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暗度陈仓

第二百二十八章 暗度陈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翌日一早,朱有贞升朝,众大臣分列两旁。

    众人落毕,朱有贞开口道:“天雄分镇之事如今进行的如何了?”

    袁象先在朝下仔细的打量朱有贞及众大臣的反应,两只眼睛在溜溜的转个不停,自与李派来之人会面之后,他就一直在心里估量着怎么样从中捞取最大的利益。

    户部尚书租庸使赵岩行将一步,道:“启禀陛下,贺德伦、张筠已赴魏州,可能再有个三五天就应该到了。”

    朱有贞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朕心中屡有不安,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判官邵赞道:“陛下安心,有刘、王彦章协助,理当不会出什么乱子。”

    一听两人的言语袁象先心中有了定论,此两人乃典型的作乱派,见不得藩镇强势,一旦藩镇威武势必他们的利益就要减弱,当年杨师厚之嚣张跋扈的程度让他们做梦都为之胆寒。

    在他正思量着要不要出去时,有一人站了出来,袁象先定睛一瞧,却是中书侍郎张汉杰,此人虽为外戚却颇受朱有贞的重视,只见他道:“陛下,微臣心中亦有些许不安,恐事情不易与啊!”

    “哦!”朱有贞颇有些惊奇,“爱卿有何疑虑,快说出来大家听听。”

    “魏博自唐起就为心腹大患,二百年不能除,皆因其地广兵强之故也,罗绍威、杨师厚据之,朝廷皆不能制,然……”说道这里张汉杰突然停顿了一下,袁象先摇了摇头,所谓三人成虎,今次就算自己是有回天之力也帮不到李了。

    这时反倒是朱有贞耐不住气了。对张汉杰道:“此事众人皆知,朕亦有分镇来应对,爱卿快说说然之所以。”

    张汉杰一躬身。道:“然有其弊必有其利,就是因为有天雄在,方保我河北固若磐石,西有李存勖恶狼在伺,北有王虎视眈眈,吾认为……”

    “爱卿以为不可分镇?”朱有贞的表情有点让人摸不着边际了。

    “不,分镇之事势在必行,但手段有待商榷。”张汉杰颇懂得朱有贞的心思。

    朝下的袁象先心中了然,这李果然了得,连张汉杰也买通了。看来有必要帮他一把了,于是向前一步,道:“陛下,臣以为张侍郎之言颇为精确,眼下正是敏感期,前番我有一部下往魏州探亲,其言魏州内部颇有些乱象。”

    “哦,果真如此,那该如何是好?俗话有言,刚则易折。若是惹出什么乱子来反倒不好,众卿以为如何?”

    朝堂上的大臣都陷入沉默之中,毕竟事关重大,谁也不敢在未曾细想前答话。

    “难道除了杨师厚。满朝文武竟然再无一个值得我依托的人么?”朱有贞从高高在上的龙椅上站起,双眉紧紧挤成一团。这让他原本还算气宇轩昂的脸膛变得阴沉起来。

    “陛下圣明,事关重大,不经仔细思索,臣等不敢妄自献计。”赵岩一幅谄媚地嘴脸,带头跪了下来,一朝大臣们都慌不迭地跟着跪下。

    见自己微微一怒便将这些大臣们惊成这个样子,朱有贞神色有些松驰,他轻轻哼了声,缓缓坐进龙椅中。道:“那么朕便让你们好好想一下。今天若是想不出好计来,大伙儿就一起在这等着李亚子吧。”

    早朝的乾元殿中一片寂静。连七老八十的大臣都强忍住咳嗽,生怕引发朱有贞怒火。过了足足有一柱香时间,袁象先走了出来,道:“陛下,微臣有一策略。”

    “说吧,不要吞吞吐吐地。

    “微臣以为,要分镇不如借助下卢龙节度使李为好。”

    朱有贞冷哼一声,脸色顿时就变了,虽说这几年李各方礼数做的还算周全,说起来进贡的还算边镇当中最多的,但他心中知道如今的李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李了,很可能又养了个白眼狼,为祸之甚甚至比李存勖,河北二李始终为朱家的心腹大患。

    袁象先心中暗道不好,拍错马屁了,忙道:“许其以利,让其出兵攻伐镇州王,刘、王彦章伺机北上,魏州兵必不敢乱,再行分镇之事必要容易许多。”

    “不可。”赵岩出列道,“臣则以为还是原策为好,若是李存勖出兵即令李出兵救援,李存勖两次为李所败,当有所禅忌,定不敢在魏州城与大军争锋,故此避实就虚转攻中行,只须李出兵,李存勖小儿不敢妄动,魏州兵亦然有所威慑。”

    “哼,李存勖只畏李一人么?”朱有贞脸色变了一变,他自恃勤勉多才,如今听到连自己信任的赵岩也以为李存勖畏的只是李一人,心中未免不是滋味。“汉杰以为尚书之意如何?”

