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燕幽争雄(十五)

第一百七十六章 燕幽争雄(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是日,李嗣源父子三破敌阵,杀死契丹酋长一名。此时,晋军大部队赶到,契丹被迫退兵。

    寒风潇潇,李存审与李嗣源并排站立于一处山岗之上,环视这一片残破的战场,满是鲜血与断肢残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味,李嗣源道:“幸不辱命,此番终完成晋王使命冲破山口,接下来的看你的了!”

    李存审哈哈大笑,道:“不错,契丹人外强中干,数量虽多,实却不堪一击,此番我军必胜!”

    “吾亦以为如此,不过还当小心从事,耶律阿保机毕竟数十万大军,你大军需小心前行,我父子为策应!”

    李存审微笑着点了点头,转头高喝道:“来人!”

    “在,将军!”

    “传令下去,全军伐木为鹿角,我自由妙用!”(鹿角木:类似于拒马,古代阻拦马足的战具,选用鹿角形的坚木锯断作成,长数尺,埋入地中,一尺多深。将上端削尖,设在城门、巷口和要路,阻绝人马通行之用,铁蒺藜也是类似功能。)

    “遵令!”

    幽州城下,一名混身鲜血的契丹将领跪倒在耶律阿保机面前,满目苍凉,泣声道:“大汗,山口被破,晋军往幽州而来!”

    “什么!一万骑兵竟然没守住一个山口,你们干什么吃的!”耶律阿保机闻言大惊,暴怒而起,抽刀就欲砍了这名酋长,旁人纷纷求情,卢文进道:“大汗。晋军大军突然显现,当务之急是要剿灭晋军,其他不如待大获全胜之后再做处置吧!”

    阿保机眉头微皱点了点头,一振身躯冷哼道:“暂且饶你一命,传令下去,全军集结。”

    “大汗,幽州城不攻了吗?”

    阿保机冷眼一扫旁边的一个契丹酋长,“停止攻城,集中所有兵力。与李存勖决战!”

    “遵令!”

    “报!”一骑探马飞驰入羊头岗李大营之中,翻身下马拜倒在帐前,疾声道:“将军,就在方才之时,契丹人突然撤去攻城人马,幽州攻城战突然停止!”

    “哈哈!”李猛地长身而起,兴奋的在大帐中来回度着方步,“化元、广为。我们的机会到了!”

    史弘肇略一沉吟,道:“将军是说契丹已经准备与李存勖决战了?”

    “是也!”李摊开地图,指着幽州西北方的地北山口铿锵说道:“这里,就是这里,契丹与李存勖的决战必定是这里。”

    药元福稍显疑惑,问道:“将军为何如此肯定?”

    李森冷一笑,道:“李存勖如果这点都看不透的话也不配为一军之统帅了。两人若有所悟,史弘肇道:“将军,机不可失。我们出兵吧!”

    “好,化元。速将下游的兵马迅速召集回来!”

    “遵令!”

    李深吸一口气,颇有深意的说道:“决战就要开始了。燕幽之地的归属就开此战了!”

    晋军继续向幽州进发,李存审命步兵每人伐木做成形似鹿角的木叉,宿卫时将叉柄埋在地下,叉头露在地上,以结环形寨自卫。

    “轰隆隆”

    地面在闷雷声中不住的颤抖着,对于李嗣源、李存审这两个久经沙场的老将来说这个声音在熟悉不过了,这正是数万骑形成庞大地马踏大地的声音;

    李嗣源神情肃然。飞身上马高声喝道:

    “上马!”

    身后近三千精锐骑兵轰然响应。动作整齐划一,精锐在越危急的时刻在愈发显现。

    三声短促地号声之后。一声低沉绵长的牛角号声响彻云霄,环节就地歇息的士兵们在听到号角声之后,像潮水般涌向着各自的队列中结阵,最前方手持鹿角之人将狠狠的**地下,举盾持枪而待。

    闻号起而云集,已经融入了他们地骨子里;视线凝望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人人神情肃然,长期征战养成地良好作战素质让他们从一个农夫成长为精锐步兵;

    “刘知远!”李存审猛然喝道;

    “将军,末将在!”

    “此战必胜,军中所有的弩一半配于你营,可谓刀锋箭利,你要给我狠狠的射杀几个契丹贼!”

