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角逐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角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军一路不停的向前进发,数万大军齐齐聚集在涿州,涿州紧临易州,可谓前沿阵地,李存勖屡次攻燕都是攻破涿州之后长驱直入,直上幽州。

    李站在城头之上,眺望着易州方向,敬翔、王处存紧随身后,李指着这茫茫平原感叹道:“这可真是一片好土地啊,土地肥沃,只要随便洒下种子,来年就可丰盈满库!”

    敬翔微笑道:“此番明公可是志在必得啊!”

    李哈哈一笑,摆了摆手道:“没那么简单,李存勖吃过一次亏,不会再次第二次,此次出兵也就是能图个温饱我就满足了!”

    说完李望了一眼王处存,却面有异色,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王处存一直没有将他的真实身份说给自己,他也从来没点破,历史上的王处存正是义武节度使,王处直的哥哥,但明显年岁上不符,身份更是差的太多,难道是有所隐情?然而眼下正是要图谋义武节镇之时,会不会有影响?

    最直接的办法是直接斩了,但他毕竟是跟了自己多年,从来没有出什么差错,且一直忠心耿耿,如何决断让李心中起伏不定。

    王处存此时仿佛也感觉到了李的杀气,身子一抖索畏惧的避开了李那慑人的眼眸。

    “允直,你怎么了?”敬翔见王处存额头不住冒汗不由的问道。“哦昨夜受凉,身体有点虚!”王处存忙不迭应道,显得颇为慌乱。

    李问道:“先锋及使者派出去了吧?”

    “早已出发!”

    “嗯,那就好,传令下去,各营校尉管束部下。有乱民者,斩!”

    “遵令!”

    先锋骑兵是元行钦,这是当初刘守光的头号猛将,当初与李嗣源大战百余回合之后,力屈被俘,李嗣源见其勇猛过人,且气节不凡,留下他一条性命,李假借刘守光之名奇计夺幽州之后重新归附。

    铁骑当先开道。走着走着熟悉道路的士兵便觉得不对,有校尉前来问道:“先锋使,咱这次不是去易州么,这可是去莫州的道路?”

    “放心,我们没有走错!”元行钦哈哈大笑,士兵都被瞒住了,那么混入幽州的细作自然也会被瞒住。他一指北方,大声道:“这次地目标是整个河北!”

    众将士先是一怔。然后暴发出雷鸣般的呼声:军为主,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就意味着军功,意味着荣华富贵,长期以来身体中沸腾的血液从来没有停息过。

    丙子,王处直派往李存勖的求援密使刚刚出去,李派来的使者便抵达易州城下,早有校尉将其带了过来。

    “你是何人。见了本帅守何敢不下跪?”王处直原本不是如此刻板之人,但见了来使那气宇轩昂似乎目中无物的样子。让他不由得生出给他个下马威的念头。

    “在下单延,不知大人听过在下名头没。”单廷同样是在燕幽猛将。在李存勖大举攻燕之时与周德威大战龙头岗,由于轻敌,单骑想要生擒周德威,最后反被生擒,这让他视为平生奇耻大辱,发誓要与周德威再战一场。

    “单廷!”王处直一怔,单廷之名他又何尝没有听过。没想到却投靠了李。如今更是做了一名使者,但见他如此蛮横。随即眉头一皱,心中原本对他的印象不由得减了一分,诚心要杀杀他的威风,冷哼道:

    “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李帐下,尽是如你这般人物么?”一个将领深明王处存心意,故意问道。

    “哦,李节度帐下,有万夫莫胆之勇地猛将百名,有经天纬地之才的谋士千位。象区区之辈,不过是一先锋小吏罢了。”这一番话倒不是单廷狂妄,确实是他的肺腑之言,在军中见识过史弘肇等人的勇力,再见识过李独特的练兵手段他对李是彻底的服了。

