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请为卢龙节度使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请为卢龙节度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酒馆年轻的掌柜用眼角瞟了坐在角落的李一眼,见李脸色依旧平常不由心中大定,哈哈一笑,上前道:“两位同为非常人,不可伤了和气,今天的酒菜钱算我的,如何?”

    堂中众人顿时再次恢复了方才的热闹情形,觥筹交错之间呼喝声四起,坐在角落旁的李与王处存放下手中杯子默默起身,掀开帘子大步而去,临出门前王处存对着那年轻掌柜的深意一瞥。

    半刻钟之后那堂中争执的两人的资料便上报到了李的桌上,那缪先生真名为冯道,字可道,起先为刘守光参军,至李入主幽州,他亦隐姓埋名在乡间,闻李招贤令却又不敢确信李为人,隐忍不出仕。

    那怪人名仇殷,于朱温麾下任钦天监,精于星相历数,不知为何流落到幽州。

    李脑中立即搜索着两人的资料,冯道是中国大规模官刻儒家经籍的创始人,在这武人跋扈的年代是一名难得的正统文人,为人能自刻苦为俭约,任用贤才很是有一套,但这个人的政治道德就为人所不齿,一生侍四朝十帝,犹如墙头草,风吹那边就倒那边,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这些文人,生在这个乱世保命是最重要的。

    仇殷这个人李想不起来他资料,印象中仇殷类似于玄学家,占星卜卦测国运,李虽然不信这些东西但本着百家争鸣及人尽其用的原则这当然不能够放过。

    其实李此刻最想的是要一个纯粹的谋士,王处存虽然也是个纯粹的谋士,但他偏向于阴谋诡计,大战略战术上并不是他的强项,李心目中有一个最佳人选,就是朱温地第一谋士敬翔。朱温能够从一个区区流寇发展到第一大军阀他的功劳不可忽视,梁朝中唯一能够与李存勖的首席谋士郭崇韬抗衡的只有敬翔,而相对来说敬翔更是一位纯粹的谋士,而郭崇韬还有点智将类型。

    历史上朱温被杀后敬翔就一直被冷落,最后到李存勖攻破东都时自尽而死,最主要是这个敬翔善用诈计,在朱温兵少时急于扩展自己的势力,而常常苦于兵力不足而无所作为,想出去征兵又怕各地的军阀阻挠。是敬翔献出了良谋奇计,朱温照计行事,果然大有收获,不但小胜敌手,更主要的是每次都能借机招兵扩军达十倍之多,朱温的兵力逐渐得以扩大。兵不厌诈地计谋被敬翔运用得灵活自如,使得朱温势力迅速超过了河东地区的李克用。

    这个完全符合李现阶段的情形,燕幽出猛将。却少谋士文臣,李暗自后悔,当时在洛阳之时远没有想到今天的情形,要是当时直接把他掳过来该多好。

    堂下王处存会意,轻声道:主公,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处置?”李巍然一笑,道:“我要登台拜士!”

    “拜士?”王处存略一沉吟,随即会意,躬身道:“主公英明!”

    李自顾道:“我认为要真正一统燕幽除了要将各方将领统束归一之外。最重要的是民心,民心来源于何处。就是政策,政策是靠人执行。武人治国始终不如文人,燕幽之地不缺猛将,但缺文士,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我这里就是要做一个表率,我李对待文人也同样和武人一样重视。”

    王处存心中颇为触动。再次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处存代表天下文士谢过主公的仁义!”

    李哈哈一笑,道:“允直你还算文人么。跟着我北上南下,四处征战,比普通的新兵可是厉害不少呢!”

    王处存老脸一红,诺诺不敢言。

    李脸上一正,道:“对了,咱们地鹰眼可曾渗入进了大梁(开封)?”

    王处存道:“已经布置进了一名内堂人员,十名外堂人员,主公可有何吩咐?”

    “我要你掳一个人过来!”

    “请主公吩咐!”

    “敬翔!”

