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零七章 京兆长安王氏一族

第二百零七章 京兆长安王氏一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贞明元年(公元九一五年),仅用了十日不到的时间便连克义武节镇的李燕军,以史弘肇、高行周为先锋,统兵两万,向下一个战略目标进发。

    以迅雷之势接连攻克易、定二州、俘虏义武节度使王处直,对于燕军而言算是从所未有的胜利,从来没有一次战役胜的如此的轻松,完全的压倒性的胜利,而这压倒性胜利是李两年潜心经营的结果,放在两年前这想都不能想,以至于完全没有给李存勖反应过来的时间。

    河北平原,腹地就是义武和武顺两个节镇,而这两个节镇正是中原的咽喉,控制两个重要关口,飞狐关和井陉关,自古为兵家必争的要地,李存勖同样一点都不含糊,在镇州布置了重兵。

    镇州如今最少有三万晋军,再加上武顺节镇王本身的军队。李令史弘肇统两万精兵为先锋,这几乎占了李主战部队的一半,不能不说慎重了。但他心中仍觉有些不安,不知为何,那种危险的感觉自在定州校场上产生后,一直环绕不绝,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呢。

    因此,此次进军他以为还是谨小慎微的好,大军进发之际,侦骑四出探马不绝。

    所到之处,既没有晋军及赵军的顽强抵抗,也没有百姓的支持,百姓似乎对此剩下的只有凄凉,然而本地赵军似也对于吃败仗无动于衷,毫无羞耻之感,仿佛理所当然。

    “得不到本地百姓的支持,打下容易,要守住可就困难了。”敬翔摇摇晃晃地坐在马上,虽然这里是平原。道路也不算崎岖,但他正统文人出身,能够骑在马上不掉下来,已经是非常努力的结果了。

    他仍旧持续着那日校场之上的话题,这数日来,他与李思前想后,自己的兵力始终太少,是不是要从本地挑选一个有名望将领来做二把手。本来王处直名望都是不错,无论是在义武军心中还是在自己心中都是个可以接受的角色。想来原来地老兵油子至少不会排斥。

    然而王处直一直拒绝归顺,李也觉强之无益,放之为祸,心中不是没有考虑过杀了他一了百了。但又觉得如果就这样杀了他怕会寒了天下英雄归附之

    “得民心者得天下,人人皆知其理,唯独民心犹如天心,天心不可测,民心也不可测。”李长长吁了口气。

    敬翔的插嘴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明公替如今不同以往。站的高度更高,需要考虑的问题也要往大的方面去,日后习惯才好啊!”

    李扬眉看着敬翔,微笑道:“先生双目如炬,我心中所想都无法瞒住先生,幸好先生为我臂助,否则即便是万军之中,我也必杀先生而后快。”

    敬翔心中登地一下,历来为上者。最忌他人能看透自己想法,此乃亘古无变之理。自己听得李隐隐有不顾民心姿意而行便出言相谏。却不曾想李尚未说出心意,自己便揣摩而出。李虽然并未直接责怪,言语中的杀意却是他无论如何迟钝也感觉得到的。

    “明公若是无容人之量,那明公便无定天下之力。”敬翔敢如此直言,也是看透了李的性格,李不是那种意气用事之人,“明公若是要杀我,也得等天下大势已定之时再杀。如今尚未到统领屠戮功臣之时!”

    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先生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敬翔侧目瞧他半晌。等他笑声渐止方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李伸手握住挂在马鞍上地马刀,若有所思。过了片刻,他缓缓道:“先生既是如此坦白,我也无需讳言。若是依着这乱世的惯例,若是我想成帝王之业,大功告成之日,便是你等功成身退之时。我不会屠戮功臣,但会迫你等自己退出。我熟读史书以史为鉴,这数千来历朝历代开国之君,无一不是如此。”

    敬翔轻轻叹息了声,李此言确实不差,历朝开国之君,打天下之时总有谋臣勇士为之效力,但坐天下时则不是被以谋反之名诛杀便是闭门不出称病退隐。

    “但我志不在此。”李一字一句地道,眼中充满坚定之色:“我看这数千年之史,在上者越是欲将天下变为一家一人之天下,这天下便越难以持久。那些开国之君们屠戮功臣,便让他们的江山长久了么?他们有何权力要让一家一姓的江山延继下去?”

    敬翔默然无语,这些疑问,便是象他这般饱读经史的文人,也不曾提出过。历来的统治者,都将如何巩固自己的权力视为首要目标,也正因此,敬翔这般饱学之士会将此当作理所当然,唯有李,仿佛想的有些惊世骇俗了。

    “因此,先生敬请放心,那些人地所作所为,绝非我李想做的。”虽然没有太多的话语,但李的意思敬翔还是深深明白了。

    身为殿后留守的张藏英深知,自己之所以为这一重要职务的担当者,并非李看中了自己的武技。李选中他,是看中了他的忠诚和能冷静行事,是希望他扮演好定州留守的角色。

    与史弘肇高行周等颇为不同,张藏英地身世可谓凄惨,不过在这个乱世又有谁是好的呢,张藏英出身世家,成年时全家为仇人灭门,报仇不果反被发配边疆,最后通过一幅自残地狠劲才赢得了李的任用,这一切都来之不易。

    “王处直如何了?”

