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百三十七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花见羞毫无惊慌恐惧之色,道:“李将军,可将妾身放下,妾身随将军去就是了。田侍卫,你等不必惊慌,我随李将军幽州一行,不日既回。”

    李带着花见羞来到府门外,外面早已经备好了马匹,众人上马,李仍然把花见羞放在怀中,有机会一亲芳泽,他不是圣人当然不会错过。

    在马匹的飞驰中,一缕缕幽香钻入李的鼻孔,非蓝非麝,令人骨软筋酥怀,血脉贲张。怀中的软玉温香,直令李有一种携美郊游的感觉。他不认为自己此举有何不妥,他记得在历史上的这一年,以张彦的银枪军为首逼贺德伦投降李存勖,李存勖乘机率大军人魏州,收银枪都作亲兵,自兼天雄节度使,与刘接战,刘本想先取守势,避其锋芒,但梁末帝主张速战速决,派人督战,结果刘军全军七万人被杀,梁在河北仅保存刘自守的黎阳一域。

    刘死去,婢仆星散,花见羞带着一名婢女和一个老仆,为丈夫依礼营葬并在墓庐守节,生计十分黯淡。人们时常见到花见羞穿着洁白的衣裙,踯躅在刘的墓旁,杂树生花,风吹袂起,有如仙子临风,遗世独立。城中富户人家多有遣媒说合,希望娶她为妾的,却均遭到她的拒绝。在潜意识中,花见羞已成为大众心目中的情人,甚至是“花神”之类的尊贵形象,偶有好色之徒图谋不轨,必激怒群情,绝讨不了好去。

    在五代这个时代,女子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和玩物,需要依附于男人生存,没有一点自主权。以花见羞这样的五代第一美女兼奇女子。也不能免俗。以年仅十九岁的她,不得不委身于一个年过半百,命不久矣的老头子。他现在带花见羞离开刘。算不算是英雄救美呢?

    李不仅仅是爱慕花见羞艳绝人寰的美色,他更加欣赏的是花见羞地智慧和才华,深谋远虑地目光,还有大度谦逊的美德。这样的极品女子在自己那个时代已经绝种。就是在这个时代,也是绝无仅有。

    花见羞伏在李地怀中,李身上的男人气息,毫无遗漏的包围着她,劲装下年轻健美的肌肉和她地身体摩擦着。呼吸可闻,李的心跳声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花见羞从未和别的男人如此接近,那个少女不怀春,尤其是如此年轻健壮的男人,一时间不由得芳心乱跳。

    她原本是郴州城内王氏糕饼店家的女儿。花见羞并不是她的真名,只是因为她天生丽质。是那么灿烂娇艳,众人认为鲜花在她的面前也会自惭形秽,因而称她为“花见羞”。吸引着许多少年儿郎一天到晚在糕饼店前打转,只为了看一看她地美貌。

    花见羞深知美貌固然得自天生,神情气质却必须依靠后天的造诣来培养,“腹有诗书气自华。”料理店务地同时,如饥似渴的学习,在学问上狠下了一番功夫,这为她以后出谋划策,以及她的人生旅程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年仅十七岁的花见羞。被刘发现。成了年近花甲刘的爱妾,从此再无法看到。每天徘徊在糕饼店外的少年们。

    李在马上低头看了花见羞一眼,不禁暗叹,自己穿越了一回,终于见识到什么是天生尤物,什么是极品美女。怀中此女,只要是男人,就无法不动心。\\\\\\这就是可以颠倒众生,倾城倾国的红颜。此刻这五代第一美女,千古奇女子就被他抱在怀中,不由得生出得意之情。

    花见羞心如鹿撞,李健美年轻的身体,带着独有的男人汗水味,宽厚地胸膛和粗重地呼吸让她产生了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年近花甲地刘无法带给她的,轻轻的闭上眼睛,似乎又回到了糕饼店,看到那些少年们渴慕热切的眼睛,其中有双眼睛分外明亮。

    花见羞暗暗心道:“不知道那双眼睛如今在哪里,自己今生今世是否还能看到那双眼睛。”

    风儿在耳边呼啸着,飞驰的感觉让花见羞心神为之一畅,睁开眼睛看向李,正迎上李明亮的目光。啊!这双眼睛,与当年那个少年是如此相似,都一样的明亮,不同的是,一个稚嫩热切,一个锐利深沉。

    花见羞没有躲避李的目光,她不是那种畏畏缩缩小家气的女子。李不由得把手臂紧了紧,软玉温香紧紧的贴在身上,那微微转眸就胜过千言万语的眼波,让他沉醉。\\\\\

    那诱人的樱唇红润鲜艳的如同树上的樱桃,诱惑着让人意欲含在口中,细细的品尝。微微有些乱的衣领,露出羊脂白玉一般的脖颈和锁骨,李感觉小腹有一股灼热的气流在升腾,口干舌燥,血脉贲张。

    如果不是在野外,如果身边没有亲随,李一定立即吃了这颗樱桃。

    对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骑战马疾驰而来,马上正是派去打探魏州消息的亲随。

    王郜心中焦急道:“魏州情况如何?”

