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棋动

第二百三十二章 棋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翌日清晨金波亭

    王彦章坐在床上阴沉着脸,精神明显较昨晚要好了些,但眼神仍是没精打采,环视立在床旁众人一遍后,道:“今趟出事,实关乎到我们的成败存亡,外面的动静到底如何了。”

    一名亲卫忙道:“大人请放心,兄弟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有我们龙骧军五百精兵在此,必不能让大人失望,当教一众乱兵俯首帖耳,永不能翻身。待大人康复后,便可再次率领臣下南征北讨,一统魏州。”

    王彦章冷笑了一声,“贺德伦此刻恐怕也像个油锅上的蚂蚱,左右不得安宁,我在这里等着他过来。”

    “大人英明,那帮魏州土包子还不知道昨晚是在帮咱们呢。”

    “哼哼!很多年没动过手了,一旦等分镇成功看老子怎么收拾他们。”王彦章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狰狞。

    “报!”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快马来报。

    “快报!”

    “白马渡刘将军有信到!”

    “哦,快递上来。”王彦章忙迎上前去接过探马递来的信条,一把拆开封条细细观阅了起来。

    渐渐的,王彦章的眉头皱了起来,房间中顿时被一种阴沉的气氛所笼罩,一众亲卫觉得不安了起来,王彦童忙上前问道:“将军,可是又出了什么大事了?”

    “嗯!”王彦章长吸了一口气。停顿了一阵之后猛地抬头道:“我们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

    王彦童一惊

    “李!”

    “李?”王彦童一惊。脸上显露出不可置信地表情。“他怎会如此大胆放下幽州只身来魏州……”

    王彦章怪异地笑了笑。道:“他如果没这么大胆也不会崛起地如此之快了。这下新仇旧帐就一起算一算吧!”

    十二艘小型商船。鱼贯驶出魏州城。沿永济渠朝幽州驶去。由于是顺流东放。故船速极高。一泻多里。

    从魏州至幽州这截水道,途中两岸制高处均置有哨站,监察水道的情况,在安全上绝无问题,他自信只要他愿意没人能够在水战上赢过幽州。

    在魏州正乱成一锅粥之时。李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抽身而出,除马六之外,同行的尚有王郜,对李的行为都有所不解,乘着李用完饭的当儿,提出了自己地疑问。

    李哈哈一笑,“刘用兵最善用诈,往往到与他开战时,才知中计。我可不想让他牵着鼻子走。”

    “那我们这番是去……?”王郜继续问道。

    李微笑道:“今朝倒要看谁的诈术高明一点。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现在我们首要之务,就是侦知刘主力大军驻扎的确实地点。始可从容定计。我已约好高行圭派人到会我,到时便可清楚把握李密的虚实,亡刘者,实花见羞是也,哈哈哈……”

    “花见羞!”王郜惊道,“便是有第一美人之称的花见羞么?啧啧,主公的意思……”王郜地脸上浮起了一丝男人间特有的笑容。

    见王郜拖长了音,李笑着点了点头,所谓无毒不丈夫。历史上花见羞号称五代第一美人,更有难得的是她的谦逊美德直追当年汉光武帝的皇后阴丽华。眼下花见羞的名号在还不是那么的响,在刘死后又被李嗣源据为己有之后才逐步为众人所知。

    其实李很早以前就想过这件事情,一直就想瞻仰一下五代第一美人的容颜,也深为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却被刘这个糟老头子给霸占而叹息不已,但苦于没什么缘由,也不值得花这么大地心思,一直没动手,这次反倒是给李一个理由和机会。

    “主公。这招不可谓不狠毒啊,不过刘那老小子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乱了方寸么?”

    “哈哈哈哈”李仰天大笑,“他乱不乱方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最难得的一次机会了,再说了我们也不是就这一个后手,兵法有云:以奇胜,以正合,来硬的我们也不怕他。”

    “大帅,那女人真有这么漂亮吗?”马六这小子仿佛摸准了李地脾气。凑上前来恬着脸问道。

    “呵呵。怎么,我不是送给你几个如花似玉的清白女子了么。还不够?”李戏谑的望着马六。

    “不敢,不敢。”马六忙躬身挥手退后了一步,节帅大人看上的女人给他八百个胆子也不敢起歪心。

    其实李心里万全没有丝毫淫欲的意思,他纯粹只是对这位名人的好奇,想看看所谓的五代第一美人是怎么个美法,再一个也是用来对付刘的一个手段。

    王郜凝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担忧,“主公,东都防卫森严,如果要掳掠花见羞地话我们的人手恐怕不够。”

    李冷面竖眉,半晌叹息道:“事关重大,牺牲一些人也是必要的,只要保住根本就行了。”

