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燕幽争雄(二十一)

第一百八十二章 燕幽争雄(二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战场,血一般沉寂的战场

    苍凉地空地上,昏沉昏沉地天空下,黄沙漫卷,旌旗飘扬,刀枪剑戟肃立如森,重甲黑衣骑兵、刀枪林立的军阵仿佛如相貌狰狞地恶兽,冷然峙立在残阳之下。

    中军本阵,李存勖在郭崇韬李存审、李嗣源等一众将领的护卫下迎风肃立,遥望旷野上浩瀚如海的契丹大军,胸中**澎湃、豪情满怀,策马扬鞭,遥指漫山遍野的契丹大军,朗声道:“今天,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刻,诸位将军可敢为我割下那阿保机的头颅来下酒!”

    “有何不敢,末将请为先锋!”李嗣源挺身而出;

    “好,我来为将军擂鼓,吹号,全军进攻!”

    号角齐鸣、鼓声震天,一队队晋军从里缓缓开出

    李存勖接过两个诺大的鼓槌,轻轻颔首,冷然喝道:“开始进攻。”

    “晋王有令,开始进攻!”

    “咚咚咚!”

    十余骑快马霎时从中军四散而去,将李存勖的军令层层传递下去,倏忽之间,低沉的号角声一转,得激昂起来。那绵绵不息地鼓声更是越发地高亢急密集地雨点。敲打在关东将士的心坎上。滚烫地热血顿时开始沸腾起来。

    战!战无不胜!”

    激昂的鼓点声一下一下的敲击在所有晋兵的心上,全身的热血顿时被激起,前排的步军手中铁枪猛然直刺前方,寒芒一片,高喊战争的号子,踏着方步形成滚滚向前无坚不摧的钢铁刺猬;

    急促地马蹄声中。李嗣源在李从珂、刘知远、石敬瑭等数员将领地簇拥下疾驰而前,来到阵前李嗣源举起手中地钢枪朝天一举,嘶声长啸。李从珂便举起手中地一面三角令旗使劲地挥舞起来。立即有小校长喝:“晋王有令,铁林军中央突进!黑鸦骑兵两翼护卫。”

    嚓!”

    “咔咔咔咔!”

    整整两万名重装步兵,四万只脚掌重重地踩在荒芜地地面上,汇聚成令人窒息地绝响,在这富有节奏而又充满铁血杀气地脚步声中,庞大的步兵方阵开始缓缓向前移动,一边移动一边开始变换阵形。由最初攻守兼备地方阵逐渐变幻成了纯属进攻的雁形阵。

    终于要开始了吗?耶律阿保机眼中掠过一道浓烈的杀机,不愧是李存勖的精锐部队,这支步兵队列整齐、兵甲森严。阵法变化迅速、有序,果然是一支精兵!

    回头一扫周围漫山遍野的契丹军队,一振身躯胸中豪情顿起,大契丹将在他的手中走向辉煌,战吧,这一刻就让向男人似的战吧!

    “吹号。准备迎击!”锵锵锵!”

    绵绵不息的金铁撞击声中,数万名亲卫铁骑拔刀出鞘,沿着诺大地平原摆开了阵形,以骑兵对步兵,他们从来没有畏惧过。

    “轰!”

    整整两万名重装步兵进至契丹阵前两百步之遥处停住。然后将手中地大盾往地上重重一顿。天地间顿时爆起一声山崩地裂般地巨响,几乎是重装步兵刚刚列好阵形。

    “攻!”

    耶律阿保机手中长刀地狠狠斩落,潮水般般的契丹军马瞬间涌了出去,开始是一股股小浪,渐渐的开始汇聚成一股股巨浪朝着晋军形成的那块黝黑的铜墙铁壁冲击而去。誓要冲垮晋军防御阵容。

    放”

    上百名肃立阵中的传令小校冷然下令,上万名弓弩手同时扳动弩机。将手中的箭支狠狠射出。倏忽之间,一片遮天蔽日的箭云已经空中高高抛落。挟带着凄厉地尖啸,朝面前地契丹骑兵厉啸而去。

    “嗖”

    “呃啊!”

    惨叫声、战马悲嘶声绵绵不息地响起,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和呻吟,阵前一片狼籍,但没有人临阵脱逃,契丹人在倒下一骑之后,迅速又有十数匹补上。

    “轰!”

