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零五章 胜者王 败在寇

第二百零五章 胜者王 败在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原来大人早已经知道了。”

    虽然心中万分恐惧,甚至自己都可以感觉到双股在长袍下不停地颤粟,但谢铭却仍维持脸上神色不变。

    敬新磨既是一口揭穿了自己为李细作之身份,那么他必定已有了万全安排,莫说自己孤身前来,便是带大军来此,只怕也难从护卫森严的太原府中讨得好处。

    “要想死中求生,只有依靠自己的随机应变了。敬新磨以为自己会大加辩解,自己偏不合他意,来个一口应承,他心中好奇,自己才能拖延到想出办法之时!”谢铭脸色有些灰暗,无论他如何强自镇定,但在奸猾的敬新磨眼中,他的心中变化,清清楚楚写在了脸上,暗忖道:“我与李统领,看来都小瞧了这个伶官。”

    “如今你还有何话要说?”敬新磨似笑非笑,对于谢铭的这一套,他已经见惯了。在这官场上浮沉多年,论起勾心斗角,刚开始运用权谋之术的李及其武夫部下还差得太远。

    “我想知道,大人是何时知道小人是幽州派来的间细?”谢铭咽了口唾沫,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这个问题,一方面是要拖延时间好想出自救之法,另一方面则是确实好奇。

    “你第二次给我送礼之时,我便知道了,在京师之中出手豪绰连结四方官吏的巨贾韩伯荣便是幽州水军指挥使谢铭。”敬新磨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两年前沧州水军纵横中原河道,你虽然化名,但终究变不得相貌,我只需派人稍稍查探便知道了你的底细。”

    谢铭轻叹了声,早先以为既换了名字。又假借商人的身份,应该不会为人所知,却不料早就被敬新磨看穿。每个人最得意处,便是他失意之因,看来果真如此。“大人早就看穿了小人,一直迟迟不肯揭穿,不知是何意?”他问道,这是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原因有二,其一你既来不断给我送礼。若是揭穿了,那李小儿如何还肯源源不断把这珍宝送到我这来?其二,你虽在这太原府为李效力,只需我将一些消息通过你传给李,那你岂非是在为我效力?”敬新磨不紧不慢地道,眼中露出猫戏老鼠时的狡猾阴险的光芒。

    谢铭此时略略平静下来,脑子里也依稀有了一计。他道:“大人果然手段高明,如今鄙人身份已泄。不知大人又会用何种出人意料地手段处置鄙人?”

    哈敬新磨一下一下极为明显地假笑,脸色却深沉如乌云密布的天空。他轻轻抚摸着指头的血扳指,缓缓道:“用出人意料的手段?无需那么麻烦,只需一刀斩下便可干净利落地处置掉你。”

    “以大人之智,自然明白如此处置于我,既无补于事,又无益于人,因此大人才让小人苟且至今。”知道生死便在这一线了,谢铭不失时机地道。如果此时不能以言辞打动敬新磨,那便一切都完结了。

    “哦。何为无补于事,何为无益于人?”敬新磨停下抚摸那玉搬指。瞥了谢铭一眼。

    “晋王大军屯集四处,而杨师厚蠢蠢欲动,我家节度大人进军义武,王处直虽为名将,奈何兵微将寡难以支撑,此刻要么弃守易、定,要么战败被俘。或许已经悬首于城头也未必。杀了我。也无法改变这些。”谢铭缓缓道,眼睛直直盯着敬新磨。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

    “这便是你说的无补于事哈!”敬新磨仍是冷冷一笑,谢铭的言辞,似乎并没有对他产生太多影响。

    “还有无益于人。”谢铭眼光闪动,忽然间他发现一事,在敬新磨身后的屏风那一侧,隐隐有人影轻轻动了一下。

    “那人坐在那里已经很久了,此时才动一下,传闻敬新磨家有悍妻,为人贪暴狠毒,敬新磨出的许多阴狠计策都出自此妇人之口,敬新磨如此阴险也畏她三分。那屏风之后,定然是她。”急切之间,他迅速判断,觉得这正是脱身的唯一途径,因此慢慢道:“所谓无益于人,自然是无益于大人及夫人了。”

    他一提及夫人,敬新磨虽然奸滑,脸色也不禁愕了一下,尽管只是片刻间地错愕,看在谢铭眼中也已足够了。

    “大人以为,晋国之中有谁能及得上李李节度?”