    “那就是李不会用人了,让你这区区小吏作为使者,只怕会落得个命丧声辱的下场。”那幕僚见单廷行为虽有些蛮横无礼,言语中却没有破绽可寻,便进一步迫道。

    “此公之言大错,李节度深明用人之道,一向量才而用,处理大事便派有大才之人,处理小事便派小才之辈,至于处理可有可无之事,就会派象在下这般可有可无之人了。”单廷慢慢地道,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想不到单将军嘴上功夫亦如此了得,不必多说,李令你来,莫非是要用你之伶牙利齿说动于我?”王处直心中不快,闷声喝道。

    “不敢,此来不过是替李节度转达问侯之意。”单廷道。

    王处直不由嗤道:“是吗,李率十万大军来问候我么,真是好大的面子!”

    单廷也不恼怒,道:“李节度道,王大人大将之材,世代镇守义武,为何要依附与李存勖,不如与我联手,纵横中原大地,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王处直心中“咯噔”一下,李让单廷前来地说辞,本意并不在于劝降他,否则便不会如此傲慢,李敢于出此狂言,自然是因为不将自己这义武节镇放在眼中,但明知自己会拒绝为何又来此一招呢,激怒我吗?王处直摇了摇头。

    “请回复李节度。”王处直言语中分外客气,甚至还向单廷拱手行了一礼,“李节度天地英才,短短数年之间崛起于行伍之间。以数千残兵纵横中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好不潇洒。然我王处直乃一介武夫,无德无能,不敢奢望天地逍遥,只盼能守住我这方寸之地,中原土地辽阔,李节度为何又偏偏执着于我这弹丸之地呢!”

    单廷知道谈判也不能够在继续下去,劝降王处直的机会几乎等于零,还是先回去早做准备为好。

    当杨师厚再次得探马之报,说进入境内的不象是一支以步兵为主骑兵为辅的部队之时,而是全骑兵之时杨师厚立刻明白了:“是幽州的李的部队,这厮想干吗,反了不成?”

    孙璋脸现狰狞,恨恨道:“都督,想来当初我们太过仁慈了,如今这厮现在是翅膀硬了,就想我等决裂,他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提拔他的,这个忘恩负的杂种!”

    众将齐声附和,纷纷嚷道要出兵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李一个教训。

    见杨师厚不说话一名参军道:“都督,不如派兵先占了他沧州如何?”

    “对,先占了沧州,我打听清楚了,沧州除了几千乡兵再没有什么兵力,吹灰之间便可夺了过来!”一名将领应声道。

    杨师厚摆了摆手,那花白地头发散落在空中随着微风不断飞舞,这几天这位枭雄仿佛又老了不少,缓缓道:“你们还没看出来么,沧州李早已经放弃了!”

    “放弃了?”

    众将同时愕然。

    “如果不相信的话你们就去抢来试试,保证里面地粮食不超过一万斛,李可谓鬼才,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你们都比不上的他。”

    众人不服,同时喝道:“如何比不上他,他还不是靠都督地支撑才爬上去的么,如果两军相遇,还不定谁胜呢!”

    “闭嘴!”杨师厚怒声一喝,顿时一片寂静,半晌之后,杨师厚徐徐道:“我看李的不会与我们直接翻脸,光凭他个人之力是不可抵御住李存勖的,更别说两面开战,我与他是友非敌,我猜他此举定有一番寓意。”

    “寓意?”张彦小声问道:“莫非李欲借道?”

    “借道?你是说借道莫州从背后绕到易州,夹而袭之?”孙璋自顾点头道:“那他为何不遣使者与都督通告一声,两相配合,李取易、定,我取镇、赵,岂不两全其美?”

    杨师厚瞟了孙璋一眼,道:“岂有如此容易,两镇易守难攻不说,还有李存勖大军在旁虎视眈眈,一着不慎全盘皆输,是可为事不可为,一切还要看形势变化。”

    “那李这边?”

    杨师厚道:“传令莫州守将,加强戒备,以我之名派人和李交涉,问其到底是何意图,另外整肃各军,准备随时开战!”

    “遵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