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燕幽争雄(二十三)

第一百八十四章 燕幽争雄(二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寒风渐起,一片肃杀萧瑟之气弥漫在空中,在一片烟尘的笼罩之下契丹人几乎有大半已经陷入一片迷蒙之中,后阵不断传来惨烈的呼叫声,被烟雾弥漫了双眼的契丹士兵无所适从,骚乱四起,在相互践踏之下死亡的不在少数;

    “啊嗷!”

    耶律阿保机双眼赤红,眼前的情形让他心如火燎,在一声又一声的长嘶之下,聚集起来的兵马除了精锐腹心军其他不过数万,然而眼前晋军一步步的逼近,就要将自己吞没,再也不能再迟疑下去,凭借这聚齐起来的五万骑兵也要和李存勖拼一拼,这是决定胜负的时刻。

    “勇士们,青牛白马保佑我们,这一刻是我们大契丹族最紧要的一刻,给我冲,将前面的敌人踏碎在我们的铁蹄之下!”

    “乌拉!”

    耶律阿保机的这番豪言重新点燃了身边契丹战士的热血,同时拔出手中弯刀直指苍天,眼中射出恶狼一般凶狠的厉光。

    “杀!”

    五万骑兵同时发出一声怒吼,撕裂了那无形的空气,如怒涛狂潮般向着狂涌而来的晋军步卒席卷而去;

    暴怒的铁骑形成的集群威势足矣吓破任何一个步卒的胆子,炸雷般的轰鸣声直震的人混身发麻,然而他们面对的是精锐的百战之兵,意志已经犹如铁一般的的坚硬,中央步军面对这汹涌而来的契丹铁骑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怯退,齐声大喝:

    “嚯!”

    前排刀盾手将竖盾往地下狠狠一顿,竖盾下方尖锐的部分顿时深深地陷入脚下的泥土中,稳固如石,紧紧跟在身后的长枪兵将长枪透过竖盾间的缝隙将铁枪升出盾外。尾部紧靠大地,瞬时间形成了一座钢铁锐利的钢铁森林,后排弓箭手早已拉弓搭箭,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将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箭支射进契丹人的身体中。

    耶律阿保机看在眼中,眼中厉芒一闪,疾声道:“传令下去,从两翼突击!”

    号角声为之一变,围猎的命令随即传遍整个战场,契丹骑兵数万骑兵顿时一分为三。左右两条黄龙朝晋军两翼飞驰而去。一时间契丹兵马从四面八方攻来。

    后方李存勖环伺整个战场,契丹人地变阵他全部看在眼中,冷哼一声,道:“传令下去,骑兵出击,护住两翼,弓弩给我射!”

    立即有旗手将指令传到到中央阵中,晋军两翼的骑兵开始缓缓加速。准备迎向契丹人狂猛的冲击波。

    “哒哒哒轰隆隆”

    五百步

    三百步

    大地在数万铁蹄之下不住的呻吟,不住颤抖,李存审面目狰狞一现,狠狠一挥手中长剑,大喝道:“放箭!”“嗖”

    晋军士兵在不断的重复拉弓搭箭的动作,一支支狼羽箭从阵中飚射而去,空中形成一道道凄厉的破风声,

    “嘶”

    “呃啊!”

    马嘶人沸声中,契丹骑一匹匹的倒下。没有侥幸生存地可能,在后续汹涌狂暴袭来的铁骑的践踏之下纷纷他们幼嫩的身体与泥土融成一体。这就是战士的归宿,不胜则死。

    晋军方面。在高强度的动作下,已有不少士兵手在微微发颤,那是力竭的现象,只有少数还在不停的拉弓射击,而契丹人却像蚂蚁一般悍不畏死的蜂拥了上来,这一刻没有退缩地余地。

    李嗣源心沉如水,契丹人越是不顾一切的冲击越是说明他们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残肢、断骇、鲜血。这才是战争,只要将契丹人永远地留在这片土地之上才能够报得中原的安定。全身血液仿佛沸腾,一股男儿豪气从心底升起,一声长啸“杀!”

    “必胜!”

    “必胜”身旁数千骑兵齐声大喝,士气冲天。

    骑兵冲锋讲究地是气势,狭路相逢勇者胜,李嗣源此刻没有退路,如果不击溃两翼冲来的这两万骑兵整个阵容都会为之崩溃,冷冷的望着迎面而来的一万契丹骑兵,手臂一挥大声喝道:

    “杀!”李嗣源在声音落下的这一刻带着身后三千铁骑窜了出去,强劲的爆发力让激荡着空气发出的响声;

    “轰隆隆!”

