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左右都是反

第二百三十八章 左右都是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魏州城中,众人面面相觑,事已至此,绝无退路,在梁朝他们已是叛逆之臣,朱友贞绝不会给他们喘息之机。虽然王彦章已经退出魏州,但众人都知道是暂时的,刘的大兵离此不远。围城势在必行,此刻必须早做决断,否则将是灭门之祸。

    疯牛大咧咧道:“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梁朝我们是不能呆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魏州在我们手里,那里不能去,干脆投晋王。”

    山羊胡子轻轻的咳了几声,见引起众人注意,开口道:“如今之计,是要为魏州谋一个出路。只是这个出路在何方,需要仔细商榷。”

    张彦此时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贺德伦已经被抓,魏州尽在掌握之中。虽有刘和王彦章鹰视在侧,毕竟自己已经抢得先机,只要把握住这个先机,刘或者梁皇,都对自己无可奈何。

    大局已定,张彦静下心来看着几个头目,不动声色的听他们议论。虽然他心中早有主意,却是要看看这些亲随的想法。

    山羊胡子道:“我等据有魏州重地,此大利也。此时有两条路可行,晋王实力雄厚,累世之雄,垂涎魏州已久,此其一也。幽州卢龙节度使李,屡次屈礼来使,许以重任,其意甚诚,此其二也。”

    众人议论纷纷,一时间难以决断,张彦不由得心绪不宁吼道:“都给我住口。”

    众人噤若寒蝉,望向张彦,张彦道:“如今梁皇昏昧不明,听人穿鼻,今我兵甲虽强,究难自立。我等不得不起兵自保,只是魏州城乃军事要塞。兵家必争之地。我等势弱。必得依靠他人,只需计算利弊。何处为佳,未知诸位何以教我?”

    疯牛道:“这便是了,军头说到哪里,我跟随便是,却没有什么顾忌。”

    山羊胡子轻轻捋着胡子道:“晋王亲信颇多。我等如若投诚,只恐疑忌甚深,备受冷落。卢龙留后许以重用,况此人乃新晋,更两败晋王,驱匈奴得幽州,如今兵强马壮,前途未可限量。此中利弊。诸位明察。”

    张彦冷冷的一笑,看了山羊胡子一眼,心道。莫非是李给了他什么好处,如此替他说话。此时却不是计较的时候,魏州危如累卵,需早做决断。

    “李鹰视狼顾,睚眦必报,我等于他,有乱沧之仇……况其两败晋王,不过趁人之危而已,晋王累世经营,实力雄厚只在其上。今日其虽屈礼重利。不过欲图魏州耳。日后必有后患。况李亦是梁朝臣子,我等如今已是逆臣。梁朝已无我等立足之地。为今之计唯有应晋王入魏州城,诸位以为如何?”

    山羊胡子奸笑道:“军头高见,我等无有不从,可命那贺德伦亲笔书信,请晋王入魏。莫让那老贼置身事外。”

    张彦点点头道:“此计甚妙,来人,把节度使大人请上来。”

    贺德伦神情萎靡不振,惴惴不安被推进来,色厉内荏道:“张彦,你怎敢辜负皇恩,行此叛逆之事……”

    张彦皮笑肉不笑的道:“节度使大人,还要劳动你大驾,写书信一封,请晋王入城。”

    贺德伦大惊道:“你等意欲何为,此等忤逆之事,我宁死不为。”

    张彦冷哼了一声,向旁边的亲随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亲随一脚踹在贺德伦腿弯之处,贺德伦重重的跪在地上。

    亲随抽出刀来架在他脖颈之上道:“军头,这老贼与王彦章狼狈为奸,杀我银枪军弟兄,军头几乎命丧老贼之手,如今落为阶下囚还如此嚣张,拉出去杀了,取其首级祭奠弟兄们的在天之灵吧。”

    贺德伦听闻此言,心惊胆战,张彦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顽固不化,拉出来砍了,以祭弟兄们在天之灵。”

    贺德伦魂飞魄散,身体一软,瘫在地上。银枪军过来就向外拉,贺德伦深知,此辈皆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顾命要紧急忙应承给晋王李存勖写书信。

    此刻众人都关注着魏州之乱,刘接到了张彦叛乱的消息,脸色阴沉地坐在军帐中,半响无言。他素有“一步百计”之称,世代为官,父刘融在唐末曾为工部尚书。刘幼有大志,好兵略,喜欢涉猎史传。唐朝中和年间,入伍从军。\\\\\自负智计过人,如今也只有望洋兴叹。

    北有幽州李浑水摸鱼,西有李存勖虎视眈眈,魏州是银枪军累世经营之地,军精城坚,却不是一时间可以平定。正在冥思苦想,如何平魏州之乱,外面偏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刘皱眉道:“夫为将者,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地裂于后而心不惊。军营重地,何事如此惊慌?”

