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鹬蚌相争

第二百四十八章 鹬蚌相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看着面前桌子上的立体军事地图沙盘,这是他授意制作的,上面山峦起伏,河流纵横,城郭直立,各个势力的范围和分布,非常直观的显示在上面。初次看到这种立体军事地图幽州武将文臣,无不惊叹不已,视李为天人,心悦诚服。

    史弘肇摩拳擦掌道:“主公,我们是不是趁着李存勖和刘狗咬狗,进兵拿下博州城,给李存勖一个大大惊喜。“

    李道:“化元不要着急,时机尚未成熟啊,不过我们可以向博州进军,随时突袭,如果博州拿下,我们就可以在魏博与李存勖分**抗礼。”

    史弘肇道:“如此属下即刻出发。”

    李又在沙盘上看了半响道:“你们说,刘下一步会去哪里?”

    史弘肇和张藏英俯身在沙盘上看了好久,史弘肇道:“我看那刘多半会向贝州而来,联合贝州的人马,抵挡李存勖。”

    张藏英道:“可是贝州城现在是主公占据,刘应该已经得知,所以驻扎在堂邑。他必然不会前来,堂邑非是久留之地,刘应该是去莘城,那里靠近黄河,交通便利。”

    李欣赏的看了张藏英一眼,这个倔强的年轻人,成长的非常快,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得意助手。

    “不错,刘现今缺兵断粮,如果进驻莘城,从黄河水路运输,可解燃眉之急。我们清晨起兵,从贝州进兵博州城。”

    微微沉吟了一下,李对张藏英道:“你明天派几个人,把含烟送回幽州。”

    张藏英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道:“主公放心,属下一定把夫人安排好。”

    李笑着给了张藏英一拳道:“你这个小子。敢在我面前说俏皮话了。”

    天色大明。李把张源德叫来道:“刘战败。军情紧急。我今日起兵。贝州城要保证一切供应。留张在吉在此协助张大人处理军务。”

    听说李要起兵离开贝州。张源德地心。暗暗地放了下来。他心中明白。什么留张在吉在此协助处理军务。说地好听是协助。其实还不是把自己架空。把贝州地大权在握。作为后援。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拒绝。这年头。谁地兵多。刀利。谁就是大爷。

    正在此时。军卒来报。东都有圣旨到。李等人把钦差接入大堂。宣读圣旨。宣旨官高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逆贼张彦等人。丧心病狂有负皇恩。在魏博叛乱。晋王李存勖贼子野心。犯我大梁。天心震怒。卢龙节度使李。忠贞勇武。谋略过人。代朕讨贼。忠勇可嘉。今加封李为护国公。即日讨伐晋王李存勖。平定魏博之乱。钦命附近州县。官员军兵。予以协助。不得有误。功成之日。另有封赏。钦此。”

    李心中大喜过望。真是瞌睡就送枕头。这道圣旨来地及时。自己以后就名正言顺。理直气壮了。

    李接过圣旨。谢恩已毕。道:“贵使。陛下地旨意是否已经宣给各个州府?”

    宣旨官知道李的凶名,不敢怠慢,道:“陛下已经晓谕魏博附近州县。着他等协助国公。国公但请放心。”

    东都,朱友贞仰天长叹。银枪军张彦地投敌,天平节度使牛存节的病卒,让他忧心如焚。犹豫了数日后,得知澶州失守,刘兵败,形势逼人,他终于下了这道圣旨。

    张源德听完圣旨,心彻底放到了肚子里,有了这道圣旨,自己不但无过,而去有功。他暗暗得意自己能够权衡利弊,随机应变道:“卑职预祝节帅马到功成,所向披靡,卑职定当竭诚提供一切所需。”

    有了这道圣旨,李更加放心,量这个小人玩不出什么花样。点点头道:“如此就有劳刺史大人了,我当请陛下表彰大人的忠贞和军功。”

    张源德的脸笑的像个老核桃,连连道:“多谢节帅,多谢节帅,这些都是卑职分内之事。”李起兵向博州进发,还没有出城门,两旁道路上,无数百姓已经得知李要起兵离开贝州。一个个泪流满面,跪于路中道:“大帅啊,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让我们怎么办,求求大帅,留在贝州吧。”

    一个士绅模样的人跪在马前道:“大帅仁德英武,爱民如子,自大帅进贝州,于士绅平民,秋毫无犯。惜老怜贫,惩治恶徒,保一方平安。贝州一方老少,如大旱之逢甘霖,愿求大帅永镇贝州城,还望大帅明鉴我等一片拳拳之心。”

    旁边众人都跪伏于地上,涕泪交流,犹如死了父母一般,甚至有两个妇人,就拉着李地裤脚,不肯松手。李甚是感动,这五代十国时期的老百姓就是淳朴啊,自己才在贝州城住了几天啊,老百姓对自己感情就这样深!

