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燕幽争雄(二十五)

第一百八十六章 燕幽争雄(二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呜呜呜”

    “咚咚咚!”

    倏忽之间,低沉的号角声一转,得激昂起来。那绵绵不息地鼓声更是越发地高亢急密集地雨点。敲打在关东将士的心坎上。滚烫地热血顿时开始沸腾起来。

    战!战无不胜!”

    高昂的奋战声如炸雷般重重的敲击在所有晋兵的心上,全身的热血顿时被激起,前排的步军手中铁枪猛然直刺前方,寒芒一片,高喊战争的号子,踏着方步形成滚滚向前无坚不摧的钢铁刺

    急促的马蹄声中,李嗣源在李从珂、刘知远、石敬瑭等数员将领地簇拥下疾驰而前,不断挥舞着手中地钢枪来回冲杀在步军阵容的左翼,不敢有丝毫差错。

    嚓!”

    “咔咔咔咔!”

    数万名晋军精锐步兵重重地踩在荒芜地地面上,汇聚成令人窒息地绝响,在这富有节奏而又充满铁血杀气地脚步声中,庞大的步兵方阵开始缓缓向前滚动,一边移动一边开始变换阵形。

    然而见识到晋军的精锐悍勇之后契丹人逐渐改变了战法,由集体冲锋回到了他们熟悉的围猎战法,通过不断的袭扰、穿凿来击溃晋军。

    这场绞肉大战进行了一个时辰,阿保机回头一扫一片苍凉的战场,以及少了将军三分之一的军队心中一阵绞痛!

    “吹号,奋勇向前!”

    “攻!”

    耶律阿保机手中长刀地狠狠斩落,轮换的契丹军马潮水般瞬间涌了出去,开始是一股股小浪,渐渐的开始汇聚成一股股巨浪朝着晋军形成的那块黝黑的铜墙铁壁冲击而去,誓要冲垮晋军防御阵容。

    放”

    上百名肃立阵中地传令小校冷然下令。上万名弓弩手同时扳动弩机,将手中的箭支狠狠射出。倏忽之间,一片遮天蔽日的箭云已经空中高高抛落,挟带着凄厉地尖啸,朝面前的契丹骑兵厉啸而去。

    “嗖”

    “呃啊!”

    惨叫声、战马悲嘶声绵绵不息地响起,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和呻吟,阵前一片狼籍,但没有人临阵脱逃,契丹人在倒下一骑之后。迅速又有十数匹补上,燎燃,李八千骑肃然屹立于东南方的山岗之上,冷漠的望着这一切,仿佛是旁观者。

    “哒哒哒”

    两方使者疾速奔驰而来,李嘴角微微一挑,道:“举

    “遵令!”

    “拔刀!”

    “锵!”

    一声整齐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彻云霄。杀气凛然于半空之中,怅然间契丹使者骇的猛拽缰绳,身下战马腾的树立而起,嘶鸣不止,恍然一阵之后两人晋军一方使者翻身下马,缓步谨慎地走了过来,契丹方使者一见亦不肯示弱,翻身下马走了过来。

    李扭头示意马六前去招呼,马六驱马向前。高声喝道:“来人是谁!”

    “在下晋王使者!”

    “我是契丹大汗麾下使者!”

    两人抢声回答,生怕被对方抢去机会。李示意将两人带到马前。

    “你们所来何事?”

    李的问话让前面两名使者顿时哑然,大军临近还问对方所谓何事这确实让他们无从应对。怔怔的望着李,还是晋军使者首先反应过来,道:“晋王派我来向将军问好,敢问将军是那方人马?”

    “嗯!”李冷声一哼,怒眼瞪着晋军使者,马六随即会意,怒喝道:“好大的胆子。敢质问我家将军。你算个什么东西?”

