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拜士大典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拜士大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年关将近,各地纷飞的战火也普遍都停歇了下来,整个中原大地迎来了难得一刻安宁,经过几个月的准备李已经将燕幽乱如麻的形势逐一理顺,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李开始准备登坛拜士。

    登坛拜士这倒不是李先创,古来就有,但在这武人跋扈、军阀乱政的时代倒是十分罕见。

    天公果然作美,在登坛拜士的这一天天气格外的清爽,清空旭日,万里无云。

    由于是年关,城中百姓十有**都闲散家中,加上李特意的引导之下幽州城中央的青石台之下已是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百姓,所谓的万人空巷亦不过如此吧。

    “真壮观啊!”

    扮作普通侍卫的小乙隐藏在李的身后感叹的说道,这段时间小乙同卓娜一起捣鼓了一个女兵营及童子军,李只当好玩也没管她们,任由她们折腾。

    韩延徽还是那副不苟一笑的样子,严肃的说道:“太宗曾有云,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所向万事皆顺!”

    李静静的望着祭台之下的百姓,在神武军及羽林军的维持下,百姓有秩序的保持了沉默,一双双炙热的目光盯着台上的李,自李入主幽州以来不但带给她们安定的生存环境而且免除了她们所有的赋税,这都是看得见的好处,比之刘守光时期有如天上地下。

    “吉时已到!”

    着华服的司仪拖着长音蓦得一声唱喏,紧随着同时响起十数声高鸣的牛角声,本就安静的祭台之上更是一片宁静,急促的鼓乐声,沁人心脾的编钟声,荡气回肠地击缶声依次激荡而过。祭奠仪式正式开始。

    一身墨黑金丝绸边的隆重华服,李踏上祭台,司仪开始祷告天地,行三拜九叩之大礼,持旌旗,上接天意引动神灵,这一切在百姓看来显得无比的庄重于神秘。

    李此时也显得尤为沉稳,那一身从战场之上磨炼出来的霸气豁然而显,站在高台之上巍然如山。让阶梯之上等待受封的一众文士及将领产生一种不可逼视的感觉。

    “生祭!”

    在行完前面一个步骤之后司仪又再次拖着长长的尾音喊出了第二个程序:生祭,所谓生祭就是直接用童男童女的血来祭奠天地神明,在这个人命贱如草的时代,别说几个童男童女,就是用几万人来祭奠也不会让人惊讶。

    话音未落,立即就有人抬着九对童男童女缓步走上台来,不消片刻九对童男女被抬到了祭台之上,细望架子上地童男童女脸上充满了惊恐和不安,李心中不忍。问道:“这些小儿是用来祭祀的?”

    司仪点了点头。

    李继续问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

    司仪摇了摇头。

    李心中一动眉头大皱,勃然大怒,对那司仪喝道:“难道是要用这些小儿的命来祭奠天地?”

    身旁众人以及离的近的将士、百姓都不由得怔怔的望着李,李为何突然发怒,远处的百姓更是不明所以,只是静静地望着祭台之上。

    李激动的指着这些童男童女高声喝道:“我们是人,不是禽兽,舔犊情深、虎毒不食子,禽兽尚且如此。何况人乎?天地不仁,那我李就来还大家一个公道。从今往后,只要是我李在的一天就绝不允许私杀人命。违者千刀万剐。”

    司仪忙上前道:“大人,祭奠之事需以血引天地之灵气,不可荒废啊!”

    李冷哼了一声,道:“那又何须要这些小儿的性命,我的血行不行!”

    “大人!”

    司仪吓得顿时拜倒在地,匍匐在前一动不敢动。

    “拿刀来!”

    李高声喝道,立即有人送上一把牛角匕首。那锋利的刀刃上还明晃晃的闪着寒芒。将刀高举,朝台下四周示意。台下更是一片死寂。

    台下百姓通过台上的一系列举动已经差不多明白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的胸中地一股热血都随着这位新任的节度大人地动作而沸腾,接下来的动作让他们更为紧张,节度大人用手中地牛角刀朝左手狠狠一划,顿时血流入柱。

    一旁的司士连忙捧来大碗接住从空中洒下的鲜血,远远看着这一场景的小乙只觉心中一酸,忍不住泣声喊了起来:“够了,够了,你们赶快去劝阻大哥啊,你们是不是想看他死啊!”