    “是,将军,我绝不给你丢脸!”

    “吹号!”

    李存审大手一挥,凄厉的牛角声响起,那苍凉的歌声顿时萦绕在这肃杀的战场上空,晋军步骑二万于人迎来契丹数万铁骑的攻击,依次摆开阵势…

    “哒哒哒哒哒哒”

    剧烈马踏大地之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每一下都震在晋军战士们的心上,如果是普通杂兵,早已被这冲破天地的威势吓得屁滚尿流,但这却是李存勖地精锐之军,百战之军,意志早已非一般杂兵可比;

    “咴律律”

    耶律阿保机猛地一拉缰绳,将身下战马牢牢的钉在地上,手臂向上一挥,身后七万铁骑嘎然而止,整个战场上顿时一片沉寂,只剩下战马沉重地喘息之声;

    卢文进道:“将军,晋军像是有备而来,观起阵容,为环形阵容,前有鹿角为拒,不利我骑兵冲击,其大将必是经验丰富之人。”

    阿保机点了点头道:“嗯,此人不简单那,先派点人去试探一番!”

    环顾四周,朝身后一员将领一点头手臂一挥,那随即会意,怪叫一声高声喝道:“兄弟们随我游猎去!”

    “呜嚯…”身后一时发出几声怪叫,二千契丹精骑骑如狂风般朝前刮去。

    两千骑兵八千沉重的马蹄在狂暴地肆虐着地面,发出的沉闷的响声震的大地在不断颤抖;同时也震的数里外的晋军大营中焦躁不安。

    “呜…!”

    凄厉的牛角声片刻间响起,不断在平原上回荡着,李存审早已洞察战场之上地变化随即下令作出调整,一排排精锐长枪兵鱼贯而出在营前构成一座钢铁丛林,后排弓箭手、刀盾手等随在长枪阵后刀出鞘、箭上弦严阵以待。

    “乌拉”

    二千契丹骑兵发出一声呐喊,同时取下背上长弓,如鱼儿一般环绕着晋军地环形阵游去,“嗖”随着契丹骑兵的不断游梭,无数只羽箭从外向晋军阵中射去,契丹人意图在外不断袭扰晋军来寻找空隙,这也是草原上一贯地战术;

    “咄咄!”

    大部分箭支被盾牌挡了下来,但依然零星有数个士兵为流矢射中,李存审一声冷哼,喝道:

    “传我令,前军向前推进!”

    凄厉的牛角声再次响起,李存审精锐步兵开始层层向前推进,长枪如林,如钢铁刺猬般向前逐步逼向契丹那小部骑兵,远方一朵乌云遮盖了阳光,满天杀气从阵中扑面而来。

    “弓弩准备!”李存审发出号令。

    “射!”一簇又一簇的箭云朝契丹那二千骑飞射而来…

    “呃啊!”

    突如其来的箭雨将毫无准备的契丹人射落不少,领头的契丹将领一时为晋军强弓劲弩的威力所慑,且此次只是来试探下晋军的意图,并没有打算真的和晋军硬碰硬,呼啸一声全军朝晋军右侧突去,飞驰的契丹骑兵如一道黄色游龙游向晋军右侧,显示了草原民族良好的控马之术;

    “取弓,射!”契丹骑妄图以弓箭还以颜色,

    “嗖”二千支狼牙箭呼啸着破风而去;

    “举盾!”李存漳步兵阵前排竖坚实大盾,及时的挡住了李骑兵的箭雨,那强劲的狼牙箭射在盾上咄!咄!”的声音震的人心里发怵!

    “哟嚯…走!”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就是骑兵的优势,契丹人连续换了四个方向进攻李存审的步兵阵,而晋军却像个缩了头的刺猬,无从下嘴,而李存审一时也那这两千契丹精锐没办法,一支精锐的骑兵的机动性实在是太强,一切只有等晋王大部队到临之后步骑合战一举击破契丹骑兵。

    “走!”契丹人呼啸一声,两千骑兵顿时如风一般遁走,留下一路青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满脸坚毅的晋兵步兵在原地喘息!”两千骑如狂风过境般飞速掠过这广阔大地,激起阵阵尘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