    偏将急忙站稳脚跟,脸色忧急道:“将军,大事不好,夫人被劫。”

    刘身体一震,脸色顿时煞白,一把抓住偏将道:“你说什么,夫人被谁劫走了,如今何在?”

    花见羞被劫的消息给刘极大地震动,鼻尖立时冒出汗珠,再无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地裂于后而心不惊的觉悟。对自己这位艳绝人寰,气质高雅的爱妾,他眷恋无比。想当年第一次看到年仅十七岁的花见羞,他的心就醉了,自己何其幸也,年过半百拥有了此等奇女子,一树梨花压海棠,慕煞了所有人。

    花见羞在刘地心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是妾侍,一向以正室视之。此刻听闻被劫,不由得心乱如麻,惴惴不安。

    偏将低声道:“夫人今晨被卢龙节度使李带人挟持,府中护卫怕伤了夫人,只好让李带着夫人离去。李言道,请夫人至幽州做客。”

    刘拍案大怒道:“李小儿,怎敢如此,汝原本不过是一无名小卒,生逢乱世,靠狡诈毒辣,气运正盛得了幽州,如何与我相比。”

    偏将从未见刘如此不能自制,只见刘脸色紫红,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在军帐中快步徘徊。

    昨夜魏州大乱,张彦的银枪军起兵造反,王彦章带领龙骧军强行突围,几失陷在魏州城,浴血杀出魏州,现在自己军中。魏州之乱未平,却又祸起萧墙,爱妾花见羞为李所掳,怎不叫他忧心忡忡。偏此时自己分身不得,张彦动向不明,李存勖分兵漳水,存心不良。

    刘坐立不安,恨不得即刻飞马追杀李,抬头看偏将仍在,沉声道:“你即刻派精干之人查询夫人下落,如有消息立刻回报。”

    偏将答应一声,就欲出去,刘叫住他:“如若发现贼踪,小心跟随,李远路而来,身边之人必然不多,你带领百名精锐,务必擒杀此獠,救出夫人或擒杀此獠者,赏五十金,晋升一级。”

    偏将眼睛一亮,快步向帐外行去。刘急忙道:“慢,小心万勿让夫人受惊,如若伤了夫人,汝等就毋须回来了!”

    飞驰的马背上,李仍然把花见羞拥在怀中,非是他有意借机揩油,此地离魏州不远,刘得到花见羞被掳的消息必定会派人追杀。此刻魏州大乱,战火将起,必须尽快离开才能保证花见羞的安全。花见羞文弱女子,又不会骑马,也幸好如此,他可以理直气壮的把美人拥入怀中。

    看着乖巧的伏在自己怀中地花见羞,李心中暗暗有些得意,美人在怀兮宝刀利,春风得意兮马蹄疾。

    李记得历史上此后不久,刘战死。后李存勖灭后梁,李嗣源最先攻入东都,这位敢于弯弓射虎,却不识文字的武夫,拜倒在花见羞的石榴裙下,甚至不惜向敌将刘之坟长揖行礼,终于除去花见羞地孝服,拥入自己怀中。

    李存勖与李嗣源的暗斗,连年仅十九刚入李府的花见羞都深有感触,深恐丈夫稍不留心,惹来杀身之祸,劝他恬淡自保,不可离开军中以免为李存勖所乘。

    李嗣源即帝位后,一切举措大受花见羞的影响,革除弊政,推崇节俭,勤政爱民,至此兵事粗定,连年丰收,百姓逐渐丰裕,算是五代中最安康的一段时光。

    李嗣源本欲立花见羞为皇后,花见羞劝说李嗣源立已过世两年的原配夫人为后。后再一次把后位让与曹氏,足见其大度恬淡,谦逊明智。

    李嗣源死后,其子李从厚继位,但实权却握在凤翔节度使李从珂,河东节度使石敬瑭手中,于是又拉开一幕幕争权夺利的血腥斗争。

    花见羞的谦逊,深得众人爱戴,相安无事的冷眼看过一场场流血冲突。后晋代后唐,后汉代后晋,花见羞和其子被刘知远所杀,:“妃临死呼曰:“吾家母子何罪?何不留吾儿,使每岁寒食持一盂饭洒明宗坟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