    “非非质问,只只是以为你我同族。好好齐心协力共击这契丹蛮贼!”晋军使者在李那锐利的眼神逼视之下抬不起头来,但也算是久经战阵之人终究仗着胆子将这一番话说了出来。

    契丹使者闷哼一声,上前一步以生硬的汉语说道:“这位将军,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三十万大军邀将军共同驰骋这燕幽大地,我家大汗说了,只要将军携手相助,将军想要这燕幽的那一块土地都可以由将军挑选。”

    李笑了,笑得很诡异,让面前的两人都忍不住地有点心悸,他们不知道面前这位不速之客笑的含义。

    整个战场陷入了一个尤其诡异的气氛之中,双方士兵在战场中央搏命厮杀,决定胜利天平的不速之客却在不远处悠然自得,两方统帅李存勖与耶律阿保机既希望又不希望这个不速之客的横插一刀,矛盾之心在不断的纠结着他们的心。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两方使者在静静的等待着面前这位将军地答话,却又不敢随意开口,汗珠从额头上不断冒出,瞬间浸湿了整个脖口上的衣襟。

    然而李却是始终带着一丝神秘地笑容在欣赏着这个宏大的场面。

    沉寂、压抑,晋军使者仿佛觉得自己地心都快要爆了出来,脸色隐隐的发白,李朝契丹使者招了招手,道:“回去跟耶律阿保机说,他出的条件不够打动我的心,叫他再盘算盘算。”

    “呃这!”

    “嗯哼!”马六等一众侍卫如凶神恶煞一般驱马向前,长刀出鞘,怒目横视,契丹使者长叹一声翻身上马奔驰回去。

    晋军使者心中一松,如今终于可以排除他们站在契丹一方的可能了。

    “你!”李指了指晋军使者

    “在,将军!”晋军使者连忙上前,恭谨行礼。

    “你们回去跟晋王说,说我李只是来看看而已,叫他放心的打吧!”

    “这”晋军使者迟疑了一下,道:“将军,恕在下直言,眼下契丹人已露败迹,将军只需大军一挥,与我军合击,片刻大败契丹,将军亦为汉人,总不忍心看我中原百姓沦落于蛮贼马蹄践踏之下吧!”

    李微微一笑,道:“你莫不是没听过我的名字吧!你可知我与李存勖是多年地老朋友了,你先回去,问问他当初地帐怎么算!”

    “将军!”

    晋军使者还想再说什么,李身旁侍卫已经凶神恶煞般挺身向前,面目凶恶的逼视着他让他离去,晋军使者轻叹一声转身上马疾驰而去,带起一缕尘烟。

    望着晋军使者怅然而去地身影马六凑上前问道:“将军,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了么,双方杀的正紧,我们只要一冲,谁人能挡?”

    李颇有深意的说道:“有些事情其实比杀有趣的多。”

    契丹使者已经跪倒在耶律阿保机面前瑟瑟发抖,旁人已经看到此时耶律阿保机的脸上变得青白青白,战场受制,后方大乱,东南方不明强敌窥视,三方压力之下让他已经失去了从前的那种雄姿英发的气势。

    “他到底是那方人马你都没问清楚,你个废物!”耶律阿保机一脚将那使者踹倒在地。

    卢文进向前一步道:“大汗,如我估计的不错的话应当是沧州李。”

    “李?什么人物?”

    “此人为中原梁朝之人,一年前驱张万进据沧州,瞬间崛起,此人传闻与李存勖仇怨颇

    耶律阿保机微皱眉头道:“此人既是梁将,又为何孤军北上幽州?”

    “难道是想来分一杯羹?”

    “哈哈哈”耶律阿保机突然笑了起来,“如此,我们就是答应他又如何,回去告诉那个李,这次如果帮助我们剿灭晋军即任他为卢龙留后(即卢龙节度使留后,相当于代理省长)!”

    “大汗!”卢文进欲言又止。

    耶律阿保机拍了拍卢文进肩膀道:“不用急,只是先拖住他而已,待击败李存勖重新整顿军马之后怎么安排还不是我们说的算嘛!”

    “是,大汗英明!”卢文进心中稍安。

    “什么?李!”李存勖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喃喃道:“他何来近万骑兵?”

    郭崇韬道:“大王,眼下不是犹豫之际,当速下决断那!”

    李存勖恼羞成怒,怒道:“下决断,下何决断?此人挑这个时刻来此能安什么好心,况且你没听他说没,他要跟我算当初的帐!”

    “属下以为此人只是贪图钱物而来,只需许以重利,其必允之,况且眼下战局于我有利,只需拖住便可,待我大胜阿保机之后就由不得他了!”

    李存勖点了点头,对方才使者道:“去跟李说,我愿意以其为卢龙留后!”

    好吧,过年后再发新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