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招贤纳才

第一百九十二章 招贤纳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冷,风刀子一般的滑过城中卫兵的脸,一片片雪花飘散在四处。

    城中百姓此时心中暖烘烘的,大战过后让他们享受了片刻安宁,最为难得的是新来的节度大人不但免去了今年的赋税反而发放粮食给他们过冬,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更有几个老人甚至跪在地上向上天祷告,乞求上天保佑新来的节度大人平平安安。

    随着战事结束,安民免赋的告示张贴,城中各大行当都重新开业,幽州城中唯一的一处酒馆中此时却热闹非凡,幽州城千年的传统让一些士人及百姓都有了在酒馆中温上一壶好酒坐一坐的习惯,而幽州之战的情形及新来的节度大人生平成了人民口中的话题。

    当然他们不敢直接议论节度大人的是非,况且李大人一来比之刘守光的残暴不仁已是好过太多,人们的口中无一例外的是一致认为李大人的布局可谓鬼斧神工。

    凭万余兵力驱契丹,据晋军,虎口夺食,将燕幽之地重归旧统,每样功绩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掌柜的,再来壶酒,要烧刀子啊!”一名食客说到高兴处赫然大喊。

    “来嘞!”内堂帘子掀开,一名精硕的年轻人端着一壶酒小跑着出来,将一壶酒送到那桌前,笑脸道:“客官,您慢用!”坐在靠窗边的一个角落的一桌上,一个身形销瘦的文士恭谨的对对面一个威严之人道:“大人,你看我选的人怎么样!”

    对面之人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小子很机灵,是做这行地料!”

    如果有军士看到此人的面貌绝对会大惊失色,这正是新来的节度大人李。

    中间一桌数个商客在高谈阔论。李刺激经济的数条政令一发,各地的商人仿佛就像闻到了腥的猫,从四处涌来,最远甚至有从洛阳来的,其中一人微微已有些许醉意,打着酒嗝道:“话说前不久幽州之战到底是何情形,听说契丹人百万人马,为何大败而归!”

    燕幽民风彪悍,同样也热情好客。旁边桌上一人接话道:“这你都不知道,这是咱们李节度的不凡之处啊!”

    一名商客立即问道:“有何不凡,我听说这是晋王与契丹人两败俱伤,李节度只是捡了个便宜而已!”

    “错了,错了!”一名酒客摇头晃脑的说道:“这位兄弟见识太过浅薄,晋王与那耶律阿保机何等人物,能够看着别人从自己地口中捡去到手的食物?”

    众人齐齐点头,只觉有理。这名酒客见众人关注,悠然自得,颇为得意,抿了一口酒之后,吐出一股白气,一扫周围众人道:“方才那位壮士说的不错,此乃李节度的不凡之处了,军事靠的不仅是武力,更靠的是布局。所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这人突然停了下来。众人正听到兴处,不由一阵着急。都盼望着他继续说下去,其中一人先忍不住道:“缪先生,你倒是继续说下去啊!”

    这位缪先生敲了敲桌子,指了指酒壶,空空如也,旁人随即会意,高声喝道:“掌柜的。再来壶酒。算我的!”

    “好嘞!”

    缪先生倒满酒杯仰头灌入喉咙,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已是泛一片红润,道:“契丹三十万大军南下,意将整个燕幽纳入囊中!”

    一个商客立即质疑道:“三十万,不是百万么?”

    旁边一人微微皱眉,喝道:“好好听先生说,别打岔!”

    顿时整个馆中再次安定了下来,目光齐齐聚集到缪先生的身上,缪先生清了请喉咙,接着道:“然晋王新的卢龙不久,当然不会束手放任,率精兵七万北上,晋军虽兵力远不如契丹,但胜在精,一军足可挡契丹数军,虎狼相争,如无李节度从中运筹帷幄孰胜孰负尚未可知。”

    一心急的立即道:“李节度不过万余兵马,有何能耐!”

