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曙光

第一百九十一章 曙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幽州燕王府

    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燕幽大地,这一年的冬天仿佛特别的冷,燕王府议事厅却是暖气哄人,厅中央赤红的火炭在发出的热气将整个厅与外面的寒冷隔成了两个世界。

    “将军,景都史、史都史、王参军、韩刺史(韩延徽,李欣赏他的才能,有意将他纳入自己的亲信集团之中,特地派药元福从锦州将其调来。)请见!”马六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李闻声放下手中的书,应声道:“哦,快请他们近来!”

    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寒彻透骨,最先进来的两人不由的一阵抖索,议事厅中的暖热让站在门边的两人感受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大人/将军!”

    四人依次行礼肃然而立,近些年来李的身上越来越有为上者的霸气。

    “快坐,快坐!”李朝外大声喊道:“马六,去热点酒来,再弄点牛肉来!”

    马六往里一探头,应声道:“遵令!”

    “这小子,告诉他在这里不用行军礼,说了这么多次都不听!”

    韩延徽立即起身严肃道:“礼不可废,马六身为侍卫理当遵循上下之礼,将军今后亦不可随意处之,为上者当行为上者之尊!”

    “呃”李顿时哑然,他以前和一帮老弟兄都是大大咧咧,没想到韩延徽会如此正经。

    王处存见李脸色有点不对,忙出声缓和气氛,道:“将军,听闻杨师厚此时正率大军北上与李存勖对峙,这可是咱们的机会啊!”

    “哈哈。是啊,这场大雪下得可真及时啊!

    “咄咄咄”

    敲门声响起,门被推开,马六端着两个大盘进来,一个盘子上是两坛烈酒,一盘是满满一扇冒着热气的熟牛肉,将酒和食物分散众人之后,躬身退出厅外,轻轻的关上了门。

    航川、化元,还记得当年咱们在野河时的情景吗!”

    景延广一听兴致顿时高涨,放声道:“记得,当时咱不是被李存勖追杀得像那个什么一样四处逃窜嘛,差点脑袋就丢在哪儿了,不过说起来要不是当初的搏命哪儿地现在的荣华富贵,唉。只是可惜了当初跟着咱们搏命的那三百兄弟了,胡老三上次守城的时候也死了,剩下的也就两三个了!”说着说着景延广神色渐渐的黯淡了下去,掩不住的伤感。

    李拍了拍他肩膀,将杯中的酒洒在地上,轻声道:“来,老弟兄们,这是我李敬你们的。”默然片刻,接着道:“喝。只有我们活地更好,这些老弟兄才不会死的白费。只有我们取得更大的战果才能保证让更多的人安居乐业,将来我要为这些死去的弟兄建一座更大的墓碑。要让他成为燕幽甚至是中原的圣地!”

    此时韩延徽的眼中仿佛亮了一下,他从李地身上看到了别的军阀不一样的东西,虽然李同样的充满野心和**,但这种野心和**不是那种贪图富贵、权势的野心,而是征服的野心,他是为为战而战;然而他又从李的身上看到了仁慈的一面,当然。他是对自己人的仁慈。在锦州之时他早已经见识过李地狠辣。

    起身行礼道:“大人!”

    “藏明,有话直说。这里都是自己人!”

    韩延徽从袖中取出一个折子,递上前肃然道:“大人,如今卢龙初定,内忧外患百废待兴,眼下实不是安享之际,吾昨夜书写一折,还请大人过目!”

    李接过翻开折子,细细浏览一番,深吸一口气,脸色变得尤为古怪,再次反复把玩了许久,眼中闪现出一丝精芒,视线瞟向韩延徽,韩延徽神色依旧,折中韩延徽措辞极为客气,但隐隐有指责和咄咄逼人之意,李的目光落到了最后一句臣请大人自立为燕王之上。

    “哼!”

    李愤然将手中折子摔在递上,来回地度着方步,众人噤若寒蝉,然而韩延徽却依旧一幅正气盎然的样子,王处存小心地拾起地上折子翻开细细浏览起来,心中了然,上面写道:

    “大人在上,延徽拜上,半载以来,风云变幻,自锦州之时拜入将军麾下起,延徽已见识过将军雄威,将军率万余精兵北上南下,莫不纵横,将各方枭雄**于股掌之中,数月之间,据燕幽基业之地,实乃不世之雄主!

    然,数月之间折精兵数千,将沧州之基业毁于旦夕,陷锦州于蛮夷之重围,幽州之内乱,可谓犹如无土之木,摇摇欲坠矣;将离兵疲,民心不归,强敌环伺,山雨欲来无避处矣!

