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零三章 占得先机

第二百零三章 占得先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史弘肇、高行周离去之后,李才正式进入飞狐关。此时先进入的探马来报,关中粮食已尽,王处直走时将所有粮草器械都销毁,留给燕军的实际上是座空空如也的关隘。

    “原来如此,这王处直倒真会给我们找麻烦,我已经知道他将去哪了。”李哈哈笑道,似乎对此根本不在意。

    “我也知道他去哪了。”敬翔将折扇收起来,指着西南方,“他只怕先我们一步去定州了,此人虽然用兵正统而略有拘泥,但眼光与判断力却是不错的。”

    李点头道:“不错,他越厉害,给我们造成的麻烦就越大。稍后令允直替我修书一封,让如今在镇州的鹰眼,不惜财货贿赂那李存勖身边近臣,定要迫得给王处直搞出一些乱子来。”

    虽然李并未提及具体的名字,敬翔也明白所指。李存勖虽然是军事上的天才,但却不是一个好皇帝,这两年间宠信伶人(即戏子),而王后又贪财,这些伶人借李存勖之势狐假虎威,奸佞贪财好利,精于专营权谋之术,居高位,食厚禄,却不思为国尽忠为民请命,麾下将士怨声连天,李存勖重用这等人物,虽然对百姓不利,但对李的大业,却是极为有利。

    “要我缓缓进军?”

    药元福听了信使传来的李帅令,不由得怔了一下。义武节镇四战之地,镇州更是有十万大军驻守,但在蔚州边远州郡,多的兵力不过两三万,少的甚至只有数千人。如今突破飞狐关之后,再无险要关隘可以阻挡燕军的前进。正是让他轻骑纵横驰骋之地,为何此时反而令他缓缓前行?

    “正是,节帅大人要将军多派探马打听消息,特别要注意李存勖兵马。统领估计李存勖会在将军前往蔚州的途中设伏,请将军谨慎行事。”

    药元福连连点头,“传令下去,今夜在此扎营,多派探马,探察晋军动静。”同样派使令传达了命令。

    史弘肇哈哈大笑:“王处直便是设了伏,又能奈我何?既是节帅大人如此看重这王处直,我便擒他来见大人就是。回报大人,就说我会小心,决不误事的。”

    信使见他似乎有意违令而行,心中一急,道:“将军三思,不可逞一时勇气而误了大事。”

    史弘肇盯着信使半晌。又笑了起来:“你这小子,管好自己传信之事便可了,不必多言,你回报大人,大人自然会明白我之心意。”

    信使见无法改变史弘肇心意,只得匆忙赶回。史弘肇环视帐中诸将,他身材中等,帐中将领有部分是燕人,身形多半比他要高上一些。但在他面前却无人有居高临下地感觉。

    “大人要我军缓行,但如今敌军门户洞开。若是我军不抓紧时机,乘胜而进的话。待敌军调整过来,虽说此去并无险关危城,却也总是麻烦,因此,我有意不顾大人军令,全速进军,诸位以为如何?”

    众将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李用兵如神。十谋九中,如果违背李帅令。姑且不谈军中违令者斩的军纪,单单这战败的可能性,便让他们噤声无言。虽然史弘肇一早就追随李,关系如兄弟一般,却也难以承担这重责。

    “自然,此事若是做得不谨慎,极易出现闪失。诸位放心,我决不会误大人之大事,而背百世之骂名。行周,你以为如何?”

    他点名问及高行周,与李一样,他似乎在这些燕军将领身上看到几丝自己旧日的影子,在平日与李交谈中他也知道得知李的志向可谓远大至极,将来需要更多的独当一面的将领,培养将领也是时刻不能耽误。

    “这…属下不敢妄言。”高行周世代将门,与他、李当年老兵油子不同,在这帮不可一世、一群粗鲁的汉子当中显得文质彬彬,面对这些豪迈地将领,在这正式场合中,他总是有些谨慎。

    “说吧,我看你若有所思,定然是有了主意,为何不说出来?”

    “属下以为……若是节帅大人不欲将军进军,只需令将军暂缓便可,无需再加上一句多派探马打听王处直消息。节帅大人对李存勖颇有顾忌,在清楚他动静之前,自然是不可轻进,若是能确切得知王处直踪迹,那又当如何?”说到此处,高行周眼眸闪了闪,终于平视药元福,“节帅大人没有交待得知李存勖兵马动静后当如何,也就是允许将军在知己知彼之下便宜行事。”

    “正是如此。”史弘肇重重一拍身前桌案,哈哈大笑道:“我随节帅大人多年,他深知其用兵向来要求随机应变,若是我们得知王处直兵马动静而不相机行事,反而会受他责怪。行圭,这打探李存勖兵马异动之事,就由你负责,其余诸将与我励兵秣马,准备出击!”

    史弘肇多骑兵,打探起消息来更是方便,李存勖大军要想异动的话也不会逃过他的耳目。

    王处直自飞狐关退军,仍有六千余兵马,这样的兵力,退得又急之下,若是想不留踪迹,显然是不可能的。史弘肇只用了一日功夫,便知道他已退往定州,果然弃易州而去保定州了。“他是想去据守定州,以便与赵王、李存勖兵马集合一起来对抗我军。”史弘肇得知之后,做出了与李相同的判断,“令信使速报节帅大人,我军全速往定州,至于后方之事,由大人伤脑筋便可。”

    “快!”

    “跟上!”

