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明抢暗夺

第二百四十二章 明抢暗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不仅自己带领张藏英等人悄悄的潜入了贝州,还命王郜和高行圭带领精锐奔向博州,史弘肇则领大兵在后。

    贝州,风平浪静,魏博的战乱丝毫没有波及到这里。行商往来,李住进了客栈,王郜手下的鹰眼,已经先一步安插到了这里,把贝州的情况打探的明明白白。坐在客栈里,听取了鹰眼的汇报,李眯起眼睛。

    贝州刺史是张源德,原本是唐朝之臣,其性阿谀,善承顺苟容,以希进取。昭宗自迁洛之后,梁祖凶势日滋,唐室旧臣,阴怀辱之愤,名族之胄,往往有违祸不仕者,张源德见风使舵,希旨附会,备受梁祖青睐。后欲委于重任。

    敬翔恶其为人,谓梁祖曰:“圣祚维新,宜选端士,以镇风俗。如张源德等辈,俱无士行,实唐家之鸱枭,当今之狐魅,彼专卖国以取利,不可立维新之朝。”

    梁祖遂命张源德离京,赴贝州任刺史。其人八面玲珑,善于左右逢源,趋避凶险。李知其不足虑耳,况贝州无重兵,此等人掌握贝州,如何是自己虎狼之师的敌手,不由得哈哈大笑对道:“如此之辈,贝州不日入我掌中,你以为然否?”

    张藏英道:“大帅所见所甚是,此等人,让属下带领数人,入其府中,挟其迎我大军入城可矣。”

    李点点头道:“便是如此,今夜就如此行事,你安排人去到他府邸周围,查看埋伏,务必不失。”

    张藏英道:“大帅放心,属下必将此事办妥。”

    不多时,张藏英面色古怪的进来在李耳边嘀咕了几句。李哈哈大笑道:“既是如此。我去会会这位刺史大人。”

    李被张藏英带到一处,但见果然一个好去处,雕廊画栋。飞檐彩壁,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袅袅歌音隐隐而闻。出入其中者,皆车马随行。衣着锦绣。门口亭亭玉立,有几个美娇娘,身着绫罗绸缎,画眉涂唇,香风扑鼻,花枝招展,妖媚动人。

    上书几个大字“韵香居”,却是一处烟花之地,原来是张源德寻花问柳。在此青楼有一个相好,乃是韵香居的头牌。叫含烟,是贝州首屈一指的红姑娘,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无有不通,是有名的才女,又貌美如花。迷住了张源德,引得他包了她,常常的夜不归宿。

    李随着张藏英入得其中,老鸨急忙上前来迎。张藏英也不理睬于她。径自向里面走去。

    打开房门,一个白白胖胖的人笑容可掬地迎起来。深施一礼道:“原来是节帅到此,恕下官不知,未曾远迎,还请节帅恕罪。”

    李知道一定是贝州刺史张源德,哈哈一笑道:“李某来地鲁莽,大人海涵。”

    张源德看眼露精光的李,身上带着无穷的威势,隐隐地杀气,不由得低下头,满面笑容道:“节帅请坐,怎敢劳节帅大驾至此贱地,节帅有何吩咐,遣人来传,卑职敢不拜见。”

    李目光炯炯的盯着张源德,看的他心中惴惴不安,此人毕竟是老奸巨猾之辈,毕恭毕敬道:“未知节帅到此,有何吩咐?”

    “既是大人们有要事相商,妾身就告退了。”

    一个女子从屋角道,李寻声望去,见屋角坐了一个女子,旁边有一个军卒看守。那女子面色沉静,身着浅黄色衣裙,如弱柳扶风,纤腰一握,眉目盈盈,肤如美玉,千娇百媚。人道是,灯下观美人,在灯光下似无惧色,向李浅浅一笑,起身微微施礼。

    李心中不禁惊艳,但是看过了花见羞这样艳绝人寰,又气质非凡的佳人,再看此女,虽然另有一番风情,也心静如水了。

    李淡淡地道:“莫非是含烟姑娘,却是打扰了,我与张大人有事相商,姑娘请便,毋须惊动旁人。”

    含烟袅袅娜娜的走过来道:“含烟遵命,告辞了。”

    轻轻的一个眼波从李脸上飘过,没有魅惑,却是深邃的犹如深潭一般,轻轻的退了出去。

    张源德站立在一旁,神态恭敬谦卑,李此人,他久闻大名,地上没有见过。见李虽然年轻,威势沉重,目如利剑,知道此人杀人不眨眼,怎敢不低头。

    李微微笑了一下道:“坐,如今魏州城被晋王李存勖占据,我大梁门户尽失。李存勖虎狼之辈,觊觎大梁沃土已久,今得魏州,必取东都。每思至此,汗流浃背,寝食不安,自思为大梁之臣,当为主上分忧,意欲讨伐李存勖,使魏州复归我大梁,未知刺史大人以为如何?”