    谢铭的问话,让敬新磨心中慢慢升起了疑云,如果只是单纯的拖延,谢铭这番话语是毫无意义的,可除了拖延之外,谢铭莫非真的有什么无益于己之事要说不成?

    “你时间有限,不要拐弯抹角,还有一盏茶功夫,若不能说动于我,你只有死路一条。”决心不让谢铭有巧可取,敬新磨咄咄逼人地道,在他心中,只要谢铭一开口求饶,那么便要用最残酷的刑罚虐杀之。

    “那我便直说了,李节度此次进军,于大人有百利而无一害!”谢铭眼光闪了几闪,凝滞在敬新磨的脸上。

    谢铭开口并非求饶,而是接着自己方才的思路往下说,这令敬新磨颇觉意外。对方能在自己逼人地气势下仍追求主动,看来这个水军指挥使倒也不愧李手下得力将领。

    “大人以为李节度能一举大败晋王么?”

    “哼!再给他一倍兵力,他也无法动我大晋分毫。如今晋王无瑕顾及,况且又抽调了大半兵力到防御杨师厚重兵,李或可得意于一时,随着战线拉长,他越是深入,日后败得也就越惨。”敬新磨阴森森地道,那白净的面庞上的肥肉轻轻抖了抖。

    “那李节度便不是大人心腹之患了。”谢铭悄悄出了口气,他们以前轻视这奸相。因此会坠入其陷阱之中而不自知,如今他要想活着出去,只能寄希望这伶官不仅是个阴谋家,而且是个有眼光的战略家,只能希望敬新磨更厉害些的好。从敬新磨这段分析来看,他对于军略,也是颇有见解的。

    他将一直未饮地小几上的茶端来,轻轻啜了一口,茶水仍有余温。让他因紧张而有些焦渴的唇舌得到弃分滋润,他道:“大人之患不在于外而在于内也。如今大人大权未稳,尚有狂妄之徒不时上书刺大人之过,据我所知,从前跟随晋王南征北讨地武将系大多将领都对大人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咳咳”谢铭故作轻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

    敬新磨脸皮再次一颤,这两年来他借晋王对他的恩宠大肆打压政敌,把持朝政。一直注意不让朝官有单独接触晋王地机会,朝臣的奏折,也都要先送他看之后才能达于晋王桌前。以前众人敢怒不敢言,武将一系都将其视为眼中钉。

    “大人心腹之患便在于此了。朝中诸公平日里谈笑宴宴,实际上却不乏暗藏祸心者,我家节度大人兴师于外,对大人并无危害,而这些心怀异图者算计大人于内,大人才防不胜防。他们在等待机会。如今李节度起兵便为他们创造了这个机会,因此迫不及待便跳出来欲搬倒大人取而代之。因此。为了让那些隐得最深者暴露出来,大人。还是稍稍放纵一下李节度与在下地好。”

    敬新磨默然无声,虽然谢铭这纯属诡辩,却不得不承认他诡辩得有理。见他心思稍稍活动,谢铭乘机道:“大人便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当为尊夫人及子孙着想,不要为他们留下杀身之祸!”他故意加重了“尊夫人”三字,这令敬新磨抬眼瞄了他一下。脸上露出讥嘲的笑意。

    “果然来了。只可惜,仍是来迟一步!”

    史弘肇抬手稍稍遮挡头上那刺眼地阳光。气定神闲地望着攻来的队伍。当先的应是祁州之兵,看他们气势虽然雄壮,但训练上似乎欠缺,想必祁州刺史贪图安逸,故此使得祁州守军也军纪废弛,士卒实战能力有限,如此外强中干,若不王处直精锐督战队手持锐利长枪顶着他们的后背的话,只需一个冲击被足以使之丧胆。

    “高行周!”史弘肇见敌军逐渐接近,大声令道。

    “属下在!”