    延徽昼夜不眠,思虑过千,自古成基业者必然有此一劫,然若不能取前车之鉴,终难逃覆灭之灾,古延徽上书言五事,望大人详察知!

    其一,沧州初平,根基未稳,大人置基业于不顾劳师远征,是为大人一意之孤行尔,究其因,乃大人身边缺少谋臣,二则是大人太过自傲,此非成大事之道也,愿大人今后兼听并收,广置谋臣。

    其二,吾观大人之志不在一州,如只在一州,以大人之雄武军略不难平昌威盛,若大人意在一方豪雄,则需军政文武并修,勤勉不辍,文为柔、武为刚,柔不易挡,刚则易折,刚柔并济方为正道,然大人经略北方以来,凡军事事必躬亲,政务无论巨细却悉数委于他人,自古至今,未闻穷兵黩武者不失其国,大人当以此为戒,百姓亦由此归心。

    其三,千军易得良将难求,天下之才,广布四海,然今大人帐下可用之人有几人乎?治理天下,政务、军备、辩才等无一不需要人才,然大人麾下人才治一州尚且不足,何况卢龙乎?燕幽之地,人才辈出,大人却任人唯亲,将燕幽有德才之人弃之,长此以往,必为他人所用,到时大人悔之晚矣!

    其四,大人治理内政往往皆由一言而定,了无常规,毫无法度,此非长治久安之道,以至于士庶不分,伦常尽丧,当务之急是制定一道行之有效的律法以证实视听,不出三年,卢龙可大治。

    其五,行远交近攻之策,大人已与契丹定下三年之约,北方之忧已解开,眼下只剩下晋军之惑,可多派喉舌渗入其后方,多方挑拨,如杨师厚定难,使得两相不得相顾,我可潜心经营。

    最后,臣代表众文吏请大人继燕王之位,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延徽叩首!”

    王处存望向李,此时李已经恢复了平静,背身目视前方一动不动,王处存望了望景延广与史弘肇,两人连忙摇了摇头,他们可不敢在李恼怒的时候触他眉头。

    “唉!”

    李一声长叹打破了僵局,朝身后挥了挥手道:“都回去吧,让我先好好想想,可能我真的错了!”众人默然行礼,轻声的退了出去,轻轻的关上房门。

    夜,片刻之间就降临了,李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卧房之中,幽幽烛光地透过薄薄地灯罩射出来,在昏暗地房间里洒下一层浓浓地诱惑.空气里弥漫着异样地气息,有些灼热、有些暧昧。

    “将军,你回来了,妾为您更衣!”

    暇儿一袭来轻衣披纱,乖巧地迎了上来,香炉中青烟袅袅,熏得李一阵舒坦,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暇儿轻巧地脱下李的衣裳,跪坐席上,用热水温柔地擦拭着李强壮地上身,火光照射在那强壮的胸肌及手臂上泛现出金属般的光泽,那一道道纵横交错地伤疤构成了男人最诱惑的魅力。

    “紫儿呢!”李问道。

    “紫儿姐姐身子疲乏了,睡了,这几天肚子里的小家伙闹得厉害呢,将来肯定是个勇猛的将

    李幸福一笑,几年了,终于也快当父亲了,想想也真不可思议,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爷,奴家也想要一个。”暇儿的此时面如桃花

    李逗趣道:“想要什么啊?”

    暇儿本就粉红的脸此时更是红到了耳跟,轻咬朱唇,娇羞着细细蚁语道:“奴家也想要个孩子!”

    李地眸子霎时变得灼热,有如战场之上对敌杀伐时般地光芒灼灼地流露出来,直勾勾地盯着暇儿罗衣覆裹下那两瓣滚圆地**,一双大手忍不住探了过去.

    暇儿顿时娇躯一颤,脸颊顿时一片绯红,李那古怪的大手已经顺着暇儿修长光洁地**游移而下,直探幽谷.

    暇儿嘤咛一声瘫软在李怀中,娇躯霎时变得滚烫滚烫,李一把撩开那碍事的轻衣薄纱,两团玉峰高高耸立,夺目而出,大片雪白地肌肤,柔嫩如水、吹弹可破,李用手轻轻一压,两团**却有弹之欲出之像。

    “赫!”

    李地呼吸逐渐粗重起来,探手环住暇儿地细腰将她丰满地娇躯重重地掼在柔软地锦缎上,再用力扳开暇儿地双腿,翻身骑了上去,房间里霎时响起一声勾人心魄、却又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地呻吟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