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零四章 定州拉锯战

第二百零四章 定州拉锯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太原府,冀州地。春秋时为晋国。战国时属赵。秦置太原郡。两汉因之,兼置并州治焉。唐时太宗收容突厥一族安身立命于此,黄巢之乱以后造就一匹军阀,李克用就是其中一个,而太原府终成为李克用一族发家之地。

    太原其地,府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诚古今必争之地也,纵观上下几年前据河东着可为帝王之资本。郭威曾谓刘知远曰:河东山川险固,风俗尚武,土多战马,静则勤稼穑,动则习军旅,此霸王之资也。

    如今的太原城城如其名,风景绮丽,水光山色,华彩多姿。八方奇珍,四海异宝,罗列于市;天下人种,四海肤色,充盈于街。

    如此紧要之所在,自然也是李存勖眼中最重要的后方基地,也是晋之都所所在。历史上自打李存勖攻入洛阳之后,将整个重心迁移到开封,由李嗣源控河东,后来屡次叛乱都由太原府而起,可见河东的重要性。

    “谢先生此来,不仅仅是为了送这些珍宝与我吧。”

    在相府小客厅里,敬新磨将目光从那八箱奇珍异宝中收了回来,黄幽幽的目光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和蔼,不如说是狡猾。

    “自然只是为大人送些薄礼,有大人照顾,在这太原府之中,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忧的?”虽然有被这目光刺穿的感觉,谢铭脸上的神色控制得相当好,尽管从内心深处,他一般看不起这贪财好利的奸臣,但行商许久也知到如何处理这些人情世故,对于这些伶官还是慎重以待的好。毕竟他们都是李存勖身边地宠臣。

    “嗯,那就好,那就好。”敬新磨反复了两句,悠闲地玩着食指上晶莹剔透的碧玉搬指,开始让谢铭心神一怔的目光收了回去,两眼似乎又茫然而昏溃。

    “只是,近来传闻不太好啊,大人以为呢?”见敬新磨一付没精打采的样子,谢铭出语引道。

    “哦?”敬新磨抬了一下眼皮。“有何传言?”

    “大人尚不知吗?义武节度使王处直,虽说早已依附于晋王,然燕地李片刻间崛起,数年间雄踞燕幽,只怕强兵之下王处直呵呵,罢了,大人不知就罢了,小人要告退了。大人要多保重,小人在太原府的生意,全要仰仗大人提携。”

    “就要走了吗,再坐片刻吧。”敬新磨并没有象往常一样端茶送客,而只是坐在太师椅中,丝毫没有让谢铭离去之意。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么?”谢铭拱手行礼,将已经起来的身子又缩回椅子中去,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突突直跳。

    “谢先生以为。王处直与李,论及用兵谁人更厉害?”半晌。敬新磨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语。

    “自然是李了。”谢铭稍稍停顿了下,缓缓说道。

    敬新磨眼中又冒出那奇光来:“既是如此。李为何要令先生来挑拨晋王与王处直的关系?”

    一刹那间,谢铭心中如冰水浇透,双腿打颤,“逃命要紧”成了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节帅的大军何时能跟来?”

    站在简单地沙盘前,史弘肇不得不承认,以骑兵在这巷战中,要想在两倍于己的敌军面前占有优势。确实不易。

    “大军行得迟缓。而且沿途要扫平后方,至少仍需四日。大人才能抵达定州。已经派人去催了,若是统领派一支部队赶来接应的话,或者两日以后便可抵达。”

    “有一件事……很奇怪。”高行周皱眉良久,终于道:“为何王处直以两倍于我的兵力,却只守不攻?我军在城中,对他极为不利,你看,他据有西、北两区与东城门,我军据有南城,正如尖刀刺入敌人内腹,正是他心头之患。他应当也知我军主力正在赶来之际,只有在我军主力来之前,将我等驱出定州城,他才能避免内外受敌的最不利之局。”

    “此事确实有蹊跷。”史弘肇手握刀柄,在这城中做战,对手善于利用路障街垒,那么骑兵的优势便无法发挥。而陷入消耗性质的阵地战,不出意外的话,定然是兵力雄厚地一方先获胜。以如今战况而言,王处直应不惜代价先拔去眼前这个钉肉中刺,再论其他。

