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燕幽争雄(二十四)

第一百八十五章 燕幽争雄(二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呜呜呜”

    激昂的号角声和密集的鼓点声将气氛推向**,士兵们身上的热血片刻间沸腾不止,这一刻只有不断向前,不停杀戮才能发泄心中的抑郁感。

    所有的晋军都冲向前去,同样耶律阿保机所有能用的兵力也派上战场,这一刻将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

    “轰”

    一声巨响,晋军与契丹军形成的两股巨浪在战场的中央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破碎的浪花在空中交织散开,鲜血、兵刃、残肢在空中豁然溅射开来,璀璨而又猩红的景象让天上的太阳都为之黯然。

    “杀!”

    李存审手中长刀向天,身负数十创,全身上下被血迹覆盖,疲惫的身躯巍然如山,面前已经堆成了一座尸山,有契丹人的,也有己方士卒的。

    绞肉战,真正的绞肉战,在晋军疯狂的围击下,环顾四周,双方士兵还在不断的涌了上来,在这狭小的空间中没有丝毫的技巧可言,只有不停的挥刀再挥刀。

    前阵的精锐重甲铁林军果然强悍,在付出千余士卒的生命后硬生生的用盾牌和长枪将契丹凶猛的冲击给挡了下来,没有了冲击力的骑兵在这狭小的范围内的杀伤力远不如配合得当的精锐步军,一个又一个契丹被劈翻在地。

    李存审此时全身赤血,双手微微发颤,过渡的用力让他接近虚脱,护卫在身旁的侍卫只有一人,其他的全部冲到了最前沿。

    绞肉战,疯狂的绞肉战。自古以来民族间的战争是最为惨烈和残酷地战争,士兵的双眼已经为赤热的鲜血所覆盖,只有用更为赤热的敌人鲜血来洗刷。

    双方的统帅同时在相对的高处环视着整个战场,耶律阿保机的身旁则只剩下十数个侍卫,大量的烟尘已经覆盖了整个契丹宿地,从中不断传来凄惨杂乱的惨叫声以及马匹嘶叫地悲鸣声,显然是有一支晋军从中浑水摸鱼,调集这些部落的兵力短时间内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期盼眼前这数万骑兵能够一举攻破晋军了。

    相对方向一个山岗之上李存勖亦是面色冷峻。人事已尽,一切布置都已经到位,只有谁的意志更为坚定,以及谁的士兵更为精锐了,与阿保机不同的是李存勖的身旁还有五百兵力,这是他最后的一颗棋子,在这大兵团作战的时刻这往往可以成为压垮骆驼地最后一根稻草。

    蚂蚁一般的士兵和马匹散布在战场之上的每个角落,契丹后阵暴露的一块空地引起了李存勖的注意。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之色,这说明契丹军已经没有了后续的兵力支援,这说明周德威成功的拖住了契丹人的大部分兵力。秦宝!”

    “末将在!”

    “看见对面的那个山头没,有白羽飘扬,我估计耶律阿保机就在哪里,令你即刻率禁卫亲骑,绕过战场,直接突击耶律阿保机!”

    “遵令!”

    随着战争地不断推进,绞肉之战还在继续。双方士卒一个个的倒下,周围不断传来一声声惨烈地嚎叫声。二千精锐铁林军一轮冲锋下伤亡过半,然而契丹人也不好过。悍不畏死的勇气已经渐渐地消磨殆尽。

    李嗣源此时面目狰狞,带着数千战士不断来回在左翼来回冲杀,随着中军的狂飙突进契丹人妄图从两翼突破的计划也随之破灭,加上晋军骑兵勇猛更甚一筹,他们的抵挡显得那么的无力,战场上的形势隐隐朝有利于晋军的方向倾斜。

    相对于耶律阿保机地面色阴沉,李存勖此时地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见的笑容。等这一刻已经很多年了。回到太原祭奠太庙之时终于可以将父亲地三箭全部归还了李克用临终前交付李存勖三箭,一支箭先讨伐刘仁恭。你如果不先攻占幽州,那么河南地区也难夺取;一支箭北击契丹,当初阿保机和我盟誓结为兄弟,相约兴复唐朝社稷,后来他却背信弃义,你一定要讨伐他;最后一支箭去灭朱温,你如能完成我这三项未实现的心愿,我死而无憾了。)

