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仓皇回师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仓皇回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妫州城?”

    李存勖着轻衣,骑在一头与他身份绝不相称的草原矮马之上,他那脸上堆起的笑容和随意飘下了发絮,让他象个在乡居之中过着闲适生活的隐者,而非咤叱风云纵横天下的英雄。唯有盯着妫州城时那眼中冒出的一缕精光,才让人察觉,他绝非普通之人。

    远远望去,妫州城静静耸立于暮霭之中,宛若一只隐藏于草丛中的恶兽,随时准备扑向经过的猎物。城头狼烟袅袅,看起似乎安祥平和,但李存勖分明自那城上,看到了森森杀气。

    “并非毫无准备啊。”李存勖微微一笑,看来对手欲将这妫州变为捕捉自己的野兽,妫州城是西面通向幽州的最后一道屏障,只要夺下妫州城,那么,幽州的一切都在自己的兵力俯视之下,究竟是自己这猎人高明,还是这野兽厉害,就得视双方斗智斗勇的结果而言了。

    “细作说李倚为臂膀的景延广来了此处,同行者尚有数万大军。”身旁同样百姓装饰的郭崇韬道,“不过以数万对大王十万之众,无亚于以卵击石。”

    “不可过于托大了,李三五年间便崛起,绝非偶然。”李存勖捋了捋那下巴上的短须道,“你看,我大军前来此处,景延广必然早已知晓,否则不会在这时突然领兵出现在妫州城。他先我一步到达,便是在张网,想让我一世英名毁于这妫州城下。”

    “属下不是托大,而是以为这普天之下,论及用兵之道无人是大王对手。”郭崇韬呵呵笑了。

    “唔?”李存勖轻轻应了声,对此似乎是不悦。又看了半晌,他召呼道:“你看城门处,明知我大军压境,却依旧行人往来,仅这镇静一点,景延广也是深得李的兵法啊。”

    “大王之意……”

    “其中有诈。你倒是以为当初李夺得幽州真的只是侥幸么,当初刘守光父子雄霸燕幽,虽说西有契丹大军临近,南有我大军北上。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日里全部掌控幽州,李必然是前期下了不少的功夫的。而如今李羽翼已丰,燕幽是他地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况且幽州民风彪悍,猛将辈出,不可掉以轻心啊。”

    郭崇韬默默点头,知道李存勖意犹未尽。对于这个老对手他可以又狠又是惺惺相惜。

    “李经营幽州数年,精锐之师便有五万之众,再加其行藏兵于民之策,幽州数十万青壮,十之**可上阵战习于行武。可是景延广只带来五万军马,你不以为这其中有诈么?”

    “李出征晋军,带走了五万精锐大军,境内只余下杂兵,景延广悉数带来。何诈之有?”郭崇韬颇为不解。

    “为何不将百姓动员起来,此刻为生死存亡之时。景延广不动员百姓岂非不智?”李存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有人来了,大王!”随侍的下人装扮的侍卫低声警告道。

    只见城中走出一支百余人的骑兵队。当先两员将领一个身着便服,另一人则是则全身在锁子甲之中,那人年纪颇轻,但长相威猛,胡须如钢针一般,但郭崇韬咦了声,道:“这两人就是景延广与妫州刺史陈确。”

    “哦?”李存勖眼中一亮。笨拙地下了马。让到路的一旁。

    侍卫警惕地向李存勖靠来,但李存勖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他便将手中的包裹放在地上,坐在地上歇息。外表看来这是一群准备进城的走商贩子,见了军队出来为他们让开道路。

    “将军为何要出来?”

    李存勖耳尖,听得那身穿锁子甲之人问道。

    “只是来看看地形,估计李存勖会从哪儿进攻罢了。”那被称作将军之人神态安然,声音清朗,与他的外表并不相称。

    “在城头看看也是一样。”陈确四处观望,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看地,不禁问道。刺史之言差矣,在城头我只能看到如何防守,只有在城下我才可以看出如何进攻,节帅大人曾说过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然而进攻手段的选择有时候往往可以实现效率最大化,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是万万做不得的,而我现在就想知道李存勖的选择。”

    “可是我们只需防守便可,守上些时日,李存勖小贼得知后方变故,定然会不战自溃。”

    此刻他们已经是越走越近,声音便是郭崇韬也听得一清二楚,李存勖听得这人无礼地称自己小贼,心中不觉有些恼怒,但却也无可奈何,这是他们的地盘。

    “哦,一则来此便可以知道李存勖可能会采取何种攻城之策,二则我也得为日后追击李存勖作些准备。”景延广仔细察看周围地形,还不时回头看看妫州城。

    “咦!”陈确仿佛发现了路旁几人的异样,驱马上前,笔直来到李存勖面前,寒如冷电地眼眸盯着李存勖的眼神,李存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王处直为义武留守,将义武军务尽皆托付于他,似乎还是太冒险了些。”

    前往幽州的四十丈大船之上,敬翔迎着海风,望着在遥远的上空飞舞盘旋的苍鹰,对李道。“那一夜我们不是商定让史弘肇将军为义武留守吗?”