    在众人责怪的眼光之下那人静静的闭上了嘴,缩了回去。

    缪先生轻拍桌子,道:“这位兄台说的对,李节度区区数万人马有何能耐改变幽州战局,看起来万余兵马在数十万大会战中不值得一提,但他却可以决定着战争的走向。”

    正当缪先生要准备高谈阔论之时,一旁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哼,说来说去,你只不过为李歌功颂德而已,李何德何能,如晋军或契丹大军再次来袭,大战再次爆发,是问以其区区万余兵马又能保幽州几何?李是为我燕幽之最大祸首矣!”

    顿时满座都静了下来,众人都为这怪人狂妄地论调给吓住,李虽下了安民令废除许多残暴的刑令,但够胆如此直接地指责节度大人的确实是胆大包天,但仔细想想这怪人说地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李入主以来的众多有利百姓休养生息的行事已隐隐让众人的私心偏向李,一名酒客也不知是不是涨红了脸,忍不住反驳道:“你胡说什么,李节度英明神武,不出数年时间,卢龙休养生息一阵便可恢复往日昌盛,到时何俱外来势力?”

    周围立即有人附和。

    那怪人嗤道:“我知你等一心向着那李,然我四处游历,此时只做公平论,这种事情看得多了,如今乱世,一方节度非武力强大不可守,武力强盛则可保护农耕,百姓方可归心,然如今的李节度,有武力否?”

    这怪人仿佛越说越有劲,将杯中酒全数灌下,又道:“即无武备,当有强大靠山,然李既不容于晋,眼下又与梁疏远,届时可有盟友乎?李本据沧州,背靠梁,有依有托,兵马亦足够,潜心经营数年倒未必不可成一方雄豪,然此次以全副身家北上燕幽,弃基业于不顾,根基以失,如今有如无根之木,飘摇难定矣!”

    待着柜台处的掌柜的皱了皱,上前去一把按下那怪人道:“先生醉了,先回客房歇息一番可好?”

    缪先生瞟了一眼那怪人寒蝉地衣着哈哈一笑,道:“多说无益,虽然我全然赞同先生之论,先生高才,令我等茅塞顿开,然先生为何沦落至此啊!”

    那怪人也不恼怒,斜眼望着缪先生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

    “井中之蛙,安窥天地之全貌?”缪先生毫不相让,两人在馆中隐隐有对峙之相。

    论辽代“一国两制”双轨行政制度

    北、南分制,即契丹人与汉人“因俗而制”,是辽代统治地一大特色。辽对地处长城内外社会经济和政治落差较大的不同民族与地区,采取“一国两制”,从中央到地方实行双重体系,“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注《辽史》卷4《太宗纪上》。),即以奴隶制统治契丹广大畜牧业地区,以封建制统治占领地渤海幽云十六州等较为发达的汉人农业生产地区。“以国制治契丹”,既没有脱离契丹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水平,没有超越时代而采用汉制即封建制,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尽量吸取先进的文化,有利于契丹的进步和强大;另一方面,“以汉制待汉人”,使具有先进的封建生产方式的地区得到继续发展,防止了这些地区的社会倒退。历史证明,辽北、南分制的双轨制度适应了政治经济极不平衡的辽代统治,是成功而值得借鉴的一份宝贵遗产。

    1.汉文化对契丹的冲击和影响正当中原处于五代十国分裂割据之际,契丹族在北方草原上日渐兴盛。公元神州元年),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建立契丹国(后改称辽),从此称雄北国,威震四方,形成“东至于海,西至金沙,暨于流沙,北至胪朐河,南至白沟”(注《辽史地理志》。)的大辽帝国,同后来的中原北宋王朝相抗衡,历时二百余年。在阿保机建国前后,由于汉文化的影响与渗透,契丹的政治和经济发生了深刻的变革。阿保机建立契丹国之前,在连年的对外征战中俘掳了不少汉人。此时中原混战,后晋、后唐战火不休,南方的割据政权之间也是烽烟四起,民不堪命,又有大批汉人逃往北方契丹地区。汉人韩延徽建议阿保机对汉人实行异于契丹人的统治措施,置州县城郭使其居业,保持汉人的生产生活习俗与制度,这就是头下军州。头下州城的设置促进了农业、手工业的发展。农业也开始引起辽统治者的重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