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藏兵于民

第二百二十二章 藏兵于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妫州李存勖行辕

    风越来越大,平原上刮来的草原的朔风,带着那特有的肃杀之气。李存勖翘首眺望北方,空中飘来一丝血腥的味道。郭从谦与张敬达紧紧屹立身后并不答话,只有心目中的熊熊战意。

    “启禀大王,城上已经不见守军,城门处火势凶猛,我军无法进城!”

    仅半个时辰之后,这消息便传到李存勖耳中,李存勖眯着眼看那火光片刻,微微笑道:“你们快灭火入城,骑兵,随我绕至南门,我们再去见一见那景延广吧!”

    景延广深知,那城门的大火,只能阻敌军一时,他必需在这极短时间内,将全军撤出妫州城,避敌锋锐以等再战。

    在数万大军自东城三座城门中乱纷纷而出之际,被惊醒的百姓们也开始哭喊,要燕军不能舍弃他们。但混乱之中,燕军根本无暇安置百姓,士气已经随着西城的绝对劣势而崩溃,能维持一定纪律逃走已是不易,遑论其他。

    大军出了东门未久,景延广忽然下令道:“折向北,不要再向东行!”

    他这命令让燕军避开了李存勖预先派出的伏击之兵,当李存勖赶到时发现燕军已经折向北而行,不由得叹息了声:“处变而不乱,景延广用兵也算是一时之选了。我们暂且回城,安置好百姓之后再作道理。”

    “大王何不轻军急入,乘贼军外实内虚之际突入幽州内地,直指幽州城?”郭从谦问道,若是此时能乘燕军败退无暇回守之际。挟新胜之余勇,将儒州城再夺取过来,进而指向顺州、檀州城,此时这几座城池防备空虚,定能一举扫平燕幽。但大王却下令收兵,这让他不解。如此机会,怎能放弃?

    “你们不是曾言,幽州寓军于民,人心归贼么?”李存勖笑道:“于今之计。夺取儒州、顺州这般城池无足轻重,关键在于给贼军惨痛打击,如此方能震慑燕幽,让百姓不得不投向我们。”

    “可是,李只怕快要到了……”郭从谦略一迟疑,也道,“那时再战便困难了。“

    “李已经到了。“李存勖将目光投向东方天际,那里正漆黑一团。

    “什么?“郭从谦与张敬达齐声一呼。显然对于李,他们都心存顾忌。

    李存勖看了看二人。鹰目中射出一股锐利的光芒,“他回来又有何妨?我不欲在城池坚固的幽州城与之决战,将战场放在此处,岂非更有利于我军兵力上优势展开来?”

    郭从谦与张敬达对望一眼,虽然李存勖所言非虚,但李帐下一个景延广便给他们造成不小麻烦,若是那李前来,谁知道又会演出如何的战局?

    “你们能见到地。仅仅是幽州罢了。”李存勖没有再看二人,在心中暗自叹息,“若是郭崇韬与李存审在此,定然能明白我之用意。”

    终于退回顺州城的景延广长出了口气,让他稍稍安心的是,李存勖放弃了乘胜连击的机会,而是选择了在妫州暂歇,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一等便是两日,第三日里晋军官兵才有所行动,自妫州城中逐步向顺州移动。但到了半途便停了下来,就地立营。景延广吃惊的同时,也微微心安,因为李已经抵达了顺州。

    “看来李存勖对李存审是极放心了。”李了解形势之后一笑置之,虽然晋军官兵攻破了妫州,从而打开了通往幽州的门户,但却按兵不动。他的算计。李已全然于胸了。

    “若是继续攻入,他一则得分兵守城。以防百姓袭击骚扰,二则得攻击幽州城、儒州、顺州城这般的坚城。相反,在此会战,地势空阔,既有利于他兵力的展开,也可避开坚城。只需一举将我军主力击溃于此,幽州便可不战而得了。”景延广道。

    “正是,将军所言极是。不过他还有一个打算。“敬翔捻着胡须,将目光投向北方,“他不仅是想在此决胜,更想借此一举攻入晋军。看来他派往井陉关者,应是深得他信任之将啊。”

    “哈哈,史弘肇与高行周,岂非也深得我所信任?还有高行圭,他三人若集思广益,便是李存勖亲自去也无所畏惧。”李笑道。

    “史弘肇将军虽是智勇双全,但似乎过于自信了些。若是面对李存勖这般名将,他绝不会大意,便不会出错。但面对地是若是其他人,我只恐他会大意。”敬翔沉吟了会儿道。

    李脸色沉了下来,侧目看了他半晌,摇了摇头道:“先生多心了,史弘肇不会有事。况且,留他在晋军,我还有深意啊。”

    敬翔动了动唇,将“什么深意”四字缩了回来,若是李要说,不问他便会说了。

    “如何对付李存勖?”敬翔与景延广都凝望着若有所思的李,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其中之意,溢于言表。

    “传令三军,闭城不战。“李面带冷笑,“李存勖意欲决胜于井陉关,我便与他决胜于井陉关!”

