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四面起火

第二百一十六章 四面起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在这里!”那熟悉的史弘肇之声忽然传来,高行周大喜,循声望去,只见一片在水中飘浮的船板之上隐隐伏着一人,行周心中大喜,夺过军士手中船浆狠命拨水,接近之后伸手将史弘肇拉了上来。

    史弘肇脸色有些苍白,这一次败北比他预想得还要惨上几分,渡河战船大多为火焰吞噬,河岸上的水寨与井陉关镇也被殃及。他看了行周一眼,用力握了握高行周之手,低声道:“对不起,多谢!”

    行周怔了怔,立刻明白他所说对不起是指未听他与高行周劝谏而出兵过河之事。此时此刻实在不是纠缠这些事之时,岸上高行圭正领着残破之军抵挡乘火偷袭的敌军精锐,而身后的响声证明敌人大部队也在开始准备渡河,现在能做的便是回到岸上重整旗鼓。

    高行圭于危急之中,只收揽了不过千余将士,而且将士都为这战况所惊,虽然尚未崩溃,但士气确实不振。高行圭摸了摸自己的头盔,这原本是战死的一位燕军战士之盔。一手捋起自己须髯,一手握着大刀,暴喝道:“跟我杀上去!”

    这句暴喝听在燕军士卒耳中都是一振,在场之人几乎都见识过他的勇猛,原本忐忑不安的心都稍稍有些平静。高行圭原本就颇有威仪,在火光中他身手矫健,神情凛然有如天神一般。一路上不时有惊惶失措的燕军加入这队伍之中,待到他过了井陉关镇,来得那上游方向的大片树林之前时,千余将士已变成了三千余人。

    李存审预先派来的精锐依其之计,等到井陉关火起之后再过片刻,燕军丧胆溃逃之时再杀将出来。他们却不曾想高行圭能在危难之际整顿出一队人马。迎头赶来迎击。双方正在树林之前相遇,高行周此时已经上了马,大刀如风,连接斩杀几名敌兵,原本来偷袭者反倒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井陉关是一片火光,但树林附近却暂时未被火烧着,黑暗之中晋军官兵也不知有多少燕军前来迎战,双方大战了一阵,晋军将领唯恐是中了燕军之计。开始向后退却。

    高行周长舒口气,敌军胆怯之时,若是能乘胜追击,便可一举让这支敌人精锐溃退,如此便有如斩断李存审一臂,使之无法取得全胜,甚至可以再回过头去乘李存审渡河之际击破敌阵,这样此战尚有反败为胜之望。他在战马上一扬刀。吼道:“大都督在此,众将士随我来!”

    但声音未落,他只觉右肩刺痛有如针锥,一支雕翎箭透肩而过。他在马上摇了摇,制住自己下跌之势,却再也无法抓住大刀一声落在地上。

    “糟!”他心中暗叫,正这时,林中又是数枝流矢飞来。高行周伏在马背之上,只觉自己右脚上一阵刺痛。看来又中了一箭。而那战马也发出悲鸣,在原地挣扎了几下想站稳。却终于摔倒在地。高行周在马倒地的一瞬间忍痛甩开马蹬,滚落在地。

    “将军!”左右急忙来救,高行周挣开他们,伸左手拧断那肩头的箭竿,又拔出脚上地箭,努力站住道:“我没事,随我来!”

    远处隐隐见他落地的燕军将士闻言士气大振。齐声喝道:“无敌!万胜!”

    自高行周伤口中涌出的血被黑夜所遮掩。而隐约中他的声音依旧坚定,身形也如同毫无损伤般矫捷。隐伏在林中的敌军弓箭手虽欲再施冷箭。却被燕军一个突袭斩杀殆尽。其余晋军军队退了回去,而此时高行周再也无法支撑,坐倒在地上,片刻后失去了知觉。

    “暂且后撤二十里!”

    看着被士兵抬回的高行周伤势,虽然严重却不致命,史弘肇心中一宽,紧接着命令道。

    “后撤二十里?将井陉关拱手让出不成?”高行圭吃惊地问。

    “我也不想,只是再战下去,我们不过徒损兵将,却也难保住井陉关。”史弘肇举目向河中望去,李存审的大队人马已经开始登岸,而烈火余烬中,只有零星的燕军尚在抵抗。他咬紧牙,一挥手道:“先后撤二十里整顿兵马,等士气稍振再战不迟!”

