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燕幽争雄(十二)

第一百七十三章 燕幽争雄(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回望这片残破战场李手臂向上一挥身后余嘈杂声立即嘎然而止,只剩下战马沉重的喘息声,再十数次的反复冲杀之下契丹骑兵终于溃散,没有组织的契丹骑兵就象一只只羊羔任人蹂躏。

    李只左臂隐隐发痛,低头打量,左臂上一道两寸大的口子,血肉翻飞,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划了一下,很久没有尝到受伤的滋味了,这感觉有点像重新见到阔别已久的的故人;

    凄凉的牛角声依然在平原上不断的回荡着,慌乱逃窜的魏州杂兵此时也逐渐汇拢到阵地之中,他们丝毫没有为刚才的溃散感到羞愧,从前的仗都是这么打的;

    “将军,我们回来了,这次我们胜了!”

    孙璋的低头哈腰让李哭笑不得,仿佛功劳全是他的一般,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这一万步军做诱饵的话以他仅有二千新獠牙骑兵绝不可能打赢契丹人的这五千骑,不由点点头道:

    “幸苦孙将军了,契丹人留下的战马之类的战利品就归你们了!”

    “多谢将军赏赐,属下必然为将军尽心竭力!”

    李摇头苦笑,轻叹一声,“去吧,速速整顿军马以防契丹人大队来袭!”

    回头扫视身后这支新獠牙,经过这往复的冲杀之下,二千骑损伤了将军二成,心像被刀子在割一样,一支精锐的形成果然是要经过刀锋和鲜血的冲刷;

    “将军,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咱弟兄人困马乏可经不得和契丹人再一次硬拼了?”

    “哼,现在是咱们想找他拼人家还不知道乐不乐意呢,咱现在要看戏!”

    “看戏?”

    李嘴角一挑,浮现一丝笑容。[网友推荐网友推荐如不出我所料,李存勖此时也应该到了幽州附近了!”

    “传令给孙璋,船一到就立即拔营回魏州,就说大都督会令有奖赏!”

    “遵令!”

    “回营!”李拨转马头,大手一挥,率队奔驰而去…

    大房岭东(今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西)

    晋军七万大军已集结于此。[网友推荐休整了一天之后全军从疲劳当中恢复了过来,从此地沿着山涧东向数十里就是契丹人大军所在,按照郭崇韬的建议,以奇兵突袭,契丹人必然大惊从而仓皇失措。[网友推荐到时候引契丹人入险要处决战,进而紧逼幽州,必可破契丹大军;

    “呜”

    绵长的牛角声回荡在这山谷之间,战鼓擂雷而起,肃杀之气一时弥漫于这幽空之上,那数万步骑形成一片钢铁丛林巍然耸立,精锐不愧为精锐,横冲都、义儿军、黑衣鸦军、铁林军,这里几乎集中了李存勖所有的精锐部队,这一次可谓破釜沉舟。不胜则这么多年地基业将毁于一旦,一切将重新开始,李存勖跨马屹立在众将之前。朗声喝道:

    “李嗣源听令!”

    “末将在!”

    “令你为先锋,率三千精骑先行为大军开路!”

    “得令!”李嗣源挥鞭驰马带着其养子李从珂疾驰而去。[网友推荐激起地上阵阵尘烟;

    “李存审听令!”

    “末将在!”

    “率两万步军紧随其后,死战不退!”

    “得令!”

    八月,晋军三将会师于易州,共有步骑兵七万人。考虑到敌众我寡,而且契丹骑兵骁勇善战。[网友推荐善于平原作战。晋军步兵利于山险作战的特点,晋军确定“自山中潜行趣幽州。与城中合势,若中道遇虏,则据险拒之”的作战计划。十七日,李嗣源率兵出易州北行,二十三日翻越大房岭,沿山涧向东挺进。

    李嗣源三千精骑疾行十数里,视线中已隐隐看到幽州城中弥漫上空的硝烟,养子李从珂凑前道:“父亲,眼下离契丹人应该不远了,是不是先歇息等探马探明敌情之后再前行突击!”

