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内外夹击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内外夹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深沉的眸子凝视着沙盘,他记得在历史上,在这数年内,后梁就被晋王李存勖所灭,自己还被绑在后梁朱友贞这辆残破不堪的战车上。难道说,自己注定了是做亡国之臣的命运吗?

    他微微的闭上眼睛,穿越到五代十国的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从开始的奔逃保命,到游击战,依附于他人,开拓第一个地盘。

    李睁开眼睛,长啸了一声:“吼,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目光炯炯,自从踏上这个时代,历史就发生了一次次的偏差,他的命运也随之改变。是的,自己的每一个决定,决定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运,也是跟随自己出生入死弟兄们的命运。以后的道路,还是要自己去开拓,朱友贞昏昧愚蠢,怎可去给他殉葬。

    那么出路在哪里?李的心头沉重,身上压了太重的担子,幽云十六州的几十万百姓,手中数万的弟兄,他必须给他们谋一个光明的出路。看着沙盘上面割据一方的个个藩镇,在这个动荡战乱的时代,人命犹如草芥。战争不止,杀伐不定。无论依附于那方,都不过是他人的棋子,充当炮灰的角色。这不是他李的选择,也不是他李的性格。

    何况如今,哪里还能容下他,除非他愿意交出所有的一切,像贝州城的张源德学习,那还是他李吗?

    看着身边地王郜和敬诩。两个人目光中满是崇敬之色,在这个重武轻文的时代,谋士和文职官员。轻如鸿毛。但是李对于谋士和文职官员的看重犹胜于武将,这也是他们愿意对李忠贞不二,甘愿效死地原因。

    “子振、允直。你们对如今形式有何看法?”

    李暗暗叹息,自己身边的谋士还是太少了。如果有一个像三国贾诩那样的谋士,他可以省多少心啊!怎么别人动辄猛将如云,谋士如林,自己穿越到这里,很久以来猛将就那么几个。谋士就靠自己。现在总算渐渐地增添了一些谋士武将,不过在李看来。这个就像金钱一样,永远不会嫌多!

    敬诩深深的看了李一眼,跟随这个主人,他如鱼得水,对于李地心理他能够猜测到一些。不过他深知,作为谋臣,随意揣测上位者的心理,是大忌,虽然李和那些上位者有着极大的区别。

    王郜从李刚刚起家的时候就跟随李,心里没有敬诩那么多顾忌道:“主公说的好。我命由我不由天!自主公从洛阳起事。诸事皆靠自己,取沧州。得幽州,霸据一方。如今魏博之乱,又有契机,把我们地势力范围从幽云十六州拓展到中原。刘新败,主公得贝州,如果再得博州,与李存勖分庭抗礼。观大梁朝野,更有何人可与主公相比也!”

    王郜越说越激动,原本白皙的脸色变得红晕,李地势力越大,他重振家族就指日可待了。

    李的目光转向了敬诩,敬诩道:“允直分析的不错,如今各个州府奉陛下之命,牵制李存勖,李存勖又和刘在莘城交兵,博州唾手可得也。”

    李深邃的目光炯炯看着二人道:“得了博州城又如何?”

    王郜愣了一下,疑惑不解的看着李,一时间没有明白李的意思。敬诩目光一闪,颇有深意的看着李,沉吟了片刻问:“如今天下大乱,战乱频繁,唯有平息战乱,才能还天下一个如同大唐的太平盛世,主公意在一方乎,意在天下乎?”

    李盯着敬诩,果然不愧为五代有名的谋士,可以揣测出自己的一些心理。

    敬诩见李没有答话,继续道:“如今魏博被李存勖占据,又失却澶州,梁朝门户已失,李存勖平定魏博必然直取东都。今上宠信奸佞,好大喜功,优柔寡断,昏昧失德,大梁危矣。”

    敬诩说到这里停下来看李地神色,毕竟他说地这些话,都是大逆不道,作为梁朝臣子,说这种话,可以直接拉出去砍头。李面无表情,敬诩继续道:“如今天下大乱,诸侯割据,主公虽然占据了幽云十六州,不足以立足于天下。主公向有大志,欲使天下安定,黎民百姓衣食无忧。我闻天下分久必合,主公唯有执掌天下,才能使黎民百姓不在流离失所,海晏河清。”

    李没有说话,这个时代,一个明君可以让天下安定富足,一个昏君可以让民不聊生。但是他一向没有想做皇帝的想法,无他,太累,太麻烦,自己只是想让跟随自己地这些人,有一方安居乐业的乐土。

    王郜目光炯炯欣然道:“子振高见,天下有德者居之,今上失德,主公泽被苍生,可取而代之!”

