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愿效犬马之劳

第二百五十一章 愿效犬马之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绍信的目光紧紧的被这位年轻的将军吸引了,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李。心中暗暗称奇,虽然李对久闻大名,今日见了,还是想不到这样年轻的一个人,就有如此计谋和成就。

    在马上恭敬的深深躬身行礼道:“败军之将参见大帅,久闻大名,今日得见,足慰平生。”

    李缓缓的催马行了过来,没有说话,目光炯炯的看着李绍信。

    压力,巨大的压力,李绍信在李的威势和目光下,不由得又出了一身冷汗。他丝毫没有怀疑,李轻轻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决定他和这里所有晋军的生死存亡。

    咬牙抬头用恳切的目光注视着李道:“大帅在上,在下素闻大帅爱兵如子,仁心德政,因此四方归心。今非晋军之罪,乃战之罪也。这些军卒,虽然曾经于大师为敌,不过各为其主耳,上天且有好生之德,大帅何忍尽灭之。”

    李冷冷的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今日我不杀他们,异日我的弟兄们就要被他们所杀。战场之上,岂能有妇人之仁!”

    看着李冰冷的目光,李绍信的心,暗暗沉了下去,仍旧挣扎着道:“这些军卒得大帅活命之恩,当拼死报效。此皆在下之罪,如蒙大帅深恩,留这些人一命,在下愿自缚于大帅马前,任凭处置,还望大帅俯允!”

    李绍信身边的亲随大惊失色道:“将军,万万不可……”

    挥手阻止了亲随,恳请的目光紧紧注视着李。李脸上不动声色。

    王郜冷笑着道:“安元信,你看我幽州兵马比你晋军如何?”

    李绍信道:“败军之将,何敢与之相比。”

    王郜道:“晋军勇不及我军,又是离心离德之辈,留之何用?”

    李绍信冷汗津津而下,战场上,把敌军全部歼灭,甚至把俘获投降地敌军尽灭的事情比比皆是。他不由得闭上眼睛,看来今日全军尽墨了。

    敬诩微微一笑道:“虽然如此,我家大帅向来仁德。不过……”

    敬诩留了半句话,意味深长的看着李绍信。

    李绍信急忙道:“某愚钝之人,还请先生赐教一二。”

    敬诩道:“久闻安元信将军勇猛刚烈,我家大帅甚爱。将军肯为我家大帅效忠,则所求不足虑耳。”

    李绍信大惊失色,左右环顾。见身边众人目光中透露出希翼祈求,心中不由得一软。他虽然不愿意背弃李存勖,但是和千余条人命比起来,自己的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李绍信沉吟半响,看向李道:“还请大帅赐下话来。”

    李神色严肃,举手过头道:“我李在此立誓,如安元信将军愿意追随我。生死不离,我李必定待安元信将军及其部下,如同弟兄,如违此言,天地共谴之。”

    晋军见李离此重誓。忽有生机,都眼巴巴望着安元信。

    李绍信注视着李,见李神色凝重,目光真诚,低下头看了看身边的亲随道:“这些人,请大帅任凭他们去留,如何?”

    李道:“打开城门,所有的晋军,愿意留下的,某视之与幽州弟兄无异。不愿意留下的。自便。”

    城门吱嘎嘎的打开了,晋军逡巡着。有几个试探着向城外走去,没有阻拦,也没有人劝说。他们走到城门外,小跑着消失在黑暗中。

    李绍信看着身边的亲随道:“我今日投效幽州,你等可自随心意,勿勉强也。”

    一些亲随道:“愿追随将军,同生共死。”

    片刻间,晋军走了太半,其余地见没有人追杀,又纷纷走了许多。千余人转眼间剩余寥寥无几,而且留下的,大多数都是有伤残在身。

    李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晋军离开,不时吩咐身边的人,分配他们去驻守、安民,灭火。此时方淡淡道:“还有想离开地,如果身体不便,我可以派人送回魏州。”李绍信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在心里暗暗钦佩李,换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不要说送伤兵回去,就是其余的晋军也不会放过,至少晋王李存勖就不可能这样做。

    一些难以行动的伤兵要求回去,李让人给他们简单处理伤口,真地派人安排送出城门。

    微微笑着,李道:“安将军身体欠安,还是及早去安歇,我派军中最好的郎中去给将军用药。”

    李没有称呼李绍信为李将军,而是一直叫他原来的姓名,因为李绍信这个名字,是李存勖赐给安元信的,李既然是有意把他收为己有,当然不会称呼李存勖赐的名字。

    李绍信下了马,推开亲随搀扶的手,一连出了数身透汗,似乎病势好了一点。他来到李的马前,堆金山,倒玉柱,跪倒道:“安元信叩见大帅,愿为驱使,生死相随,为大帅效犬马之劳!”