    在付出了数千的伤亡之后。汹涌而前的契丹胡骑就像汹涌的巨浪,恶狠狠地撞上了晋军的拒马阵。顷刻间将晋军的拒马阵撞得支离破碎,这完全是以命博命的自杀式突击,前排的契丹骑兵以自己的尸体硬生生撞开了后续骑兵突进地道路,整千整千的两军将士在瞬间死于非命,不一片刻间契丹骑兵就与晋军短兵相接

    山坡上地耶律阿保机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李存勖在他地马蹄下被踏成碎片的情景。

    “大汗,不好了,快看后面!”

    阿保机眉头一皱,正想喝骂此人,回头一看不由心中大惊,天边出现一条灰线,浓烟滚滚遮盖了半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遮天蔽日的烟尘如一条黄龙般覆盖了半个天空,在疾风的鼓吹之下张牙舞爪般朝这边袭来,在昏暗的天空衬托下显得尤为狰狞,阵后有不少士兵已经出现慌乱,耶律阿保机脸色一片铁青。

    “阿力古呢,他在干什么?”

    “禀报大汗,阿力古还没有回来!”

    “冲,不要管后面,给我全部出击!”耶律阿保机双目赤红,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恍然失措。

    “是,大汗!”

    “大王,快看!”郭崇韬指向远处遮天蔽日而来的滚滚尘烟,大声喝道;

    “唔!”李存勖凝声道,“看来,是时候让反击了。”

    李存审赫然转身,手臂高高扬起,疾声大喝道:“晋王有令,横冲都、黑鸦重骑准备!”

    命令迅速传达到各部,李嗣源双腿狠狠一夹,一柄钢枪已经高高扬起,锐利地枪尖在昏沉昏沉地天空下散发出一团耀眼的寒芒,倏忽之间,麾下各个将校已经纷纷刀兵出鞘,高高举起了手中锋利地长刀。

    “咴律律”

    “嘶”

    马嘶人沸,金属撞击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两万精锐铁骑已经蓄势待发,关墙上,李存勖眼中里掠过一丝莫名的狠色,如今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俱以达到,长期积蓄的力量在这一刻完全爆发,阿保机还能够阻我锋芒么?

    悠然翘首,淡然道:“擂鼓,出击!”

    “晋王有令,出击!”

    李嗣源将手中的钢枪往前狠狠一引,天地间顿时暴起山崩海啸般的呐喊声,蓄势已久的两万重骑就如山洪爆发般**而去。

    “嚓嚓嚓!”

    绵绵不息的脚步声中,两万名精锐枪兵和名精锐刀盾兵同时越阵而出、汹涌而前。

    “嗷啊!”

    “吼吼吼”

    李嗣源策马飞驰在最前面,战马已经开始全速冲刺,脚下的大地正如潮水般往后倒退,冷冽的风吹在口中令人窒息,灼热的鲜血不停的在他体内翻腾,莫名的暴虐感在胸中翻滚激荡。

    就像是受伤的恶狼。正张开血盘大嘴,露出慑人的獠牙,咆切地向着猎物猛扑过来

    一阵呛鼻的味道传入鼻中,漫天的烟尘遮蔽了整个天空,眼前变得灰蒙蒙的一片,耶律阿保机心中一咯噔,知道眼前形势大大不妙,

    “大汗,他们冲过来了!”

    耶律阿保机握紧了双拳,战场上凛冽地杀气令他浑身地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晋军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力,难道说李存勖忍了这么久就是等待这一次的搏命一击?

    “大汗!”

    阿保机蓦然回过神来,后方传来阵阵惨呼之声,形势大乱、敌我不分,只有往前冲,凭自己的兵力优势谁输输赢还不一定,嘶声大喝:“契丹的勇士们,这一刻是决定胜负的最后时刻,拔出你们刀,将前面的一切都踏碎,杀杀杀!”

    “乌拉!”

    紧紧护卫在阿保机大帐旁的亲卫军高声响应,后阵中部分慌乱的契丹士兵随着呼喝之声逐渐汇拢到阿保机的声旁,此时烟尘变得更加浓烈,阿保机的脸色变得更为铁青

    汗!我只是说构思新书而已,并没说这书不写了,其实新书一直在脑中构思,这几天成型了,想动笔而已,别吓我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