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章 强夺飞狐关(二)

第二百章 强夺飞狐关(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处直手死死抓住城垛上的女墙,探身望去。这两支骑兵出营时虽然迅捷无声但出得营后则完全不然,呼喝之声地动山摇,暴雷一般的呐喊声震彻九天,单是这气势,便足以让胆小些的士兵弃甲而逃了,悍勇的燕人在经过训练之后果然更加恐怖。

    收回视线,盼顾左右,只现自己的参军面如土色,虽然关上的将校士卒虽然纹丝未动,但神态之间明显气势衰竭。

    “夫战,势也!”

    他在心中默默念着这千年来流传下的兵法首训,此时此刻,敌军已经成功地在气势上压制住己方,此时交手,只需一击,那两侧山岗之上的士兵便会溃散欲逃入飞狐关中避死,若是如此,则己方失去了致高点与关外据点,不再有犄角之势,而李则能无视这高耸的关口城墙,可以在山岗上见自己虚实。若是如此,战场的主动权尽丧于敌手。

    “激励士气,让那山岗之上的守军知道我与他们同在一起,这是不一触即溃的唯一方法。”心念电转之间,他忽然解下身上的铠甲,褪下上衣,赤袒着上身,拔出了宝剑。

    周围将士都吃惊地望着他,王处直一向沉稳严正,便是天气炎热的夏季,他也从未如此在士兵面前袒胸露乳,如今大敌当前,他却如此,莫非是被敌军气势吓得如此?

    王处直却全然未注意周围的目光,他凝神盯着迅速逼近山岗的燕军,待燕军开始冲上山坡,气力稍泄的那一刹那,王处直猛然狂呼道:“击鼓!喊杀!”

    众将士先是一怔,但立即反应过来。“咚咚”的战鼓掀起排山倒海的声浪,飞狐关上下喊杀声在那一瞬间甚至压倒了人数众多地燕军,王处直一挺身躯,站在了那城垛之间,以剑触着城垛的巨石,目光如电,神色却凛然。在众军士的呼喊声中,李军掀起的尘土环绕之下,他站于雄关之上。豪气冲天,宛若神明。

    关外山岗上的守军与攻击中的燕军,都被飞狐关上瞬间传出的巨响所震动,绝大多数人本能地扭过头来向关头望去,只见一片淡黄的烟尘之中,身躯伟岸的一员武将,**着上身拄剑站在城垛上,他冷电般地眸子即便是数百步之外也令人心寒。

    “好汉子!”高行周只是短短一瞥。便将王处直气势如虹的身影映在心中,这样的身影看得久了,会让士兵以为在与神为敌,难免挫伤士气。随即大喝一声:“呔!”

    在王处直凛凛威仪之下原本有些迟疑的燕军眼见主将身先士卒,亲冒矢石冲在最前,精神都是一振。两军交战,士气为先,军之士气,在于将帅。王处直以自己的异常之举激得己方士兵暂时忘记了生死之事。而高行周则不甘势弱,奋勇之下令燕军这一路将士从王处直带来的震憾中恢复过来。

    “将才可用!”李骑在一匹汗血宝马之上。大声赞道。

    “是行周将才可用,还是王处直将才可用?”敬翔轻摇纸扇。看似随意地问道。

    “先生以为呢?”李没有回答,微笑反问道,这数万人的战场之前,二人仿佛觉得是在潞水之上的钓鱼般悠闲自若。

    敬翔也没有回答,与李对视一眼后二人都大笑起来,再回过头去,战场中已经开始流血了。

    高行周身先士卒之下。他主攻地西方山岗上的守军先沉不住气。乱石滚木沿着陡峭的山坡山洪暴发般汹涌而下,高行周左手执盾遮挡着流矢。一面借着树木、山石躲闪这死亡的洪流,一面继续向山岗上冲去。他身后的燕军勇士虽有躲闪不及而被击中以致脑浆迸裂筋断骨折者,但没有得到他的命令,竟然只是以地形为掩护而毫不还击。

    因为高行周尚在守军杀伤力最大的范围之外便引发了敌军的第一轮攻击,在第一轮攻击暂歇而第二轮攻击暂时尚未开始之时,高行周领着燕军已经接近到敌军壁垒不足百步的地方!“再近些!”高行周心中暗道,猫起腰缩在盾后回头望了望,自己地部下跟随得甚紧,虽然在敌人的攻击之下有些人已经挂彩甚至阵亡,但精神上仍旧昂扬,暂时无需担忧士气地问题。