    这是每日里起身后地第一问。李对于王处直的安置是煞费苦心的,将败在他手中的张藏英与元行钦放在定州,便是要二人严加监视。但他又反复交待,不得对王处直心存虐待,除去自由,他要什么便给他什么。

    “还是老样子。除去同他夫人尚偶尔说两句话外,一直一声不吭。”

    在听取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后,张藏英凝眉哭笑,对这个人还真没有办法,也不知大人还留着他干什么,王处直在本地还有不少地声望和势力,指不定什么就会出点什么乱子,还不如一把杀了好。

    “报,王参军求见!”

    “王处存?”张藏英恍然大悟。他这个时刻才明白大人的深意,王处存明显就是个化名,大人之所以这么做目地是一石三鸟!急道:“快请!”

    王处存近来仿佛清减不少,精神也没了往日地好,出征以来他就一直托病,看来确实如此。

    “参军来见,不知有何见教。”张藏英施了一个长揖之礼,王处存是跟随李的老人了。当初他能被李收留也有他地一份功劳,张藏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王处存咳嗽两声,脸上仿佛闪过一丝尴尬神色,轻轻摇晃着那青瓷茶杯,看着浮起的瓜片茶叶如小舟般在水中飘着,心中思绪万千,感叹人之际遇,也是如此,不知控制命运茶杯那只手。将会让自己飘向何方,半晌之后缓缓道:“我来是有事相求。”

    “参军尽管吩咐。藏英只要能办得到的必定舍命达成。”

    “我想求将军放了王处直。”

    “什么?”张藏英顿时抽了一口凉气,发愣半晌。之后坚定了摇了摇头道:“其他什么事都可以,就算要我地命都行,只有这件事不行。”

    王处存脸现痛苦之色,朝天长叹道:“唉,难道老天真要让我做王家的罪人吗?”

    张藏英脸色一凝,不解道:“参军,你有何难言之隐不如说出来。我去求大人解决啊!”

    王处存神色落寞的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一开始就欺骗了大人,我根本不叫王处存。这么些年来我一直都是以假面目示人,这叫大人以后还这么相信我,况且大人现在有了敬翔为军师,大人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不会的,咱们大人义薄云天,更何况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大人的事,以前不是还有许多的功劳的嘛。”

    “你不明白的,你不明白地!”

    王处存无力的摇了摇头,道:“我知道的太多,知道的太多,几乎大人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这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现在也不想跑了,你把我也抓起来吧,等大人回来把我一起砍了,我就什么也不想了。”

    张藏英眉毛一挑,道:“参军,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但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就你将功抵过,并且让王处直也得以重复原职。”

    “哦!”王处存一震,忙道:“什么办法?”

    “你可知大人为何不杀王处直吗,他就是想让王处直充分发挥作用,要知道如今我们的兵力只有五万,要吃掉义武和武顺两个重镇可不是那么的容易,如果王处直归降,事情可就大大可为啊!”

    “是极,是极,我真是关心则乱啊!”王处存拍着额头大呼道。

    “不过”张藏英故意拖长了音,不断观察着王处存的脸色,道:“这个王处直可是个硬骨头,不是那么好说服地啊!”

    “哈哈,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我有把握!”

    “好,王处直在这刺史府中,你去劝降他,我安排与他见一面,如何?”

    “善!”

    “你是王郜,你竟然未死!”

    “世叔安好!”

    第一眼望见对面之人时王处直神情陷入呆滞之中。当王郜将当年的情形一一回忆出来时,王处直便已经相信,这个身形消瘦地半老之人,便是当年那英武潇洒的侄子王郜。

    “我自然未死,虽然这些年吃了不少苦,但我还活着,只不是盗用了父亲之名而已。”王郜哈哈大笑,笑声之中无比苍凉,也无比畅快。在为朱温兵败之后和遇到李之前地这数年来他隐姓埋名,半是乞讨半是流浪,心中憋闷已极,如今终于可以一吐胸怀。虽然天还是那天地还是那地,他却有重获自由之感。

    王处直无语了,能在这个情况下遇到自己的侄子,曾经的老上司也真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我此来,是为了劝你与李合作的。”王处存,如今是王郜了直接挑明了来意,但他说得依旧足够婉转,并不是劝王处直降伏,而是劝他与李合作。

    在王郜面前,王处直却无法塞住耳朵。王郜从他那深沉的目光之中看出了他心中的抵抗之色,微微扬眉:“我在李身边呆了三年,我了解这个人,他是真正地帝王之材,他可以让我们王家重新成为一大世家,如今是最好地机会。”

    沉寂

    沉寂

    半晌之后王处直,缓缓道:“我无所谓的,没有子嗣,反倒是你,能保住如今在李这里地位置吗?”

    “看看再说吧,不试怎么知道。”王郜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一番非常平静的环境下两人结束了对话,平淡的像白开水一样,然而就是这杯白开水让顽固死硬的王处直的态度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这让张藏英多少有些感到意外,但又觉得这仿佛又都在情理之中,天空的阳光变得绚烂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