向即会立即禀报,暂时还无消息。[本站推荐百度一下

    阿保机眉头一凝,道:“李存勖龟缩于易州不动,难道真的放弃了燕幽?这不是太过便宜我们了。”

    一酋长立即道:“肯定是这样,李存勖畏惧我军兵势,必不敢率兵前来。”

    耶律阿保机面色没有丝毫改变,道:“东边那一万人马是那方势力的查清楚了吗?”

    “那方人马来路不明,不过这两日动作频繁,但却并不主攻攻击,大汗,不如派一只骑兵去灭了他算了。[网友推荐浏览最新章节]”

    阿保机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万余兵马根本就是主动来送死的,但送死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李存勖走的一步暗棋的话那他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如果这个是个诱饵的话那我们不是刚好落入他的圈套之中了?”

    “大汗英明!”

    “继续看着他们,派一小队骑兵去试探下,看看到底想要干什么?”

    “遵令!”

    幽州东南,羊头岗。[网友推荐浏览最新章节]

    秋后的风隐隐带着一丝寒意,李傲然屹立于山坡之上,身后二千骑兵明刀亮甲,背上斜挎着的长弓直冲云霄,这二千骑是他游刃于契丹与李存勖数十万大军之中的资本,而至于大营中的那一万借来的乌合之众他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将军,前面有契丹人数十万大军,这回咱们可有得玩了。”马六兴奋的说道,这小子也不是个安分的主,一有仗打时就忍不住热血沸腾,这也是李喜欢他的原因。

    秦方迟疑了一下,开口道:“将军,咱不是真的要和契丹人硬干吧,咱可只有二千人,人家可是有数十万那!”

    马六立即嗤道:“你小子越来越胆小了,有咱将军在你怕个啥,想当初河滩之战时,将军带着咱几个弟兄在数万大军中七进七出,晋军也没能把我们怎么样!”

    “谁说我是怕了,我这是谨慎,将军说了打仗靠的是谋略兵法,懂吗,就知道猛冲猛撞。”

    “都闭嘴!”李猛然一喝,两人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缓了一口气李轻声道:“我们是在等机会。”

    “等机会?”两人同时疑惑;

    李眼眉一挑,道:“不要把契丹人看得那么可怕,他们也只不过是我们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两人若有所悟

    “哒哒哒”

    远处一骑探马飞奔而至,翻身下马,拜倒在前,道:“将军,契丹骑兵动了,有五千骑正朝这边而来!”

    “好”李翻身上马,“弟兄们也憋了许久了,该让腰里的家伙见见血了!”

    马六疑惑道:“将军,咱不是要和他来硬的吧,人家可有五千骑啊,虽说咱们并不怕他,但毕竟他多过咱们两倍多啊!”

    “谁说我要和硬拼了,这场我不但不和他打,我还要输!”李眼睛望向大营的方向,徐徐道:“那般浪费咱粮食不少了,也是时候该出点力了!”

    “马六听命!”

    “在!”

    “速去平州传令于药元福,即可率大军西下幽州,与我汇合!”

    “得令!”

    “秦方听命!”

    “在!”

    “速去沧州传令于史弘肇,率神武营北上幽州,集结!”

    “得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