    张源德瞄了李一眼,见李虽然是问自己,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谄媚的笑道:“节帅不愧为我大梁之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忠烈节义,人所钦佩。节帅为主分忧,功昭日月,可叹卑职,庸庸碌碌之辈,自当惟节帅马首是瞻!”

    李对于张源德很是满意,虽然知道此人善于左右逢源,不过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微笑道:“我今已奉表给陛下,将从贝州出兵讨晋王,还需大人臂助。”

    张源德忙道:“这都是卑职应该做的,但凭节帅吩咐。”

    “既是如此,我就随大人回刺史府,大人可命城中迎我的人马进驻。”

    张源德地心狠狠地跳了一下,转了转眼珠问道:“未知节帅来了多少人马,现在何处?”

    张藏英道:“兵马就在城外不远,有万余兵马,请大人尽快安排迎接。”

    张源德被李和张藏英友好的夹在中间,出了韵香楼,骑马向刺史府驰去。他两只眼睛骨碌碌乱转,心中暗暗地飞快算计道:“这李分明是想趁魏博之乱,霸占贝州,拓展自己的地盘和势力范围。只是此人素有恶名,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手中握有精兵强将,却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今夜其大兵压境,自己又被其挟持,不说以自己的这一点兵力无法和李对敌,况且自己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任凭人宰割。一个不小心就性命不保,遑论其他。”

    李带着亲随在张源德身边前呼后拥,显得这位刺史甚是威风,不多时来到刺史府,张源德热情的把李让进书房。张藏英紧紧的跟随在张源德身边,寸步不离,他却是不敢搞什么小动作。

    坐定之后张藏英面带肃杀道:“军情紧急,我大军还在城外餐风露宿,有劳刺史大人即刻传令下去,迎大军进城。”

    张源德心绪不宁,故作平静的笑道:“好说,好说,来人,还不上茶。节帅大人远来劳顿,且待卑职布宴给节帅接风洗尘。”

    李心中颇有些佩服,这个张源德到现在还笑的出来,一副迎接上差的模样,虽然从他地眼睛里面隐隐露出一丝不安,倒还镇定。

    “刺史大人,我地弟兄们还在城外饮露餐风,你说我能吃的下去吗?”

    李双目如电看着张源德,直看地他坐立不安,勉强挤出笑容道:是卑职疏忽大意,卑职即刻命人接节帅大军入城。”

    张源德吩咐仆从去叫侍卫头目来见,心中惴惴不安,就这样把贝州给了李,梁皇必然见怪。暗自权衡利弊,如果违背李的意思,性命只在须臾之间,李杀自己,毋须费吹灰之力,即便如此贝州仍是不保。如果遵从李的吩咐,自己此刻可以安然无恙,日后即使是梁皇怪罪,也可以推脱,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况且李已经上表朝廷,此刻军情紧急,梁皇很可能同意让李从贝州出兵,如此自己不但无过,还可有功。

    张源德思至此处,心中暗定,瞄了一眼,李虎目微闭,不时从眼角透出无穷的威势和煞气。旁边的几个亲随,一个个杀气腾腾,彪悍冷厉。

    张源德把令箭给了亲随,命其传令城门官,迎接李大军进城,张藏英带领几个人,跟随前去。张源德请李喝茶,李见其知机,甚是配合,面色顿和。张源德此时此刻才暗暗放心,只觉口干舌燥,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才发现自己内衣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张藏英引先头部队进入贝州城,迅速的替代张源德的手下军卒掌握了城门和各个要地,心中暗暗佩服李,从跟随这位主人,屡屡见其出奇兵妙计,在他的心中,李已经是他心目中无人可以替代的偶像。

    未及天明,所有兵马均已入城,张源德也破罐子破摔,李一切的吩咐,无有不从。从城门到刺史府,兵库粮仓,所有要地,都归李的人马接收,就连他的兵马,亦归李指挥,此时张源德完全成为了一个被架空的傀儡。

    李见贝州安排妥当,命众军休整,回到张源德给自己安排的住处,一声莺声燕语:“给节帅见礼,节帅辛苦了,刺史大人命小女子侍候节帅。”

    却是含烟淡扫峨眉,嫣然一笑,站在门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