    语毕,拜伏于地。

    李哈哈大笑,亲自下马搀扶道:“快快请起,子言言重了,来人,扶安将军下去休息。”

    李存进在魏州城内翘首以待,可是始终没有人回来报信,不由得双眉紧皱,不知道博州如何,火光已经看不到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道:“几番派出探马都没有回转,情况不妙,哪位愿去博州城,必把消息带回。”

    旁边一人道:“末将愿往,定把消息探明带回,请将军放

    李存进视之,乃帐下亲随田德彪,此人素来勇猛,堪去博州城,面色甚喜道:“你可引骑兵五十人,分批前进,务必探明博州情况来报。”

    田德彪插手道:“喏。”领了五十名骑兵向博州城进发。

    一行人分作三批,相隔数里,遥相呼应。忽然,绊马索绷起,接着箭雨密集,第一批人在惊惶失措中纷纷坠马,其中一人拼死放出一支火箭,向后面地人报信。

    田德彪催马赶上第二批人,让他们向前疾驰,自己在后面缓缓的相随。十几个骑兵被王檀的大军包围,其情况就和几只小白兔闯进了狼群一样,毫无悬念的被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第二批人催马急速赶到的时候,除了风中地血腥味,一切的好像没有发生过。

    黑暗如同择人而噬的怪兽,默默的注视着他们,放慢速度,二十个骑兵分出几个人向前面缓缓的行进,目光扫视着左右,手中握紧了兵器。

    血腥气更加浓重了,一个骑兵的目光落在地面上,月光下,湿润的土地,隐隐泛着紫黑色。下马戒备的走了过去,蹲下来用手摸了一下,手上沾满了红色的鲜血。骑兵目光游移着,急速退后。黑暗中密如雨点的利箭连绵不绝飞至,四面八方没有一点空隙可以让他们退却。

    其中一个头目飞快跳下马,趴伏在地上道:“快,下马,躲在马后,趴在地上。”

    这个应急措施让他们没有全军尽墨,但是他们每个人地身上都插着几支装饰品。战马悲鸣着倒下去,甚至没有来得及跑,太多地装饰品是个累赘,每匹马都变成了豪猪。

    躲避在死去的马匹和同伴地身后,小头目高声叫道:“什么人在暗中偷袭我们。”

    回答他们的是一阵阵的箭雨,即使是有马匹和同伴的尸体躲避,可是密集的箭雨还是往他们身上招呼着。小头目知道今天是难逃一死了,和几个幸存者大声吼道:“有埋伏!”

    取出几枝火箭点燃,射到空中。

    在暗夜中,空中的火箭分外耀眼,田德彪在数里外的一个土坡上目光中露出杀机。缓缓的向火箭的方向接近,再没有火箭射起,也没有一个骑兵回来报信。田德彪的眼角剧烈的跳动着,很明显,前面有人马埋伏,前面的骑兵都已经被杀死了。

    田德彪左右看了看,身边还有十几个人,他犹豫不决,是前进还是后退。自己甚至没有搞明白前面埋伏的什么人,有多少人,博州看来凶多吉少。他命令几个人缓缓的骑马向前走,把距离拉大。他留下几个人,下了马,从道边的草丛中慢慢的潜行。

    一阵箭雨,前面的几个人,没有过多的挣扎,就坠下马,连马匹一起倒在血泊中。几百支,甚至上千支箭招呼几个人,那就如同行走在狂风暴雨的旷野中,无处可逃。

    田德彪看到了这一幕,紧紧的咬住了牙关,一队梁军上前迅速的把死去的马匹和晋军的尸体拉了下去。虽然相隔还远,他还是看清楚了是梁军。望着黑暗中的博州城方向,他做出了一个聪明的选择,悄悄的回头向魏州退去。

    博州城中被释放的晋军,看到已经消失在视线里面的博州城,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逃了一命。他们互相搀扶着,坐在地上,汗流浃背粗重的喘息不已。还能够跑的人,都一直跑到看不到博州城,才一**坐到地下再也不想爬起来,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魏州,田德彪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偷看了一眼李存进阴沉沉的脸色,吓的急忙俯身拜伏于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