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魏州之乱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魏州之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彦深知值此乱世,人命犹如草芥,自杨师厚猝然暴毙,魏博就风起云涌,如同雨中孤舟,飘摇欲坠。前有李存勖虎视眈眈,后有朱友贞居心叵测,旁有李浑水摸鱼。一个不慎,不仅手中这点仅有的权力和兵马化作乌有,就是自己也将葬身在此。

    张彦咬着牙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今之计,唯有先杀了贺德伦这个老王八,断了王彦章的内应,我们才有一线生机。否则我等皆有大祸,死无葬身之地,便宜了那个老贼。”

    众人皆知此理,到了这种地步,形式逼人,再无退路。此地是他们世世代代生息繁衍之地,分镇是万万不愿,现如今,兵临城下,刀至颈边,自然是奋身而起。

    于是都道:“任凭军头吩咐,我等无有不从,杀了贺德伦老贼,,再与那王彦章见个真章。”

    张彦点点头,这银枪效节军都是他的手下,立刻召集所有军中头目,集合手下军队,控制了各个要道,自己带领精锐人马向贺德伦的府邸杀去。急骤的马蹄声,如同疾风暴雨,敲打在魏州城每个人的心上。阴沉沉的杀气,如同压在胸口的大石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深夜中,急骤的马蹄声,惊醒了噩梦连连的魏州百姓。这风雨飘摇的魏州城,如同一群猛兽口边的肥肉,人人都想据为己有。他们在睡梦中犹自提心吊胆,噩梦连连。此地时刻会成为血腥地战场,他们随时会成为利益争夺的牺牲品。

    一时间魏州城中杀气弥漫,刀兵四起。让本来就紧张的如同一张绷紧弓弦的魏州,乱成一团。魏州本来就是张彦地地盘。根深蒂固,张彦有备而来,贺德伦未曾预料有这般变化,如何是张彦的对手。

    阴沉地夜色下,银枪分外明亮耀眼。铮亮的枪尖在月光的反射下,显得愈发寒冷。张彦骑在马上,神色有些狰狞,挥舞着手中银枪大声道:“护我魏州,保我银枪,只在今日。弟兄们,抓住老贼贺德伦,振我银枪军威。”

    银枪效节军齐声呼应,多日来的郁闷积聚在心头,分镇之忧,龙骧军之胁,人心惶惶,都在此刻一举爆发。

    张彦手中的银枪。如同蛰伏地毒蛇突然出洞,寒光闪过,冰冷的枪尖毫无滞涩的刺入贺德伦手下的兵丁胸部。随着无数利箭飞过,条条银枪和马嘶,惊惶失措的贺部兵马,毫无准备的被收割着性命。张彦以有心打无心,天雄地人马糊里糊涂的溃败下去,倒在地上的士兵,眼睛里面的疑问和惊惶,渐渐化作空洞。疾驰的马蹄从尸体或者垂死的士兵身体上踏过。咔咔、咔咔的骨折声。伴随着微弱几不可闻的呻吟,马蹄抬起。血花在马蹄下绽放。

    张彦带领的银枪效节军,以不可阻挡之势向贺德伦地府邸冲去。银枪效节军本来就是杨师厚的精锐,此刻万众一心,压抑已久的郁闷一旦爆发,势无可挡。贺德伦毫无防备的人马,潮水一般退却,扔下无数死伤的人马。

    “你们想造……”

    一个反字没有出口,咽喉已久被寒冷的枪尖刺透,贺德伦手下的一个小头目不甘心的看着闪着寒光的枪尖从咽喉抽出,带着一溜血花,身体砰的倒在地上。

    “报,大人,张彦带领人马杀过来了,我等抵挡不住,请大人早做决断。”

    贺德伦知道张彦没有被杀死,紧皱双眉,正在坐立不安。不过刺杀张彦是王彦章派人下手,自己没有露头,心中存着侥幸。此刻听到外面人喊马嘶,杀声震天,正在惶惶不安。听得此报,大惊失色。

    “这张彦怎敢如此无礼,王彦童此时何在?”

    “大人,王大人刺杀失手,已经回去复命了,大人,我们快到王彦章大人那里去吧,不然我等都要丧命在此地。”

    贺德伦阴沉着面庞问道:“那张彦现在何处,待我与他理论。”

    手下苦笑道:“张彦已经离此不远,此地是他地地盘,如果大人再不快些退,恐怕就没有退路了。”

    贺德伦暗暗叹息,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他手下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在战斗力方面更是无法和张彦地银枪效节军相比。魏州又是张彦多年经营,眼下张彦一定把魏州守卫的铁桶相似,自己想跑何尝容易。王彦童一击不中,回去军中,如今已经断了援助,唯有借助自己没有公开和张彦翻脸,也没有公开参与刺杀,同是梁朝臣子,自己又是天雄节度使,官阶在张彦之上这些条件和张彦辩解一番,说服张彦放过自己。

    金波亭,王彦章紧皱双眉,王彦童有些气馁地站在旁边,低着头。

    “传令下去,密切注意城中的动静,尤其是张彦。如有风吹草动,立刻快马来报。”

    “大哥,就差那么一点……”

    王彦童不甘心的问:“你说张彦会如何?”

