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内忧外患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内忧外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存进斩了田德彪,看着手下众将道:“时才博州城火光冲天,必然有乱,此刻火光已无,我派出的斥候快马无一幸免,不能到达博州城,魏博之间有大兵切断了道路,必然是梁军夜袭博州城。如今博州城没有一点消息,实是匪夷所思,各位有何见解?”

    众将面面相觑,心中疑惑不解,如果博州城被袭,怎么说都应该有人回魏州城求援或者报告军情。难道说,回魏州城报信的人,都被埋伏在魏博之间的梁军杀死了,就如同魏州派出的斥候快马,都未能到达博州一样。

    “末将以为大帅应该发兵马到博州城去救援。”

    “博州城情况不明,怎可轻易发兵,魏州尚有战事,不可轻易出兵。”

    “大帅,末将愿意领一支骑兵去探明情况。”

    众将议论纷纷,李存进一抬手,众将停止了议论,眼睛看着已经泛白的天色,李存进道:“费和,命你带领五百名骑兵,速往博州,探明情况。”

    费和接命而去。

    升腾的雾气中,水中飘着姹紫嫣红的花瓣,铜炉中燃着檀香,几声嗲声嗲气的娇笑,从紧闭的房门中传了出来。两个妙龄少女,**裸的在水池里面跑来跑去,娇喘连连。晶莹的水珠从柔嫩细滑的肌肤上滚落,滚过修长的玉颈,顺着高耸双峰之间的峡谷,流过柳腰,没入水池。

    波光粼粼中,**修长,芳草萋萋,若隐若现,让人呼吸急促,血脉贲张。两个少女都在十五、六岁,正是破瓜年纪柳腰身,杏目桃腮点绛唇。皓腕玉臂黛眉翠。弱柳扶风发如云。

    司空色迷迷的看着两个少女,不时在水池中追逐着,和她们嬉戏。双手时时抓住少女的双峰揉捏,或者顺柳腰而下伸入水池中,探幽寻密。两个少女媚眼如丝,春情如潮。

    这个水池是司空心血来潮建造的。就是为了和姬妾侍婢**所用,晋王李存勖经常带兵征战,把天雄的一切事物交给他打理。这让他得意非凡,原来他在天雄节度使贺德伦手下时,哪里有这样大的权力。

    抓住了一个少女。按在水池边上。双手扭在后背。让她地后背对着自己。少女呻吟着。哀求着。

    司空地脸上带着满足地**。分开少女地双腿。一只手抓着少女地双手。一只手在少女揉捏雪白地臀瓣上拍打着。少女口中发出痛苦又欢愉地呻吟。雪白地臀瓣犹如桃花瓣。渐渐地变地红晕。

    司空挺枪直入。呻吟声、喘息声。不绝于耳。

    旁边地那个少女。脸色粉红。软软地靠在水池边。眼睛似乎要滴出水来。双手轻轻地抚上自己地胸部。

    司空一把将少女拉到自己怀中。大手将两个颤巍巍地玉笋。抓在掌中。揉捏着。大嘴覆盖在玉笋上面地两粒粉嫩地樱桃上。少女嘤咛一声。软倒在司空地怀中。身体微微地颤抖着。扭动着。司空把少女按在下面那个少女地身上。让两个人叠在一起。抬起少女地一只**。露出双腿间娇嫩地花朵。

    少女羞涩地闭上眼睛。感觉到花朵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然后不停地被撞击着。

    端坐在书房,喝了一口今年新采制的碧螺春,刚才的疯狂和放荡,让他感觉自己还年轻。晋王李存勖很信任看重自己,仕途一片光明,虽然自己是天雄的降将,可是凭着自己的才华。一定可以成为晋王李存勖的重臣。想到这里,司空地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

    “老爷。你要给我哥哥做主啊!”司空的一个姬妾用手在脸上抹着,光打雷不下雨。

    司空**着把他抱在怀里,手伸进了姬妾的衣襟,姬妾扭动着身体道:“老爷,你要给人家做主了,妾身的远方表哥,被别人欺负了。”

    “岂有此理,谁敢欺负我小心肝的表哥,我灭他全家!”

