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燕幽争雄(十三)

第一百七十四章 燕幽争雄(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朔风凛冽,狂沙飞扬

    开战大捷,契丹人小部在毫无防备之下为李嗣源三千精骑的突击而完全溃败,此时幽州的攻城战依旧在惨烈继续着,阿保机还没有注意到晋军的主力已经从背后绕了过来

    李从珂对李嗣源道:“父亲,趁此刻契丹人溃败之际一举突破前去如何?”

    李嗣源望着李从珂精悍的脸庞点头称道,“是也,契丹人此时无备,定当一冲即破!”

    “父亲,此次就让我来当先锋吧!”

    “好,此次你为先锋,带二百精骑先行破之!”

    “得令!”李从珂呼啸着拍马而去;

    望着李从珂的二百骑疾驰而去李嗣源暗自点头,对于这个义子他是感到十分满意,可谓自己的得力臂膀,遥望远处,契丹人的毡车毳幕覆盖了整个山梁,只有敌众我寡,只有趁其不备一举攻破至山口,晋王后续大军在能够有用武之地,目光一凝,厉声大喝:“众将士,随我杀蛮贼!”

    “杀蛮贼!”

    大地在铁骑之下痛苦的呻吟,二千余铁骑形成的一股强大铁流朝那远处的契丹宿地席卷而去,踏碎满地银泥,空中漫天的仓云此时都拢聚在这片土地的上空,预示着战场之上有所变化的形势;

    “哒哒哒”

    李从珂此时面目狰狞,身后的两百骑是精锐中的精锐,这次能不能一举将契丹人冲垮从而冲破山口就在此一举了,“吼”低沉如野兽般的吼叫声从口中传出,二百战士同时发出一声怒吼,速度顿时加快数倍。变成了一只锋利的小刀,划破了空间的距离,瞬间出现在契丹人地面前,尽管方才溃退的同胞已经给了他们警告,但他们还是没有料到晋军会如此快速的发动第二次冲击,当这支小部队如幽灵般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之时他们的眼中剩下的只有恐惧;

    “啊!古啦啦”

    契丹人凄惨的喊叫声顿时传遍了整个山涧之中,他们甚至没有看清是敌人的模样就四散奔逃,满山乱窜地牛羊马匹将整个山涧搅的更为混乱;

    “哒哒哒”

    有一阵炸雷般的马蹄声从背后的方向传来,李嗣源二千余骑兵适时赶到。这将契丹人的恐慌更加推向**,

    “杀!”

    李嗣源三千骑兵同时发出一声怒吼,撕裂了那无形的空气,如怒涛般朝狂涌而来的晋军步卒席卷而去;

    暴怒的铁骑形成地集群威势足矣吓破任何一个步卒的胆子,炸雷般的轰鸣声直震的人混身发麻;恐慌,剩下的还是恐慌,没有了大部队的支持这些契丹族人只能够四处逃窜;

    山涧中的契丹人抵抗之心完全被击溃,李嗣源三千骑兵不断来回在山涧中来回冲杀之下能够站立的契丹人已经所剩无几。鲜血在山涧中汇成了一条小溪,那砍断的人头在小溪之上漂浮了起来,顺着溪水流向谷外,战争从来就是如此地残酷;

    “父亲,离山口还有三里之地,请准我继续突击!”李从珂粗粗的喘了口气,擦了把脸上地血水与汗水的混合体,对李嗣源说道;

    “善,吾儿坚强!”

    二十五日。李嗣源父子从三千精骑为大军先锋,奋勇而进。当时契丹兵在山上,而晋军在山涧下。每到山谷口,契丹军奋力阻击,嗣源父子拼死冲杀,终得以冲破山口

    耶律阿保机脸色冷峻,攻城已有数月,然幽州守城之法层出不穷,与前想象当中已差之甚远。损耗远远地超过了意料当中。如果再拖下去估计自己这一方将会因士气大衰而全军溃散;

    “报!”一骑探马飞驰而来,翻身拜倒在耶律阿保机面前。疾声道:“启禀大汗,大房岭山涧中突然杀出一支精骑,以迅雷之势冲击我后方,眼下就要冲破山口了。”

    “什么!”阿保机猛地站立而起,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急问道:“是那方人马,大概多少人?”