    从上方望下下着苍茫地战场,两股铁流从两个方向急速涌进,五百步地距离一个跨步转瞬即到,两方人马如逆方向的两道滔天巨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轰!”刹那间绽放开来,人马翻腾,尸体抛飞,金铁闪烁,浪花漫天飞扬;

    “死!”

    李嗣源一振臂膀,手中长枪入毒蛇般刺向一名契丹骑士,马上冲刺讲究的是准狠,一击致命,稍微有一点偏差的话性命就会丢在敌人的手中;

    “嘶…”

    随着刺耳的破风声,李嗣源的手中长枪把这个沙陀骑士捅了个对穿,强劲的冲力使得尸体串在长枪上继续往前冲去,战场无处不惊魂,两点精芒由两侧朝肋下疾速而来,如地狱幽芒;

    李嗣源大喝一声,把手中串着尸体的长枪往左边一甩,“砰!”一声巨响,尸体与左侧敌骑重重的撞在一起,战马悲嘶,前腿一软倒塌在地,“喀嚓!”清脆的骨折声传来,地上之人不死也残;

    眼见右侧一点寒芒即将捅到肋下,李嗣源翻身于战马左侧,险险避过,顺势抽出马刀横向一扫,闪亮的刀锋让天空为之一黯,“唰…”锋利的刀刃如风一般割过契丹骑士的脖颈,没有留下丝毫血迹,契丹骑兵的脖颈上裂开了一丝小缝,渐渐的…渐渐的越来越大,终于如注般迸发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一朵灿烂的鲜花;

    “噌!”

    一声刺耳的刀枪交击,李手臂顿时发麻,眼前一名契丹勇猛将领,手持精铁长枪,悍勇异常;

    大喝一声

    “死去!”

    集中全身力气,几乎站了起来,空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手中大刀如闪电般朝那契丹猛将劈去,

    “喝!”

    契丹猛将毫不示弱,手中钢枪犹如螺旋壮旋转着刺向李李嗣源,企图破掉李嗣源这威势慑人的一刀,李嗣源刀锋一转,迎向契丹猛将钢枪。

    “噌!”

    毫无花巧的一次对碰,两人同时一震,各自身后士兵瞬间涌了上来,又是一次惨烈的交锋;

    惨烈的交战在一个小小的范围之内迅速展开,呼喝声、惨叫声、金铁交鸣之声交杂成一片,万物凋零、血染大地,鲜血混合着地上的黑土被马蹄踏成了一朵朵的褐色花朵,瞬间又被搅成乱尘…

    两翼骑兵对骑兵,陷入苦战,中央阵中李存审紧紧的的盯着战场之上每一个变化,每一丝战机都不容错过,而眼前则是最好的机会

    拔出腰中长刀,冷喝一声“铁林军,出击!”必胜!”

    滚滚铁流开始逐步加速…

    “嗖”

    迅猛的一排拇指粗的强弩箭支带着刺耳的破风声穿透了前面一排汹涌冲来的契丹兵,将他们的身体死死的钉在了地上,有些甚至还没来得及闭眼,鲜血顺着枪杆流到了泥土里。

    “杀!”

    蓄势已久的精锐铁林军此刻显露出他锐利的爪牙,一身精良装备犹如装满钢甲的刺猬,两千铁林军战士就是这架钢铁战车的五百根钢刺,在弓弩手的掩护下飞速行驶中不断的掠夺这契丹军的性命。

    视生死如无物,视刀枪如草芥,视箭戈为麦芒,天地无我的豪迈气息,以铁林军为箭头,整个晋军阵容如铁甲战车般向前推进,将前面一切阻挡之人和物通通碾碎。

    “冲冲冲!”

    此时站在高处的耶律阿保机暴跳如雷,不断命令聚集而来的契丹骑兵冲向晋军阵容

    “轰…”

    汹涌而进地两支兵马终于无可避免地恶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猛烈地撞击声,激烈地金铁交鸣声以及惨烈地嚎叫声霎时交织成一片,璀璨地血花轰然绽放,许多士兵还没来得及哀嚎着倒了下来;

    在毫无花巧地正面撞击中,实力决定一切!

    “砰!”

    晋军前排长枪狠狠的刺了进来,身上的重甲让他们免受契丹弯刀的伤害,但契丹战马强劲的冲击力给晋军不小的冲击,在契丹狂暴的集体冲击之下,紧密晋军步兵阵容前排士兵如栅栏般夹在契丹战马与后面同袍身边挤成了肉饼,然而契丹人也没能更进一步,惨烈的战斗在通过人和马的消耗中不停的进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战争从来就没有半点取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