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燕幽争雄(十六)

第一百七十七章 燕幽争雄(十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契丹大营

    “大汗,晋军防御太严,不利于骑兵冲击,且敌军弓弩太过犀利,我军伤亡不少。”

    耶律阿保机铁青着脸,方才的一番冲击他已经清楚的看在眼里,晋军严密的防守和犀利的攻击让他骑兵丝毫占不到便宜,更重要的是他的骑兵还没有行动,不愧为汉人的精锐之军啊,半晌之后从他口中挤出一句话:“传令下去,全军继续袭扰,把他的破绽给我找出来。”

    “得令!”

    随着号令的不断传达,契丹骑兵阵有了变化,大队的契丹骑兵开始分成两块,逐渐向前延伸开来,战场上一片战马沉重的喘息之声,只等待着阿保机的一声令下;

    耶律阿保机面露欣慰之色,猛地拔出腰中长刀向前一引,大喝一声:“上!”

    “乌拉”

    两条黄龙绕着晋军铁桶般的阵形游了过去,契丹人精湛的控马技术在这一刻充分的展示了出来,晋军阵营也随之开始有了变化,从攻击阵形转变成为防守阵形,从翼型阵转变成为圆形阵,鹿角辎重、长枪兵、持盾手在外,弓箭手次之;

    “呜…”

    凄凉的牛角声再次响起,长枪兵、弓箭手纷纷就位,等待着暴风雨的袭击。

    “吱吱啾啾”幽暗的夜空中,幽州北门城下忽然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有声音!”城楼上的一名沧州兵霎时竖起了耳朵,问身边的同伴道:“城外好像有声音。”

    “嗯?”另一名士兵同样竖起耳朵凝听了片刻,悚然道:“好像真的有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契丹人不是退了么,不是契丹人有去而复返了吧?”连续数十天地守城已经耗尽了他们的精力,但同时也将他们的意志炼的无比坚忍;

    “往城外扔一支火把照照看。”

    两名的士兵虽然听说过这两天将军可能会率大军来援却完全没有将这诡谧的声音和自家人相联系起来。一名士兵转身从敌楼上拔下了一支熊熊燃烧的羊脂火把甩开胳膊使劲地扔向城夕一。

    “呼嗤!”

    火把在空中幻出一道明亮的轨迹!翻翻滚滚跌落往城外抛飞而去。往外抛飞不及二十步,火把突然撞上了一堵(墙,!只听一声闷响!熊熊燃烧的火把便猛地绽裂,化作漫天飞溅地火星照亮了方圆十步之内的情景。

    两名士兵顿时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只见城下一字排开数十骑兵,再望远处山岗之上人影绰绰仿佛有数万人马,两人骇得张口欲喊,旁边闪过一个高大的身影,低声喝道:“收声。是自己人!”

    两人定睛一瞧,原来是景延广,“将军好多骑兵!”

    景延广扫了两人一眼,道:“自己人都认不出来了么!”

    “啊!”两人转眼顿时转过头去睁大了眼睛仔细辨认起来,

    “啾啾吱吱!”

    城下的怪叫声再次响起,景延广略一沉思,道:“放一个竹篓下去!”

    “是!”

    两人依令将竹篓放了下去,蓦然间突然觉得手上一沉。仿佛竹篓中装了什么东西,景延广眼中精光一闪,猛然道:“快拉上来!”两人依言将竹篓拉了上来,手中颇显沉重,粗大的草绳在城墙上摩擦着,一寸一寸的往上提;

    提至城墙之上,竹篓中的事物渐渐的清晰起来,景延广地脸上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容,差点忍不住喊出声来。竹篓中不是其他正是李身旁护卫秦方,“快拉!”

    “景都使!”

    景延广一把将秦方拉上城墙。激动的说道:“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将军现在城外么!”

    “将军与大军此时就在幽州城不远处。此刻李存勖与契丹决战,马上就可以胜利了!”

    在场的数名将校脸上同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此刻就如离家许久的孩子找到了家一般的感觉,景延广道:“接下来要我们做什么,将军可有何吩咐?”

    “借一步说话!”景延广视线一凝,一扫四周,道:“退开三丈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入。违者杀无赦!”

