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机关算尽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机关算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晋王李存勖见魏县情形诡异,知道刘狡诈多端,疑其有诈,复命探子入魏县细查,探子回报魏县内空无一人,缚草做人状,立于牛驴之上,上缚旌旗分立城上,望之如军卒执旗立于城中。抓到城里年老体弱的人查问,都道刘军队已经离开两天了。

    李存勖接到回报,哈哈大笑与众人道:“刘道我军尽在魏州,必乘虚袭我晋阳,此人计策却很是厉害,但此人所长在于突袭,其短处在于决战,我料他前行不远,速往追击,不难取胜。”

    李存勖料事颇明,遂发骑兵万人,倍道急追刘兵马,果然得知刘大军潜逾黄泽岭,欲袭晋阳。命李嗣恩领兵日夜兼行,抢先进入晋阳城,

    晋阳城内,得此军报,勒兵戒严,严阵以待刘兵马。刘尚不知不觉,仍驱疲兵倍道而进,奈何淫雨霏霏不止,军卒多有病死者,坠岭者。刘当先率众越岭,自思因疾风暴雨,又兼阴雨连绵,已经迁延多日,唯恐已经失却先机,不过此时再无退路,唯有向前。

    冒雨拼死越过黄泽岭,刘军行至乐平,已是疲惫之军,粮食且尽,闻晋阳有备,后面又有追兵到来,免不得进退两难,惊惶交迫,哭泣之声时时不断。众将有变志,军心涣散,势且溃散。

    刘大泣拜于众军之前道:“我等去家千里,深入敌境,腹背皆有敌兵,山谷高深,去将何往?惟力战尚可得免。否则一死报君便了。”

    部众感他忠诚,才免异图,遂整兵欲退。

    刘知章问道:“如今之计,晋阳已不可得,军粮且尽,病者甚众。大帅复有何计?”

    刘沉思良久,知事不可为,先机已失。如若原路退回,必遇追兵。以他此刻的疲惫之军,如何能够抵挡。这时,晋军缺乏军粮。刘得知临清有晋军的积蓄,打算占据临清来断绝晋军的粮道。

    刘沉吟半响道:“如今不可原路后退,我等可另走他路,以避晋王追兵。自邢州绕出宗城,袭据临清,绝晋粮道,方有生机,诸君以为如何?”

    众人心中惶然失措,已无计谋。见刘计较已定,闻之皆从。

    晋大将周德威本留镇幽州。闻刘西袭晋阳。亟引千骑往援。行至土门。刘已整众下山而去。刘从邢州陈宋口渡过漳河水向东而去。驻扎在宗城。在进军、撤军往来中。战马死掉将近一半。刘命军卒以死战马就野菜米糠煮食。以解饥饿。

    周德威急命大军兼程追赶刘。刘之君本是疲惫之兵。路中落后者无数。已无人可顾及。周德威两天两夜赶行至南宫。路中捕得刘伤兵数人。又捕住谍探。

    周德威令人查之。知这些人皆面有饥色。身体疲惫。刘军中粮草已尽。心中有了计较。命偏将道:“可去告知彼等。我已至临清。勿令其得知我在此处。断其腕。令彼等报知刘。可令其心智大乱。不敢轻进。”

    众人仓皇逃窜见刘道:“周德威已经占据临清!”

    刘闻之大惊失色。心中惶然失措。又兼爱妾花见羞不曾夺回。被李带去。心中时刻挂念。焦躁不安。梁军知周德威重兵在后。无不惶恐不已。心中甚是绝望。遥望东都。泪流满面。都道:“我等已至死地。将尸骨无存。不可得回大梁也!”

    刘犹豫不决。停兵不前。原地休息。

    入夜,刘立于军营中,哭泣声隐隐可闻,不绝于耳。心中不禁哀叹,自思自己一向以计谋胜人,此次却一招落后,陷于绝地。半响无眠直至凌晨,方有睡意,正在朦胧中,忽闻远处马蹄声急,直奔此处而来。急忙叫刘知章道:“速整顿人马,有敌来袭。”

    守护军营的军卒又饥饿又疲惫,人人无精打采,相顾无言。忽听得马蹄声,勉强起来,见前方无数人马袭来,纷纷射箭阻挡。可惜的是对方人马众多,马急箭多,如何抵挡的住。在对方的箭雨和怒马冲击中,刘的军卒哀嚎之,饥饿疲惫的他们,用鲜血肥沃了这片土地。

    周德威趁机连夜赶来,率军劫掠刘地军营,周德威眼神冷厉,刀光闪过之处,人头滚滚,直如砍瓜切菜一般。刘的疲惫之师,此刻已经是惊弓之鸟,如何是虎狼之师的敌手,纷纷逃避。周德威带领人马,如入无人之境,一时间尸横遍野。

