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刺杀大计

第二百一十九章 刺杀大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身后的将士们都露出了疲色,军中粮草仅够三日之用,若是三日内不能破敌夺回井陉关镇里烧剩下的物资,自己便只有退至义武野外平原上与敌决一生死。那是最下的结局,也是他难以容忍的。

    史弘肇再次向那井陉关镇望去,这不过是一个小镇,在高行周手中借沱水天险可以阻住十万晋军军队,而在自己手中却无法阻住李存审不足十万的队伍!

    “将军,或许王郜会有办法。”

    见史弘肇为难的模样高行圭试着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但他明白这其实只能够聊以自慰而已。

    “王郜?”史弘肇眼睛一亮,仿佛突然醒悟,“对啊,他经营鹰眼数年,现在该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其下正在义武,正好派上用场,来人,立即派人快马去义武,将此事以绝密通报王指挥使。”

    数个时辰之后,义武,定州

    王郜(及先前的王处存)将手中的书纸凑到油灯旁点燃,信纸在一阵火焰中化作灰烬,他的脸上此时一阵明悟之色,接到史弘肇绝密信笺之后他心中已有定论,看来史弘肇越到强手了。

    转身朝外大喊一声:“来人,去请宁夫人过来”

    片刻之后,他的房中多了一位女子,仔细一瞧这人却是宁儿,王郜颇为恭谨的站在宁儿面前行了一礼,道:“宁夫人,此次需要您帮忙了。”

    宁儿忙起身回礼,道:“先生无需客气,此时是我应当做的,更何况妾身只是一平民女子,先生有事只需吩咐就行了。”

    王郜忙道不敢,虽说此时宁儿早已脱离李。但他可不能保证此女那一天又会再回到李的身边,但眼下这事却或许只有这名女子可以做到,只有他知道宁儿手中的情报力量比之鹰眼,如果鹰眼的强项是在快速和流通上,那么宁儿手中的力量则是广泛和细致。当下也不再废话,将史弘肇在井陉关吃到败仗的事与宁儿细细详说,并提出了史弘肇要求刺杀李存审的要求。

    在细听王郜地述说中宁儿颦眉凝视,不时微微叹气,仿佛在做什么艰难的抉择。半晌之后宁儿终于开口:“好吧,这当是我回报节度大人的一次机会吧。”

    隔日,井陉关外

    不知不觉,史弘肇的战马缓缓向前行走。左思敬与高行周只道他要近些思忖,也不发一言随在他身后。三人渐渐脱离了燕军大队。行到通往井陉关的驿道旁。

    “咦?”高行圭忽然惊咦了声,指着路旁一村妇道:“为何现在还有人?”

    “不过是一介村妇罢了,有何好奇怪?”行周顺着他指望去,前方百余步外,一村妇背着个篓子,却以头巾蒙面遮挡风寒,缓缓行在田间。

    “此时正是农闲之时。这稻田间没有什么农活可做,而且井陉关镇附近成为战场,大多数百姓理应已逃散,她一介女子,安敢在两军之前如此?”

    “我军与民秋毫无犯,我军在井陉关屯了不少时日,百姓知道我们是来护民而非扰民后便纷纷回来。据说李存审那边也严禁侵犯百姓,因此百姓敢于在战场边出现也不足为奇,你看那边不就有百姓在放牛么?”行周道。

    高行圭听了也释然,自语道:“我是不是被这李存审弄得头都晕了起来?”

    史弘肇心不在焉地听着二人言语。马逐渐来到那村妇身边。那村妇忽然一抬头,掀起脸上的头巾,浅浅一笑:“史都史和二位将军有何烦恼,小女子可为大伙分忧否?”

    史弘肇惊得几乎坠马,宁儿怎么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作这村妇打扮!高行圭提及之时,他也瞄了一眼。分明看到的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农家妇人。甚至头发都有些黄,全然不似年轻女子那般青丝如瀑。

    从史弘肇那惊容中看出了他的疑问。宁儿秋波流转,望向井陉关镇,但转眼间神色又变得肃然起来,道:“晋军大举来犯,我怎能不来看看?李节度夺了义武我尚且前去看,若是义武再让这晋军李存审夺了去,我却不来,就算节度大人肯放过我,我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那……那夫人为何这身打扮,有为何出现在这荒郊野地……”史弘肇有些摸不着头脑。

    “哦,小女子这三五载流落江湖,若不会些乔妆改扮地功夫,只怕已经死了十余回了。”宁儿眼神微微垂向地面,这几年的经历,可能是李与史弘肇都没有经历过的。

    “其实我心中的苦,又有何人能知道呢,就算是大人能够接纳自己,自己这副肮脏的身子又那有脸回到他地身边呢。”宁儿心中暗自垂泪,默默不出声,现场陷入沉寂,史弘肇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虽然宁儿自己一直不肯承认与李的关系,但他却是知道李心中还一直对此女存在着愧疚。

    宁儿将目光投向前方的井陉关镇,她微微一笑:“将军可是在为这井陉关镇着恼?”

