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蓄势

第一百九十五章 蓄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时间可以消磨一切,无论多么的雄才大略,英雄了得都逃不过时间的车轮。

    人生之中有几个两年,两年的时间能够改变许多东西,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各方势力很有默契的保持的沉默,李存勖由于在幽州之战时受到重创,再加上与杨师厚重兵对峙,没有能力在分兵攻燕幽之地,除了一些小范围冲突之外基本上中原大陆一片安宁的景象,各方势力都在养精蓄锐等待战机的来临。

    在燕王府的内堂中一片温馨的景象,小李蹒跚着在大堂学步,侍女在一旁小心的照看,小家伙摇摇晃晃的在堂中不停爬走,虽然还不能走的太远但却充满初生的劲力。

    “来,到爹爹这里来!”

    李开怀大笑,张开双手等待着小家伙的到来,紫儿在一旁静静的望着父子两嬉戏眼中满是温柔,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应该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暇儿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在紫儿生下小李不久她也生下了一个女儿,虽然李也非常疼爱这个女儿,但在暇儿的心中总有些许遗憾。

    最令李高兴的是成功的解决了小乙的终身大事,在一个不经意的机会之下小乙同高行周发生冲突,小乙仗着是皇亲国戚对高行周大打出手,白马银枪的高行周的功夫可不一般,不打不相识想不到最后两人反而暗生情愫,李哈哈大笑之下将小乙许配于高行周,即拉近了一员大将又解决了小乙的终身大事,何乐不为呢!

    “报!”堂外侍卫飞身来报,疾声道:“魏州有军情到!”

    “哦!”李长身而起,经过两年的休养生息。燕幽恢复了大部分的元气,然而在凶猛的狼也要经常有新鲜血液的刺激,不然就会退化成一条温顺地狗,大步跨出门外,一挥披风,道:“召集众人速来议事厅议事!”

    “遵令!”侍卫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一个集中了新幽州所有的核心的军事会议在议事厅召开,文武分坐两旁,经过两年的筹备李终于如愿的将一个基本完备的参谋部给建立的起来,其中重要核心就是敬翔。

    为了将敬翔弄来当初李可花费了费劲九牛二虎之力。通过老上级袁象先买通朱有贞宠臣赵岩、张汉杰等人关系,设计迫害敬翔,在运用鹰眼布置将其救出,并将家人一齐迁入幽州,如此也耗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及大量的财物。

    众人坐罢纷纷看着李,等待着李地发言,这两年来燕幽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李练兵的方法让这些老军旅也是佩服不已。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能够安定富足的生活,并且可以有一番用武之地,没有谁愿意去造反,流窜天下,大多数情况都是由于乱世环境所迫。

    李锐利的目光一扫在座众人,缓缓道:“两年了,这两年卢龙的变化相信诸位也有所感悟!”

    众人齐齐点头,恭赞李的功绩,冯道拱手道:“在短短两年地时间内政治清明高效、军队一统、百姓归心。从一盘散沙到可与中原抗衡的一方豪雄,明公可谓乱世之英主。吾等当竭心尽力为明公效力!”

    “这些年想必大伙也习惯了安宁!”李面无表情,突然话锋一转。道:“我欲出兵中原!”

    “出兵中原!”

    零星有几声惊叹响起,其中敬翔、王处存等人微笑着捋着长须,仿是心中早有定数,武将中大多数都脸显兴奋,两年的没有战事确实让这些武夫憋闷不已,只有户部韩光嗣、中书省孙鹤等主管内政内勤官吏皱眉不已。

    李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微笑,对于一众官吏的表现李感到十分满意。朗声道:“我主动出兵的原因是为了不让别人的军队出现在燕幽的土地之上。两年的养精蓄锐等得也就是有朝一日不再被别人骑在头上欺负。”

    众人目光灼灼,李肃然喝道:“魏州军情。念!”

    立即有一名参军手持军情折上前一步,大声念道:“晋军自白沟强袭莫州、瀛洲,魏州军死守不出,杨师厚大军缓缓欲出!”