    想到李如果做了龙庭,自己就是开国元勋,自然可以重振家族。

    李摇摇头,现在还不是自己可以把朱友贞取而代之的时候,凭自己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和李存勖正面对敌,更何况还要加上一个朱友贞。

    王郜显然是也想到了这一点,阴险的道:“既然是陛下钦命主公平定魏博之乱,主公可请陛下着各地兵马,勤王讨晋

    敬诩道:“此计甚妙,李存勖可以进犯我大梁,我大梁怎可不反击。主公可上表陛下,请陛下着绛州刺史尹皓攻打隰州,宣义节度使攻打潞州,昭义节度使攻打魏州,天平节度使王檀攻打澶州,对李存勖形成合围之势。使李存勖首尾不能相顾,主公大事可定矣。”

    李暗暗叹息,又将刀兵四起,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流离失所,不过这是难免的。李存勖进兵,意欲夺取梁朝,无论如何这场战争是难以避免,唯有平定战乱,才能还天下一个清静。

    于是李哈哈大笑道:“我有子振和允直,如臂使指耳,何愁天下不定。”

    李上表启奏朱友贞,命各地起兵对李存勖形成合围之势,虽然朱友贞晓谕魏博附近的州府协助他退敌。不过这些势力只能是合作的关系,没有人会真正听从他的军令。

    是夜,天平节度使王檀驻扎在魏州城外,斩断了魏州城到博州城的道路,李趁机夜袭博州。

    “命所有将士轻装简行,午夜时分赶至博州城下。”李吩咐。

    大军从四面八方飞驰,精锐的骑兵在此时此刻充分显示出优势,百余里路,在马蹄声中迅速的向后退去。

    博州城在静悄悄的夜里,忽然,城中火光冲天,一阵阵大乱。喊杀声充斥着,刀兵四起,让防守博州城的晋军惶惶不安。

    守卫博州城的安元信,原本是李嗣源手下的猛将,甚得李嗣源重用,后被李存勖看上,爱其武勇,向李嗣源讨要。李嗣源不得已,把安元信献给晋王,晋王任命他为散员都部署,并赐给他姓名叫李绍信。

    此时李绍信因病被李存勖留在博州,他以为是原来城中的梁兵起乱,可是听闻城外,杀声震天,心中大惊道:“何方兵马来袭?”

    有人来报:“启禀将军,幽州李带领约两万兵马,攻打博州。”

    一时间博州城内外,乱成一团,不知道城内有多少梁军。博州城北门,正在展开一场血肉搏战,李安插在城中的精锐,在高行圭的带领下,和取得联系的梁军此时此刻,拼命在夺取城门。

    在数日之前,李就派高行圭着人扮作商旅进入了博州城,并且和原来镇守博州城的梁军取得了联系。这些梁军在博州被陷以后,因为有魏州银枪军之乱,李存勖不放心这些人,让晋军把他们的武器都收缴了,软禁起来,不得轻易出入。致使这些人,心中惶惶不安,恐惧自己如同张彦一般的下场。魏州银枪军被绞杀镇压的事情,他们听闻以后,惴惴不安,因此高行圭派人和他们联系,他们为了不被晋军所害,同意协助李在城中起事。

    博州城内外呼应,使晋军大乱,尤其是李,在晋军的心目中就是杀神附体。

    高行圭带进城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人人以一当十,又有原来的梁军帮助,事先就在附近隐藏着。城中的大乱严重的影响了晋军的军心,几个城门又尤以北门的攻击最为猛烈,李亲自带领人马,猛攻北门。

    前后夹击,令晋军手忙脚乱,高行圭的刀锋过处,带起一个个大好头颅。眼看晋军兵重,一时不能夺得城门,跟随的博州城梁军开始畏缩不前。看着身边的弟兄一个个的倒下去,高行圭心急如焚,心中一动,高声大吼道:杀,打开城门,迎接我大军进城。”

    他身边的军兵一起大吼:杀……”

    此时,城外听闻城中的喊杀声,跟随李的老兵都直抒胸臆,跟随着一起大吼。

    高亢激昂的吼声,直冲云霄,让人血脉贲张,激起了城中梁军的斗志。高行圭高行圭用双手抡起大刀,势不可挡,犹如一只疯狂的猛虎,完全把生死置之度外,向城门前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