    “抓个俘虏来问问吧。”只思考了片刻,史弘肇便停止了无谓的猜疑,若是李,或者对这样的斗智有兴趣,至于史弘肇,还是习惯使用了最简单最直截了当的方式。

    不过一柱香时间,那个倒楣的俘虏便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燕军将士。

    “怎么,我不曾动手,你们便已经动手了吗?”见这俘虏鼻青脸肿,想来捉的时侯受了不少活罪,史弘肇杀气腾腾地问。只不过他这杀气,并非对着那捉来俘虏的燕军战士,而是对着这心惊胆战的俘虏,似乎嫌士兵动手得还不够沉重。

    “王处直为何不来攻我?”史弘肇这才问那俘虏。

    回答他的是俘虏地沉默。那俘虏用惊恐的目光盯着他,有关燕军地种种传闻同眼前这个身材壮硕的敌将狰狞地脸重叠在一起,形成一股慑人的威势。“看来你们是捉来一个英雄了。”史弘肇又转向那几个燕军将士,“挖个坑,埋了。”

    眼看燕军将士拥了上来,有几个人还非常麻利地将锹镐等工具拿了出来,那俘虏不由大叫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士卒,怎能知道军机大事?”

    “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史弘肇虎目一翻。“既是什么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埋了吧!”

    那俘虏憋红了脸,呵斥恶骂不已,大声道:“你们这群强盗,恶贼,将来将军会为我报仇的!”

    史弘肇怒火一刹时间被点燃,他脸涨得通红,快步走上前去,自燕军战士手中扯过那俘虏。虎目之中似乎要喷出火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那俘虏早见到史弘肇原本狰狞的脸变得犹如恶魔,早已面色如土,史弘肇在他身侧,让他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座大山压着,让他一动不能动。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沉重而急速的跳声,感觉到不必等燕军战士将自己活埋,眼前这敌将便会毫不迟疑地将自己撕成粉碎。

    “我说。我说……”他忙不迭地道,惊恐的眼睛中泪珠儿在打转,无论如何想逞英雄,他究竟还只是个遭混乱的形势所迫地少年人。血气之勇可以维持一时,但在史弘肇那强大地压力面前,他是无法持久的。

    “哼!”史弘肇松开手,任那俘虏烂泥般瘫在地上,“从实招来,你且记住。我们来是为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而不是所谓地强盗、恶贼。你何时听说过我们滥杀无辜吗?”史弘肇言语虽然没有开始暴烈,但语气中的坚定不容反驳。是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

    “我是……我本是王都大人的部下。”那士兵终于缓过气,虽然害怕,说得倒也流畅。“昨夜王处直突然派人前来,夺了定州、祁州军两军统领兵权,令我等全力与燕军为敌。”

    “哦?”高行周眼睛一亮,王处直之所以不能全力来攻的原因,他已经知道了。这定州、祁州守军对于王处直突然派人夺权。心中定然不甚服气。作战之时,王处直不敢过于倚恃他们。这暂时间的平静,不过是王处直在统合易州、定州这原本互不相属地两支部队罢了。

    史弘肇眉头一锁,他也知道敌军此刻正在酝酿一场全面的进攻。与敌军相比,他的优势在于大队援军在三四日后便可抵达,不利之处在于兵力上只有敌军一半,而且是不善巷战的骑兵。如果王处直统合得顺利,完全可以利用这三四日的功夫,将他们驱出定州城,待燕军大队人马前来之时,再凭借城池之险而据守。这样的话,史弘肇违令进军的目标,就完全没有实现了。

    “行周,你有何计策吗?”看到高行周站在一旁,凝神不语,史弘肇问道。

    “只有个大致的想法……”高行周沉吟子会儿,转向那俘虏问道:“你们王都将军为人如何?”

    “他……他欺善怕恶……”俘虏不得不说实话,反正既是开口了,也就没有什么顾虑。

    “果然,否则王处直也就不必夺他兵权了。”行周眼前一亮,“知道他被王处直拘禁在何处么?”