    “老爷真好,还不是他旁边住的那个老家伙,仗着自己的儿子在军中是个小头目,蛮横无理,放他家的狗把我表哥家地鸡给咬死了,还调戏我嫂子,老爷,你一定要给我出气啊。”

    司空**着道:“就这样一点小事情,宝贝何必如此生气呢。”

    姬妾转了转眼珠道:“那老狗有一个女儿,是附近闻名的美人呢,还知书达理。”

    司空笑道:“有你这个小妖精,老爷我就心满意足了,哪里还有比你漂亮的女子。”

    姬妾暗暗撇嘴,知道司空不过是随便说说,这个老家伙,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又贪婪无耻。没有一点好处,他是不会给任何人办事情的。

    姬妾道:“他儿子原来是银枪军的一个小头目,颇有些财产,还有一个成亲不久,如花似玉的老婆。前些时候银枪军闹事,也有他儿子一个,不过因为不是带头的,所以侥幸没有事情。老爷可以找个理由,把他儿子法办,这样那老家伙就神气不起来了。”

    司空开始动心了,他已经用很多莫须有的罪名,把得罪过自己人,都一个个给收拾了。这里是自己的地盘,除了晋王李存勖,谁也不要想压自己一头。

    以前曾经有得罪司空地人,都被他用各种理由和手段,或者杀死,或者入狱,这里他是老大。曾经有一个人,暗中骂过他一句色迷迷地老狗,都被扣上私通梁军的罪名,给杀了。

    没有几天,司空找了一个借口,把他姬妾要他法办地那一家,都给入狱,并且杀死了那个在银枪军的小头目。把他的妻子和妹妹软禁在府中,日日蹂躏,其妹不堪其辱,含羞自尽。

    得知刘偷袭晋阳,现在又和晋王李存勖在莘城交战,梁皇颁布旨意,命各地起兵讨伐晋王李存勖,司空心中暗暗计算,自己如何可以保证最大的利益。

    费和受李存进之命,带领五百名骑兵,去探博州,行至半路,发现了红草坡的屠宰场,皆大惊失色,深有惧意。王檀完成了李所托,早已经引兵回去,留下死尸累累的红草坡。

    费和派出的斥候快马来报道:“前方没有埋伏,博州城已失,被幽州李所占,全军尽墨,安元信降于李,此刻幽州数万人马,驻扎博州城。”

    费和大惊,回魏州报信。至此,李凶名,寒晋军之胆。

    李夺取了博州城,打破了李存勖魏博互为掎角之势,把大梁门户全部掌握在手中的优势。李存勖得知消息,又得知猛将安元信投了李,怒气冲天,大骂安元信贪生怕死,背主求荣。

    李夺取博州城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梁,司空暗自心惊胆战,如果晋王李存勖战败,自己如何可以在梁皇面前脱罪。他偷偷的写信给在东都做官的侄子,准备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司空为人刻薄贪婪,依仗他的才干和势力,小怨小忿都要报复,经常受贿,又很骄横奢侈,引起很多人的不满。

    都虞候张裕与他向有宿怨,恰巧抓住司空派去送信的使者,心中大喜,交给晋王李存勖,又联合数人,在晋王李存勖面前列举了司空的许多罪名。

    晋王李存勖大怒,遣责司空道:“自从我得到魏博以后,日常事务都委托你来处理,你为什么如此欺骗我?难道不可以事先向我报告吗?”

    李存勖表面上很客气的让司空回家,却暗中命人把司空的家族尽杀于军门,着判官王正言代替了司空的职务。

    魏州孔目吏孔谦,勤劳敏捷,多计谋,善于管理簿记帐册,晋王任命他为支度务使。孔谦能够婉转变通,讨好有权势的要人,因此晋王李存勖对他的宠信和任用越来越稳固。

    魏州新遭动乱,府库财物空竭,民间也很疲惫。但是在孔谦的治理下,晋军军队的供给从未有过短缺,这些全靠孔谦之力,晋王更加信任看重孔谦。然而孔谦为了讨好李存勖,经常紧急征集和重敛财物,使魏博六州的百姓愁苦不堪,民不聊生,以致民怨***,百姓皆归怨于晋王,人心思变,屡有乱起。

    此时,受朱友贞之命,绛州刺史尹皓攻打晋地隰州,宣义节度使攻打晋地潞州,昭义节度使攻打魏州,天平节度使王檀攻打澶州。一时间风起云涌,战乱频繁。

    莘城外,晋军军帐中,李存勖看着桌案上的军事地图道:“事到如今,朱友贞还想垂死挣扎,真是可笑。可恨李渔翁得利,取得了博州城,坏我大事。李、王檀尽杀我军千人于野外,我必不饶之。除此之外,其他人不足虑耳。”

    郭崇韬道:“主公勿忧,那李非同寻常之人,只恐朱友贞水浅,养不住这条大鱼。眼下唯有尽快击败刘,进兵东都,朱友贞必回兵也。”

    李存勖道:“刘老儿,缩头乌龟一般,躲在城中不肯出战,一时间又破城不能,安时有何妙计?”

    郭崇韬胸有成竹的笑道“某有两计,可除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