    “接下来看你地了。”史弘肇轻声道。

    “遵令!”

    “这是你地部队吗?”高行周问那已经换了一身盔甲的王都。虽然盔甲在身,但王都却毫无半点威风凛凛地气概,两军阵前那肃杀的气息,让他觉得呼吸都稍显困难。

    小人定州步军指挥使。”他心慌意乱地分辨了会,确信是自己的部下后总算缓了口气。

    “那好,我陪你去阵前,你令你的部下不得妄动!”

    在一小队战士保护下,高行周与战战兢兢的王都驱马向前。相隔老远,王都便扯着嗓子叫道:“别放箭,别放箭,是我!”

    王处直一马当先走在队伍最前列,听得王都的呼声,他脸上肌肉轻轻扯动了一下,如今的关键,便在于这定州与祁州守军究竟是听从自己的还是听从王都的了。

    “王都业已同贼军同流合污。”他沉声地道,“如今诸位亲眼所见,当知忠奸孰是,想想城中地父母妻子你们给我敞开了杀!”

    他声音虽然不高,但两军阵前将士都听得清清楚楚,原本为王都的出现而气势一滞地守军,此时军威又盛了起来。

    “不要,大家先不要动手,有事好商量?”

    王处直眉头一皱,再也无心耗去这来之不易的时间,长枪朝天一举,指着王都道:“放箭!”

    王都见自己地部下都弯弓搭箭,正在朝自己瞄准,心中惊慌,厉声叫道:“二狗子,你不认得我了,连我也敢杀。快叫你的人停手,带着你的人站到一边去,让王处直与燕军去打去,我定州、祁州中立,不为任何一方卖命!”

    他此言一出,王处直心中便是一沉。世上之人,没有不惧死者,而两军交锋,又不可能不出现战死之人。若是王都以保持中立不参战为诱饵,定州的官兵,确实可能保持中立。

    “放箭!”他再次向令,若是任由王都如此引诱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但听他之令放箭的只有稀稀拉拉数十人,准头也都是歪得无处可寻。

    “只要你们不动手,你们便可以战后活着得见自己地父母妻儿。”高行周适时说话,更是深深打动了这些定州兵之心。仅剩的战意都消散大半。“不愿战者,我不勉强。”王处直在心中长叹,兵法云“两军对阵攻心为上”,燕军地攻心之术,如同一套连绵不断地剑法,招招都击中了这定州军心中的要害。若是自己强驱他们上阵,只怕反而会适得其反。

    他一言既出,倒有半数以上地定州、祁州兵离开了原本整齐的队伍,闪入旁边的街道之中。望着剩余不过三四千的将士。王处直再次长叹,忠义之心。在这个时代里已经丧失殆尽了。

    正这时,西街之中擂鼓声忽然响起。一彪人马呐喊着杀了过来。原本有些低落地士气立刻又被带起,王处直也是精神一振,算起来他兵力仍有万余,足以消灭眼前的燕军。

    街道之中,双方视线都被残垣所阻,看不清对方究竟有何安排,也难以调动自己的前后军。史弘肇横刀拍马。来到高行周身侧。道:“高行周,你将这些降兵安置好。领三千人对迎击西方的来敌,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高行周依言而去,望着敌军步步逼近,史弘肇举刀吼道:“神武营,列阵!”

    跟随他而来的,虽然是轻骑,但有半数是以前神武营的老兵,李以为,马军于马上马下都应有战斗力,否则在失去马的情况之下,只有束手待毙一途。因此这两年来对骑兵的训练是极为严格地,燕军的轻骑兵,随身多携有三样兵器,长枪、马刀与弓箭,列阵迎击敌人骑兵冲击之时用长枪,己军突袭冲锋之时用马刀,两军拉开之时用弓箭。燕幽民风彪悍原本极善骑射,因此训练的重点便在于如何熟练运用战阵之上。

    在这街道障垒之间,大部队无法展开,正是小队作战之所在。王处直眼见两军尚未短兵相接,双方流矢如雨之际,燕军每八人一组散开了阵形,心知对方要利用这地利了。当下也下令己军散开,但他领着的部队都是王都部下,疏于训练调转也远没有燕军灵活。还未能接近燕军,便在燕军犀利的箭雨之下狼狈地退了回来。

    “敌寡我众,诸位若是贪生怕死,反而会死得更快!”王处直吼道,“是爷们的,随我冲来!”夹马便分开己军,冲向敌阵。

    这街头虽然不利于大队骑兵突击,单骑奔行却无大碍。在他激励之下,定州守军再次扑击。

    “五十尺、四十尺、三十尺……”史弘肇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敌军的接近,待到二十尺处,他忽然大叫:“举枪!”