    “看旗帜、装扮应当是晋军,我们碰到只是其先锋人马,只有数千骑兵!”

    耶律阿保机顿时脸上青红一阵,不断交替,朝身后,大身喝道:“阿力古!”

    “在,大汗!”

    “你马上集结一万精骑,堵住山口,一定不能让晋军突过来!”

    “遵令!”

    幽州东南羊头岗

    呼啸冷风掩不住一股精悍的血煞之气,数万铁骑集结于这片山头之上,漫山的马匹让整个平原变成了一片铁黑的荆棘,这是李的全部家底,沧州史弘肇五千精锐步军,锦州五千精锐汉骑、奚族七千勇士再加上二千新獠牙,总共近两万精兵,这是李拿来博燕幽的资本;

    “药元福/史弘肇参见将

    “化元、广为!”

    李紧紧的拢过药元福、史弘肇两人地肩膀,在这一刻李觉得喉咙有点哽咽,谁说英雄就甘愿寂寞,长久以来地孤独作战让这个铁血硬汉变得有点情绪多样,这一刻见到兄弟的一刻他才真正地感受到有人在身边支持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将军,我们来迟了!”

    史弘肇、药元福这两个粗汉此时也仿佛感受到这一股浓烈的兄弟情谊,世间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能够让男儿感动,男儿至情,手足之情也,人说富贵、人说权势,什么东西能够比兄弟至情更加珍贵;

    “不迟,不迟。”李长吸一口气,收起胸中无限情感,拉过两人臂膀,指着不远处的幽州道:“化元、广为,你们看,那里是幽州城,航川正在城内,契丹三十万大军围困幽州,李存勖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此刻应当已经率大军进发幽州与契丹大军决战,你们说现在我等当如何处之?”

    两人顿时陷入沉思,契丹兵马众多,李存勖兵精,如何能够在这两头虎狼口中夺食着实难度不小,史弘肇眼中亮光一闪,猛地抬头道:“将军,夺幽州如何?”

    “夺幽州?”

    李眼中精光一闪,立即明白了史弘肇的意思,整个燕幽战场的核心就是围绕幽州城来进行的,且幽州为整个燕幽的政治军事中心,只要将幽州纳入怀中,坚守不出,就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一旦契丹与晋决出胜负骑兵大举而出,任谁能挡?

    药元福疑惑道:“可此刻幽州为契丹所围,我等要夺城必须先击溃契丹人,且幽州城眼下是刘守光所据守,城中最少有数万燕军,我等强攻不是反而陷航川于险地吗?”

    李手臂向上一挥,道:“这两个问题都好解决,我们不必强夺,可智取。”

    “智取?”

    “对,有航川及幽州城我五千精兵为内应应当为题不大,如今的问题是如今幽州城被围的跟铁桶似的,如何给航川送去密信,告诉他我们的计划,好与我们配合,此事关系重大,万不能被他人得知,须亲信勇武之人!”

    史弘肇毫不思虑,拱手道:“将军,让我去吧,我与航川相熟,且自信还算勇武。”

    药元福亦争道:“将军,让我去吧!”

    李佯装恼怒,呵斥道:“胡闹,如今都为一方统领了,这等冲杀之事怎能还如此热心,不行,我派马六去,届时大军为奇掠阵,直接送他上城墙!”

    两人不再言语,李将视线转向身后的这两万精锐部队无限感慨,这是他几年来苦心经营的所有资本,此时一下摆在他的面前反而感觉有点不太适应,“广为,这五千汉骑操练得如何?”

    “将军放心,如今的骁骑营不敢说比獠牙营强,也差不了太多,说来这獠牙营的那些老兵也都在骁骑营里,如今都当伍长了,他们操练起那些兔崽子来比我可狠多了。”药元福仿佛心有余悸;

    “咴律律驾”李淡然一笑,翻身上马,驰马来到那骁骑营之前,眼前出现不少熟悉的面孔,尽是獠牙营的一些老兵;

    “老弟兄们,咱们又要冲战沙场了!”李说完这句话后面的突然再也说不出口,只觉的喉咙里再次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天地间只剩下一股萧瑟的豪情。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将军”

    呐喊声久久不息

    写着章我被自己写哭了,男儿有泪,男儿有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