    李点了点头,参军行礼退下,面带微笑的对敬翔道:“先生,此次出兵形势,可否给在座诸位点解一番!”

    “不敢!”敬翔对着李微躬身行礼,随即一扫众人,朗声道:“纵观中原形势,各方军阀林立,但梁仍为中原正统,占据广沃土地,且兵力雄厚,然自均王上位,宠信佞臣,德政不修,国力日益衰退,反观晋,自李存勖上位以来,内修德政,外修军政,每战必胜,幽州之战虽有小挫,但不足伤其元气,若不是杨师厚雄兵据之,河北之地早已为晋军所占据。”

    景延广微听敬翔之说颇为不悦,眉头一皱上前道:“照军师所说,晋军岂非无敌于天下?那有如何为我所败!”

    敬翔微微一笑,摆手道:“景将军莫慌,且听我细细道来,梁晋之间迟早会有一战,此乃我军之机也!”

    李眼中一亮,他之所以决定出兵是有特别地原因,历史上这一年杨师厚病死,朱有贞欲分魏博节镇,引发叛乱,全面倒向晋军,梁从此失去河北(黄河北)仅有的据点,从此就走向下坡路,这就意味这李再也得不到梁朝地支援,从而要独自面对李存勖大军的袭击,这一点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敬翔能够想到这点吗?李地视线紧紧的盯在了敬翔的身上。敬翔仿佛也感觉到李灼热的目光,微微一挺那稍显消瘦的上身,道:“梁晋之争关键在魏博,得魏博着得天下,然杨师厚十万重兵囤积于此,晋军虽精,也非顷刻之间可攻陷,然杨师厚虽有重兵,然魏博兵骄将悍,亦非远征之兵,双方只做僵持,然如果我军介入其中,必可破获一方,可再行幽州之计,游刃其中,使两方拼个你死我活,徐而进之,夺镇、定重镇,说不定还可夺得魏博。”

    众人点了点头,杨师厚占据魏博,李存勖占据镇、定,两地两临,又同属防御重镇,易守难攻,以现在幽州的兵力足够和李存勖、杨师厚打一场正面的生死战而不落下风,但如果要强攻镇、定或者魏博这几个防御重镇地话却又难以预料。

    反过来思维地话,如果结合一方攻取另外一方的话,则双方势力平衡将完全被打破,整个中原地形势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但最后得好处的有是谁呢?

    立即有人将这个疑问提了出来,问敬翔道:“那我们到底是以何名义出兵呢,出兵何处?”

    敬翔眼中精光一闪,望了一眼墙上挂着整个中原的大幅地图,走上前去,指着一处铿锵道:“莫州!”

    “莫州?”

    众人顿时一惊,莫州紧靠定州,离沧州约数百里,李存勖与契丹决战之时杨师厚派大军强袭得手,李存勖屡次派兵攻取不果,就如一个鱼刺般卡在他的喉咙,令他日夜饱受煎熬,虽然说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着手点,但直接攻莫州就等于跟杨师厚翻脸,如此是不是得不偿失呢?

    恍然间李仿佛又明白了点什么,望了一眼敬翔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起身朝众人道:“诸位,此番出兵不同以往,如今我幽州兵精粮足,训练得当,诸位当齐心协力、共取富贵荣誉。”

    “誓死效命!”

    堂下文武众将齐声应道。

    李心中充满信心,早在一年前李就将重心全部放在了卢龙节镇德三州所有战略物资及储备全部都搬来了幽州,包括粮食、钱币、造船厂、郑浑研究的那些保密物件,如今的沧州节镇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只留下了必要的基层官吏,留下数千兵马保护,在水军的运送下可随时转移。

    放弃沧州是李早在两年前做得决定,对于幽州来说沧州就有如鸡肋,沧州四战之地,守无可守,索性来个肉骨头打狗,但令李诧异的是除了偶尔来沧州收点贡品之外杨师厚竟然没有对沧州有丝毫动作。

    年底了,事情比较多,可能到时候要不时向大伙请请假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