    “敬翔?”王处存抽了口凉气,眼下虽然敬翔为朱有贞所猜忌,但毕竟贵为三公,也不是那么容易好掳的,弄不好还要损失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内线。

    “人手不够的话我从军中调点人给你,我看化元训练的那一帮兔崽子不错。”李想起前日巡视神武营时看到的情形嘴角边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主公!”王处存转身欲走,突然想起一事,返回道:“主公,还有一事,如今我已占得燕幽大片,是不是要向朝廷上书自请为燕王!”

    李蓦然一醒,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一茬,心中暗忖名义上自己还是属于梁朝,有杨师厚在梁朝的中原正统就还存在,但如果向梁朝称臣就相当于打了李存勖一巴掌,左右思量之下还是决定暂时向梁朝称臣,李存勖刚受重创,且如今杨师厚兵威正盛,两年后杨师厚身死情况说不定就大为不同,当下不再迟疑,凝声道:

    “上书与皇帝,自请为卢龙留后!”

    “主公!”王处存还想劝说李自立为燕王,但一见李坚毅的神色随即不再言语躬身退走。

    “报!孙大人、韩光嗣、张大人、韩延徽大人求见!”

    侍卫高声在外喊道,李长舒一口气,朗声道:“请!”

    幽州初平,急需内政人才,李一早就命人去沧州将一些使得顺手地人接来,孙鹤、张砺、韩光嗣以及秘书郎孙晟等一众官吏都调了过来接手幽州政务。“大人!”

    四人依次而进,躬身行礼,如今李名义上也是一方军阀,在他们眼中李更是一个有着雄图大志的领导者。

    “诸位免礼,先坐下,这些天辛苦诸位了,幽州地情形如何?”

    众人依官位大小依次而坐,韩光嗣起身上前一步行礼道:“大人,幽州的大致情形统计出来了。”

    “哦,快念来听听!”

    韩光嗣从袖中中拿出一张折子,翻开朗声念了起来,“幽州口二十万户,涿州八万户,顺州十万户,平州五万户,蓟州十一万户存粮不足十万斛。”

    李听到存粮不足十万斛时顿时一怔,疾声问道:“什么,十万斛?银钱呢?沧州地存粮呢?”

    “银钱、珠宝、金锭折算总共六十万贯!沧州之余已全部算入其中。”韩光嗣脸上不带丝毫表情。

    李心中一冷,这些年卢龙在刘守光父子的折腾之下已经是大不如前了,这点粮食和钱物还不够养军队的,当务之急还是要稳定幽州局势,有一个稳固的后方才能够扩大兵力,才能够谈进取。

    一个词从脑中迸了出来,富国强兵,扫了一眼堂下四人缓缓道:“富国强兵,强兵我自有主张,富国之策还请诸位教我!”

    孙鹤进前道:“民以食为天,富国之策唯有以农为本,农富则国富,劝教百姓多事桑田,吃穿皆以此为出,沧州之时已颇见成效,要不是唉!”想起苦心经营的沧州就这样放弃孙鹤实在是心有不甘。

    张砺察言观色,见李面现尴尬忙出声道:“以农为本是必然,然商道亦不可弃之,此前我军谢铭商队为沧州换的不少好处,且我船业宏大,此乃军机也!”

    李点点头,却间韩延徽久久不发一言,前番他耿直及大局发展观给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便问道:“藏明,你可有何高见!”

    韩延徽微微一行礼,正色地说道:“以农为基台,以牧畜、工业为梁柱,以商为墙泥建瓴,三者并行,农业为基台,民以食为天,没有农业昌盛,任何事情都办不了;以工为梁柱,马、兵刃、辎重、船厂等,一支战无不胜地军队靠的不仅是勇武,更重要地是兵器、甲胄的精良;以商为构架,才能真正富国。”

    众人默然点头,气氛渐渐的变得热烈起来,在你一言我一语中不知不觉将李心中一些难题都解决了,众人纷纷惊叹韩延徽的大才,李更是心中赞叹不已,暗自感叹真的捡到宝了。

    凝视窗外,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絮絮冉冉好不飘逸,紫儿手中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鸡汤徐徐而入,那微凸的小腹激起李心中一片暖流,这个冬天不太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