    李嗣源点了点头道:“善,传令下去,兵不解甲、马不卸鞍就地歇息,随时准备突击!”

    “得令!”

    “报!”不一片刻探马飞驰而至,翻身下马拜倒在李嗣源身前,疾声道:“发现契丹人散部数千人,就在前三里之处。[网友推荐

    李嗣源猛地长身而起,眼中精光一闪,道:“那契丹人可有所察觉?”

    “不曾察觉,倒像是在悠然放牧!”

    “好,传令下去,全军即刻上马,突击契丹散部!”

    “诺!”

    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刀出鞘、马上鞍,杀气顿时冲天而起,三千精骑急速朝前席卷而去…担任后勤及防御的任务,此刻大汗及大军都集中到幽州城下,他们这里成了安全地大后方,成片的牛羊和马匹自由的在草地上啃着那即将枯黄的干草,而士兵则分散在四处放牧,相比起此刻正勇猛攻城的其他人来说他们实在是太过舒服。[网友推荐

    “轰隆隆”

    一阵闷雷声传来,一个睡着草地上地契丹千户猛地一惊,这是什么声音?从哪儿传来的?

    “哒哒哒”

    闷雷的响声越来越清晰,千户赶紧将身边仍然沉睡的士兵拉醒,急声道:“快起来,仔细听听什么声音?”

    “骑兵,千户,是大队骑兵!”那士兵此时的脸色有点发白。[网友推荐

    “还愣着干嘛,马上召集队伍!”

    “是是是”

    一股铁流从山涧中席卷而过,那震天的威势带起的旋风将路上的牧草刮得倒下一边,三千精骑撕裂了空气,形成一道地狱幽芒,滔天之势的席卷了这苍茫平原,对着仓皇惊怯的契丹人散部杀去。[网友推荐

    “取弓!”李嗣源一声大喝,一拉缰绳,战马一个低嘶转了个小弯,三千精骑顿时如一只张开了满身刺地刺猬,混身充满着蓄势待发的刺;

    “自由射击!”

    “嗖”箭支带着刺破天地的威势向慌乱地契丹人四散射而去,混身铁刺的刺猬将一身地尖锐刺芒瞬间发散了出去,一时间箭雨覆盖了山坡上所有的契丹人;

    士气大震

    “攒射!”

    晋军精锐的素质这一刻得到了体现,箭支的射出又准又狠,契丹士兵不断有被箭射伤的士卒惨叫声不断响起,东胡语言地惨叫声、咒骂声、金铁交鸣声随之不断扩散开来,契丹大乱;

    弓力已尽,拨转马头,用力地拽动着缰绳,控制着**暴躁的战马,面对着大乱地契丹人李嗣源眼中显现出恶狼般的光芒;这么好的时机当然不能错过,拨过马头,一声高喝:

    “拔刀!”

    “唰!”身后三千骑兵一齐举刀过顶,闪亮的刀锋让天地为之黯然。

    “杀!”

    李嗣源手中长刀向前一引,身下狂暴的战马在刀挥下的那一刻窜了出去,身后三千骑紧紧相随,以他为箭头滚滚铁流如洪涛般拍岸而去,数千马蹄踏搅碎了满地银泥,天崩地裂般的轰鸣声朝契丹集结之地狂突而去;

    “挡我者死!”

    锋利的刀锋划过一个又一个的契丹人的脖子,风裂的响声急速划过天际,一股赤热的鲜血狂喷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朵灿烂的烟花;身后三千骑像一把刀锋挟带着撕裂一切的威势重重的撞开了契丹人微弱的抵抗,鲜血、残肢、兵刃在空中不断飞舞,这一刻是阿撒部的噩梦,也是契丹人的噩梦,晋军以冲破天地的攻势将他们彻底的埋葬在这山谷中,他们能够做得只有逃跑。

    二十四日,李嗣源与其养子李从珂率三千精兵为先锋,在距幽州六十里处与契丹军相遇。契丹兵大惊,双方展开激战,李嗣源与其养子率兵奋勇而进,突破山口

    唉!哥几个,写累了,咋办?

    好好的一本书让我给写渣了,我检讨,这和我心目中的文相去甚远,唉,不说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