    “遵令!”

    形成了一个严密的隔离带,秦方凑近景延广耳旁低声道:“将军有令。两日内控制整个幽州城,最好是兵不血刃!”

    景延广眉头一凝,道:“夺取幽州城当是没有多大的问题,此次守城我军伤亡不大,战力完整,虽说幽州城还有二万余步军,但人心俱已背离刘守光,只要将其一众党羽扫尽即刻,但此必定要有一场厮杀,兵不血刃恐怕”

    “史弘肇五千精锐步军此刻正在城外等候,只待都使一切安排妥当,大开城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整个幽州城。”

    景延广沉吟片刻,道:“此时若要成功,我要先去见一个人!”

    “谁?”

    “城中一员燕地将领高行周,只要经得他首肯,幽州城中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好,我暂在此等候都使佳音。”

    李存勖在郭崇韬及数十员将校、传令兵、亲兵等地护卫下出现在距离战场西北不远处地一个山坡上站在山坡上往下望去,整个战场的形势一目了然,中央是自家一个紧密地圆形大阵容,契丹人的数万骑兵正分为数十个千人队,在大阵四周围中来回骤压、突击、攒射,妄图寻找出一丝缺口,从而将晋军大营彻底地撕碎。

    晋军大阵容地外围完全由鹿角辎重所构筑,契丹人寻找不到一丝的漏洞,两万多大军扎下地大阵方圆足有数里契丹骑兵即使要想突进内营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威武!”

    随着一阵豪气冲天的呐喊声,喧嚣的大阵中,突然间杀出一支兵甲整齐的晋军骑兵,这正是李嗣源父子所领军的精锐骑兵。

    两股契丹骑兵恰好挡在这支西凉骑兵地前进路上。霎时撞个正着,经过短暂而又激烈地交锋,契丹人很快发现遇到了棘手地对手,两名千户长一声令下契丹骑兵立刻开始转身后撤这支晋骑地两翼和侧后迂回远远地骑射扰敌。

    在突破契丹骑兵的阻挡后这支晋骑绝不恋战,大喝一声一个漂亮地小转又退回阵中,外围的长枪兵迅速合拢,整个晋军阵再次严密无缝;

    两个契丹千户率领二千骑兵见有机可乘,急急拍马往前开进不及数百步,晋军阵中便唆唆唆地掠起一片箭矢,恰如漫天骤雨向着契丹骑兵头上恶狠狠地攒落下来,在一阵惨烈的呼号声中,契丹人留下数百骑尸体败落而去,寻找着另外的机会,李存勖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对于李存审李嗣源两人他是十二分的信任,征战数十年从来没有让他不放心过。“大王!”

    “大王!”

    郭崇韬的声音将李存勖从沉思中拉回现实,惊抬头,只见众人正凝注着自己,迎上李存勖的目光,郭崇韬低声道:“两位将军久经沙场,此战契丹人马虽多却丝毫不占便宜,而我军亦然不能将其一把置于死地,是不是该下令大军一举而下,将这数万契丹骑兵剿灭!”

    李存勖那狭长的眼睛中闪现出一丝异样的光芒,扫了一眼郭崇韬道:“契丹人号百万,实也足三十万骑,而此处不过数万骑兵,其他的人马呢?”

    郭崇韬若有所悟,猛然道:“大王的意思是,耶律阿保机是将这数万骑兵用作诱饵?”

    李存勖笑了笑,笑容中透出一股神秘的味道,颇有深意的说道:“他是诱饵,我又何尝不是诱饵!”

    幽州之战是五代时期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契丹一次出动30万大军,而晋方只有以步兵为主的10万人,双方实力对比悬殊。但最后晋军却斩杀契丹军数万,大获全胜。究其原因主要有二:第一,晋军制定出切合实际的作战方案,扬长避短,巧妙避开契丹军善于骑兵作战的优势,充分发挥步兵特长;第二,周德威虽在新州战败,退回到幽州城坚守,利用幽州城池的坚固昼夜防御,被围困长达二百多天,拖住契丹军,待援军到来之时,里外夹攻,终保幽州不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