    “王刺史全家都被拘禁郡守府内。”

    “好了,把他带下去吧。”史弘肇插嘴道,该问地都已问明白,再问下去,高行周的计策便毫无秘密可言。

    “将军……”高行周用有些迟疑的目光望向史弘肇,史弘肇鼓励地点头一笑:“你之意我已明白,就按你想的去做。”

    华灯初上,定州刺史府里虽然没有往日入夜那般***通明,却也被灯笼火把所笼罩。

    “大人,当如何是好?”

    被幽禁在府内的王都,虽然饮食起居上并未受到刁难,但终究是被软禁起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下,他不由得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我怎知道当如何是好?”烦躁不安的王都狠狠瞪了手下近卫一眼,平时溜须把马歌功颂德,关键时刻为何都无计可施了。

    近卫呐呐无语,倒是屋子外面一个囚禁他们的守军听得对话声,大步走了进来,毫不客气地道:“少说废话,没事就去睡觉去!”

    王都见他不过是个小卒,心中大怒,起身吼道:“老子是什么身份。轮得到你这区区对我指手划脚?”

    那低级校尉冷冷一哼,用手一按腰刀刀柄,稍稍拔出,“噌!”一声清脆的金铁之声,王都立即跌坐回椅中,脸色变得苍白虚弱。

    “哼!”

    那军官冷哼一声,嘿嘿冷笑,终于转身出了房子,顺手还带上了房门。王都地脸色一变再变。若是换了以前,他早就,但如今却是斗败了的公鸡,再无往日威风了。

    心中升起一团惧意。“不行,得想办法脱困,否则定然死无葬身之地!”

    但想归想,但此时城中全部都在王处直地控制当中,要不是王处直对他还有点恩情。恐怕这刻脑袋早就搬家了。金钱收买早已试过,威胁劝诱也已失败,他能做的,似乎只有坐等奇迹了。

    正此时,忽然听得远方似乎传来了喝斥声,王都心中正值颓然,听了这喝斥声一惊,莫非自己地大限已到?

    “铿!”

    紧接着,他又听见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激烈的厮杀打斗声,时不时还有惨叫声传来。分布在府内的守军军都被惊动。此时开始迅速集结。那打斗声与惨叫声却迅速向内院传了过来,显然集结中的王处直军无法阻住对方。

    王都听得心怦怦直跳。希望之火又再次点燃。来者显然不是王处直派来的人,那么定是解救自己的来了。他正屏息倾听之时,“砰”一声巨响,那被带上地门又被人一脚踢开,先前地都尉模样地人手中提着寒光四射地银枪,杀气腾腾地踏了进来,身边还跟着几个士族。明显不是定州军。

    跟我们走!”那都尉喝道。狠狠盯着王都。

    王都缩在椅子里瑟瑟发拦我……你……你们是谁?可不能烂杀无辜……”

    那都尉瞄了瞄他。大步过来伸手便扯住他的衣袖,用力向外一拖,将他从椅子里拖了出来。王都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双手胡乱挣扎,却无法从校尉壮硕的胳膊中挣脱。

    “再吼就杀了你!”那校尉声音冷酷而不容抗拒。

    涕泪横流的王都无助地向室内的仆从、侍姬仆望去,他们个个都噤若寒蝉,根本无一人敢作声。甚至有的仆从用冰冷地、幸灾乐祸的眼神回视着他,这让他彻底绝望了。在士卒们半拖半拽之下,他终于被扯到了门口。

    正这时,杀声也来到这院子之前。校尉又扯着王都退回屋子,正要把门关上,那木板勾边画角而成的美仑美焕的墙,却被人用身体撞出了个洞。一个穿着铠甲的身体从破裂的洞中飞了进来,在地上滚了几下,挣扎着坐起,正好与王都眼视互对。

    王都看着这张血肉模糊的脸,觉得有点熟悉,似乎就是先前负责看守他们王处直手下一个校尉,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濒死者目光涣散时的绝望与无助,看到那刚才还有生命地脸在恐怖中扭曲凝固,王都禁不住大叫着,一股骚臭味弥漫于屋里。

