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借刀杀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 借刀杀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存进高踞在座位上俯视着田德彪,虽然拜伏于地,看不到李存进的目光,田德彪还是可以感觉到那冷厉的目光就注视着自己,不由得遍体生寒,冷汗津津而下。

    李存进冷冷的道:“既没有探明博州城的情况,也没有查明是谁的兵马在魏博之间设埋伏,要你何用,来人,拉下去,斩了!”

    田德彪大惧哀求道:“大帅开恩,暗夜之中,有无数人马埋伏在那里,末将如何能够过去,带去的人,只剩余十几个,非末将之过也。”

    “临阵脱逃,如此无能之辈留之何用,拖出去!”

    旁边刀斧手上来把田德彪绑了,推了出去,不多时,呈上这个倒霉蛋儿的首级。

    博州城中被放的晋军,有近千人,休息了片刻,就又急匆匆的上路直奔魏州而来。身体强壮没有伤或者是轻伤者,走在前面,伤势比较重的,远远的落在后面。

    凌晨在悄悄的走近,月色暗淡,愁云惨雾,经过了小半夜的征战,又跑了小半夜,晋军疲惫不堪,无精打采。一旦逃脱了死亡的危险,人人懈怠,又累又渴,伤口在流血疼痛,身体和精神都到了临界点。如果不是魏州这个希望在前面,所有的晋军都想躺下来,好好的睡一觉。

    此刻是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刻,精神最懈怠疲惫的时刻。有的晋军在走路中,已经是朦朦胧胧。

    犹如一大片的蝗虫,铺天盖地飞来,利箭带着呼啸从四面八方射至,毫无征兆,噗哧、噗嗤,**晋军的身体。如同被收割的麦子,晋军倒下了一片片。密集的利箭飞过,在惨叫和尖叫声中进行着无差别攻击。

    从博州城逃得性命的晋军,开始还在担心李会派兵追杀。及至到博州城消失在视线里面。才放下悬起的一颗心。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还有兵马埋伏在这里,手无寸铁的他们,既没有兵器,也没有马匹,唯一可以抵挡利箭地,就是自己地身体。

    于是在战场上出现了很诡异的一幕,晋军如同闹了蝗灾的麦子,无论他们逃向哪里,等待他们的都是蝗虫般密集的箭雨。蝗虫的特点是。所到之处,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生机!

    王檀骑在马上,在高坡上冷酷的看着箭雨收割着晋军的生命。

    跑、爬、蠕动,想逃出箭雨。密集而又连绵不绝的箭雨,一如那急促地秋雨,拍打着树上仅存的几片叶子。

    瘦兔萎缩在地面上的一个洞里面,紧紧的把一个已经死去同伴地尸体,抓住顶在身体上面。因为他的身体瘦小枯干,跑的快,可以追上兔子。而且胆子小,打仗的时候,他总是躲在后面,所以大家都叫他瘦兔。他觉得胆子小没有什么不好,那些总是嘲笑自己胆子小。自夸胆子大的人,都已经死了。

    就像现在,自己的身边都是死尸,片刻前,这些人还在抱怨累,还愁眉苦脸,现在他们再无法抱怨什么了。泊泊的鲜血,顺着草地,流入瘦兔藏身地洞里面。说是洞,其实不过是一个深一点坑罢了。以瘦兔这样的身材。在里面还是紧紧巴巴。

    不过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他还活着。还在呼吸,虽然身上还插着两支箭,但是都不在要害部位,只要取出来,好好包扎一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痊愈。不过瘦兔没有动,现在不是处理伤口的时候,如果被敌人发现,自己就死定了。

    被自己抓住顶在头上的同伴,已经成了一只特大号地刺猬,鲜血不断从头顶流下来。还有旁边同伴的鲜血,已经在坑中积聚了半坑。

    瘦兔的身体有一半在鲜血中,如同坐在澡盆里面,不过这个澡盆里面盛的是人的鲜血。浓重的血腥味让他想呕吐,然而他不敢,只是紧紧的把面庞贴在草上,呼吸着青草的味道。

    箭雨终于停了下来,这个一面倒的战场,不,应该说是屠宰场中,已经没有一个站立的晋军唯有那密集林立地利箭,如同雨后春笋般,插在鲜红地土地上,还有那被鲜血染成红色的草。

    风中带着散不去地浓重的血腥气!

