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张旗鼓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张旗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义武节镇,唐时期朝廷为了隔断卢龙节度使和成德节度使之间的关系就在他们中间安设了一个义武军节度使,节制易、定、祁三州,王处直就是这个义武军节度使。

    成德节镇,节制镇冀四州,节度使为王,成德节度使王庭凑的五世孙,后为赵王。

    二镇相邻且地势险要,东北为燕地,西为晋,南为梁地,位于梁、晋、燕交界之中心地带,易守难攻,可谓咽喉之地,自梁晋野河大战以来两节镇依次投靠晋王李存勖,晋军能够屡次占得先机与这两个节镇有非常重要的关系,随着战事愈演愈烈,与李存勖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如今更是完全归附于晋军。

    而眼下两个节镇却成了三方势力的角逐场地,得这两方节镇着将夺得无比巨大的战略优势。

    面对着蠢蠢欲动的李军及杨师厚军,晋军在两方节镇集结了数万大军,除了留下必需兵力之外,大部分士兵也都被调往这两节镇,加上王处直、王的原有兵马将近十万大军,枕戈以待,一刻也不敢放松。

    此时李存勖亲镇易州,坐在房中暗自摇头,虽说父亲留下的三箭誓言已全部完成,却没想到是如今这种局面,说来这一切都是那个人造成的,李存勖的视线望向了东北方向。

    “大王何必烦恼,可是那梁贼那又有异动不成?”夫人刘玉娘是李存勖最为宠爱的妻妾,貌美艳丽,李存勖甚喜之,甚至连出征都带着她。(刘玉娘自幼生活艰困,曾随父亲在市井中拍鼓卖唱维生,之后为将领袁建丰战乱途中掳得。因貌美艳丽,因而被袁建丰献给晋王李存勖,承蒙贞简太后的教导,学会了吹笙歌舞等技艺,成年之后越落的容貌出众,晋王李存勖见了之后大感欢喜,后被册封为皇后,但却十分贪财,以致后来军队叛乱连军饷都舍不得出。)

    李存勖拍了拍妻子红酥酥的手。轻轻叹了声:“梁贼虽众,但却不放在我心上。只有那燕地李,实在是我心腹大患啊!”

    刘夫人沉吟良久,眉宇间也露出忧色,缓缓怜惜道:“妾身为女流,不知国事之轻重。只知照顾好大王,大王平安就是妾身最大的欣喜?”

    李存勖苦笑着将刘夫人年轻地躯体揽入怀中,从她娇柔的身躯中可以感觉此时她的心中的那一股柔情。道:“放心吧,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夺得什么好处。”

    刘夫人闭上眼,在李存勖的怀里她可以感受到山一般的坚定与可靠,觉得所有的烦恼,大王都一定可以解决。她满足地叹了口气,如此如是,何为憾也。

    李存勖忽然轻轻推了她一下,她依依不舍地从董成怀中起身,将略有些散乱的青丝整了整。这时听得侍卫在房外低声道:“禀大王,有探马来报。”

    “何事?”李存勖来到公堂之上。虎目炯炯望着那探马。

    “梁军有异动,各部人马都在集结。莫州、瀛洲似有屡有兵马进驻,小人不敢殆慢,因此来报。”

    “杨师厚这只老狐狸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李存勖在心中自语,嘴里却道:“下去领赏,接着再探!”

    “哼,这次看看到底是谁的刀更利,不但要让你无功而获。还要让你将莫州与瀛洲给吐出来?”李存勖紧皱眉头。眼眸中闪现出一丝阴狠地神色,大声喝道:“来人。召集众将领!”

    “真的不要我同你一起去吗,我的女兵营不比你的人差?”卓娜颇有些不满地摇着头,黑亮的长发随着她头的摇摆而飞舞,她身后的铮亮大刀与她娇小的身躯相比,显得极为沉重,但她仍轻盈自若地站在李均面前,这两年来李倒有些喜欢上了这个丫头,开朗洒脱地性格,不拘一格的作风很有些后世女强人的风采。

    “不必了,此战你们尽避放心。”李按捺住去抚摸她秀发的冲动,看了英姿勃发的卓娜一眼,论起来卓娜若是随自己出战,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男人的自尊让他否决了这个决定,他还没有让女人上战场的地步。

    “你二人要好好照看孩子。”不知为何,李此时变得儿女情长起来,对紫儿和暇儿二人交待得显得有些绵长。

    暇儿与紫儿对视一眼,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出征了!”