    “杀!”扯着王都的军官扔下失禁地王都,挺枪便向那洞冲过去,但他的动作很快僵住,一段枪尖从他背后突了出来,红得妖艳地血自那枪尖上滴下。

    他的身体倒了下去,露出被他身体遮住的一个人影,那人看起来极为年轻,踢开军官尸体后毫不迟疑便是一刀,将军官的首绩斩下提在手中。然后抬脸向着屋子里的人微微一笑,那原本清爽的脸上布满的杀意似乎都没有了。

    “降者不杀,谁是王都?”他缓缓问道。

    屋外地打斗声已经安静下来,十余个燕军战士冲进屋子,显然外面已被他们控制住。室内地义武军鼓足勇气想要作战,但那年轻的燕军战士手中晃着地首绩,却又让他们失去了勇气。

    虽然都未说话,但室内诸人的目光已经告诉了燕军将士哪个是王都。嗅到昏过去了的王都身上的臭味,即便是刚从血腥中出来的燕军将士也不禁掩鼻。那面容清爽的燕军将领指着王都道:“把他带走,快!”

    两个燕军战士架起王都迅速出了屋子。当连燕军的脚步声都消失之后,屋里的人才喘过气来,哭喊声乱作一团。

    “你就是王都?”

    被凉水冲醒的王都醒来,听得的第一句话便让他恨不得又昏过去。

    “小……小人正是……”眼见问他的人身上的甲胄不似一般中原的制式,虽然黯淡无光,但以他的眼光看来比之中原其他地方的甲胄要精良许多,强打精神问道:“将军……将军是?”

    “燕军史弘肇。”史弘肇简短地回答。

    “史将军……多谢史将军将小人从王处直手中救出来,我早就准备开城迎接将军,不料被王处直这奸贼囚禁起来,若是不将军进军神速,我此刻定然已经死了,将军于我有救命之恩,请将军受我一拜!”这一刻王都如一条狗似的趴在史弘肇面前,倒地向史弘肇磕头狂拜。

    史弘肇也不闪避,淡淡地道:“你既有心为燕军效力,眼下就有个用你之处,你先下去洗一下换身衣服,然后去招纳你的部下,要他们不得助王处直便可。”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如今王都,只要能活着便是万幸,更何况王处直以派使者见他为名,猝然发动将他囚禁,他本身就怀恨在心。

    当王处直得知被软禁的王都为燕军派精锐突袭带走之时,禁不住仰天长叹。李厉害倒也罢了,没料到李的部将中,也有如此当机立断的人物,燕军,实在是可怕的对手。

    “李小儿凭什么能够在几年内崛起,老天不公啊!”

    王处直这话时,神色十分之苍凉。他居高临下,在那战马上向周围跟随在身边的一众麾下道:“众位都是随我多年,如今面临存亡之际,如果再抵不住的话请众位将我的人头献予幽州李吧!”

    他言辞切切,正在听他训诫的将士无不动容。王处直平时对将士虽严厉,却公正严明,为将士所拥。

    眼见将士们的反应,王处直微微心安。

    事不宜迟,当乘此时众人都为所动之机,全力将贼军赶出定州!王处直拔刀高呼:“如今贼军进城,定州危急,祁州危急,义武危急,好男儿宁愿身死也不愿受辱,我欲身先士卒,将进入定州之贼兵驱杀出城,诸位愿助我者,请随我来!”

    数千人同时高呼:“愿助将军,驱杀贼兵!愿助将军,驱杀贼兵!”

    王处直向身侧的校尉低声道:“你速去统我军本部,自西街攻向贼军,我领这部分兵自北攻打,无论如何要在今日将贼军赶出定州!”

    定州主街倒也算宽敞,但原本平直的街道,如今已被对峙双方临时搭建的街垒所阻隔,虽说没有伤害百姓,但义武军仍旧毫不犹豫拆毁百姓的住房为街垒。与之相比,只是用夺来的物资作街垒的燕军,至少在表面上是未曾骚扰百姓。

    向前推进的义武军,以铁甲步兵为先导,逐街逐街前行。沉重的脚步声,与兵器盔甲的交击声,让心惊胆战缩在屋里的百姓们更为惶恐。这一日来的厮杀,已经足以让他们破胆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