    李急忙下马温言抚慰,也是贝州城的老百姓,在短短的时间里知道这位节度使大人,对老百姓非常和蔼可亲。这年头,当官的都不把老百姓当人,难得有这样一个注重民生的将军,手下军卒都对老百姓客客气气,美名瞬间就在贝州城内外传遍了。

    好不容易劝说城中的老百姓,告诉他们,自己要去勤王,贝州城留下了副将张在吉,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张在吉,一定保贝州城百姓生活安定。这才在一片片的哭泣声,和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贝州城。

    出了城门,李等人暗暗松了一口气,李身上出了一身地汗,这些老百姓太热情了,什么事情过了都不是让人轻松的事情。

    出了城门没有太远,大军忽然停下来,前军回来道:“报主公,前面的道路被城外地百姓所阻,他们求见主公。”

    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面对千军万马都没有如此,史弘肇和张藏英也相对苦笑。

    李一向提倡民为本的思想,在幽州就爱民如子,深得民心,他每到一处,都是先安定百姓,严禁军队扰民,在贝州也是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在他到贝州之前,贝州刺史张源德媚上欺下,苛政猛于虎,搞的怨声载道。甚至他专门有三千士卒,纵容他们每天夜晚出去抢劫,贝州人民甚为痛苦,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李执掌贝州以后,严禁军队扰民,斩杀了几十个扰民的军卒和头目,整肃张源德的军队,严加训练和约束。并且帮助贝州城内外的老百姓,把破败的房屋修葺一新,挖渠引水,灌溉农田。让贝州城内外地老百姓感激涕零,生活稳定安逸。虽然时日无多,但是所有的老百姓都希望这位节度使,能够长期驻扎镇守贝州。

    现在李要离开贝州,他们自然心中惶恐不已,刚刚过了没有几天安宁的日子,深恐李离开了,他们又陷入以前水深火热的生活中。

    面对深受其害的老百姓,李叹了一口气,他穿越之前是一平民百姓,深知老百姓的要求极其简单,不过是温饱而已。但是在这个战乱的五代十国,老百姓的性命,尤如草芥,他只能尽力而为,给自己治下的老百姓一个安宁生活地环境。

    李来到前面高声道:“父老乡亲们,不要恐惧,虽然我李今日因为勤王讨敌,暂时离开贝州,但是有我的副将张在吉镇守贝州,保证各位和现在一样安定的生活。并且我李在此立誓,不会放弃贝州父老乡亲的厚爱,以后将由我的将领,长期的驻扎贝州。我保证在我治下的百姓,衣食无忧,生活安定,望各位父老乡亲放心!”

    张源德看着这些视自己为洪水猛兽的老百姓,面色尴尬至极,一会儿煞白,一会儿紫红,一会儿铁青。

    李看的暗暗好笑道:“张大人,以后这些百姓还要靠大人地德政,须知民为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李话中带刺地点了张源德一句,张源德急忙谄媚的笑着连连点头答应。李见天色不早,在贝州城已经担搁了些时候,命大军急速前进。

    李把张藏英叫来道:“你去杨刘和匡国节度使王檀联系,共同出兵讨伐李存勖,互为援助。我想他已经接到陛下地旨意了,如果让他牵制住李存勖,博州就容易拿到了。我写一封书信过去,你把王檀的书信给我带回来,此事至关重要。”

    张藏英领命道:“属下明白,主公放心。”

    李又派人和郓州、惠州联系,让他们分头攻打澶州。自己领兵和王郜、高行圭合兵一处,准备袭击博州。

    此时此刻,刘已经驻扎在莘城,挖了壕沟坚守,并从莘城到黄河之间筑起了甬道,用来运送粮饷。晋王李存勖则在莘城以西三十里安下军营,两军烟火相望,每天都要打好几次仗。

    得知郓州、惠州,合兵进攻澶州,李存勖分兵澶州,誓要先把刘拿下。

    李趁此机会,联系匡国节度使王檀,让他进兵魏州,切断了魏州和博州的道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