    刘急令众军拼死一搏,可惜军心涣散,一时间难以组织有效的抵挡。周德威不欲和刘周旋,急于进临清以保粮道,遂领兵呼啸而过,扔下一片片破败的营帐和尸体,进驻临清。

    被洗劫过的军营如同被撞飞地垃圾车,乱七八糟的让人无从收拾。

    刘跺足长叹,临清一失,自己先机尽失,军心涣散,形式危急。经过混乱的洗劫,士气低迷到比脚面更矮的地步,军卒们三两成行,坐在这个垃圾场里面,目光呆滞。甚至看着脚下的人头,就如同那是个娄掉的破败西瓜一样,尽管那个娄掉的西瓜中,流出来不是瓜瓤,而是脑浆和殷红的鲜血,骨碌碌还在滚动着。

    残肢断臂,和尸体横七竖八的摆在那里,军卒们那麻木地眼神让刘忧心如焚。此次此刻,如果不能唤起众军的军心,真是无活路了。

    刘皱眉思忖了片刻用低沉的声音道:“弟兄们,是我刘无能,让弟兄们陷于如此境地。我亦无话可说,只有一样,如果弟兄们还想回归故里,还想着倚门而望地高堂和娇妻稚子,就须打起精神。兵书曰,置之死地而后生,哀兵必胜。如今我等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只有奋起,方有活路。”

    一个校尉问道:“如今之计,大帅还有何计?”

    刘道:“我拼死也必带领弟兄们谋一条活路,如今我等可去至贝州,那里城高兵广,与德州相近。德州是卢龙节度使李的辖区,兵强马壮,李大人数败李存勖。此时,魏博尚未稳定,李存勖必不敢犯李大人之威。如此我等可得生机耳。”

    刘说到李的时候,暗暗咬牙切齿,双手紧紧握拳。自己的爱妾花见羞,就是被这个李掳去,不知现今如何。此时此刻却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如何振奋军心,开拓出一条活路,才是当务之急。

    刘知章也道:“卢龙节度使李大人威名赫赫,人所共知,是我大梁柱石之臣,可援助我等。弟兄们不欲尸骨无存,葬身他乡者,打起精神,早日到贝州,则我等性命可保!”

    军卒们低着头,除了受伤的军卒呻吟的声音,鸦雀无声。

    刘不在说话,俯下身子,亲手给受伤的军卒敷药裹伤。军中的各部头领也跟着料理洗劫过地战场,慢慢的一些军卒起来开始整理战场,没有人说话,只是默默的整理着,压抑的气氛如同大石头一样压在每个人的胸

    天明,刘整顿兵马,向贝州行进,此时他还不知道,贝州已经被李占据了。

    正在向贝州行进,派出的探马回报道:“启禀大帅,卢龙节度使李,勤王讨伐李存勖,现今已至贝州。”

    刘闻听,从马上掉了下来,大惊失色。

    刘知章急忙从旁边扶起刘,暗中紧紧的握了刘的手一下,提醒刘莫要在众军之前张皇失措。

    刘霍然醒悟,故作喜色道:“此天助我大梁也,李将军进兵讨伐李存勖,李存勖必然抽兵抵挡,我等可趁此机会休整兵马。”

    刘面色欣然,似乎颇喜,心中却是忧心如焚。知道李不过是趁此机会浑水摸鱼,拓展自己的势力范围。此人已经拥有幽云十六州,近年来厉兵秣马,招贤纳士,励图精治,野心勃勃。此刻出兵贝州,虽然可以牵制李存勖,甚至夺得魏博,但是无异于前门驱虎,后门引狼。如此桀骜不驯,奸狡狠辣之辈,现今已经是一方独大,如果夺得魏博,掌握了梁朝门户,则必然与杨师厚又有过之。

    刘故作镇静,以安军心道:“如今李将军镇守贝州,我将派人和其取得联系,共同抵抗李存勖。我等今可先驻扎在堂邑,就地休整,以待消息。”

    众军得知李已经出兵贝州,心中都升起了希望,又听刘派人和李联系共同抵抗李存勖,无不欣喜,军心稍定。

    刘引兵驻扎在堂邑,命令士兵们不可懈怠,准备弓箭,滚木垒石等等守城之物。大军见已离贝州且近,军心稳定了许多,刘叫来心腹亲随,命他们勤加督促。一旦有了希望,这些死里逃生地军卒们,在各部头目带领下,开始有条不紊的守城工作。

    刘亲自督促抚慰,军卒们知道此刻是自己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人人努力。

    周德威马不停蹄,带领大军,随后追杀至堂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