    李深吸一口气,一挥披风大步的走了出去,忍住再回头看看地**一步不停的走向大道而去。

    紫儿与暇儿两人站在当中,一股酸酸辣辣地感觉自鼻梁处升起,眼圈不由得有些红了,男人出征,女人持家,这本是天经地义,但在这一刻却是显得那么的不堪

    大军地开拔并非轻易之事,兵法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经过两年的休养生息,幽州不仅府库充盈财力雄厚,而且久经训练的兵马也已有八万之众。

    幽州物产丰富,且身家丰厚,铁矿、煤矿、露天油田应有尽有,在李的授意之下郑浑带了大量的人勘探,幽州的军工产业飞速的发展起来,兵刃、铠甲、车辆,箭簇等,比起原先地沧州可谓是天壤之别。

    李将三万人留下与各城乡兵一起镇守,而带着二万轻骑、五千铁骑与五千重甲步军、二万轻甲步兵出征,不唯规模上较之以前多过数倍,军士地装备也甚为整齐,完全按照标准的军队建制来配置,甚至连井阑、冲车、投石车等大型地攻城器械都配有。

    军队的规模越大,也就意味着后勤补济的难度越大,李令韩延徽、韩光嗣负责此事。韩氏一族为幽州世家,加上二人却是不可多得的内政人才,历史上韩延徽是耶律阿保机建国的重要基石,曾经独立主持过契丹东楼龙化城的建立,内政能力可比三国之诸葛孔明。

    韩延徽叛乱中虽略有犹疑,但最终还是站在李这一方,而且牵制住了等的兵力,为人又颇为谨慎,因此李这次委之以重任。他也果然不负李所望,粮草调度,井井有条。不唯如此,他尚且向李进言,却也容易损耗拖延。初期攻打易州尚可无虑,但如果突入了腹地,这漫长的补济就必需另寻他法了。

    “明公,涿州与易州相邻,为交战前沿,与幽州相距不远,属下意已涿州为补给前沿,可行乎?”韩延徽如是进言,正与李、敬翔的战略意图相合,李大为宽心,笑道:“吃饭之事,有藏明在,我李便高枕无忧了。”

    临行之前,李没有再回望一眼,虽然心中也觉得极为不舍,没有再望那两双殷切的眼睛。但若不怀有不胜则亡的信念,只是一昧沉寂在这平逸享乐之中,那就意味着十成输了九成。

    对士兵与幽州百姓,习惯了安宁的生活早已忘却了血腥与凄惨,两年的时间足够磨灭一个人的奋勇之心,一头凶猛的狼是要时刻保持新鲜血液的刺激,两年的时间是该出击的时候了

    王处直,字允明,京兆万年人也。父宗,善殖财货,富拟王侯,为唐神策军吏,官至金吾大将军,领兴元节度使,子处存、处直。处存以父任为骁卫将军、定州已来制置内闲厩宫苑等使。乾符六年,即拜义武军节度使。黄巢陷长安,处存感愤流涕,率镇兵入关讨贼。巢败第功,而收城击贼,李克用为第一;勤王倡义,处存为第一。乾宁二年,处存卒于镇,三军以河朔故事,推处存子郜为留后,即拜节度使,加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处直为后院中军都知兵马使。

    王(祖先为回纥人,唐朝割据军阀-成德节度使王庭凑的五世孙,后称赵王。

    远祖没诺干,在唐朝至德年间,曾在镇州节度使王武俊手下为骑将,被收为养子,便以王为姓,数代后传至王庭凑,在镇州节度使王承宗麾下为牙将。唐穆宗时,以原魏博节度使田弘正为成德军节度使,代守镇州。不久,王庭凑杀田弘正,自称留后,朝廷无法控制,只好承认事实。王庭凑死后,其后代世袭为成德节度使,形成惯例,中和二年时,王景崇死,由年仅十岁的儿子王继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