    史弘肇、景延广等一众武将正想往上冲去,王处存忙阻止道:“少安毋躁,只需稍等片刻,主公自有打算,不碍事的!”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祭台之上李已经按住了血口,在祭祀的侍奉下包扎了伤口,大声喊道:“我以我血来换的这九对童男女地性命,今天我李在此立誓我将以我地性命来维护燕幽所有百姓的性命!”

    “万岁!”

    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响起这一声音,渐渐地渐渐的百姓中的万岁声如浪潮般一波高过一波,这一天注定是幽州城的历史性的一日。

    有了这个好的开端接下来的拜士仪式开战得十分顺利,李对台下的受封之将领、文士采用了最高的九锡之礼。

    九锡之礼,本是天子赐给诸侯、大臣有殊勋者的九种器用之物,是最高礼遇的表示;但在历朝,受了九锡之人无一不是谋朝篡位的臣子:改制的王莽,挟天子令诸侯的曹操,还有那路人皆知其心的司马昭……九锡俨然便是篡逆的代名词。

    李只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采取九锡之礼就是要向世人展示求才若渴和重视人才之心,将九锡之礼大众化就是一个李深思熟虑后的一个措施,当然李赐九锡也不是全部赐给一个人,量材而用是根本,将九锡彻底化作一种荣耀标志,就像是勋章。

    九锡中具体释名及其寓意:一曰车马,指金车大辂(h车辕上用来挽车的横木),和兵车戎辂;玄牡二驷,即黄马八匹,德可行者赐以车马。二曰衣服,指衮冕之服,加上配套的赤舄(x鞋)一双,能安民者赐之。三曰乐则,指定音、校音器具,使民和乐者赐之。四曰朱户,指红漆大门,民众多者赐之。五曰纳陛,登殿时特凿的陛级,使登升者不露身,犹贵宾专用通道,能进善纳言者赐以纳陛。六曰虎贲(bn,守门之军虎贲卫士若干人,或谓三百人;也指虎贲卫士所执武器,戟、铩之类,能退恶者赐虎贲。七曰弓矢。彤弓矢百,玄弓矢千。指特制的红、黑色的专用弓箭,能征不义者赐之。八曰斧钺,能诛有罪者赐之。九曰鬯一卣(音有,提梁壶),指供祭礼用的香酒,以稀见的黑黍和郁金草酿成,孝道备者赐之。

    “请诸位大人上台受封!”

    司仪再一次拖着长长的尾音高声唱喏,文武官吏排成两排依次登上阶梯,在远处看来显得庄重无比,对于这一众官吏特别是新投靠的原刘守光麾下将领来说这是对他们最高的认同,李给了他们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和认同感,原先的那种抵触之心渐渐的融化甚至是消散

    燕幽出猛将,李假借刘守光之名将整个卢龙重归幽州一统之后,也有不少原将领重新投靠了过来,如骁将单延圭、元行钦,原涿州刺史刘知温,猛将李山海、顺州刺史王在思,陈确、胡令圭、张在吉、高行圭、高行周两兄弟等等。

    文士方面除原有的沧州一套班子之外,新发掘的冯道、仇殷、段深等赫然在列。

    盛大的仪式在山呼海啸中结束,身在其中的受封的一众官员、将领都为这庄重的场面所感动,当各自从李手中接过那代表荣誉和地位的九锡中其中一样或几样之时,不约而同的行了对皇帝行的九拜大礼,李这时候也没有退避,这代表着他承受起为上者的一种责任和义务,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又凭什么谈维护跟随者的利益呢。

    东方飘来一朵五彩祥云,那灿烂的阳光毫无保留的照射在大地之上,照的人们的心里暖洋洋的,今年的冬天比过去十年都要暖和了许多,许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