    来人喘息着道:“张彦被王彦童刺杀未遂后,带领银枪效节军起兵造反,活捉了天雄节度使贺德伦,此刻严守城门,禁止出

    李暗暗叹了一口气,历史重演,这个结果他早已知道,这次来是希望可以扭转历史,看来历史还是按照固有的轨迹运行着。李低头看着怀中的花见羞,如果一切都按照历史原有的的轨迹运行,那么花见羞是不是还要重蹈覆辙呢?

    王郜脸色阴沉问道:“王彦章和他的龙骧军何在?”

    “张彦的银枪效节军出击龙骧军,王彦章杀出魏州城,和刘汇合,另外一个弟兄留在魏州城外,继续探听消息。”

    王郜向李道:“主公,为今之计,当尽快利诱张彦,以得魏州,未知主公意下如何?”

    李暗思,如果一切按照历史重演,那么张彦投与李存勖,不过从自己穿越到这个战乱的时代,历史就发生了一些偏差。历史上自己应该是被杨行密于争战中所掳,并以为养子,而杨行密诸子不能容,遂将自己给予徐温,并以为养子,改名徐知诰。

    但是从自己站在这个动乱的五代起,竟然是在朱温的军中,既然历史从开始就发生了一些偏差,那么以后恐怕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魏州固然可以归李存勖,又何尝不能归自己,花见羞又何必一定颠沛流离。能够拥有花见羞此等极品女人,是男人梦想,也是男人的幸运。

    想至此处李道:“就如此吧,张彦有何条件都可以满足,谋事在人,成事……“

    说至此处,李停下望着天空,以后的历史将如何演绎……

    此时众人下马休息,花见羞粲然一笑,犹如春风吹拂,看得所有人都呆了,快马回来报信的亲随,初次看到花见羞。一瞬间只感觉五雷轰顶,头脑中一片空白,全然不知身在何方。呆呆看着花见羞,朝阳初露,映照的花见羞莹玉般的脸庞几若透明。阳光从花见羞背后照过来,在晨曦中,花见羞如同飘摇欲飞的仙子。

    阳光透过花见羞的纤纤玉指,羊脂白玉般的手指缝中,淡淡的染上珊瑚般的颜色。那亲随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看到这般女子,便是即刻死了也值了。

    李看了那亲随的样子,暗暗好笑,摇摇头,知道花见羞的杀伤力太大。轻轻的咳了一声,把花见羞挡在身后,看着巧笑倩兮的花见羞,心中也是蠢蠢欲动。

    “将军远路来此,将图魏州乎?”

    李眼神也温柔下来道:“以卿之见,魏州归于何方?”

    李有意考校这个才女,历史上花见羞的深谋远虑,真知灼见让他佩服不已。

    花见羞眼波流转,盈盈道:“魏州本是梁朝重地,可惜主上不明形式,急于分镇。魏州累世皆父子相承,族姻结合,不愿分徙,至有今日之乱。如今张彦逆反,晋王虎视眈眈,梁兵亦陈兵城下。将军虽欲得魏州,奈何与张彦有乱沧之仇,将军素重恩仇,张彦桀骜不驯。晋王累世所积,与张彦素无恩怨,恐魏州将落于晋王之手。”

    李眼睛一亮,果然奇女子,形式分析的如此细致入微。微微眯眼道:“如魏州落于晋王之手,张彦得意否?”

    花见羞轻轻瞟了李一眼,自己身上还留有他的气息,李明亮的目光让她有从所未有的感觉。那目光不同于别的男人,没有淫邪,没有痴迷,没有恍惚,锐利中透露着温柔和欣赏。

    “张彦表达梁廷,请仍旧制,主上遣供奉官扈异,驰抚魏军,许张彦为刺史,惟不准规复旧制。彦一再固请,梁使一再往返,由此可见,彦桀骜不驯,刚愎自用。今既反,愈加嚣张不知节制,恐日后祸事不远也。”

    李闻此论大惊,花见羞分析之明,见解之深,不在敬诩之下,虽然在后世久闻其美名,未想到如此睿智,不由得心中愈加敬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