    “臣愚驽,以为尚书之意必不可。李身在幽州,若是突然冒然出兵的话可能会引起李存勖地警惕,打草惊蛇反而不好。”

    “唉,那当如何是好!”朱有贞有点恼怒了。

    “不过”张汉杰欲言又止。

    “不过如何?”

    “不过如果只是令其节制而不做其他指示的话,相比以李之能应当有应对之策。”

    “不可。”赵岩当即反驳道:“所谓名不正言不顺,何况李亦乃虎狼之辈,观其这年的行径就知此人野心颇大,幽州苦寒之地倒可听之任之,若是被其浪子野心所趁,将又是一个刘守光矣!”

    朱有贞点了点头,颇为认同赵岩的观点,当下点了点头,“即传旨李,令其随时观望李存勖,一有风吹草动即出兵太原,魏州之事令贺德伦暂缓分镇,待刘、王彦章就位。”

    “陛下圣明!”

    大雪初晴后,火红的太阳毫不吝啬地将温暖与光芒播撒在人间,湛蓝的天空下,草原上铺上一层洁白的雪毯。

    如果换了几年以前,草原上的女真人此时定是因为雪灾而饥寒难耐,甚至举家饿得嗷嗷哭泣。但自从卓娜去了幽州,部落首领与李定下盟约以来,每年秋高草枯的时节,幽州的商旅便送来大量粮食,换走女真地皮毛牲畜。

    因此连着三年冬季,草原上不曾有一头牲畜因饥饿而被冻死,也不曾有一家人在这大雪天里仍需追逐水草迁移。

    女真人能歌善舞,忽雷汗的名字与同和平军的盟约,早已被编入女真人牧歌之中,象这样的晴天里,女真人小伙在雪地里摔跤角力,而姑娘们则唱着这新编地曲儿,笑也吟吟地将火一样的目光投在最强壮地小伙身上。

    紫儿长长呼出一口气,真是好天地!锦州不断的有卓娜的族人迁徙来卢龙,同女真人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他们也会被这火一般的民族火一般的热情感染,也不会那样闭族自封了。

    “姐姐为什么叹气?”

    卓娜抱着一个大雪球,轻捷地跑了过来。瑕儿心细,知道条件不允许李长期的陪着幽州,而她的内敛又让她们不会擅于表达,只是在心中默默的想念着自己的爱人。

    “没事,我觉得天好高……”紫儿笑着拍了拍卓娜红扑扑地脸,卓娜尖叫着将手中地雪球扔了出来,一时间紫儿全身上下都被玉屑般的碎雪笼罩住了。

    两人在雪地里欢快地追逐起来,整个平原之上,都是欢快的笑声和银铃般的歌声在飘扬。

    李此时已然在两日路程之外了,虽然是政务繁多,但相比起来,魏州的事情更为急迫一些。

    但也似乎觉察到了这欢乐的气氛,放眼天地,心胸开朗,他禁不住笑道:“可惜我不懂平仄格律,否则见此情此景,定要吟诗一首。”

    陪同他来的,除去张藏英、谢铭外,尚有王郜,他身为幽州特务部的头子,这次是不得不来的,这次听了他的话,王郜笑道:“不懂平仄格律又有何妨,主公何时曾将这些古人定的规矩放在眼里过?”想起先前李在船上写的那首大海啊,你全是水,骏马啊,你四条腿他不禁莞尔一笑。

    “正是,从来都是咱家大帅定规矩,就是那金发碧眼的番邦娘们也能让她变中原味咯。”马六也跟着起哄起来。

    众人都莞尔,全军上下,敢于同李这般说笑的,只怕马六有这个胆了。李也开怀大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振了振眉,**马腹,让马向前快跑几步,心中如春潮澎湃,令他禁不住迎风长啸,啸声如龙吟般直破长空。随着他前来的将士们盯着他的背影,似乎盯着巍巍青山。

    “哗”他身下的汗血宝马似乎也被他满腹的豪情感染,发出啸声和他相应和,一人一马向着前方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