    王郜也随之认同的点了点头,“魏州关系中原格局,确实容不得半点疏忽。”

    就在李抽身返回幽州的那一刻,魏州城内却乱成一团,贺德伦更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本来那天说来要去跟魏州本地军中一干将领勾拢勾拢,却没想到半途来的一场骚扰将整个魏州搅成了一锅粥,差点没把他的尿给吓出来。

    “怎么样,联系上王彦章没。”贺德伦在卧房内来回的走动着,一见心腹推门进来忙迎了上去焦急地问道。

    “大人,联系上了,王将军说今夜子时定来牙城拜会大人。”

    “那就好,那就好。”贺德伦兴奋得直搓手,吐了一口胸中的闷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早就知道这帮魏州兵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要先保住了位置。借王彦章及刘之手将魏州局面重新梳理一番,待分镇之后看我怎么来收拾这帮贼子。”

    “对对,到时候要将张彦那帮人活剐了。”心腹连声附和着,那刀疤脸上显现出一丝阴狠之色。

    “哈哈……”过度的兴奋使得贺德伦忍不住笑出声来,片刻之后又突然冷静了下来,凝眉道:“张彦那边还是不能就这样任之不理。你还是去军营那边看看,探探他们的口气,搞好点关系。”

    “是,大人。”

    “等等。”心腹转身欲走,贺德伦叫住了他,“你带点钱物前去,尽量恭敬点,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们是去示威的。”

    “小人省得。”

    是夜子时,两道黑影飘然而至牙城的侧门口下。片刻之后,响起两短一长地蛙鸣,一道长长的绳索从城楼上悄然滑下。那两道黑影从一跃而上,随着那长长地绳索上到那城楼之上。

    “王将军,是你么?”那迎接之人小声说到。

    “是我,王彦童。”

    “是二将军,大将军没来么?”那人眼中掠过一丝失望。

    “怎么,我来不够么?”王彦童眼睛一瞪,冷声答道。

    “不是,不是。”迎接之人慌忙摆手,“二将军能来已经是最大地面子了。我家大人在府内恭候将军。”

    “前头带路。”

    “请…”

    随着那人进入牙城内府,贺德伦早已在等候多时,见王彦童进来,忙起身迎上前来,“贺德伦在此恭迎将军,请坐。”

    “这位就是贺节度了吧。”王彦童拱手随意的行了个礼,脸上带着一丝不屑,他丝毫没有将这个所谓地天雄节度使放在眼里。

    贺德伦地眼中闪过一丝怒气,随即消失不见。脸上依旧堆着笑容,“正是某家,不知王大将军可有何吩咐,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必竭尽全力。”

    “诶!”王彦童摆了摆手,“眼下非常时期,只要将魏州之事处理好了,一切都好说。”

    “那是,那时。”贺德伦连连应和。

    “贺节度已知陛下欲分镇之事了吧。”王彦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之上,随身侍卫肃立在一旁。王彦童憬然已将节度使府当作了他的军营大帐。

    贺德伦强压下腹中一股闷气。“此事某早已得知,不知二将军欲意何为?”

    “分镇之事实乃利在千秋的好事。可解魏州多年顽疾,这也理当会遭致多数人的不满,所以陛下派我大哥及刘大人率大军前来协助你分镇,贺节度可不能令陛下失望啊!”

    “二将军说笑了,分镇之事以将军为主,德伦只是从旁协助,只要将军一声令下,德伦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彦童一愣,反而是被贺德伦极力配合的态度给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在他的印象中贺德伦只是个唯唯诺诺、搪推事之的人,咳嗽了一声掩饰自身地尴尬,“当然,魏州但毕竟都是我朝子民,最好还是能够不动刀,不然一兵一卒都是我朝的损失啊!”

    “二将军所言极是,但城中还有几个刺头,胆大妄为,目空一切,只要我们拔了这几个刺头,一切都将迎刃而解了。”贺德伦小心的望了一样王彦童,见其不为所动,接着故作神秘地说道:“前夜不是有人夜袭金波亭么,恐怕就是这帮人搞的鬼。”

    王彦童眉毛一挑,“是谁?”

    贺德伦心中冷笑一声,见其快上钩了,忙道:“张彦,此人为银枪效节军一名校尉,在军中颇有威望,只要将此人除掉,魏州那帮乱匪必定瓦解,亦不需多动刀枪了。”

    “哦,果真如此?”王彦章眉头皱了起来

    月影下两个头颅凑到一起,风渐渐的急了起来……

    老铁发新书了,是玄幻的,希望大伙支持老铁的新书一下,连接就是简介下的直通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