    “周德威?”王处直横刀于阵前,铁槊遥指那连绵不绝的敌军营寨,这无边无际地敌寨在他眼中,都不过是茅屋草舍,而那五万晋军官兵,都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

    周德威冷冷看着王处直,日光下王处直那身盔甲亮得晃眼,披了链甲的战马在不安地移动,而王处直手中的刀便在移动之中将太阳的光芒反射向晋军大军。

    周德威收住了目光,仰首望天,若有所思。前年还和此人举杯饮酒,而转眼间就各为其主了。

    弹指一挥间,当年之事已经过去,如今却到了刀兵相加之时。周德威竖起手中长枪,王处直其人他也很了解,对这样的对手用计是没有什么作用的,自己兵力既是占绝对优势,便要在对手找到应付办法之前充分利用这优势,“兵贵神速”便在于此!

    “杀!”

    随着他一声怒喝,晋军军中鼓声震天,左右两支轻骑当先突出,象是两支锐利的犄角直刺王处直军。

    王处直军中仅有万余燕军,其余多为这段时间招募而来的散兵官兵及各路乡兵,总数不足三万人。义武原本是河北腹地,无甚险关危城可守,因此这次迎击,王处直选择了野战之法。

    突击极为成功,两支轻骑迅速切入王处直军中,将王处直军分割开来。王处直脸色有些苍白,忽然下令道:“退!”

    “退?”他周围地将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军甫一交锋,虽然敌军轻骑突入己阵。但胜负尚未定论,王处直自己甚至还未有与敌人交手,便要言退!

    “李节度走时,许下我全权,不退者斩!”王处直冷冷迎着四周充满怀疑的目光,当先拨转了马头。

    “禀统领,敌军抵挡不住我军突击,已经开始溃退!”

    探马将周德威已经看到了的战况回报而来,周德威只是微一点头。敌军一触即溃,这完全不符合他对燕军的印象,事出反常必然有所阴谋,这是不足为奇地。

    “传我令去,不得贪功追击,只要夺得贼军营寨便可,小心检查营寨中的水与土下。”周德威道,只要自己保持住这兵力上的优势。便是让敌军逃走也无妨,反正自己的目地并非多杀伤敌人,而只是夺回失去的土地。

    溃逃地王处直军在奔逃了三十里后的另一处营寨中终于重整,全军上下无一不垂头丧气。燕军自建军以来,便从未打过如此窝囊地败仗,偶尔受挫也是在力战不能之后才退却,象这样自己几乎没受多少损失便退军,对于习惯于用敌人地鲜血来庆祝自己的胜利的燕军而言,是一种他们难以承受的滋味。

    “整军再战!”王处直此刻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见晋军官兵并未追击,他下令道。

    听得要再战。将士们精神略略一振,原以为王处直是想拱手将土地拱手还给晋军。既是要再战,那看来是错怪他了。

    “敌军重整了?”周德威怔了一怔,若是王处直此来是诱自己入圈套,那么便应一溃千里,但敌军略一溃退便重整旗鼓,这让他觉得不解。

    “进逼!”他下令道,决意以不变应万变。无论王处直有何诡计。只需步步为营,不给他可乘之机。迟早会将他赶出义武。

    然而,双方又是一触即分,王处直在晋军官兵突入阵中之时再次下令退走。此次周德威仍旧不肯追击,直至听说王处直又重整部队前来挑战。

    如此三番五次,王处直部下除去燕军万人外及王处直的亲兵,其余几乎逃散殆尽,不少人干脆带着武器投到周德威处。

    “你们说王处直确实没有任何埋伏?”

    听了这些投诚者的话语,周德威禁不住再次问道,没有任何准备,这般胡扰蛮缠,一点都不向王处直地作战风格。

    “确实没有准备,大帅不信可以问其余人。那王处直自李走后便一直忙于农耕水利,有人说晋王大军会来进剿他便搪塞说已备完全,全然没有将精力用于备战之上,哪有什么埋伏!”投诚者显然面色气愤,似乎对于王处直这般作战仍觉无法理解。

    “莫非王处直根本就是无计可施而在此施缓兵之计?不可能,他便是施缓兵之计,也无人能来援他。”周德威拧着眉,在肚子里盘算半日,终于道:“再看看吧。”

    “果然不再出战了。”

    在连接挑战数次周德威都不再出战后,王处直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他确实施地是缓兵之计,他等地并非援军,而是自己地安排全部到位罢了。

    “众位定然奇怪我为何两日里未发一箭便退了一百五十里。”他环视周围的将士,几乎都是燕军,便是他先前的亲信,也只余一人尚在身侧了。

    “还请将军明示。”回应他的也唯有那一人,其余燕军将领都冷冷看着他,似乎要看他如何为自己辩解。

    “李节度以我为义武留守,诸位心中定是不服,因此我对敌大患,不在于敌军众多,而在于我军人心不齐。”王处直淡淡地道,“如今还请诸位无论如何与我同心一次的好,我要水淹周德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