    “将军,反击吧?”见他回望,将士们渴望地请求道。

    “出击!”高行周没有回答,而是当先冲了出去,身为一军之将尚且如此,麾下战士又有何惧,因此他领着的这支部队再次发出高昂地呐喊。

    眼见敌人几乎近在眼前,而且发出如此高昂的呐喊,山岗之上的守军在还未瞄准之下,慌忙发出了第二拨滚木擂石与箭雨。这山岗地势陡峭崎岖,地形较为复杂,确实不利于燕军冲击,但相应的也为燕军提供了不少掩体,因此这第二拨攻击,对于燕军的伤害仍就不大。若非地势狭窄,高行周的万人队无法展开,燕军的伤亡会更少一些。

    但人地体能终究有限,披盔戴甲之下爬这山岗,始终以冲刺之速进行显然而不可能,虽然高行周已经近到距敌营垒仅五十步之遥,此刻他也觉得胸中发闷,有些喘不过气来,那些将士们自然更不好受了。

    “只差一点!”高行周一瞬间胸中气血翻涌,在李未调动地情况下,他主动请缨,原因既是渴望通过在战场上立功来一展自己勇武才智,也是为了避嫌。

    一是避裙带之嫌,身为李妹婿,高行周也背负了不少的压力;二则是为幽州系地将士们一表忠心,自投向李以来未得寸功,在一直跟随李的沧州系军官面前有点抬不起头来,既是来了,又被李委以重任,这次好不容易有出战的机会一定要立点功,若是无功而返,岂不殆笑大方!

    “死战!”高行周此时他声音都嘶哑起来。

    “杀”紧接着,他发出了攻击的命令,憋闷已久的燕军弩矢齐发,密如骤雨,在这不足五十步的距离之内,弩矢的杀伤力极大,而守着这山岗的易州军虽然有地利之优,但终究不过千人,在这强矢劲弩的压迫之下,只能将身躯掩藏在壁垒之后,偶尔作出盲目的反击。

    “西方山岗危机!”

    参军半是惊恐半是震惊地呼喊,他原本也是经惯阵战的,并非初上战场的雏儿,但在他并非短暂的战争生涯中,尚未见过一支如同高行周领着的燕军这般勇猛而又狡黠的部队。敌人人数上的优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敌人并不倚仗这人数上的优势实行人海战术。在他心中原本足够让燕军攻上半日的西方山岗第一层壁垒,敌人只是一个冲刺便已经接近了,而且在接近过程中并未受到严重的打击。

    赤着上身拄剑而立的王处直微微哼了声,这个时侯大惊小怪,岂非长敌之气灭己之威!

    “无妨,旗手,传令西侧山岗,退至第二道壁垒!”

    城头的旗手将手中令旗摇了三摇,西侧山岗上的守军这次总算见着了主将之令,他们在高行周即将扑上前的一刹那,纷纷退走。放弃一道壁垒,对于士气虽然略有损失,但总比被燕军冲上来发挥人数上的优势一击全歼要强。而且,藏身于壁垒之后的守军毕竟比燕军体力上要略强一些,在短兵相接前便可甩开燕军,重新获得居高临下的优势。

    推倒木栅栏构成的壁垒之后,燕军能做的便只有用弩箭将跑得慢的敌军射杀。西方山岗上燕军由于高行周奋不顾身而取得的优势,只不过因为守军的退却而又平衡起来。

    “进退之间,倒也是训练有素,先生认为呢?”李脸色依旧平静,战术上的变化向来难以在他脸上找到反应,以今日之情来看,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者应该是他,除非他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

    “确实如明公所言,且看看高行周又将如何应付。东侧为何僵持不下,高行周攻下了一处壁垒,史弘肇为何还在那儿犹豫不前?”

    敬翔的话让李微微一笑:“化元大将之才,他虽然勇猛,却非鲁莽,应当知道如何处置。李山海!”

    “在!”

    李山海精神大振,应声而出。

    “你领本部五千人去替下高行周,他们冲刺虽然不久,但这山岗之上极耗体力,不可以疲惫而损我将士!”

    “得令!”

    李山海略有些意外,但只要有仗打,就意味着有立功的机会。因此他回首向本部人一招手,五千由轻步兵、铁甲步兵与士卒混编而成的军队齐步前行,虽然在万军之中,这五千人的步子仍如同一人迈出般,整齐而有序。

    对于李换下高行周之令,敬翔扬了一下眉,但便未就此多言。他道:“这两年来日夜操练,今日方得见之成效,有军如此,天下任可纵横了。”

    “兵在精不在多,几年的时间也才训练出二万人,不容易啊!”李心中感慨万千,这二万的精锐步军花费了他太多的心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