    “报大帅,晋军全部剿灭。”

    王檀的目光看着那片红色的草地,冷冷的道:“明年这片地的草,一定比别处茂盛肥美。”

    报事的军卒斜眼看了一眼屠宰场,打了一个寒战,近千条鲜活的生命,就永远长眠在这里了。虽然他出生入死,见过太多的征战和死人,可是看到此刻的红草地,一片片的尸体,还是想呕吐。

    王檀高踞在坡上,缓缓的转过战马,催马走下高坡。红色的朝阳在东方升起,照耀着红色的草地。是如此的鲜艳,凄美。

    收拾战场的梁军已经在清理,偶尔几个还没有断气的晋军,被重新补上了一刀,彻底结束了他们的挣扎和痛苦。

    瘦兔从草丛中的缝隙中看到了这一幕,他颤抖着拼命的把身体缩进草坑。

    梁军的脚步从草坑的旁边走过,没有人注意到在几具尸体下面的还有一个草坑。

    “大帅有令,把所有晋军的尸体都翻过来,仔细查看一遍,启出所有箭支,还有活者,杀,不得有一个漏网之鱼!”

    瘦兔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随着命令,晋军的尸体被一个个翻动,瘦兔甚至可以听到,利刃刺入肉中那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梁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头顶同伴的尸体被翻开了。

    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尸体下面那个草坑中跳出来,飞快的奔跑着,兔子一样的速度,是他唯一的活路。

    梁军吃了一惊,愣了一下,瘦兔已经跑出去百余米了。本来他可以更快一些,可是身上的伤口让他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一些。

    还有一个活的,哟,跑的挺快啊。”

    真是命大,居然活到现在。”

    “弟兄们,你们说,他能不能跑出去啊?”

    “来打个赌吧,我赌他跑不掉,就赌……”

    “一边去吧,谁都知道这小子跑不掉,能跑掉才有鬼呢!”

    梁军嘻嘻哈哈的斗嘴,戏谑的目光看着这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漏网之鱼。一个人伸出一只脚,瘦兔一下子蹦了起来,如同被野狗撵的野兔一样,跳过去继续奔跑。

    一个梁军用刀背向他腿上砍去,他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杀死这只逃跑的兔子,瘦兔高高的跳了起来,又蹦了过去,但是前面还有几道寒光闪过。瘦兔在刀光剑影中狼狈的跳来跳去,梁军都大笑起来,经过了一夜的埋伏和此刻的杀戮,他们都需要面前走过的这个小丑调剂一下神经。

    “嗷!”

    瘦兔惨叫了一声,他身体上面的一支箭,被一个梁军拔了下去。血如喷泉激射而出。

    瘦兔一下子跌到在地上,又急忙跳起来,另外一个梁军狞笑着拔下他身上另外一支箭。瘦兔没有停留,没有反抗,继续跑。

    “嗖”

    这声音是那么的微小,在梁军的哄笑声中,瘦兔完全没有听到。一支利箭从远处飞过来,**他的左腿,瘦兔扑倒在地。

    抬起头来,眼前都是梁军讥嘲的笑容和眼色,瘦兔向身后望去,一个人骑在马上,手中拿着一把弓,冷冷的看着他。这个人并不想要他的命,不然这一箭射中的就不是他的腿,而是他的背心。

    瘦兔惊恐的看着梁军,向前一只脚跳着,在他身后是他的鲜血铺成的一条路。

    梁军没有人去阻止他,只是远远的看着他,那神色里,有戏谑、有怜悯、有嘲讽、有……

    “嗖”

    又一支利箭穿透了他的右腿,瘦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向前爬着。那个骑在马上的人,又在弓上搭了一支箭,脸上带着残忍狰狞的笑容,射了出来。这一箭射在他的左手上,利箭穿透了他的左手,深深的**草地。

    瘦兔身体颤抖,嚎叫着,如同受伤的野兽,拔掉了手臂上的利箭,继续向前爬着。

    “嗖”

    这次瘦兔听的清清楚楚,一支箭射透了他的右手,把他的右手钉在地上。瘦兔发出垂死的哀鸣,眼睛里面充满了绝望和哀求。

    一个梁军走了过来,叹了一口气,微微把头转了过去,把手中的刀刺了出去。

    刀带着鲜血拔了出去,那个梁军没有回头,转身走向远处。

    瘦兔的眼睛暗淡了下去,静静躺在了红色的草地上。后此地草带红斑,人称红草坡。

    那个射箭的人催马走到王檀的面前道:“多谢今日大帅相助,我家节帅让我向大帅深表感激,异日必有厚报。”

    王檀淡淡道:“史将军好箭法,都是为国分忧,不必客气,请代我向李节帅问好,希望有机会可以和李节帅共同对敌。”

    史弘肇道:“某必定转告,告辞了。”

    博州城,史弘肇贴在李耳边说了几句话,李冷厉的一笑,想回魏州城,老子有那么傻吗,让你们回去然后再来打我,我是答应放你们,不过别人不放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