    王彦章阴沉的道:“此人必定不甘心,魏州要乱了。来人,传令刘带领兵马,速至此处。”

    王彦童眼睛中闪出兴奋之色:“嘿嘿,大哥要夺魏州城吧,这次看张彦还怎么逃。”

    王彦章脸色阴沉,紧皱双眉,盯着魏州地形图道:“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你知道有多少人盯着魏州?李已经来浑水摸鱼,李存勖蠢蠢欲动,如果此时魏州生变,形式复杂。”

    贺德伦的兵马渐渐反应过来,开始组织抵抗,只是从数量和实力上,这些天雄兵马都和张彦的银枪效节军相去甚远。魏州城中,家家门户紧闭,百姓心惊胆战的向神灵菩萨祈祷着。

    张彦一马当先,狞笑着道:“弟兄们,看天雄贺德伦老贼手下那副丑态,今日必擒老贼,显银枪军之威。魏州是我们弟兄的,管他什么梁皇,龙骧军,谁要我们死,我们就叫他先死,给我杀!”

    “哈哈”,疯牛狞笑着:“军头,放心吧,那老小子跑不了,魏州城我们早就把守的铁桶相似,各部已经包围了贺老贼的府邸,他就是肋生双翅,也逃不出魏州!”

    张彦点点头,手中的银枪却是没有停息,银枪毒蛇般一次次穿入**和骨缝,鲜艳的红花在冰冷的枪尖下不断绽放。此刻,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停下,前面贺德伦的府邸已经遥遥在望。

    “哼,老贼,想要我的命却不是那么容易。”

    “兄弟们,攻入贺府,活捉贺德伦老贼,让他知道,魏州是谁的地盘。”

    被分镇扰的乱纷纷压抑的闷气,在此刻得到完全的释放,银枪军肆无忌惮的喊杀声,让贺德伦心惊肉跳。

    金波亭,王彦章遥遥看着魏州内城,脸色愈发阴沉,张彦起兵造反的消息已经有斥候快马报来。龙骧军早已人上马,刀出鞘。

    “终于反了吗?”

    王彦章心事重重的遥望着内城,喊杀声清晰可闻。

    王彦童问道:“大哥,我们要不要去接应一下贺德伦?”

    王彦章阴冷的一笑:“此是魏州内部事务,让他们狗咬狗去吧,岂能为了贺德伦损我龙骧

    王彦章还有没有说出的话,他手下仅有五百名龙骧军,此时进魏州内城,无异于驱羊侍狼。此时唯有等待屯兵南乐的刘起兵接应,方可与张彦一战。

    贺德伦迎着张彦过去,见那张彦正带领手下的银枪效节军向这边杀来,自己的手下死伤无数,命手下向张彦喊话。

    “张校尉停手,我家节度使大人有话要和大人说。”

    张彦的枪从一个兵士的胸前抽出来,**一溜血花,那个兵士恐惧的双眼随着胸前盛开的血色红花,变得茫然无神,身体倒在地上。

    张彦抬头看去,见贺德伦面色阴阳不定的骑在马上看着自己。张彦眼中的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刚才被刺杀留下的伤痕火辣辣的提醒他,就是这个老贼,让自己身边的亲随无一幸免,自己也命悬一线,差一点交代在那里。

    贺德伦看到张彦燃烧怒火的眼神,杀气腾腾的气势,心中发虚,勉强镇定心神道:“张校尉,你这是何意,值此非常之时,你我应该携手共同守护魏州,张校尉如此行事,岂不让人齿冷。”

    张彦嘿嘿冷笑:“贺德伦你这老贼,到此时还装模作样,当我不知道你已经和王彦章的勾当吗?天幸我逃过一劫,老贼,你拿命来吧。”

    张彦也不再多说,一马当先,向贺德伦举枪杀了过去。银枪效节军一涌而上,厮杀声伴随着一朵朵盛开的鲜红血花,在暗夜中分外凄美。贺德伦犹自高声辩解嘶喊,可惜在杀红眼的银枪效节军耳中,毫无作用,淹没在震天的厮杀声中,杳不可闻。

    到了此时,张彦岂能和贺德伦客气,身上的每个伤口都在提醒他,就是目前这个老贼,让他九死一生。

    贺德伦见事不可为,停止了辩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