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四十章 马不停蹄

第二百四十章 马不停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存勖被迎入节度使府邸,贺德伦复战战兢兢拜伏于地,将印信兵符高举过头道:“罪将无能,还请大王受此印信兵符,统领天雄之兵。”

    李存勖温言道:“公不必如此,我闻城中涂炭,来此救民,公不垂察,即以印信见让,诚非本怀也。”

    贺德伦知李存勖虚让而已,如何可以当真,有张彦之前车之鉴,知唯有让出印信兵符,自己方可得起身安,保以后平安。遂再拜,以头叩地道:“伏惟大王垂查,德伦不才,心腹纪纲,多遭张彦毒手,形孤势弱,怎能再统州军?况寇敌逼近,一旦有失,转负大恩,请大王勿辞!”

    李存勖面色甚喜,心中暗道此人知机,于是从座位上起身,亲手扶贺德伦起身抚其背道:“既是如此,本王且代印信兵符,以退敌兵。封公为大同节度使,可即日起赴任。”

    贺德伦拜谢不已。

    李存勖得了魏州城,又得了贺德伦的印信兵符,心中大喜。

    此时,银枪效节都在魏州城仍然很骄横,于是晋王下令:“从今以后如有结为朋党、传播流言和以暴力掠夺百姓的人,坚决杀掉,决不宽容。”

    李存勖命李存进,为天雄都巡按使,巡察城市。遇有无故讹言,及掠人钱物,悉诛无赦。李存进深知此刻魏州城人心惶惶,时局动荡,便采用了铁血手段,凡有传播流言蜚语来动摇民众,及用武力强夺别人一钱以上的人,李存进都砍头裂尸示众,一时间震慑了民众,城中因此默然,莫敢喧哗。

    经过李存勖镇压银枪效节都,李存进的铁血手段,无有敢起事者。一时间城中大定。

    郭崇韬献计道:“如今魏州初定,梁朝门户已落主公掌握之中,魏州之南是澶州,与魏州城互为掎角之势,得之可互相呼应,直指东都。况且此时王彦章在刘军中。澶州城中无主帅,必然松懈无备。可趁夜袭之,唾手可得。”

    李存勖大喜道:“安时深得我心矣,澶州一失东都危矣,如此则朱友贞指日可灭也。”

    李存勖初得魏州立刻进兵澶州城。以击其不备。是夜。李存勖命精锐部队。身着黑夜。潜至澶州城外。自领大军。在后接应。

    夤夜之间。月黑风高。澶州城外悄悄地潜来无数兵马。马蹄裹以布帛。不举***。无声无息地靠近澶州城。此刻天色阴翳无光。城中军卒无精打采地靠在城墙之上。打着瞌睡。

    一匹高头大马上。李存勖注视着澶州城。低声吩咐数千精兵悄悄靠近。暗中爬上澶州城。

    一个军卒懒洋洋地抻了一个懒腰。从垛口向外看了一眼。黑黝黝地城外。伸手不见五指。似乎在黑暗中隐藏着无限地危险。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一转身。他又靠在城墙上打盹儿。

    忽然。他感觉到城墙外似乎又什么声音。碰了身边地军卒一下道:“二牛。我怎么好象听见有声音。你听到没有?”

    二牛转个身。不耐烦地回答:“你耳朵有毛病吧。有什么声音。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闲地吧。”

    军卒摇摇头,又探头探脑向外面看了一眼,借着城头上昏暗的灯光,隐隐约约的看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摇摇头仔细看去,蓦然发现。城墙外有云梯架在垛口下面。刚想开口叫喊。一支羽箭无声无息的飞至,插在他的咽喉。他张大了嘴巴,却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一歪,靠在垛口上。瞪大地眼睛还看着城墙外面的云梯,不过那眼睛里面已经是空空洞洞。

    一个黑衣人缓缓地从垛口伸出头,犀利的眼神向城墙内观望着,死去军卒的头就在他的头旁边。二牛还靠在城墙上,朦朦胧胧中一个黑影站在面前。

    “日,老李,不睡觉,你要死啊……。”

    回答他的是锋利的一刀,冰冷的刀锋从他的喉管割过,甚至连血珠都没有**来一滴。城头上,跃进来一批批黑衣人,瞬间就杀死了十几个犹在梦中地军卒。为首一人,悄悄的一挥手,带领十几个个黑衣人向城门潜去,垛口外,黑衣人正一个接一个悄无声息的进入垛口。

    城门内,一小队军卒无精打采地坐在那里,谈论着魏州之变,一个军卒抬头向城墙上一边看一边道:“城墙上面好像出什么事情……”

    话音未落,迎接他们的是数十支利箭,毫无准备的他们,顿时被射杀了不少。其余的军卒都慌乱的叫道:“有敌袭,敌人攻进来了!”