    燕军将士扔下手中弓箭,提起了长枪与马刀。两军激烈地撞在一起,此时即便是懦夫也知不杀死敌人便是自己身亡,人的**在人自己制造出来的利器之下,变得如豆腐般脆弱。锋利地长枪刺穿了喉咙,喷涌出的血让原本绯红地枪缨变成了黑色,弯且细长的马刀在金铁交击声中碎裂,马刀地主人惊惧地看着敌人的环首刀劈落,在那一刹那的痛苦之后,他看见砍下他头颅者的头也飞了起来。

    “这便是战场!”史弘肇混身的血,似乎燃烧起来,他翻身下马,振臂拔出腰中长刀,刀光瀑布般的闪过,将一个敌兵斜斜劈开,紧接着又飞起一脚,将另一个敌军头踢成了一团血雨。

    “去死!”一个敌军呐喊着,环首刀带着风声劈了过来。史弘肇摆刀格开,那敌军觉得右手忽然变得火热,还未来得及弃刀,右臂便自也肩头飞了出去。在这瞬息生死之时,他忘却了面对的是随时会取他性命地敌人。而地本能地伸出左手去抓自己地右手,哭喊着用力接回自己臂上。但断了的,便无法续回,失去地,便不再拥有,史弘肇毫无怜悯之意,在这战场之上,不胜则死。

    “着!”呼啸声中,他猛一低头。一只慑人地寒芒自他头上掠过,将他头盔之上的红缨也打落下来。他一手按住头盔,虎目怒睁,寻找那投掷标枪之人,那人见他双目如赤,杀气如狂飙般席卷而来,惊得向后退了步,转身便要逃走。

    史弘肇劈手自旁边一人手中夺过一支矛。用力掷了出去,长矛穿心而过,强大的力量将那敌军的身体也带得向前飞出,钉在充作街垒的粗大的木梁之上。那敌军一边哀号,一边挣扎着想拔出背后钉入的长矛,但无论如何努力,只不过徒增他自己和痛苦。很快,巨大的疼痛夺去了他的意识,他无力地垂在那木板之上。

    王处直睚眦俱裂。眼前这一幕让他想起飞狐关前地恶战,同样的鲜血。同样的哀鸣,不同的只不过是地点罢了。他纵身自被两支长枪刺入的战马身上跃下。手中钢枪一晃,虽说是在地面,这马上的兵器在他手中依旧灵活,那两支长枪的主人尚未拔出枪,便觉得心口冰冷,长枪透甲。

    战斗激烈至极,仅仅一个冲击。便已有近千余俱尸体横亘在两军阵前。定州守军战斗力不强。虽然面对的是马上胜于步下地燕军轻骑,但在单挑对决上仍无任何优势。更何况在大部队难以展开的街头巷战之中,燕军以小巧灵活的战阵穿插往来,散时如蚁,聚时如蝗,利用地形上的限制,在局部上形成多打少的优势,地上的尸体,绝大多数都为定州守军留下的。

    为王处直所带动起来的士气,被这一面倒的搏斗迅速击溃。退入旁边街巷中地守军,安然无恙地看着这血腥的一幕,无一例外都为自己先前地决定而暗喜。而仍在杀场中迎接燕军似乎愈来愈猛的冲杀地苏国官兵,见到他们悠闲自得地在一旁看热闹,心中不由得对自己如此拼命产生了怀疑。

    “如今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只需退到一旁便可活着回去,我们绝非言而无信之徒!”史弘肇挥刀大喝,这一喝,是击碎守军心中最后那丝战意的利箭,离得远些的便转入旁观者之中,近些的干脆弃了武器举起双手。

