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节度大人训示...

第二百二十七章 节度大人训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在李想要亲自动身前往魏州之际,又被幽州新一轮的春耕和选拔人才问题给拖住了,只得派谢铭先行去魏州拖住张彦,把家里的事解决再说。

    由于李实行的一系列新政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和意愿来实行的,其中重心全部是在发展军事手工业上,其中还参杂了一点现代的管理政策,像韩延徽等一些脑袋比较开明的官吏一般都没什么想法,而想孙鹤等一些老官吏却有点想不通了。

    李的目光在孙鹤等一众官吏的脸上停留了半刻,这孙老头也颇为硬气,脖子一挺毫无惧色。

    微微一笑,“你们对我的政策不理解,认为我赋税过重,与刘守光无异,是在杀鸡取卵对吧?”

    众人默然,从眼色中看到了认同。

    “以前我想的也跟你完全一样,但现在,我告诉你,你的想法太文人气了。”李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所说的问题按我总结的,无非是屯兵问题,田我们是分给百姓的,百姓完税这是天经地义的是,赋税是重了一点,除了赋税,各户还要抽丁承担兵役、劳役,各方都要受管制,换句话说我们是苛政没错。”

    孙鹤有点发愣,他没想到李会如此直接,也不由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老孙啊”李拍了拍孙鹤的肩膀,“我知道你爱民如子,当初你还因为这个差点被刘守光给剐了,那我问你,是当初的沧州好,还是现在的沧州好。”

    孙鹤无言,现在的百姓的生活虽然还是苦点,但绝对比当初强过不止一倍两倍了,最主要的是百姓的身上仿佛都透着一股生气,都相信未来的生活会好起来。::放在几年前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那时候他们地眼中看到的只有死气。

    “以前有人跟我说,百姓就是畜生。要用鞭子抽。他们才会听话。”李的声音中透着一些苦涩地味道,“我以前是对其嗤之以鼻,但现在我发现这其中确实有一定地道理,你想想。如果我们不用鞭子抽他们,让他们好好耕作,在这乱世,他们只能跟着流寇、乱兵、豪强作反,到时候他们就会变成一群豺狼虎豹。在如今这种形势下苛政之害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只要是能活下去。不将他们逼得走投无路就是善政。

    至于你说的仁政,宽待养民,虽然对于百姓来说短时间内是件好事,但他们是靠我们来保护的,燕幽地广人稀,如果我们不把全部的力量都集中起来,又怎么能够在这乱世中立足,只有我们强大了,百姓地生活才能有保证。他们的生活才能有盼头。他们就不需要在逃荒,饿死在异乡。他们有生之年就可以不再担惊受怕的生活”

    李一口气讲了许多,**、真实,有点让孙鹤他们接受不了的真实,几人都同时怔怔的呆立在房中。

    在花了不少时间给他们解释一些政策地原理之后,李送走了这一众顽固派地官吏,本来李无需跟他们解释这些东西,他们只需要照做就行了,但毕竟眼下人才实在是缺乏的厉害,特别是这些内政人才,李需要充分调动他们的主观积极性,这样才能把培育新人,和人才轮换机制建立起来

    第二天,卢龙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第一届科考,这段时间还是多亏了韩延徽和张砺一帮老臣的帮忙,再凑合了一些腿上还沾满了泥土的老农,才勉强的把一个州一级给协调了过来,县一级还只是实行区域自治和人民选举了

    当然,不是靠诗经和中庸,主要的靠针对政务的具体测试。

    在卢龙地制度下,无论是地诗名和文采如何,只要是想出仕,那怕是做个文书,都必须通过新式的科考,这是谁都无法逾越地一个环节,哪怕是韩延徽的族叔也不能讲情面。

    科考的形势上倒是和普通的科考差不多,只是题目变成了问答及策论,问道按照申报的职位而有所不同,像如果报的是司农寺的话,就要求回答的题目包括五谷、蚕桑、畜牧、水利等方面的常识。

    还有一些概括性的策论题目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分数,这是由李亲自出的题目,第一题是:时事小议,第二题是:卢龙政策建议,第三题是:我的政治观。

    在李的主持下,各机构的效率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令他高兴的是,这次科举还真选出了一批实用的各方面人才,其中有个姓苏的年轻人很不错,是个杂家,博学多才,很得李的胃口,李亲点了他为第一名。

    这一批初级人才选拔出来后,要经过半个月的培训,在放到幽州观察考核三个月,只要成绩合格在放到地方为预备官员,一年后合格的话再升为正式的。

    在培训的第一天,这批雏鸟的手上都通通的拿到了三本小册子,《卢龙政治纲领》、《卢龙官员守则》、《卢龙法令大全》,苏粲等十一人一同开始了幽州的政治洗脑过程

    翻开《卢龙政治纲领》第一页,开篇就写着:节度大人训示

    在幽州正热火朝天的展开春耕活动之时,前往东都的冯道也已经到达了,他首先拜访的是袁象先。

    在卫戍大营中,冯道见到了袁象先。

    袁象先此时一幅戎装,显得威风凛凛,在他帐下,虎狼一般的坐着一排武将,冯道只有一种感觉,就是嚣张跋扈。

    冯道不懂军事,但听护送他来的校尉说,此人是宣武军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之一,手握二万兵甲精良的重兵,不可谓不强,他不懂这些,但他一路上从军容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兵比节度大人身边的精兵可差远了,远没有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杀气。

    但他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对着袁象先行了个大礼,“卢龙节度使麾下冯道拜见袁都史。”

    随行的幽州官吏也随着冯道行了个大礼,给足了袁象先的面子,他知道这种以裙带关系起家的人就喜欢这种表面上的东西。

    “客气了,客气了,免礼。”袁象先脸上的肥肉折了起来,比起两年前他又胖了不少,

    “谢都史。”冯道顺手将那长长的礼单递了上去。

    袁象先笑得越发放肆了起来,“说起来,我与你家大人可是患难兄弟了,当年我们可是有过过命的交情啊!”

    “节度大人令我像都史大人问安,随便来给大人送条财路。”冯道的话语中显得有些暧昧。

    “哦!什么财路?”袁象先顿时来了兴趣。

    “都史可以我幽州和李存勖最近打了不少的恶战?”

    “当然知道,说起来,我还真佩服我这小老弟,以区区幽州如此苦寒破败之地能够与李存勖打成平手,真不易啊,唉,要是我不是有卫戍东都之责,定当率兵支援。”

    袁象先一脸的叹息,让人看起来仿佛真是情真意切,然而冯道心里却非常清楚这人只是做戏而已,但还是装作感激不尽,“我如果我家大人见到都史如此真切必当由心底的感激,我代我家大人谢过都史了。”

    袁象先摆了摆手,哀叹道:“罢了,不谈这些了,此次若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如果我能做到的绝不辜负李老弟的期望。”

    冯道视线在袁象先的脸上扫过两下,也不敢这只老狐狸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心中转了个道道,道:“我幽州缺粮,缺人,什么都缺,就是马匹多,不知道都史大人能不能”

    袁象先的眼珠在遛遛的直转,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中原就是缺马,要不是这样,当初先帝(朱温)也不会两次大败于李存勖之手了,沙陀贼骑兵犀利啊,要是能够把这笔生意全部揽下来,不但可以像陛下请功,还可以中饱私囊,快哉快哉,想到这里袁象先忍不住的在心里暗笑了起来。

    冯道把握到了袁象先脸上瞬间而逝的一丝欣悦,心中了然,鱼儿已经上钩了怎么,哥几个,风格不喜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