    史弘肇这才收回神来,此时迫切需要他集中精力者,还是那井陉关镇里的李存审。

    “将军,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宁儿不待史弘肇再说什么,飞快地道:“我可以让晋军群龙无首?”

    “不成,不成。”史弘肇连连摇头,李存审有勇有谋,且防卫必定森严,他身旁的近卫不少,这井陉关镇城垣高耸戎备森严,袭杀李存审谈何容易。

    宁儿忽然展颜一笑,对史弘肇道:“将军不是以为我要亲自去吧?”

    “那是?”史弘肇脸上浮现出迟疑之色,对于这个女子他可丝毫不敢小看。

    “请将军放心,我已有了完全之策。”宁儿语调中带着些许笑意,“不过,接下来的还请将军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将军可愿意?”

    “好吧,只要是能够取胜,我一定照你说地做。”史弘肇苦坚定的点了点头。

    “请将军顺着这驿道继续前行,前方便是树林,树林之外会有一人迎面与将军走过,将军不要理他,继续进林,他会随着将军进入林中,请将军与他在林中说一小会儿话。”宁儿眼中光芒轻轻一闪,眼角带着一丝寒意。

    “这”史弘肇有些许迟疑。

    “将军可是不相信我?”宁儿仿佛有些生气。

    “没有,没有。”

    “那还请将军照行。”宁儿嫣然一笑,道:“妾身保证这不是坏事,一日之后我便将李存审弄死给将军瞧,如何?”

    她言语之间轻描淡写,似乎杀死李存审不过是举手之劳,史弘肇怔了一怔,然后笑道:“如此就多谢夫人了。”史弘肇此时心中却是一片无奈,他虽然对这个谜一样的女子充满着好奇,但也绝不相信她能够在一息之间将敌方大将给抹杀,就当陪她玩一阵了。

    “那么妾身就先告辞了。”宁儿嫣然一笑,飘然而去。

    史弘肇依她之言前行了约有三里,在树林之外果然有一农家少年模样者手拄竹杖迎面而过。史弘肇没有理他,与高行周、高行圭两兄弟进了树林。

    驿道自树林之中穿过,史弘肇等行了不久便停住下马。又等了片刻,只见那少年飞快地赶了过来,见了史弘肇恭敬地施了一礼:“有劳将军久等了。”史弘肇怔了一怔,这少年模样质朴,口音也确实为本地口音,只是神色间让他觉得有些怪异。他道:“也没有等多久,你认得我么?”

    那少年奇道:“不是将军令人将小人叫来的么?”

    “是你?”

    “那人说将军有话问我,只需答了将军几个问题,便可以得到将军的赏钱。”

    史弘肇哈哈笑了起来,心中认定是宁儿的一出恶作剧,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可以走了。行周,给钱给他吧。”

    少年千恩万谢地离开,史弘肇也笑着出了树林向营帐处回去。片刻之后,几个农人荷锄而来,追上那少年,将他围了起来,看他们那面露凶光的眼睛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般的农人,而更像是久经沙场的战士。

    “你方才说了什么?”一个农夫问道。

    “没说什么啊。”少年满脸诧异。

    “先带回去吧,那史弘肇进林子之时愁容满面,出林子时却喜笑颜开,我不信这小子没说什么。”另一个农夫道。

    少年神色大变,一手伸入怀里,一手握紧那竹杖,道:“你们别想抢我的钱,不许过来!”

    为首地一名狞笑道:“小子,若是识相,就别自讨苦吃,只要你老实随我们去,我们不但不抢你地钱,还会打赏钱给你。”

    少年判断了会,似乎认命地泄了气,任由农夫搜他的身。为首搜出他怀里的铜钱时他嚷道:“今天晚上喝酒去。”片刻之后,少年便被这几个农夫夹在中间带走,方向正是井陉关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