    “原来李小儿也有所畏惧啊。”

    立寨于幽州城外百里原野之上的李存勖神色从容,草原朔风将他的须发微微吹动。顿了顿,冷笑道:“竟然闭城不战,看来李小儿也技穷了。”

    张敬达不自觉地扶了扶脸颊,敏锐的光芒闪了一下。李回避于此与己方决战,大王何尝也不回避于幽州城下与李决战?避敌所长,攻敌之短,这原本是兵家极自然之事,但对于李这般水准的统兵奇才。也有长处与短处不成?

    李与李存勖二人可以等待,但事情的变化却由不得二人等待。

    贞明二年,十二月十七日,雪。

    李存勖比李要早上半日收到自晋军井陉关传来的消息,见了那信上“井陉已得,饮马沱水,斩除贼寇,便在来年“十六个字,李存勖捋须大笑:“李存审果然不负我。此战胜负已定了!”

    伤已半愈地张敬达动了动唇,却吞下了到嘴边的话语。李存勖睨了他一眼,拍了拍他肩:“你不同啊,你无需与李存审去争功夺名。”

    张敬达深深埋下头去,他原本还有些不满,以为独当一面者应是自己才对,但李存勖这轻轻一拍,便让他心中一慰。李存勖吩咐道:“令细作与顺州城中我们地人联系上。看看李的反应如何。如果我料不差,他将有所动作了!”

    李在一日之后方获得井陉关失守的消息。史弘肇的来信者深深自责,却不能平息李心中的愤怒。“我早说过,他与旁人不同,一举一动当为诸将表率才是,他竟敢如此冒险!”他在心中怒吼,双眸中怒火盎然。

    “哈哈哈哈哈”李莫名其妙大笑起来,众人还以为他是怒极而笑,都想上去安抚。但随之望见李那炽热的目光这一刻,他仿佛有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李朗声道:“为了幽州百姓,为了数万将士,为了跟随我地兄弟们,我要打一场胜仗,出发,突袭李存勖大营!”

    “什么!“景延广与敬翔都惊呼出声,敬翔向前跨了一步,刚要劝谏。景延广便拉住了他。二人看着李那脸庞,都不禁轻轻摇了摇头。

    李翻身上了乌云汗血宝马,回头瞧了二人一眼,哈哈笑道:“放心,二位先生放心,我还未晕头转向。李存勖此刻,正挖好了陷阱在等我。我要做地。不过是在他陷阱口处舞蹈一回罢了。阿力古、元行钦!”

    “在!”

    “你二人领精甲步兵与狼骑,正面向李存勖营寨进攻。攻到营前三千步处,不得再向前,在那里以连弩车为屏,就地筑寨!”

    “得令!”

    “单延圭、李山海、刘知温!”“景延广、陈确!”

    “在!”

    “你三人领五千精骑自北门出发,自小道急行,绕至敌寨之后,去夺回妫州,以断李存勖退路。景延广,妫州城外各乡村百姓乡兵是时候启用了,平时寓兵于农,此刻便是用他们之时!”

    “夺回妫州城!“景延广大喜,心中对于弃舍妫州仍觉懊恼,他那兴奋之色落入李眼中,李哈哈一笑:“切记,攻城之中,多用内应之力。李存勖溃逃之时,放过他前军中军,从侧后追他后军,佯攻便可,不需死战!“

    “得令!”

    景延广扬眉看着李,高大的汗血宝马之上意气风发,谈笑自若,全然没有开始露出的浮躁与愤怒。景延广心中一松,知道李终于回复到那个运筹帷幄、叱诧千里的李了。

    李静静看了景延广一会儿,并没有责怪景延广,微微一笑:“去,立刻调动顺州城下属诸乡乡兵及百姓,令他们从四面为我军造声势,藏兵于民之策如今也该显示出他的威力了,我要让李存勖大吃一惊!”

    景延广深深吸了口气,向李施了一礼,转身大步而去。

    “弟兄们,还记得当初教你们唱的那首《男儿行》否?”伴随着李这吼声,平原上想起那豪迈激荡的歌声,“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

    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

    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

    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名。

    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我辈热血好男儿,却能今人输古人?”

    热血在胸中沸腾,双目为狂热而赤红,李地豪情,将燕军的士气从一再受挫之中振作起来,数万燕幽彪悍汉子以要吞天灭日之气势,如狂澜怒涛一般涌向晋军营寨,为其前锋者,便是那前赴后继地殉日者,整个幽州地上空被渲染得艳红艳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