    王处直一面喝斥落伍的部下。一面紧锁眉头。车马辚辚,虽然经过一日奋战后连夜逃遁的将士已经疲惫,但他仍不得不驱使众人奔命。好在平时他对士兵宽厚仁爱,因此士兵虽苦却无怨言。

    李此次征伐,补给之难远甚于前次进攻燕幽。前次有水路,十分便捷,这次全是陆路,且平原之地容易遭敌军地袭扰,且此次战役三方数十万兵马聚集在这个方圆四州之地。必定持久惨烈。

    “既然给我窥破了你的用心,如何会让你再次得逞?”王处直咬了咬牙,但心中一想起与李在战阵中相遇时自己两次冷汗直冒,便又觉少了几分信心。

    再看自己将士,虽然在与燕军脱离接触之后,他们总算相信自己并未投降,但这种已经动摇过了地信心,究竟能否在下次与燕军的对垒中坚持住。还是一个疑问。况且,自己虽然统辖义武节镇军政,但毕竟要依靠李存勖,如果李存勖一旦翻脸可更是个伤脑筋的事情。

    “禀大人。”探马急驰而来,马的口鼻处白沫直流,奔行时想来已经拼尽全力。

    “何事?”王处直心登地一下,此时传来的消息,十之**不会是什么好事。他虽然全速撤出飞狐关,但侦骑四出。严密注意着燕军的动向。

    禀大人!”探马神色慌张,用手指着东北方:“在距此一百五十里处。有燕贼骑兵在活动。”

    “燕贼骑兵!我知道了,定是李先派出的那支轻骑吧。他们来得好快。可知他们目标何处?”

    “从他们去向看,是前往定州,以行程判断,两日后可以抵达。”探马面有忧色,他们此行目地地是定州,王处直虽然不说他也看得出来。

    “再探。”王处直道,但旋即又道:“等等。你且换过一匹马。”

    那探马走后。王处直陷入深思之中。敌军轻骑冒进,按理说应是半路截击的好时机。但敌军速度太过,以行程来算,恐怕与自己会同时抵达定州,若是如此,自己根本赶不及在半路上拦他。那定州守将,是否也派人侦知了敌军动向?虽然早已派信使去传信,但心中还是惶恐不安。

    “兵法云,得先机者胜。”无论如何,不可将先机拱手送与敌军。自己败给了李尚可说是因兵力上地劣势,若是此次再败给李部将,那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

    “大家再紧一步,定要赶在贼军之前抵达定州,进了定州便可与定州守军会合,有晋王大军做后盾,李大军必无法持久,必然不战自败了!”他高声喊道,要振作将士,便要让将士看到胜利的希望。

    “是!”将士们固然疲惫,但听了他之话后仍精神一振。唯有在一辆马车中地王夫人,悄悄掀开车上遮灰尘的帘子,略有些担忧地望了自己丈夫的背影一眼。

    次日天未亮,这一日里全军赶得极快,沿途虽然无人供应粮草,但也无人阻挠。用了一日一夜功夫,王处直终于见到定州城的西侧城墙了。

    “总算及时赶到。”见了城墙之上飘着的仍是王字大旗,而非那恐怖的燕军李字战旗,王处直略舒缓了一下,但旋即皱眉。

    “这都儿为何不来迎我?(王处直无子,得小儿刘云郎,收为养子,改名为都,甚爱之,然历史上终为其所杀。)”他心中暗想,正这时,一骑从城中飞赶过来。

    “将军,请急速进城,南城城门已被贼军所占,世子正在竭力抵挡,请将军急进!”

    “来得好快!”没有想到自己兼程赶来,仍然被燕军赶上,两军走地不是同一条路,故此一军进了西门,而另一军则进了南门。

    “云郎兵少,如何能持久?”王处直一夹战马,“诸军将士,落后者斩,奋先者赏,冲!”

    眼见主帅当先冲入城中,他帐下兵马也都冲进城里。定州为义武一重镇,论及守卫兵力,仅次于牙城易州。定州守军数量也不算多,不过两万余人左右,且有数千多数散于各县城。

    王处直星夜赶入定州,却不料史弘肇后脚紧跟着赶来,一举便冲开南门。王都调动本部人马及定州守军在大街上与燕军对峙,双方往来冲杀,虽然兵力上义武军略多,但却禁不住燕军地攻势,已经步步撤退从南门处地街头,已到退到城中。

    王处直进了城中,放眼放去,街道两旁都是门户紧闭,原本人丛往来的大街上,除去来回运送伤兵地马车外什么也没有。耳听得城中心处杀声震天,他心中焦急更甚,再次令道:“杀退贼军,再来安顿,冲!”

    他来得正是及时,眼见刘云郎阵脚不稳,他堪堪赶到,令士卒拆除两侧房屋做为街垒,挡住了燕军骑兵,史弘肇见伤亡两百余人仍无法前进,只得稍稍退却,但眼见燕军骑兵犀利,虽然城中地势不利骑军冲锋,但王处直也不敢轻易去反攻。一城之中,双方暂且安静下来。

    “敌军用意,并非夺这定州城。”王处直道,“是想夺镇州北、定州南的井陉关要塞,这井陉关要塞可谓十分重要,我儿,你于此与敌将对峙,只可佯攻不可实战,我派人告之与晋王、王。”

    刚刚令部下列阵,燕军便接踵而至,见他阵势森严,这支燕军的将领高行周也不作无谓的攻击便下令退却。燕军只是轻骑前来,所以兵力不足五千,王处直自己部下再加上从定州原有守军兵力有一万五千余人,兵力虽然占优,但却良莠不齐,王处直不敢大意,因此一时间,双方对峙,以待再战之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