    王处直挥枪挑翻一员燕军战士,眼见己方兵败如山倒,唯一能倚靠的便是自西侧攻来的自己嫡系了。然而西翼战场中双方正陷于僵持之中,自己这边燕军却取得了绝对优势,虽然人数上尚有数千人之众,却都是漠然地旁观者。

    “谁是王处直?”燕军地将领声震四宇的喝声让他从败北地迷乱中清醒,那个骁勇无比的燕军将领,手执单刀,口中虽然在问,眼睛却牢牢盯住了他。王处直将槊在地上一撑,纵身跃起踢飞一个燕军战士,吼道:“本将便是王处直,来者通名!”

    对于这个能将自己陷入败北危机的雄武燕将,王处直心中愤恨之余,也有些钦佩。史弘肇举目凝望,王处直之名他闻名已久,历代将门,世代经营义武节镇,而他在遇到李之前还只是一个刀头舔血的炮灰士卒,如今一切仿佛都倒转了过来,这五年的风雨让二人的的境界改变了许多。

    “燕军史弘肇!”史弘肇大步走向王处直,每一步迈出都如大山在移动般,四周的敌军已经溃散,无一人敢来阻止于他。

    “你便是史弘肇,我们曾见过一面!”王处直见了他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奇特的味道在其中,心中一阵惊悸,当今天下谁不知史弘肇是李麾下的头号大将,李能有如今的地位也离不开他的功劳。

    “如今归降,尚且不失贵宾之礼。”史弘肇低声道,“王将军,是战是和,全凭你一念之间!”

    没有多说话,王处直只是将手中钢枪举了起来,冲着史弘肇虚虚刺了下,两人的杀意便激烈地撞于一处。史弘肇闪身避开王处直如附骨之蛆的杀意,手中长刀随之而上,王处直翻腕挫身,枪尖挑刺史弘肇咽喉。

    一瞬间,两人攻防往来打得激烈。王处直虽然骁勇,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与史弘肇之间尚有一筹差距,两人兵刃交击之时,虽然王处直用的是重枪,但被震得手臂发麻者多半是他。但史弘肇也发现王处直枪法精湛,大开大合,一会半会想击败他也不容易。

    王处直不由得暗暗叫苦,如今这整个北面唯有他仍在苦战,史弘肇似乎有意与他拖时间,并未下令燕军一拥而上,因此燕军将士好整以闲地站在一旁起哄,史弘肇攻之时他们就拼命叫好,而王处直攻之时他们则嘘声一片,全然没有在阵战之中的样子。还有部分燕军已经开始打扫战场,将辎重等都收起来。

    西面的杀声也渐渐平静下来,那儿的胜负也已决出。片刻之后,围着二人的燕军忽然散开,混身浴血、头盔不知掉在何处的高行周大步行了过来。

    “将军!”他尚未作声,他身后一个五花大绑已经难以认出面目的将领嚎淘痛哭起来。王处直心弦一震,这声音是如此熟悉,不用看就知道是他派去西面领兵的麾下亲信裨将。

    他心神这一乱,便给史弘肇看到了破绽,史弘肇手腕急转,手中长刀在空中猛烈地一搅,王处直只觉自己的钢枪如汪洋中的小舟,被他的罡风带动上下翻滚,他急忙抽步欲退,但史弘肇已经跟了上来,一掌劈在他发力的右臂之上,王处直顿时觉手臂如被巨石砸中,再也无法发力,钢枪被史弘肇一挑飞了出去。

    “叮”一声,那钢枪深深**街旁一户人家屋檐之上,枪柄不停地颤抖,发出令人烦躁的嗡嗡声。

    “唉!天欲亡我!”王处直长叹一声,收回盯着那兀自摇摆不定的枪柄的目光,乱世便是如此,胜者王,败者寇,自己在败给李之后便应知道结果,却妄想改变这结果,最后落得的是一败再败的下场。他用力握住腰中剑柄,拔出了那随身的宝剑,脸上浮出自嘲的笑容。

    “将军!”部下将士的惊呼声重重地敲在众人的心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