    “以史弘肇兄为义武留守,我军主力南下之时,若是多留兵马则恐不足以与李存勖对抗,若少留兵马则恐当地百姓不服生事。史弘肇兄再加上高行周辅佐,攻取义武有余,而欲守则易有变故。非二人才智不及,是因为人各有所长。”李微笑道。“王处直不同,一则他长期为义武节度使,处理政务有经验,二则他较得义武百姓之心,比之史弘肇兄易为百姓接纳,三则他自己提出,我也不好拒绝。”

    “他终究是新近投诚,只怕……”

    李摆摆手,悠然道:“他是个人物。王氏一组屹立义武多年,这点时务还是要识的。况且,有王郜在我身边,时时劝导,足以稳住他了。此乃临时变化,未同先生召呼,还请先生见谅。”

    “大王既有把握,我便不多说了。”敬翔想起自己也是一投入李帐下便被重用。确知在用人这一方面上,李绝非常人所能及。

    那一日在军事会议之上,李作出了让部分燕军领导者担忧的决定,合义武三州为一州,州名便称义武,以王处直为义武留守。更让燕军部分将领意外的这项措施,李甚至让孙晟以王处直名义写成奏折,派人送往太原府。似乎辛辛苦苦打下地义武。又还给了李存勖一般。

    “这只不过是暂且得到一个名份,以安义武百姓之心。证明统领无意侵夺。等到一切都落实,这个名份便可有可无了。”敬翔如是解释。虽然如元行钦者仍不明白,却也知在此事上不宜横生枝节。

    接着李综合众人建议,令史弘肇领一万骑兵连夜赶往井陉关支援高行周,留下一万骑兵给王处直作机动之用,其余尽数赶到幽州,搭乘早已等侯在那里的水军船只回到幽州城。

    “大人心中,究竟有几成把握对付李存勖?”终于忍不住。敬翔还是问了这个明知没有任何答案地问题。

    但李却回答了:“老实说。一成把握都没有。”

    看着李说出这极无志气的话语,脸上却是甚为轻松地神情。敬翔迷惑了。他虽然渐渐了解李,对于李的一些心思颇能揣测得出,但李此时却让他无法看透。

    “哈哈哈哈……”两人都大笑了起来,笑得随在两人身边的侍卫莫名其妙。过了会儿,李方才道:“先生为何而笑?”

    “大人又是为何而笑?”

    “看来先生终究是不肯让我,哈哈哈哈。”李眺望远方,一线之间,一片茫茫,船队连绵而行,成了这天地间一片怡然的景色。

    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厌倦,什么战争,什么称王,一切都仿佛浮云一般。

    “大人,大人!”

    敬翔的呼唤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自嘲的一笑,自己终究不能离开战场,因为自己是数万军人的统领,是幽州近十万百姓地事实统治者。放在这个最惨烈地年代里,自己目前的力量已经可以算是强大地势力了。

    “没有什么,我只是在想,我方才究竟为何发笑。”李略有疲意的道,但敬翔询问的目光并未收回,李长长吸了口气,指着东方天际道:“有朝一日,我欲乘船游遍神州的每一个角落,先生以为如何?”

    “统领虽然豪情万丈,但也请解决了李存勖再言此事。”敬翔没有因为李的情绪低落而顺着他地意思。在他看来,一个人烦躁不安的时侯,最能体现出这人的自制能力,而身为一军统帅,自制能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我回舱去歇息会儿。”

    李转身回船舱,敬翔担忧地望了他一眼。此时李要去面对或许是他一生的对手,情绪失控,对一军统帅而言可能是致命的弱点。敬翔(?五代后梁宰相。同州冯翊(今陕西省大荔县、位华阴县西北)人。字子振,为五代时后梁大臣。黄巢起义军攻陷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他客居于大梁(今河南省开封市)。为朱温所识,温于战争中,他曾参与策谋,故深受温所信任。曾历任检校礼部尚书、检校右仆射、太府卿等。后助温篡唐。官知崇政院事,迁兵部尚书及金鉴殿大学士等。朱温死,他郁郁不得其志。后唐庄宗李存勖攻入开封(今河南省开封市),又因不愿事后唐,故自杀而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