    “哒哒哒”

    “轰隆隆”

    一阵沉闷的雷鸣之声从东南方传来,仔细一听却是马蹄声,李存勖脸色大变,“难道说耶律阿保机还埋有伏兵?不对,契丹人部族而居,再加上兵马超过己方太多,不可能会将一支骑兵单独调开。”

    对面的耶律阿保机同样的脸色大变,以他多年的征战经历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大批骑兵狂袭而来的声音,如果这是李存勖的另外一支机动部队的话,他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逃跑,“不对,李存勖不可能还有其他兵力,如果他有这么多的骑兵的话没必要留在现在才拿出来。”

    “哒哒哒”

    “轰隆隆”

    马蹄声越来越近,而李存勖与阿保机两人都不敢鸣金退兵,在这焦灼的时刻一旦一方有稍微的松动就会引发全军崩溃,两个久经沙场的统帅又何曾不知,然而他们手上都再无一点可用之兵,只得紧皱眉头凝望这骑兵出现的方向

    “咴律律”

    一阵战马的嘶鸣声传来,一条黑线出现在东南方的,无数点寒芒反射而来,仿佛直接刺入他们的心上。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支骑兵在眼中越来越清晰,从着装之上分明是汉人骑兵的装扮,李存勖重重的松了口气,而耶律阿保机的眉头此刻则拧成了一个结。

    “踏!”

    骑兵在离战场五百步的距离之处停了下来,嘎然而止的马蹄声让耶律阿保机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不少,拧成结的眉头亦舒展开来,他这时可以肯定这支万人骑兵不是晋军兵马,如果是晋军兵马的话此刻胜负已经决出,眼下他甚至看到了一丝完胜的希望。

    李存勖的冷峻的脸此时变得铁青,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到底是何方兵马?难道是刘守光的人,不可能,刘守光早已被打残,能够集起三千骑兵已经是了不得了,更不用说这里近万的骑兵了。

    中央的绞肉战还在不停的继续,苍茫的平原上到处是挥舞这手中兵刃的双方士兵,不断的砍杀,血流瞬间汇集成河,尸体铺满了整个大地;

    整个战场陷入了一个十分古怪的气氛,东南方却有一支近万的骑兵在监视,对,就是监视,仿佛是在角斗场中执法队监视着角斗场中的角斗士搏斗,一旦角斗士懈怠或者出现他们不想见到的情况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其抹杀在这个世界之上。

    整个战场中最为压抑的人就是李存勖与耶律阿保机两人,那感觉就仿佛自己正被人用刀逼着**裸的洗澡一般,恼怒的同时又时刻处在生命的威胁之中。

    “谁敢前去交涉一番不约而同的,跨空间的不约而同,李存勖、耶律阿保机同时大吼而出,以驱散心中的压抑感。

    “某愿去,大王!”/“我去,大汗!”

    “好,是条汉子,回来后即升上骑都尉!”/“不愧是我契丹人的壮士,回来之后大有封赏!”

    “谢大王!”/“谢大汗!”

    不一片刻从两方后阵同时驶出两骑,直奔那突如其来的一万骑兵之处而去

    东南方的山坡上李骑马静静的肃立在前,只是静静的望着这片宏大的战场,宏大,壮观,豪迈,这就是大兵团作战,此时在远处观看有何身陷其中有所不同,心中莫名的有一丝苍凉,诺大的战场,大兵团作战,这曾经是他的梦想。

    从前的他只是在战场之中不断挣扎的一名小兵,性命随时要化作一尘土的士兵,而眼下则是超然于战场之外临视的战局主导人,这是通过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堆砌起来的啊!

    “将军,咱们什么时候出击?!”马六的声音将李从感悟中惊醒。

    “出击,为什么要出击?”

    马六顿时一愣,不明所以,但见李一脸的轻松不敢再问。

    “将军,两边同时驶来一骑!要不要射杀了?”有侍卫急声道。

    李淡然一笑,挥了挥手道:“放他们过来,等的就是他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