    城墙上下乱成一团,无数黑衣人手举亮闪闪的刀剑,占据了城墙并且冲向城门。城门内守城门的军卒,被箭雨逼迫的向后不断退却,扔下一堆尸体,退了下去。一些军卒已经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在颤抖,那是李存勖带领人马冲了上来,马蹄踏地土地都开始颤抖。

    黑衣人冲下城墙,夺得城门,外围百余个黑衣人守护着,里面几十个黑衣人迅速的去开城门。由于此地离魏州城尚远,兵少无主,人人懈怠,监管不利,把守城门的军卒不多,大多都在旁边的宿营地休息。李存勖夤夜突袭,一时间不知道城中进来多少敌兵,梁军人心惶惶。及至守卫的士兵赶来,城门已经打开了一半,喊杀声震耳欲聋。

    从城门向外可以看到,亮起了无数火把,黑黝黝的不知道有多少人马。守城的城门使见城门已经打开,敌军甚重,城墙上已经被敌军占据了太半,此城已经不保,急忙退后,意欲从另外的城门逃脱。

    也是和该李存勖得澶州,如王彦章在城中,不致防备如此松懈,此时澶州刺史王彦章在刘军中,澶州城无主,因此防备松懈。蛇无头不行,李存勖精兵进澶州,暗夜中杀声四起,不知有多少敌军,无人领头抵抗,人人自顾不暇,皆挣命向外奔逃。

    李存勖带领大军,奔杀于城中,四处驱杀梁军,如虎入羊群,所到之处,无不避让。李存勖命人包围刺史府,不得走脱一人,晋军团团包围了澶州城,梁军如同无头苍蝇,东一头,西一头,却无处可逃。无多时,梁军逃的逃,死地死,降的降,杀声渐落。

    有人来报:“启禀大王,王彦章家人尽获,妻子皆在,请大王发落。”

    李存勖闻听甚喜道:“传令下去,善待王彦章家人,不得骚扰折辱,家中一切财务不得擅动,派兵围护,无我之命,他人不得入内!”

    及至天明,澶州大定。李存勖亲自入刺史府,温言慰之,应用之物,派人安排,一应俱全,待之甚厚。李存勖甚是看重王彦章,喜其武勇善战,着其妻书信与王彦章,派密使持王彦章妻书信前去,意欲使其念妻子家人,归降于己。

    密使持书信潜至刘营寨,密见王彦章道:“我主晋王已得澶州,大人家眷府邸,着精兵维护,应用之物一应俱全。严令闲人不得进入,今大人家中安定,晋王请大人毋须忧虑。我家大王甚爱将军,不忍见将军骨肉分离,梁皇昏昧不明,晋王英明神武,良臣择主而事,将军何不归家,骨肉团聚,又可得明主侍之?”

    王彦章闻之大怒,拍案而起道:“我闻忠臣不事二主,想我世受梁朝皇恩,恨无寸功报之,岂肯背我主投敌!”

    王彦章不待分说,拔剑杀密使于当场,仍然恨恨不已,怒色满面。遂割其首,高挂于旗杆,以示众军。

    晋王李存勖得到此报轩然大怒道:“败军之将安敢如此!本王如此竭诚相待,优厚其家人,如何不知好歹!”

    郭崇韬道:“主公息怒,那王彦章心智蒙昧,罔顾主公美意,此自取灭亡之兆也,可尽斩其族,以儆效尤。”

    李存勖怒气冲天双手握拳道:“此言甚是,传令押其所有家人,斩于闹市,尸体抛于荒野,有收尸者同罪。”

    王彦章举家老小,连亲眷仆从,共三十七人,被推至闹市,啼声哀怨震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尽被斩于闹市。尸体被军卒抛于野外,着人看守,无半日,被野狗豺狐啃的尸骨零落,惨不忍睹方罢。

    李存勖思澶州乃梁朝旧地,如派手下镇之,徒劳兵力,引起梁人反感,于是着魏州将领李岩为澶州刺史,安民守城。

    李知魏州已被李存勖所得,心中甚是愤恨不平,携花见羞急向德州而回。

    花见羞自幼长于糕饼点,年少即被刘接入府中,刘因其貌美如花,遭人觊觎,轻易不放其出府。

    此次被李从府中掳来,同辔共骑,真如鸟出牢笼,鱼游大海一般,美目盼兮,目不暇接。及近德州,来至一处,草青林密,繁花似锦,依山傍水,清风送爽,鸟语花香。

    花见羞心怀大慰,以目顾李道:“此处风景优美,可否在此处休息片刻?”

    李见已近德州,佳人之情却是不好推却,连日疾驰,李知道花见羞疲惫,于是下马稍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